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勞教、判刑迫害 大連市徐長蘭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六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徐長蘭女士,在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判刑迫害,在勞教所、監獄遭受暴力轉化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徐長蘭女士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犯下了剝奪公民信仰罪、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罪、剝奪公民財產罪、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利用中共邪教組織),請最高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其他相關責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江澤民「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610辦公室」人員操控司法機關及整個政府瘋狂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給控告人造成精神和身體的傷害,給親屬造成精神的傷害。

下面是徐長蘭女士在控告狀中陳述她個人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實:

我從小體弱身患多種疾病,有嚴重的心臟病,腦供血不足,子宮肌瘤,胃潰瘍,低血壓等十幾種病,整天生活在痛苦當中,自一九九七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很快康復,十幾種病不翼而飛。從此以後身體健康,家庭和睦,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我及家人對大法對我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凡事先替別人著想,無論在單位,在家裏,或鄰里之間,都能和睦相處,心胸變大了,能夠包容別人,和誰相處都是抱著吃虧的態度,對利益的得失看得很淡,周圍的人都願意和我相處,說我人好。因為我們在哪都得做個好人。十八年從未打針吃藥,走路輕飄飄的。認識我的人都很羨慕。

上訪遭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去北京信訪局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希望政府能夠了解法輪功,結果信訪局的人,把警察調來把我們帶走,後來被盤錦駐北京辦事處的警察把我們帶回盤錦,非法拘留四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再次去北京上訪,那時的上訪局,已經成了公安局了,到那就被抓走了(當地派出所的人,都在周圍等著),我只能去天安門,到了天安門不一會,就被警車抓走,送到天安門派出所,那時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多,一上午就抓幾百,陸陸續續的都送走了,我被送到順義區,下面有個板橋派出所,因為不說名和地址,那裏的警察把我的衣服全扒掉,只剩下線衣線褲,連襪子都脫掉,讓我站在事先凍好的冰上,冰化了再換一個地方,從中午十一點左右一直斷斷續續的到下午四點左右,我的兩隻腳凍的發木沒有知覺,心都要抽到一起了,那種痛苦的滋味無以言表。

那時候的天氣四、五點鐘,天已經黑了,一個細高個警察告訴我,再不說晚上就給你扔到荒郊野外,我們填一張表就可以了,後來我還是說了姓名、地址,然後他們把我送到順義拘留所,兩三天後,盤錦勝利派出所所長王建軍欺騙我愛人拿三千元錢去北京,說讓他一起去接我,結果錢到手之後,連收據都沒有,也沒讓我愛人去接我。

在勞教所遭折磨

回盤錦後被關進三所,後來被非法勞教三年。當時馬三家已滿,就在盤錦教養院臨時組織的女教,大約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左右,大約有五、六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那裏強制轉化。一直到五、六月份,「轉化」的寥寥無幾,院長張守江非常惱火,開始嚴管迫害,那時江氏集團要求轉化率百分之百。幾個月下來,轉化的寥寥無幾,後來就強行轉化,白天晚上不讓睡覺蹲著背「雷鋒日記」,不讓吃飯,看沒有甚麼結果,就讓我蹲馬步,我不蹲。後來把我領到一個房間,是個秘密的地方,屋裏漆黑,點著燈,大隊長奕秀豔領五、六個女警,殺氣騰騰,在那等著。讓我跪下,我不跪,王岩拿著警棍電我,黃亮拿膠皮棒打我前後胸,齊霞,蔡麗,佟丹等用腳踢我腿彎,拳打腳踢電棍電棒,一起上來,拽我頭髮往牆上撞。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然後四個人拽腿拽胳膊,讓我倒在地上,叫蔡麗的女教騎在我身上雙手打我嘴巴子,拽我頭髮往水泥地上撞,前額都撞出血了。他們拿來筆和紙讓我寫五書,我把筆給扔了,然後她們把我雙手銬在暖氣管上,我告訴蔡麗不要去打其他法輪功學員,不然你會遭報的,她聽完後,氣急敗壞的,坐在我雙腿上,左右打我嘴巴子,一邊打一邊罵,直到累了為止。

