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重返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寫在前面的話

「我體會面對面講真相不難,就看你會不會被常人心帶動。好多同修到大街上,講幾個、五個十個的,沒有人退,就灰心回去了,這樣,明天又講幾個,又沒人接受,又回去了。這樣永遠也突破不了。我覺的就是多講,終歸有善良的、有相信的、有能得救的。多講,他不信,我再跟下一個講,要都那麼好講,就輪不著咱們做了。」

「如果一共五十個台階,走到了三五個,其實前邊再走一點就到了,我們就不走了,可惜不?如果一天一共講五十個人,前邊二十個都不相信、反對,後邊三十個都相信,都願意三退,可是我們講到第二十個就回家了,你說你可惜不?就差我們再繼續到走下去了,而且我們有師父,只要肯做,師父還加持咱們呢!」

「眾生都伸著脖子等著得救呢!我們就不往前再走一點嗎?碰到那個不相信的、反對的,我就當沒遇到,不被他帶動,繼續給下一個講,往往下一個就相信了。遇到那個能得救的善良人,他千恩萬謝的,你都不用說甚麼他就相信,謝謝你。」

一、少年大法弟子淪為常人 荒廢十年修煉時光

我十二歲得法,全家人都修煉,可是剛剛修煉一年多,中共邪黨就開始了迫害,一兩年之後,像我這樣的少年大法弟子,由幾十人剩下了三三兩兩的幾個人。更不幸的是,這時媽媽又被非法判了三年冤獄。全家人修煉狀態一天不如一天,我又上學,又幹農活,學法煉功越來越少,學習成績也一降到底。開始變得像其他孩子一樣,貪玩、看電影、追星、喜歡搖滾、叛逆、嚮往色情,一天一天的混日子。心裏知道大法好,就是想不起來學法煉功。

這時,有一個本鎮上的同修大爺怕我學壞,把我帶到他家住,每天督促我學法煉功,教我做飯。可是好景不長,他的常人妻子不願再留我。這時爸爸來了,說家裏最近被偷了,家裏所有的錢──五千左右的現金一下全丟了!爸爸傷心痛苦的不行,感覺無依無靠,要接我回家。

離開同修大爺,我又放下了大法書,每天放蕩不羈的玩。三年後,媽媽從唐山勞教所回來了,我們抱頭痛哭,媽媽給我找了一份學校做飯的工作,開始了新的生活。由於三、四年不學法,又是十八、九歲貪玩的年齡,我就精進不起來了。每次放假回家,媽媽都叫我學學法,我就極不情願的學一小會。叫我煉功,我總是躺在床上說「嗯嗯」,連眼都懶得睜一下,媽媽也拿我沒辦法。

轉眼十年過去了,我從一個學徒變成了一個廚師班長,但是已經混同於常人。就在這時,我遇到了成家的問題。我有技術,掙錢不少,雖然個子不太高,可長相還行,人品氣質都可以,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小伙兒。可是沒想到談戀愛屢屢受挫,談了幾十個對象都沒成。到最後,好幾個媒人都嫌麻煩了,不想給介紹了。同事和親朋好友都不敢相信,像我這樣人品相貌的人會找不到對像。

我那時已經二十六、七歲,在農村更算大齡青年了。我最後對自己說,只要人家不挑我毛病,我就跟她談。結果一個媒人介紹了一個非常胖的姑娘,比我胖兩圈,長的還難看,我說談,只要她願意就行。可是就這樣,對方也沒看上我,我的心裏那叫苦啊!

鄰居開始議論紛紛,說他家學法輪功的,說不上對像。朋友見面就問我搞對像的事,家人總是打電話問,看著朋友的小孩都很大了,我就痛苦的不行。這時工作上也出了問題,員工不聽管理,食堂收入大幅度下降,老闆總找我談話,給我施壓,我感覺身心疲憊到了崩潰的邊緣。

二、重返修煉路

就在這時,我想起了大法,我突然想起了佛法是無所不能的。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想找個離單位近的學法小組,突然想起了附近有一個同修,就找他把我帶到了學法小組。大家每天晚上七點開始學法,但是我只能七點半到。於是趁白天休息,把少學的大法補上,學完法回來再吃晚飯。

那時我早上五點就開始做早飯,一天工作十一個小時,但是堅持天天去集體學法,就這樣,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

三、得福報 岳父母、妻子修大法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大法是有福的:二零一三年夏天,我結婚了,我那年二十八歲,妻子是鄰居,離我家就隔了兩戶人家,這是修大法才有的福份。

我們全家修大法,被非法抄家多次,全村的人都知道,一些不明真相的鄉親還總來我家門口看笑話,其中就有我的岳母。她當時還說:看他家學法輪功的,孩子都那麼大了沒對像,看誰家把閨女給他家?

可是事情就是這麼神奇,我岳父覺的我家人都不錯,他聽我媽說過大法的真相,知道大法不像電視造謠那樣,想讓我們倆談談看。我和岳母談了一次心,她覺的我這個人還不錯,答應了我們倆的婚事。

結婚後,我岳母真正的明白了真相,開始修大法了,她多年的糖尿病和高血壓在短短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全好了,親自見證了大法的神跡,我岳父一看岳母病好了,也開始修煉大法了,腦血管輕微堵塞的病也好了,不再流口水了,他們二老到現在快三年沒吃過藥了。

我岳母在我們村子裏是有「名氣」的,抽煙喝酒,耍牌賭錢,脾氣暴躁,罵人打架,老倆口幾乎是到不了三天就罵翻了天。結婚前,就有人和我說,你怎麼敢找她當你丈母娘,那還好的著?我心想我學大法的,為人正,誰都會認同的。

現在,我岳母在我們村又有「名氣」了,村裏人都說她學大法學好了,不抽煙喝酒了,也不罵人啦,也不耍牌賭錢啦,還正經的找了工作上班了,這麼大的變化,村裏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跡。

我們兩家離得近,經常在一起吃飯,走幾步就到了老丈人家,過年過節特別方便,親戚朋友都很羨慕,這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原本對談戀愛成家都失去希望的我,突然有了媳婦了,工作也順利了。

我們結婚後,為了讓妻子認同大法,我按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她看到我和常人真的不一樣,沒有不良嗜好,對大法有了好感。我每天到學法小組學法,她很好奇。我說,我和幾個老太太阿姨一起學法看書,她們都想見見你,你也和我去吧,你有文化,認識字,和我們讀會兒書吧。她很好奇的去了。

