溶於法中才能修的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九六年隨父母走入大法修煉。由於一直都是在學校讀書,遠離父母,平日裏學法煉功鬆懈,沒有那麼精進,只是遇事儘量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近兩年在師父安排下,回家鄉工作,能夠保證學法煉功的良好環境,開始踏踏實實走師父安排的路,心性得到了突飛猛進的提高。

首先是要保證學法時間,每天我坐公交車上下班有約一個小時的時間,都儘量用來聽師父講法,(有時下班白天過心性關,心不靜,我就改為一路發正念)。晚上吃完飯後,與家人交流一會今天碰到心性摩擦的事,就開始學法,差不多能學兩小時。我每天除了上班的時間,回家就是學法,交流,向內找,用法來對照白天遇到過關的事情。學法時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學法,這樣才是對法尊敬,才能看到法理。

每週的《明慧週刊》只要工作安排不忙,我都是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讀修煉園地部份,幾乎期期不落。懷著對同修尊敬的心,仔細的讀,就感到好像是與同修在面對面交流一樣,向內找,對照同修提到心性問題,看自己有沒有這方面要修去的心,對我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心性關能夠很快的提高,幫助非常大。

師父一直強調發正念的重要,所以我就在中午午休時延長發正念的時間,五分鐘清理自己後,發四十或五十分鐘正念,傍晚發半小時正念。工作不忙時,也是發正念,不玩手機。把自己發現的沒修去的執著單獨拿出來鏟除它們,或者是鏟除全球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或者是鏟除本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給本市同修加持能量。長時間大量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及工作環境中的邪惡因素,為在工作中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在學校由於怕心不敢面對面講真相,只是在熟悉的同學中個別講講,回家後,一到休班就與母親一起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我只是在周圍發正念,就這樣出去了幾個月。母親說我一開始還是很緊張的,慢慢的就好了很多,神態也自然了,不那麼緊張了,能夠精力集中的發正念,感覺出去講真相救人是必須做的事,一天就算只講退一個也是很值得的。再加上不斷的看《明慧週刊》上同修交流的講真相經驗,切入點,面對不同刁鑽的問題如何應答,自己多讀幾遍,背過,漸漸的知道了如何講。但是由於怕心和工作時間限制,我自己講真相還是很少。

我的工作中能夠接觸到不同的病人,後來在師父的安排下,我能有一個一對一單獨治療的環境。因為不斷對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對待病人的態度、語氣,漸漸的就變的和善、慈悲,沒有其他醫生對待病人的不耐煩、反問、質問,沒有惡的表現,病人對我的工作態度很滿意,有的說我很善良。在這種好的印象下,以第三者的角度,從現在人得癌症、腫瘤的很多;食品安全太差,各種添加劑、激素都敢往食物裏加等等作為切入點,講人沒有道德心法的約束才是最危險的,沒有人可以倖免,接著引入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大法,迫害修佛向善的善良民眾,打碎了老百姓的道德底線,結合我所學習的醫學知識講它鎮壓的藉口「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還活摘法輪大法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等等,講退出黨、團、隊組織才能保平安。如果時間比較短,就只講基本大法被迫害真相,等以後有機會別的同修再幫助有緣人「三退」。同時平日工作空閒時,就加大力度發正念鏟除解體舊勢力強加放大的變異的怕心這種敗物。

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能夠利用工作環境面對面講真相,雖然與在這方面做得好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但是我相信不斷的學法修心性,提高自己的境界,一定能夠救更多的眾生,不辜負眾生對大法的期望。

我正處在常人適宜婚嫁的年齡階段,對男女之情、物質利益、生活中的享樂、求名、貪圖虛榮等方方面面的考驗都是非常尖銳的。思想業力、各種後天形成的觀念和執著心都會時不時的往大腦中反應。有一段時間,我周圍的同事好像都看不上我了,面子被削了,心裏很難受。通過不斷學法和與母親交流,同時一反映出難受的念頭我就發正念清理,漸漸的就放的下了。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常人說我甚麼,我都應該不動心。所以當同事再甩臉子給我時,我都從心裏默默的想「謝謝」,感謝他們給我提供提高心性的好機會,給我德,剛開始幾次還是有點憤憤不平,後來就真的很平靜了。當我放下求名的心和好面子的心,同事對我的態度又都恢復如常。

我以往情關沒過好或者是名利之心沒放下時,會有四、五天都在難中,有時更長,最近學法、發正念做的精進了,一般就是當天就能向內找,無條件的向內找,不管自己在人中看是否有理,都找自己,擺正心態,放下執著,就能過關。

個人修煉體會,認識有限,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