我的臉被打的腫的嚇人,面目皆非。後來把我送到倉庫裏,一隻手銬在窗欄杆上,另一隻手銬在暖氣管上,站不起來蹲不下,胸部卡在暖氣片上。(叫坐飛機,是一種刑法)也不知多長時間,最後我心跳加速,渾身冒冷汗,天旋地轉,休克不省人事。一直到第二天才醒過來。有一個叫蘇贏的被打的後屁股黑紫色,昏死過去,後來被打得地方化膿,到醫院手術花了一萬多元,才好了。還有的被打的咳血便血,非常悲慘,觸目驚心。後來我被所謂的「轉化」,勞教一年回家。

被綁架勒索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大連,我去革鎮堡市場講真相,被綁架,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兩天一宿,兩手被銬在椅子上,一口水沒喝,一口飯沒吃,二十五日晚,把我們送到大連戒毒所,我心臟病犯了,戒毒所拒收,讓上醫院檢查,後來送到三院,檢查心肌缺血等,很嚴重,經家屬再三要求,讓暫時回家聽信。後來又送看守所,因為有病,看守所拒絕收,派出所的人告訴辦勞教一年監外執行,需要辦手續,花錢,勒索去六千元錢。

三年冤獄迫害

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去炮崖發神韻新年晚會光盤,被炮崖派出所抓送大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一個月後被非法判三年,於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被綁架到遼寧女子監獄一監區,由專門負責強制轉化的王妍監管我,此人是被判十幾年的經濟犯,心靈扭曲,有點變態。王妍開始給我介紹,一監區是監獄的龍頭企業,執行人性化管理,怎麼好等等。開始讓我看污衊大法的光碟,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我給她講大法真相她不聽,我告訴她,這些都是造假,疑點很多,你放也沒有用,你想轉化我,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她惱羞成怒,揚言說:「你轉也得轉,不轉也得轉,監區的一切榮譽都和這掛鉤,沒有一個不轉化的,對你有的是辦法,我在這十幾年,經我手轉化四、五十人,比你厲害的有的是。」

王妍強迫我從早上七點站到晚上十點(除了上廁所外一直站著),六~七天後看沒甚麼結果,就叫我二十四小時連續站著,不讓睡覺。幾天後,我的兩腳、兩腿腫得非常厲害,特別是腳腫得像饅頭。當時穿著勞棉鞋,這種鞋底很薄,又有稜,非常硌腳,腳接觸地,像針扎一樣的疼痛,最後心跳加快,頭暈目眩,兩眼冒金星,天旋地轉一下暈倒在地,不省人事。折磨的如此厲害仍不放過。當我甦醒後,她們仍揚言,「你一天不轉化,你就沒有一天好日子過。」嘴裏罵罵咧咧,甚麼都能罵的出口。

王妍為了達到她的目的,不擇手段,連人生存的最基本條件──睡覺她都給剝奪了。我說:「如果我是你的親人,你能這樣對待我嗎?」她說:「我管不了那麼多,我就想多掙分,早點出獄回家。誰也阻止不了我回家」。在她折磨我最難以承受的時候,我曾想過一頭撞死,但轉念一想,我真的這樣做了,她們就會拿此事在媒體大肆宣傳,說煉法輪功走火入魔了,自殺身亡,她們會藉此攻擊法輪功。在我身心承受到極限的時候,王妍迫不及待的,逼我寫下了五書(這五書的格式及內容)她們都是事先準備好的內容,(其實在高壓強制下,不是發自內心寫的甚麼「所謂」的五書,也是廢紙一張,根本沒有用)然後告訴我,教育科要驗收,看看是否真轉化,你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不能把她們幹的壞事說出去,如果說漏了,信息會隨時把你說的話反饋回來,你就廢了。因為我並不是真心轉化,驗收沒有通過,認為我是假轉化,回來後,王妍暴跳如雷,沒有罵不出口的話,然後繼續讓我站著,晚上不讓睡覺。直到第二天早上,有一個值班科長問王妍:「誰讓站的?」她說她讓的。我真的很吃驚,一個經濟罪犯在監獄竟有這麼大的權力,在一個省級監獄裏竟敢像黑社會一樣的行為,利用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我被非法判刑期間,因為愛人腿腳不好,走路困難,精神壓力大,還有兩個兒子兒媳及親朋好友,和我本人,造成極大的痛苦和精神創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