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放下帶不走的功名利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得法十九年的青年大法弟子。下面將近期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今年的七月下旬到八月下旬,是我到工作單位以來最忙碌的一個月。因為到了夏季,正是聚會旅遊的旺季,加之我單位也由原來的五個人變成了現在的三個人,忙碌程度可想而知。

以前每到工作量大時,老闆都會給漲工資或發獎金,可是那個月的工資還是照舊。接過工資時,我的心裏別提多難受了,真的很傷心,很失落,甚至憤憤不平:枉我天天起早貪黑、兢兢業業、一心一意地付出!為了給其他兩位同事減輕負擔,我們家人一起組團旅遊時,唯獨我沒有參加,到頭來卻是這個樣子……

連續兩天我的工作狀態都是不很好,工作中表現也不很積極,心裏就像有東西壓著似的,特別不舒服。

我不禁捫心自問:好歹我也是修煉十多年的大法弟子了,怎麼到如今還放不下利益的得失?我和常人又有甚麼區別呢?我甚至不如常人。我知道自己和大法的法理擰勁了。我將自己的苦惱與同修切磋交流,同修向我指出:大法弟子賺多少錢都是師父安排的,不是常人中的老闆說了算的。該是你的一分也少不了,不是你的一分也得不到。或許是我上輩子欠老闆的,通過這種方式償還;就算不是因緣關係,也不應該這樣患得患失。

我恍然大悟:是啊,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掙錢多少不都是師父給的嗎?我的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的。我還有甚麼執著的呢?想到這兒,我的心一下子坦然了許多,輕鬆了許多。第二天一大早,老闆就給我充了一百元手機話費作為獎金。雖然獎金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多,但是我的心裏確實平衡了許多。

我不禁自己笑話自己:居然為了這點小利益而喜而憂,我這哪像個修煉人哪!

這件事情暴露出了我太多太多平常隱藏很深的人心:爭鬥心、利益心、求回報的心……

我沒有想到自己如今竟然被大染缸染的這麼深。我不禁想起了兩、三年前自己剛剛上班時,那種只是默默工作、不計報酬的心態。由於我的工作接觸的單位比較廣泛,所以我每天都慈悲地對待每一位顧客,倍加珍惜每一天的工作時間,珍惜每一天的正法修煉的時光。開創出了非常好的證實法的環境,得到了老闆的青睞和信任,同事之間也是和平共處,關係融洽。所以兩年多加起來,我的工資共漲了兩千多元,真的幾乎是每隔兩、三個月就漲工資。而現如今的那個月是我工作以來最辛苦、最忙碌的一段時間,卻沒有給我漲工資,我的心裏總是覺的委屈不平。

我才知道,是我變了。近兩年走入社會以來,不知不覺形成了很不好的後天觀念,越來越看重現實,越來越在意物質利益的得失,越來越重視社會的階層地位。從而逐漸地淡卻了救度眾生的意識。工作量大了,客人多了,也開始厭倦、抵觸工作。而不是想著自己接觸的都是為法而來的有緣人。

如今,我們家還居住平房,使我時不時的感到自卑,虛榮心很強。親朋好友的房子都被拆遷,並得到了相應的補償,我也盼望著自己家的房子有一天也能被開發,然後風風光光的住上樓房;多年前,我寫過一本書,內心也總是盼著有朝一日能夠被改編成影視作品,能夠「一鳴驚人」……

總之,就是盼著一夜暴富,想要出人頭地、受人敬仰,充斥著黨文化的因素。真是被大染缸中的吸引,把自我本性給埋沒了。雖然每天也在按部就班的學法看書,內心的執著卻在不斷的放大,這些想法時不時地會冒出來。

「在名利的成就中歡樂 在情幻的起落中浮沒 聚散離合夢圓夢破 名利奔波都是戲作」[1]、「金錢名利帶不走 奮鬥一生都是賠」[2]。

學習了《洪吟四》中的這兩首詩,我深深的知道,大法修煉者要放下世俗間的功名利祿,不應該追求人世間表面的東西,要擺脫束縛自己的人心;我們要清醒的知道自己來世的目地,清醒的知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責任和使命。

在最後的正法時光裏,我會倍加珍惜難得的修煉機緣,多學法、多發正念,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展現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偉大光輝的正面形像。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大法弟子沒說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來世就為這一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