到小組,奶奶們親切的和她交談,我們一起讀書。我每天都去,她也就每天隨我一起去了。晚上回來,我再給她買好吃的,把晚飯補上,為了讓她認識大法,我中午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也不睡了,中午下班就和她一起看書學法,就這樣,把師父的四十多本講法看了一遍,她也認同大法了。以前她有很多不良嗜好,如抽煙喝酒,癡迷網絡遊戲等等,修煉一段時間,她全都戒掉了。

就這樣,我們兩家並成了一個大家,都成了大法弟子,開始修煉了,我卻哭了好多好多回,感恩師尊沒有放棄我,讓我驚醒了。

三、去人心 突破打真相電話難關

我對自己說,這麼多年我都幹甚麼了?我荒廢了那麼多時間,師父在正法救人,讓我們救人,我這麼多年都在幹甚麼啊?我內心痛悔不已,我要救人,我要講真相,我要聽師父的話,追上來精進!

我去找協調人,說出了自己的心願,要做講真相的事,問同修們我能做甚麼,我不敢面對面講真相,害怕,還想救人,我能做些甚麼啊?同修說,他在打真相電話,有兩種,一種簡單,按幾個鍵就行,自動撥打勸三退,就是效率比較低;另一種是直接撥打,對那些接聽時間長的號碼,你再直接打過去講真相勸三退,這個有些難,但勸退效果好。我說,那我就用直接打的這個,那個簡單的讓歲數大的同修用。就這樣,我高興的從同修那拿回來一堆電話號碼和一部手機,自己和妻子晚上就出去打電話了。

那是第一次出去,開始還高興的找地方。可是到了地方開始打時,那個緊張啊,心都要跳出來了,妻子在旁邊看著。我鼓起勇氣撥了一個號碼,心跳急劇加速,對方接了。「您好,您聽說過法輪功嗎?」一句話沒說完,對方就立刻掛斷了,我心情難過的不行。接著,我看看手上拿著的手機號碼紙,手心和全身都出汗了。呆呆的看了一會兒,鼓起勇氣又接著撥了一個,結果也是這樣,然後又咬一下牙,決心撥了第三個、第四個,結果都是一樣。那時是冬天,天氣比較冷,我看著妻子,說:「我們回去吧!」當時我心裏難過痛苦的不行,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這事不算完,我一定把它做成!

回去後的幾天裏,我上明慧網,大量瀏覽直接打電話的文章,一篇一篇的看,把自己覺的好的都複製下來,然後反覆看這幾十篇文章,抄下來自己要用的話,結果抄了好幾頁紙,終於整理好了,滿懷信心的又出去了。我說的都是同修打電話時說的話,可是做了這麼多準備,本來是犧牲休息時間抄的,付出了很多辛苦,可是結果還那樣,沒有一個接聽的。好幾頁紙的字兩句話都沒用上,心裏的打擊和痛苦,使我體會到了救人的不容易。我向內找,為甚麼人家不聽呢?我得想辦法突破啊,不知從何處下手。後來我決定要先歸正自己,把自己修好,能量場強,就能改變,師父會管我的。

於是,我從那天開始,嚴格要求自己,每天精進起來,早晨五點鐘上班,上午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休息,這半個小時,我就多發半個小時的正念,或者背半個小時《論語》,下午一點下班到下午四點上班,中間的三個小時學法,晚上七點半下班了,就出去打真相電話。不管對方聽不聽,我就一直打,直到有接的為止。每天精進起來,三件事都要做,終於有了很大變化,開始有聽我講真相的了!

最開始接聽的一個人,他沒有掛我電話,可是他就是不認同大法和我抬槓。抬槓四十多分鐘,手機也沒電了,話費也沒了。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又高興又心痛。高興是有一個人聽我講了,沒有掛斷電話;心痛是他不認同大法,總是抬槓。

我回去後,向內找我自己,為甚麼會遇到這樣的事?看看我是不是也愛和別人抬槓,我找出了好多相似的問題,於是我就改,在法中歸正自己。第二天,充上電話費,手機充滿電,晚上下班後,繼續打電話,就這樣又有了很大突破。有一個人聽真相後同意三退了,當時我心裏說:謝謝師父鼓勵,謝謝師父!

以後我每天晚上下班出去在馬路邊上,坐著打真相電話。同時,每天對照接聽電話人的反應,對照自己向內找,改掉自己的不足。遇到的人甚麼樣的都有,有罵人的,有發脾氣的,有聽著接受的等等,我一一對照,改自己的不足。

時間不長,我手機講真相有了很大突破。晚上從八點打電話到十點,兩個小時時間能勸退三、四個人,當時自己覺的很不錯了。從開始拿著兩大頁紙去讀,到自己總結改成幾段,後來又改成一小段,後來不用帶著稿子了,拿起電話,我就跟人家直接說。僅僅幾天的時間,從無人接聽,突破到了能退三、四個人。

有一天,我也是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看周圍沒人,就開始打,可是當勸退完一個人後,我一回頭,忽然看見一個人伸著脖子瞪著眼睛瞅著我,他可能聽了好長時間了,我嚇一跳,趕緊回去了。

第二天,我就找協調人,問他我單位周圍有沒有其他同修,最好有汽車的,願意和我一起打真相電話的,坐在車裏打,外面聽不見,他還可以給我發正念。很快就找到了,我們約好後,我坐在車裏很高興的開始打電話。以前每天自己在馬路上凍著,冬天又冷,自己坐在馬路邊,現在好了,有汽車了。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有了安逸心,勸退效果馬上不行了。打兩個小時都沒人退,於是我向內找,去除這個安逸心。後來同修沒提前告訴我,就騎著自行車來找我了,我心想,剛找出安逸心,就沒有汽車了。他說,汽車可能存在安全問題,騎自行車好,於是我坐著自行車和同修出去。

可是又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同修專找人多的地方去,說人多手機多,不容易被監控,安全。他把我帶到廣場、小區門口,哪人多往哪帶。我剛要生起埋怨心,就警覺了,想到現在兩個人,就是個小組,就要配合好。配合就不能挑對方毛病,全是我的問題,我改自己,我想到那個怕心不去不行,總得去。於是,我內心發出一念,我兩眼一閉,同修帶我去哪,我就去哪,把我放哪,我就在哪打電話。他把我放在廣場人堆邊,我找個座,就開始打;放小區邊上,人來人往的,我就在那打,勸退效果非常好,又有很多三退的了。

