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真正的對同修好

——從對一起綁架案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們地區最近有一位同修被綁架了。一直以來,這位同修在正法的各個項目中都起著重要作用,耗材的購買,電腦的裝機維護,異地真相資料的傳遞,做事一直守信用,負責任,敢擔當,卻從不張揚。她每月的生活費有兩、三千元,在自己的用度方面,卻只有二、三百元的花銷,剩下的錢,大部份就都花在做這些事上了,這些事不是她主動說的,是我看到一些事問她才知道的。

這樣一位同修,卻在正法接近尾聲,邪惡少之又少的情況下被綁架了。

妒嫉心之險

在同修被綁架之前,通過我們有幾次長時間的交流,我感到她的問題是太嚴重了,是有一種離道越來越遠的感覺。

我們第一次的長談大概在五月末吧,五個小時。在交流的過程中,我發現,她的妒嫉程度較之我所了解到的還要嚴重,她甚至認為她有些時候對別人感受的不顧及是在用法的標準衡量對待同修,她竟看不到這樣對人是一種不包容、甚至是苛刻的。這樣辦事精明的人這樣的糊塗讓我大為詫異,我問她:「你這還是修煉嗎?你還知道你修的是甚麼嗎?」之前我一直提醒她的這個妒嫉心的問題,但她沒太放在心上。

在她被綁架前一個月的時間我才了解到,長久以來,涉及到技術方面的事,很簡單的軟件應用,她都很少有願意、耐心教給別人的時候,對於沒有電腦基礎的人很難學會。而最近的時間,甚至是以一種訓斥的口氣跟學技術的人說話,讓對方不知所措,她已經形成了對別人普遍的刻薄。我也曾說過希望跟她學習一些電腦方面的東西,是想有所分擔工作,因為她總是忙的馬不停蹄,但她一直找藉口拒絕,這一點我很清楚。只是當時以為是我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沒有深入的想到她的問題。直到當我跟別人學習電腦技術時,她竟然很生氣的問:「你為甚麼學這個?」這種顯而易見的妒嫉噴發而出的時候她竟問的理直氣壯,我才意識到了她的妒嫉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甚至扭曲了她原本的性格。她固執的認為,我們本地的技術同修已經夠用了,那麼,這些想學技術的人,你們在執著甚麼?她的這種看法裏除了對同修的惡意猜度,把同修的好意看成了蓄意,還無意中把自己看成了我們地區一些事情的掌握者。實際上,到目前為止,我們本地區掌握電腦技術的同修還是缺少,很多時候,我們需要技術幫助的時候常常要費些周折去找他們,哪怕是非常小的問題,而且還要等他們有時間才能處理解決。

常人對妒嫉的理解,就是容不得別人比自己好,用「氣人有,笑人無」這句話表達最為貼切生動,而我在修煉中所體會到的妒嫉比這個廣泛的多,舉個例子,人的抱打不平裏也有妒嫉,抱打不平,看上去是正義的,也的確是,但它是以惡制惡,裏面有惡的東西,它裏面有妒嫉。

師父講:「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我個人理解,不管是甚麼原因造成的惡意,它最終的根源都是妒嫉。

那次長時間的交流結束後,我和她一起發正念,我看到了兩個景象,其中一個是:一條很大的鱷魚離開了水,趴在岸上,身上有一處傷口,還滲著鮮血。發完正念,我跟她說了我所看到的,並且說了我對此的理解,關於鱷魚的那個景象我對她說的是:在某些方面你離開法了。可是,為甚麼會有傷口?現在我知道鱷魚的傷口指的是甚麼了,就是這次的綁架,大法弟子離開了法,邪惡就有機會下手了。

在她被綁架前我們的又一次交流中,我曾對她脫口而出的說了這樣一句話:「你要再這樣下去還得出事。」我說完這句話就愣住了,可當時我們誰都沒想到會有現在這樣可怕的結果。

在那次長談之後,她又找了我兩次,我知道,她是真的感到自己有很大的問題,但她意識不到,我的每一次說話,她都是認真的聽,認真的想──不管我說甚麼。但是同樣的,不管我說甚麼,在她剛剛覺的明白的時候就又被她根深蒂固的觀念拽了回去,就又用所謂的原因否定了她自己的問題本身。

這冰凍三尺的妒嫉之惡意,這日積月累形成的如山般的難於撼動的觀念,已經由於她本人的忽略放縱被加大到了她難以明瞭、難以逾越的程度,讓她在一些時候一些方面變的如此的主觀,如此的不可理喻。後來的一次交流結束,在她起身要走之時,我一抬頭,看見她的臉,倒吸了一口涼氣:「等一下,先別走。」我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我看到的景象跟她說了:「看到你的臉已經扭曲變形了,非常可怕。」後來,我又給她發了郵件,再一次交流她的問題,她說謝謝我,她已經在想我說的這些話了,如果我不說,她真的想不到那些問題。但遺憾的是,還沒等她想明白,邪惡就下手了。