我知道我修去了人心,師父加持我了,後來他又帶我去人少安靜的地方了,可是我已經對地方沒有了分別心,在哪都一樣打。我們到了一個地方,他開始發正念,我就坐在那心裏平平靜靜的,開始撥號。一聽到電話那邊彩鈴響了,就開始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眾生得救,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對方接了後,我就開始說:喂?您好,真心的希望您能平安幸福,全家都能幸福,這麼晚,耽誤您一小會……所以打電話告訴您一個保平安的好方法,很簡單,我可以給您起一個化名,就用這個化名幫您把曾經入過的黨團隊從心裏退出,脫離無神論,以後老天報應共產黨時跟您沒關係,您是黨員嗎?上學時入過團嗎?那您肯定戴過紅領巾,您貴姓?我用化名幫您退出黨團隊,脫離無神論,以後天災人禍碰不著,平平安安好嗎?

人心去了,再加上同修發正念,打真相電話有了很大進步。經常兩個小時勸退五、六個、六、七個,沒有罵我的了,最多他掛我電話不聽,還有很多感謝我的,真是千恩萬謝的,有人接聽電話,三退了,說:「小子,你在馬路邊上打電話吧。」我說:「是。」他說:「天這麼冷,一會就快回去吧……」說了好多真心的話。還有要和我做朋友的,問我在甚麼地方,以後能不能見到我,我說真相大顯那天,善惡有報時,也許你一眼就能看到我。還有遇到外地口音的人,他聽的懂我說話,我聽不懂他說話,可是他一直聽,我問他是否入過黨團隊,他告訴後,我說:我給您退了,他答應了說行。

還有一個說他不是黨團隊員,可是就是聽我講真相,聽了半個小時左右,他說:「小伙子,你知道我在哪嗎?」我說:「你不是在北京嗎?咱們離得不遠。」他說:「我告訴你吧,我家在北京,我現在在海南,你打的是長途電話,你快掛了吧,你是用自己的電話費嗎?」我說:「叔叔,我用的是自己的電話費,不圖您別的,就圖您能平安,善惡有報時您能好好的。」他被感動了,他說:「剛才你問的其實我都是,」我說:「您是黨員?」他說是,我說:「我用×××這個化名幫您退了行嗎?」他說「行!謝謝!」

四、師父加持 突破面對面講真相難關

我十二歲得法,荒廢了十多年的光陰,二十六七歲時才大量學法,嚴格按修煉標準要求自己,每天做三件事,在師父的加持下,很短時間就突破了直接打電話講真相,也能說自己是大法弟子了。

再次走進大法的第二年十月底,我辭去了原來的工作。在師父的安排下,找到一份每天上班五、六個小時的輕鬆工作,而且老闆是新同修,這樣就有了大量的富裕時間。我們成立了一個四人學法小組,有配合我打電話的夫妻同修和老闆同修,每週一次集體學法。自己每天上午學半天法,下午出去打電話,晚上下班接著打。我發現白天人們都在上班,勸退效果差。我就想有個突破,小組學法時,我說師父讓咱們救人,咱們也要多救人,看看怎樣突破一下面對面講真相。這時,新同修說咱們明天就出去,每個人講五個人!

第二天中午一點鐘,我們四人到齊了,一起發正念後,新同修開著汽車把我們拉到了市中心的廣場。當時,新同修也許沒覺的有甚麼,不就是找五個人講真相嗎?可是我們三個老大法弟子一直沒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的,心裏那個怕,還停留在那個邪惡瘋狂時期呢。可是已經到地方了,下車,心一橫,講吧。

當時,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就要跳出來了,渾身是汗,身體哆嗦的不行,腳都不知道是怎麼邁的步了。找到了一個人,就開始跟他講,到現在我都想不起我那天講的話是甚麼了,東一榔頭西一槓子,說說大法好,說說這個說說那個,最後又說三退。是師父鼓勵我,反正那人同意三退了。到了四點,我們都回到了汽車旁,回到車上,我全身還在哆嗦。我退了三個人,有個同修退了一個,另外兩個同修講了真相,沒有人退,可是我們都邁出面對面講真相的第一步了。

回來的路上,我就對自己說,從今天開始,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第二天的下午一點,下班發完正念後,我背起書包,出去講真相。可是我走出大門時,真的不知道腿往哪邊邁,就隨便的順著馬路邊走著。心想昨天是同修們都一起出來的,有個外在的形勢逼著自己,今天沒有了,不講就可以自己回去唄。可是我出門前發正念,請師父把有緣人帶到我身邊,好給他講真相,讓他得救。現在我腦子很麻木,也不知道怎麼講,跟誰講。這個不像打真相電話,誰也看不見誰,心裏平靜的隨便談。

我正心裏不知如何是好時,路上拉腳的電動三輪「摩的」人就問我:「小伙子你坐車不?」我說不坐,他開走了。我繼續走著,一會又過來一輛,同樣問我「小伙子你坐車嗎?」我說不坐,就這樣一連幾輛過去了,我還在想跟誰講呢?突然間馬上想到了,對呀,問(我),我就跟開「摩的」講。

不一會,又過來一輛「摩的」,問我坐車不?我說坐!上車後,他問我去哪?我就被問住了。趕緊想去哪裏,想一個較遠的地方,有時間講真相。我說去公園,有二十分鐘左右的路,車開後,我心裏這緊張啊,心想趕緊講,不講就沒時間了,車錢就白花了。我就開始講,豁出去了,真是記不起那時是怎樣講的了,反正到地方下車時,他同意三退了。我感謝師父啊,鼓勵我。

於是到公園裏,我就想找一個人呆著的,再和他講真相。公園裏很大,我就滿公園裏找,終於看到有一個人單獨呆著,就壯著膽子過去講,最後也講退了,心裏平靜多了。一看到了上班時間,我又坐「摩的」回單位,坐上車,我就開始講,就這樣又退了一個。一個下午,三個小時勸退三個,心裏很激動,這是面對面勸退的,是一個突破啊,謝謝師父加持!

我從那天開始,每天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每天退三個,可是同修一天勸退好多,我也得突破啊!我就想自己的時間耽誤在哪裏了?

於是想明白了,決定不去公園了。我就坐「摩的」滿市裏轉,上車就講真相,對自己說「不講,錢就白花了。」這樣一下午能勸退好幾個,心裏這個美啊。放假回家時,和母親同修說:「媽,我講真相老花錢。」我媽說:「那也不是辦法啊,也得突破啊。」於是我就想還得突破。這回不花錢了,我就直接講,不坐車。

我的單位在市裏,超市門口一大遛的「摩的」車,有十幾輛。各個校區門口、廣場都是長長的「摩的」車隊。我對自己說,走過去直接講,不坐車。下班了,我走到那個大超市門口長長的「摩的」車隊,從這頭走到另一頭,一個沒敢講。又走回來,還是沒敢講,心跳的不行,害怕,緊張,全身出汗,哆嗦。我想起師父講法說過:「大法弟子」、「大法弟子」 啊,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這是第一稱號,第一偉大的生命。」[1]我對自己說:「大法弟子,你連腿都不敢往前邁,還行?講!」我說:「叔叔,今天不坐車,我送您個護身符,保平安的,」就開始講,誰知一連說了四、五個人,都把我攆走了。當時我傷心啊!我就想回去,不講了。可是看著這一大群車隊,剛講一個最前頭兒,對自己說,講到最後頭,他聽,我就講,不聽,我也得講到最後一個,然後再回家。誰知啊,接下來有好多接受的,一會兒就勸退八個人,我一分錢都沒花。

當時,我心裏想是師父鼓勵啊。從那天起,找到超市門口、小區門口、廣場大街上、商場門口的等活拉腳的「摩的」車,我就開始講,堅持好長時間,市區徒步走了好幾遍,勸退了好多人。

講真相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司機。又一次,在一個小區門口,我從最後一輛一直講到頭,還有兩三輛車就講完了。講到一個司機,我說:「大爺,我送您一本書看,您在這待著等活有時間……」把真相期刊給他,他接過一看,還沒等我講,他就大嚷起來了:「小小的孩子,你幹這個?跟我上公安局!」說著,啪一下把車門「銧當」一聲打開,急了!大聲叫罵!我當時愣了,一看他這麼大反應,我立刻靜下心來說:「大爺,您別生氣,您不要,我就拿走,我學真善忍做好人,不寒磣,到哪都能說。」他更加大聲叫罵!我於是想快走,可前邊還有兩個車沒有講,我說,不走,講就講完。前邊這車和他緊挨著,我就說:「叔,給您一本,您看看,」誰知道,這個人就接受了。師父鼓勵啊!他聽了真相,就退了,叫罵的這個司機一看,氣的把車「嗖」一下開走了。最後一個我也講了,那個人也認同了,可就差一分鐘說三退了,來了乘客了,他就開走了。

路邊「摩的」車我不知道講過多少了,有非常感謝的,也有罵兩句的,把真相期刊從車窗往外扔的,我低下頭撿起來,繼續把真相送給旁邊的下一輛車,不被他帶動。有時車多,勸退忽然忘了剛才有個司機的化名了,又不敢走回來問,我說得問,好不容易勸退的,得問,我忽然想出了辦法,是師父給的智慧,我從包裏拿出一個不一樣的期刊,走到那司機跟前,對他說:「剛才忘了給您了,我這還有一個不一樣的期刊,」他說:「好,謝謝。」我說:「您記住剛才送您的化名了麼?」他說:「記得。」我說:「叫甚麼?」他說:「×××。」我高興的說:「好,對!祝您平安!」

講真相的內容,我自己總結了三點,我和誰講都差不多這些話:一個是先說大法好,怎麼教人做好人;二是說一兩個真相;三是說善惡有報,三退保平安。

「摩的」車講的差不多了。我還得突破啊,我們這兒,廣場路邊到下午都是擺地攤賣菜賣水果的,賣小吃的,我就一個挨一個的講,很快也突破了。

做買賣的,更是甚麼樣的人都有。有一天,從一頭擺攤開始講,到中間一個老太太,我說:「大姨,送您一本小書看,了解了解真相,您知道嗎?法輪功是……」還沒說完,她就拿期刊捲成一個筒,「啪!」打我一下,大聲嚷嚷說:「打你也不多,這麼小歲數,你幹這個……」當時她聲音特大,路邊的人都看著我,我沒生氣,知道她是被邪黨矇騙了才這樣的,我平靜的說:「您是不知道,這個事沒落到誰家身上呢,我媽就是因為學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監獄裏,我叔叔被警察用電棍電,差點電死,法輪功學員某某在監獄被警察強姦,誰家沒有爹媽父母啊?它幹這事是畜生,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活摘了器官虐殺,您說說誰好誰壞?」她當時也不嚷了,低聲的問我:「這是真的啊?那得告它啊!」我說:「是啊,我們二十萬人告江澤民啦!您看看這小書,心裏發個善念,退出它的黨團隊,天災人禍報應它時,您別受牽連。」她說她這麼大歲數了,沒上過學。我說:「那您就記住大法是好的,不是電視上說的歪的邪的,您都會有神佛保祐。」她笑著答應了。旁邊的人都看著我,我有點不想往下講了。一看還有一半路沒講完,我就繼續講,沒被自己的人心帶動,又勸退好多人。

五、不被常人心帶動 抓緊一切機會救人

市裏的路我不知道走了多少遍,我說再去哪講呢?去遠點的地方吧,下午下班背著真相期刊,我騎電動車往遠處的地方去。路上碰見閒著的人,就停下車來講,送他期刊。有一次,到一個十字路口,路口邊有幾個拉腳的司機,我下車給他們講,都三退了。

剛要上車走,一個人騎著電動車停住了。我一看他等紅燈,我想講不?講!一看紅燈30秒,趕緊跑到他跟前說:「大哥!」他愣住了,我急忙說:「大哥!我送您一本書,您快看看吧,好人遭禍害呢,我們學大法的做好人,這樣的好人給害死了,他要遭報應,您心裏發個善念退出黨團隊,老天報應共產黨殺人害命時候,您得好好的,您甚麼文化?」他說初中,「您入過團嗎?」他說的我現在記不清了,我說:「我用某某這個化名幫您退出團、隊?跟共產黨就沒關係了,保您平安行不?」他說行!正好說完,紅燈變成了綠燈。這三十秒鐘,他一邊不停的看我、一邊不停的看紅燈。三十秒鐘,勸退了,我又騎著車走了。