這次被綁架後,她通過一些方式傳遞出消息:一些同修的信息被惡警們獲取。她希望通過她傳遞出的信息使同修們免於被迫害,我大概的能猜到她在那樣險惡的環境下這樣做所擔負的風險是甚麼,我不禁心頭一熱:危難中,她的大法弟子的本色顯露出來了,這才是她原本的樣子,在明確的生死關頭前,她首先想到的是他人的安危。可這樣的無畏卻因妒嫉讓她遭此巨難。

周圍還是有這樣的同修,在這個問題上表現的非常的嚴重,甚至不惜說謊話去掩蓋他們的這種執著。對於一些人,我並沒有面對面講,因為沒有意義,我很覺的這些人不會承認他們自己的說謊。可是,我也知道,他們有修的非常好的東西,他們有很強的救人之心,也很有擔當。

師父講:「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2]師父說:「嫉妒心還會傷害同道人」[3]。這不嚴重嗎?是,對於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大法弟子要全盤的否定,可是,用甚麼否定?用人心嗎?用與舊勢力同樣的妒嫉之惡嗎?那會是走在誰安排的路上?又可能走到甚麼樣的境地?很擔心這樣的同修,很擔心他們走到危險的邊緣,很擔心他們也遭到舊勢力的嚴重迫害,更擔心他們因此而走不進未來,所以,寫出這件事來,藉以提醒有這樣問題的同修,不要執迷不悟,對自己的修煉負起責任來。

另外提醒同修,不要因為被迫害同修的一時糊塗與錯念而淡了對同修正念營救的信心與熱情,不要放鬆營救,更不要放棄,盡我們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大法弟子豈能由著舊勢力想怎麼迫害就怎麼迫害?!那一定不是師父想要的。

甚麼是真的對同修好

我在上面所講述的那位同修曾笑著跟我說過這樣一句話:「就你說我。」意思是很少有人指出她修煉中的問題。就她自己本身而言,她看到同修的問題也很少有當面告知的時候(她很坦誠的跟我說過她的確有怕得罪人的心)。

我有一次就夢見自己被迫害到監獄裏了,然後在那裏看到她,我就很生氣的對她說:「你看到別人的甚麼問題從來不說,因為這個原因,我到這裏來了。」在夢裏,她還是甚麼也不說,還是那副笑瞇瞇的樣子,我就更生氣了。這個問題,就是看到同修的問題不及時指出或根本就不指出的這件事,在我所看到的範圍內,是一種普遍現象。

每一次,有同修被綁架了,就有同修開始忙前忙後的找律師,這自然是理當如此的事,可是我就想,為甚麼就不能把這種營救放在同修的被綁架之前?為甚麼之前不把看到的問題說出來以免於同修遭受此種迫害?說了不聽的是一回事,說不說就是另外一回事。就像這次的同修被綁架,真是像她跟我說的那樣:幾乎就沒有人跟她說她的問題。不是看不到,是不說。我就想,怎麼可以這麼忍心不說呢?怎麼可以看著同修帶著那樣的負累走路呢?怎麼就不擔心這種執著可能會給他帶來更大的危險哪?

「只要看書學法,就都能自己意識到。」這是一些同修的說法,那意思是說不必提醒對方,這樣推卸責任的說話實在是太過冠冕堂皇、太不善了。果真如此的話,又何必要開法會交流呢?修煉的人不見的每時每刻都會那麼理性的看待審視自己,很多時候,需要彼此提醒,以一種善意的方式。

其實,真正修煉的人,你指出他的問題,他會看自己的,就算當時反應不過來,過後一定會看自己的,這樣,問題就不容易攢下來。

看到同修的執著給其指出來,這真的是很重要的事,但是我也知道,很多同修並不會這麼做。一些同修怕得罪人,或者是出於在他人面前維護自己好人的形像,不願意把看到對方的不足說出來,看起來是那樣的溫和、那樣的寬厚善良。其實,那只是做出好人的樣子而已,並不是真正的好人,並不是為對方著想,至少,在這一點上,內心深處是為私的。真正為對方著想的人是不怕被別人說成壞人的,就敢把看到的問題及時的說出來,進而使對方免於不必要的舊勢力所強加的魔難。

當然,有些人,他就單單強調指出問題的同修的語氣,那也不要成為我們勸善的阻礙、在善行面前止步的因由,因為,修煉中的人,不是修煉中的神,就會有意識不到的人的東西,說出的話難免會有不純淨的成份,那是需要我們不斷認識修去的東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