有一次出去講真相,講一下午,都快上班了,只退了一個人。我不灰心,能救一個是一個,能救兩個救兩個,我聽師父話,出去講真相,不執著數量。上班時間快到了,快騎,我的車能跑七十邁。可是看見路邊有一個待著的,喀!一下把車剎住,跑到那人跟前。我說:「大哥,咱哥倆有緣見這一面……」講完真相後,他高興的一下退了。就一會功夫,我走走停停勸退了好幾個,到單位時間剛好,沒晚。

我經常騎車路過一個學校門口,也是有一大堆等拉腳的車,可每次都不敢去講,因為他們這些司機總是在車外一起聊天,我還沒講過這樣的。有一天,我說得突破突破,今天就去那講,聽不聽在於他們,我得去講。

到那後,我把車停一邊,走過去說:「幾個叔叔,你們待著有時間,送您一本書看。」我就一人發一本開始講,這些人沒有一個相信的。這時,我看前頭也有一個司機,開始在車裏看我,然後下車往這邊走,我就走上前送他書,他一邊往這些司機這兒走,我一邊講。無意中,回頭一看,有一個司機,把一本期刊用雙腳踩在了腳下。我趕緊走過去,把他的腳輕輕推開說:「叔,您不要,我就拿走,別糟蹋了,這是我自己花錢做的,」還沒說完,我拿起來一看,期刊下邊有兩大口粘痰和一個煙頭。

當時,我心裏就酸了,不好受,那時是冬天,還穿著羽絨服,我沒有帶紙,我就拿著期刊往胳膊上蹭,誰知道粘痰越蹭越多,我就往自己胸脯上蹭,用手抹掉上面的腳印。當時他們看著我,都不說話了。我對那幾個看著我的叔叔說:「您看,有信的就有不信的,很正常,可是不要糟蹋了。我自己做的,我不要大家錢,甚麼都不要大家的,就送大夥一個平安。」說著,我的眼淚就要流。那個腳踩期刊的人大聲攆我:「趕緊走!趕緊走!」

我拿著期刊,剛要走,看到最後還有一個司機沒下車在車裏。我就對他說:「叔,送您一本書,」他接受了,三退了,我的心情很不好受,想趕快走。剛要上摩托車,一看車邊的草坪上有幾個工人,正在從下水道往上抽電線,我對自己說,說完再走。我走過去了,給他們真相。我說:「大哥,送您一本書,就希望您能平安……」眼淚就在眼睛裏轉,講完後,他三退了,我騎車走了。

我體會面對面講真相不難,就看你會不會被常人心帶動。好多同修到大街上,講幾個、五個十個的,沒有人退,就灰心回去了,這樣明天又講幾個,又沒人接受,又回去了。這樣永遠也突破不了。我覺的就多講,終歸有善良的、有相信的、有能得救的。你一天講五十個人,我就不信沒有幾個相信的、同情你的善良人。多講,他不信,我再跟下一個講,要都那麼好講,就輪不著咱們做了。

如果一共十個台階,走到了三五個,其實前邊再走一點就到了,我們就不走了,可惜不?如果一天一共講五十個人,前邊二十個都不相信、反對,後邊三十個都相信,都願意三退,可是我們講到第二十個就回家了,你說你可惜不?就差我們再繼續到走下去了,而且我們有師父,只要肯做,師父還加持咱們呢!

眾生都伸著脖子等著得救呢!我們就不往前再走一點嗎?碰到那個不相信的、反對的,我就當沒遇到,不被他帶動,繼續給下一個講,往往下一個就相信了。遇到那個能得救的善良人,他千恩萬謝的,你都不用說甚麼他就相信,謝謝你。

有一次,遇到一個拉腳的司機,很年輕,大不了我幾歲,我就跟他講真相。他不說話,最後他說一句:「你說的這個沒有意義,我不信你說的,我也當好人,我也對父母好。」我都要走了,聽他說這麼一句,心裏不是滋味,對他說:「大哥,我每天下班出來送人期刊,有信的有不信的很正常,可像你這樣的好人,對父母好,今天我沒把平安送給你,我心裏不是滋味,我也不問你叫啥,也不問你姓啥了,我就送你兩個字得福,得到福氣的意思,這是化名,不是真名,這個假名就代表你有這個心意,共產黨遭報時天災人禍碰不著你,前邊出車禍了別挨著你,你平平安安的,我用得福這個化名,幫你把那個破少先隊員退了,天災人禍碰不著你,平平安安的,行不?」他剛才還在攆我走,這會兒說:「那咋不行啊,行,我還得謝謝你呢!」就這樣他退了。

六、組成面對面講真相小組 更大力度救人

我自己每天出去講真相,有一天騎著電動車找人時,看見草叢邊有一個人,我就趕快停下車來。我走過去,她站了起來。我說:「阿姨,您在這挖野菜呢,」她說是,我說:「耽誤您一小會,送您一本書,」講完真相後,她高興的退了,還在訴江徵簽上簽了名字。最後臨走時,她就像媽媽似的對我說:「小伙子,你騎車慢點,注意安全,心裏別老想著這事。」等等。她還說:「指著你這個說法,能說幾個啊?」我說:「能說多少說多少。」可是等我走以後,自己想,是啊,我自己做的好,能救幾個人啊,於是我就想叫醒身邊不出來的同修,讓他們都出來講,多救人。

經過幾次交流後,好多同修都想走出來了。有一個阿姨說就想讓我帶帶她,我說行。我問她:「您不出來講,有甚麼難的地方?」她說:「我也不是害怕,我也會講,知道講甚麼,我就是不想張嘴,看見人後,你看我,我看你,就不想張嘴,就走開了。」我說:「好,那咱們就突破這個張嘴。」我們去了一個人多的地方,我從那一頭說到另一頭,然後到了馬路另一邊,我就讓她說。她不說,說人太多,想回家。我說,今天幹甚麼來了?她說突破張嘴,可是今天狀態不好,回去調整調整,明天說,她自己會說的。我說,那咱們去個人少的地方,她說要回家,去廁所。我說,這有公共廁所,她說就是想回去,我說,那您上車吧。

我開著車一下就走了,路過她家門口,沒停直接走了。她說,你咋不停啊?我說,今天不張嘴不回家,我告訴您一個辦法,您就找一個人,到跟前,給她一個期刊,您不說話,用手捅他,您給他東西,他不就問您這是甚麼嗎?您就跟他講,不就行了。她說,天要下雨了。我說沒事,別想這個,找人,看馬路上誰一個人呆著呢。一會兒,掉了小雨點,看見馬路上有一個環衛工人,於是我停車了。她下車走過去,給那人一本期刊,和他說了真相,那人接過,就說:「法輪大法好」,已經退了,我覺的是師父鼓勵她,我們回家了。

之後,我叫我們學法小組的一個阿姨跟我一起出來講真相,阿姨有點害怕。她開始跟著我,聽了兩天,後來,第三天,她開始講了,一會勸退了三個人。是師父鼓勵她啊,從那天開始,我們兩人定好時間,每週四天出去講真相。我和她說,我們兩人要堅持下去,兩個人也是小組,我們勸退的人就越來越多。沒過幾天,又有一個老年同修不太講真相的,想讓我帶,於是,我們這個講真相小組又壯大了。我們三個人出去,在市裏,大街小巷,經歷了好多故事,都很感人。

有一次,在一個大橋頭,有三個人,一個賣水果的,兩個閒聊的。我們三位同修那天正去那講真相,因為大橋兩邊都是做買賣的,好多人。我過去後,那賣水果的認識我,我經常去那講。他不信,說:「不要不要,走走走。」我沒走,給後邊兩個閒聊的人講,那兩個人都要了期刊,並且聽我講真相,而且都三退了。其中一個好像很有錢,因為抽的煙是雪茄。他說:「小子,我也送你一個化名吧。」我說:「叔叔我真名真姓早退了,」他說:「把本拿來,」從我手中把記三退人名的本和筆拿了過去。他問我:「你姓甚麼?」我說:「我姓湯。」他往本子上面寫了很大的三個字「湯成功」,說:「我送你的化名,」說著把本子立起來讓我看,「湯成功,我祝你們成功!」這時那個賣水果的偷偷的拿起這個人的期刊看著,我當時要走了,因為那人之前講過不信,可是我沒走,又給他講了一遍,他退了,我當時也很感動,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講真相小組呢。

我們小組講真相,有一次定了個目標,我說咱們三個人要儘快突破勸退四十人。每天早晨七點半出去,到九點半回來,我上班,兩個小時要突破勸退四十人。她倆不相信,可是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這個講真相小組,沒過幾天就二十個、三十個、四十個的突破了,而且又有同修加入我們小組,其中我們的那個老闆同修,他以前總是說要調整好自己,到一個他滿意的狀態再去面對面講真相,我每次回去都告訴他一聲,我們今天退了二十人了,我們今天突破四十人了,後來他終於說:「我也跟你去!」這樣我們面對面講真相小組達到了五個人,那天那個老闆同修退了七個。有一天,我們小組在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裏在大集退了六十二個人,謝謝師父加持!讓我們一直在突破、在昇華。

到現在,我們已經有七個人了,開兩個汽車一塊出去趕大集講,甚麼地方哪有大集市我們就去,其中遇到的事太多了,極力反對的,千恩萬謝的,甚麼樣的都有。有一天,我們小組去集市,臨行前下著小雨,同修說去,我們小組其他同修有沒來的,只有我們三個人那天去了定好的集市,因為下雨,真的沒多少人,到了地方,雨又下大了。其中一個同修想回去,可一看我倆都開始講了,他也就繼續了。走到一個打遮雨傘擺攤賣菜的人身旁,我說:「叔,送您一本書……」他說:「小伙子你這是甚麼精神啊,我看過好多本了,我已經退了。」那天因為下雨,我們三個人一個多小時勸退了二十五個。

我們小組互相配合講真相,遇到有極力反對的,馬路另一邊的同修就立刻幫助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都平穩的走了過來,小組成立幾個星期以來,每次出去都有好多的收穫。

七、成立貼大法真相不乾膠小組 配合中去人心

我又和同修商量我們小組添一個項目,每週一次出去貼不乾膠大法真相。在這過程中也有很多體會。

1、在去貼不乾膠真相的路上,剛走幾分鐘,同修A看到汽車窗外有輛跨鬥摩托車,很好奇,說了幾句摩托車的事,當時我覺的同修A沒用純淨的心態做真相,而後他說:「你今天看看,這比你面對面講真相容易吧。」當我聽到「容易」兩個字時,想起師父的法「你說容易,我說不容易」[2],在這次做真相過程中,他多次忘拿滾刷頭就下車去貼,貼時也左顧右看,那次我們五人貼的後來大部份被毀了。

2、我們小組有一次出去,晚上大風,同修B真相標語總是貼歪了或展板貼褶皺了,風一吹真相標語粘合一起,就報廢了,他說:今天風大不好貼,我聽到後就順著他的觀念想,是風大不好貼,之後一貼也貼歪了,之前我貼時都發正念,貼的挺正的,這麼一想就歪了,我立刻警覺了。雖然眼看著風吹著長條不乾膠亂擺,是風大呀,可腦子裏想起師父的法了,正念強,師父和正神甚麼都給做。我就對自己說,不是風的毛病,是我修煉有問題,剛這樣想完,師父就給了我智慧了,我腦子裏突然有了辦法,把長條底下也貼一點在桿子上,就馬上不怕風了。

3、在車上,同修B一邊把不乾膠邊揭開,一邊聊起修煉上的事,當時我說咱們這次是貼不乾膠真相,得認真純淨的做這件事,其它的事回去想說再說。後來過了好一會,又到個村子,路上同修B又說起了他與村子的緣份等,我又說要專心,認真把今天的事做好。

當我下車要貼真相標語時,忽然抬頭看了看天空,今天晚上天空好多星星,我感覺那些神和師父都在看著我們呢,我聯想著,圓滿那天,師父來接我,天上眾神列隊,天幕放著我在一生中吃的苦受的罪,救人證實法的路上做的一切事,我頓時很震撼感動,把我的不乾膠貼上,發出正念,求師父救救眾生,加持眾生得救!心裏非常平靜,想不起怕呀甚麼的了。

我們每次去的路上都認真嚴肅的發正念,下車時把不乾膠準備好,站在燈桿底下時,都心生慈悲,發出正念:師父,您救救眾生吧,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讓眾生看到心生善念得救!

但是即使這樣,也存在一些不易覺察的不正心態。不乾膠是經過多道繁雜的程序做出來的,而且貴,標語一塊錢一條,展板就得九塊錢一組,大家抱著這個容易做的心態,都去隨便貼,一會兒幾百元就貼沒了。可是不修心做事沒有能量,被邪惡毀了,就浪費了大法資源。如果協調人覺的這個辦法好、容易、大家都去做了,自己高興,覺的這個不乾膠很粘,你邪惡要毀也得費力費人工費錢而解氣,就無意中偏離了救人,變成了給邪惡找麻煩、氣它。比如我剛參與時在路上還時不時的說:這兒給他貼一個不?那兒給他貼一個不?我現在問問自己,你在給誰貼?你說的「給他貼一個」中的他是甚麼意思?好不容易想出來的粘貼辦法,是師父賜給救人的智慧,是在嚴肅的救人,不是多了一個刁難邪惡解氣的辦法。

我們還成立了一個發真相小組,每週一次大面積發真相期刊。想把本市裏的小區,真相鋪一個遍,讓小區裏的世人都有看到真相的機會,並用這個小組拽著不出來的同修,包括很少做直接講真相的協調人同修。每週定一個日子,開車到定好的小區,一人一個背包,從樓頂一層一層發,每人發100袋真相。

在發真相當中,同修們的指責心、埋怨心、看不起人的心,都在互相配合中修去很多。我們三個人都參與打印製作真相期刊,這陣子需要每週打八百多本期刊,加上每天還要學法、上班、面對面講真相等等,我非常的累,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可是協調同修從來不參與準備材料,每次來時,都是給他都準備好了。有一次,我心裏想:「他總用現成的,怎麼不想想啊?」可剛有了這個心,還沒有說甚麼,就招來他一句話,發完真相後,他對我說包的拉鏈壞了,該修了。我當時想,同修啊,你也修煉了這麼多年了,怎麼就不向內找啊,真是當了大和尚的啊,甚麼都用現成的,我給你書包,拉鎖壞了,還要給你弄好啊?當想到這兒時,我發現了自己這個不平衡心和埋怨心,認識到錯了,我得改。隨後事情就變了,他主動提出要自己想辦法解決材料,而且讓我吃驚的是下次來時他自己買了個大書包。向內找真是法寶,甚麼都有變化啊。

八、製作真相資料中向內找 顯神跡

我們小組每週一次發放真相期刊,每週一次大面積粘不乾膠,每週四天面對面講真相,所用的真相資料比較多。在製作過程中的故事也是太多太多。

資料點剛開始時,同修幫著買的新噴墨打印機。由於修理機器一點也不懂,一個小小的問題就把我們難住了。一次墨盒閃黃燈和光線強不開機,當時給我急的不得了:「新的機器怎麼就壞了?」就抱著找技術同修去了。同修看到了一笑,弄了兩下就好了。我下定決心,我也要學修機子,遇到問題自己解決,幫助像我一樣不懂機器修理的同修。我找到協調人,協調人很快聯繫了技術同修。開始學我定下一念:這個打印機還沒洗衣用的盆子大呢,沒甚麼,肯定能學會。在同修的細心教導下,很快就學會了拆裝機。又用幾天時間跟另一名技術同修一起修理機器,在師父賜給的智慧下,沒過幾天,技術已掌握的差不多了,又沒過幾天我給同修已經修好了七八個噴墨打印機了。

修機器的過程中,有時拆裝幾遍也找不到毛病,心裏開始煩。馬上警覺到自己已經起人心了,大法弟子要正念不要人心,我心裏反覆念著「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3]師父安排我幹這個是一定能成的!剛發完正念的一瞬間,毛病找到了!修好了!好多次都是這樣。

我沒有學過修激光打印機,可是材料等著用,遇到麻煩只好修自己、求師父。有一天,打印真相標語「法輪大法好,誠念得福報」,當打印到「誠念得福報」時,機器就絞紙,不動。我取出絞紙繼續打,而後根本不能打印了,打印機不工作了。眼看使用的日子要到了,怎麼辦?我向內找,仔細看著紙,是「誠」心不夠啊!我說我救人一定要心誠。於是我把《轉法輪》師父法像那一頁打開,雙手捧書對著打印機,誠心求師父「師父,求求您幫助幫助我吧,打印機不工作了,邪惡干擾救人,弟子沒這能力,您有,求師父清除干擾打印機做真相材料的邪惡因素。」我說著,眼淚止不住的流著,我看看表,到上班時間,就上班了。

等晚上下班回來,打印機又正常工作了。我告訴了同修這件事,感謝師父加持救人!可是,過了幾天,又出現了絞紙。這次是每當打到「全球起訴江澤民」的全球兩個字時就絞紙。我向內找,想想是點化我甚麼呢?最後我悟到「全球」兩個字是藍色的,《轉法輪》書皮是藍色的,是不是我法沒學好。於是我放下一切,靜心學法。學完法,我來到打印機旁,看看出紙口,螺絲是不是可以調呢?我就拿工具調整,心裏想:師父,我修理它,您點化我,請您加持弟子,要是弄壞了,您就點化我別弄了。

我一邊壯著膽子一邊擰著,嘴裏念叨著:師父,您可別讓我把機器弄壞了,請您加持。「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3]我反覆念著,結果弄完後,一試行了!心中無比感謝師父,我認真學法,師父就給我智慧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打印機又開始絞紙。這次是打到「江澤民」時絞。我又開始悟:黑字江澤民,是不是我發正念除惡沒做好啊!於是回想自己四個整點發正念的狀態。中午和晚上該發正念的時間,我都在上班,可是最近沒向以前那樣,下班後一回來就補上。我放鬆了,糊弄事了,我得改。於是機器又工作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機器打印真相展板時不工作了,打一張絞一張。我開始懷疑是同修買紙的毛病,或是墨粉質量問題。可是靜下心來,想起了一個明慧文章。一個打印機不動了,顯現的是一個老頭,他說:我已經老了,幹不動了,結果同修求師父。師父給變成一個新的人了,打印機又工作了。我對自己說,不是機器的毛病,不是紙的毛病,就是我的毛病。我想起了師父的法:「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4]我就開始找自己的不足,嘴裏念著師父的法「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誰干擾我救人,它就是對宇宙正法犯罪,我師父不饒它。我求師父加持,就開始想辦法,用一個個不靠譜的辦法試驗,行了,打印機又開始工作了。

神奇的事真是太多了,只要一心救人,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只要堅信師父,沒有辦不成的事。

九、放下藉口 快快救人

我聽第八屆法會交流,有一個同修說:等師父回來時,能到師父跟前雙手合十說一聲,師父,我盡力了,我就滿足了。我對自己說,每天出去講真相,能救一個救一個,能救兩個救兩個。我每當遇到困難或到同修家,看到師父法像都會跟師父說:師父,請您加持弟子正念,加持弟子多救人!

同修B經濟很緊張,他認識到是經濟迫害。我問他是怎麼突破的,他答不上來。我問他:「叔,我告訴您,您一會和我出去兩個小時,就能掙兩萬塊錢,到那就拿,您去不?您一定甚麼事都推掉和我去。我如果告訴您,您和我出去兩個小時,能救兩個人您去不?您會找各種藉口不一定去。」

有一個八十歲多老年同修,病業關好幾個月了。我跟她說:「奶奶,師父讓做三件事,您做齊了嗎?您講真相了嗎?」她說腿腳不好,走不遠。我說:「您要有救人的心,不用走,就在家門口,拿十本期刊,門口一坐,過來一個人,您就給他一本,十天還能發一百本呢,也是在救人,有人問,您就給他們講真相,八十歲了,您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我希望同修們都能出來講真相。我第一次突破,就是同修用車給強拉出來講的,我覺的方法很好。咱們都找個伴,會講的帶一個不會講的,老的帶年輕的,兩人一組,三人一組。一個人講,其他人發正念。待一會,換一個講,其他人發正念。有的人聽完大家交流,心性上來了,決定走出來講真相,可是回到家,又對自己說明天再去,這樣一拖,就不知甚麼時候了。如果約好同修,你不想去了,可同修到時間敲門來了,有個好的促進作用。方法真的管用,互相扶持。做事是說做就做,立刻下定決心。如就訂下明天三點至四點就是我講真相的時間,誰、甚麼事干擾,就是對宇宙正法犯罪,我師父就清除它。有的同修親人、妻子、孩子被邪惡操控阻攔干擾,我覺的就得定住這一念「誰干擾我救人,就是對宇宙正法犯罪,我師父就清除它」,看哪個邪惡還敢靠近?

有時候,我帶著歲數大的奶奶講真相,市裏走了半圈,也沒勸退人。我問她:您害怕嗎?她說不怕。您怕累不?她說不怕累。我說,我們出來就是聽師父的話呢,在救人,我們走的一個腳印就是神的腳印,我們走到哪都是正的能量,另外空間就能解體邪惡,結果她後來退了很多人。

一次交流時,我說:在座的有一個算一個,誰也不會說自己不是大法弟子。師父告訴說大法弟子多偉大多高時,誰都會往自己身上套,可是,你說你是大法弟子,你幹大法弟子的事了嗎?全球大法弟子三點五十煉功,你在幹嘛?你在睡覺;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你在幹嘛?你在睡覺;每天都要出來講真相救人,你在幹嘛?你在家哄孩子、收拾家務、聊大天、看電視、閒遛彎;師父是加持大法弟子多救人,誰不怕困難、放下人心走出來講真相,師父一定加持。你不出來,師父加持你啥?加持你在家把肉燉的香?把孫子哄樂,躺著睡的舒服?同修們,我們是同門弟子,醒醒吧!快出來講真相多救人吧!如果一百萬大法弟子一天退一個人,就是一百萬,一個月就是三千萬。有多少人一天連一個人都沒救啊!

不出來的同修,如果你真的那麼注重錢財、貪圖享受、太多人心,到了真相大顯那一天,一切都變了。那時也不花錢了,有功的升上去了,執著的都是假的了,甚麼妻子兒女,誰該是哪就是哪的了。那時也許就會明白,一秒鐘之前自己認為真實擁有實實在在的一切都是虛無泡影,所擁有的一切都成了塵埃,就只能看修好的同修歸位,站在地上哭吧。

走出家門,哪怕一天只拿出兩個小時出門到大街上去講真相,就去找,那兒有一個人閒呆著呢,走到他跟前送他一本期刊,跟他說說真相,我覺的我們今天就沒白活,聽師父話了,出來救人了,師父在加持咱們,一定能成功,大法弟子必成!

我給自己制定一個時間表,我每週二、三、四、五上午七點半到九點半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十點上班,下午一點下班,到晚上五點半學法。六點半上班,七點半下班。下班後學習修理機器,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睡覺。早上三點半起床煉功,六點發完正念。週一、二、三、四下午半天學法,週五週六下午去發真相,晚上學法。週六週日週一,三天上午不出去,做其它真相方面的事。比如給同修送資料跑跑腿等。週日下午放假回家半天,週一繼續上班。這就是我目前的時間表,有時也有變化,但大體按照安排的時間在做。

前一陣子學法很少,因為我們小組每週至少用八百本真相期刊,八百張週報,還要給其他小組同修做幾百真相不乾膠和真相展板,我們每週五去發真相,只有週一至週四能做,週日下午還要回家。我每天下午七個打印機同時打印,忙的我實在沒有休息時間,還要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

同修B看我太忙,就說:這樣不行,資料點遍地開花,是師父要的,把打印機分下去,各做各的所用資料。我一下輕鬆了很多,有了充足的學法時間。還有一個阿姨(同修)把我用的資料也包了,同修說為了讓我多學法,說你用多少,我都能給你做出來!每天下午去她家學半天法,我可高興了。在這裏感謝同修們對我的無私幫助,感謝師父給弟子鋪就的正法修煉路!

結語

我荒廢了十年時間,剛剛捧起大法三年,像我這樣的人都能有種種的突破,我想任何一個同修都能,因為我們有無所不能的大法。正法接近尾聲了,我還得繼續趕緊追啊,能做多少做多少,得盡力啊。

在夜裏,我抬頭看看天空,那一個個閃亮的星星,滿天神佛都在看著我們呢啊,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親傳,與師父同在一世,助師正法,在這裏,我雙手合十,要對師父說:師父,我願意放下所有一切常人的觀念、人心、執著、慾望,請師父加持弟子!加持弟子正念!加持弟子多救人!

最後,想跟師父說一聲:師父您辛苦了!

這是我現在層次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