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給了我們一個全新的母親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我母親的性格強勢、專制、偏激、蠻橫,她對自己的這些個性自然很少有感覺。我們姊妹三個很不喜歡她。但她卻也有另一面:肯於吃苦、樂於助人,這在她似乎也是根深蒂固的。

我們從小都怕她,父親也怕她,因為父親怕她,我們就更怕她,經常小心翼翼地生活,很怕因為我們自己哪兒做得不好而讓父親受連累。不過到了找對像的年齡時,我們卻都不同程度地違背了母親的意志。母親是知識女性,在婚姻問題上並沒有干涉我們。

我小時候就聽姑姑說我母親傻,意思是指母親除了語氣強硬、性情急躁外,做事很少考慮自己的利益。

我於一九九六年結婚。一九九七年聽母親說,她在我住的那個小區裏遇見了一群人在做一種甚麼體操,她也就隨著比劃著做完了。等上我家的八樓時,竟然像一陣風一樣輕飄飄地上去了。母親很驚奇,對於那時候剛剛退休的她來說,無疑等於找到了一個最佳健身項目。她回家和父親講述這個奇特體操,父親告訴她,就在離他們住的小區不遠處也有一群人在煉那個。從此,母親煉上了那個他們所說的神奇的功法──法輪功。

出嫁後的我們更關心父親的生活。我們從父親那得知母親煉法輪功煉得很好,身體不錯,煉功也不耽擱給父親做飯,而且母親似乎還不太發脾氣了,天天總和父親說她要做個好人。我們聽了都暗笑,但父親高興就好。

不久,父親在電話裏流露出母親又難馴服了,嚴重的是這回的父親不僅僅是可憐,而且更是聽出已經氣得不得了了。那時我們姊妹三個的孩子都小,住所又都離父母家住的縣城接近一百公里外的城市。好在我的孩子有婆婆帶著,脫開點身還算容易,我就成為倆姐姐的代表趕快回家去看個究竟。

回到娘家,母親沒在家,父親小聲和我訴苦,說,「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了,不讓煉就別煉了唄,可你媽不聽,還非得煉,再煉的話就有可能被抓進去!」我說:「不能吧,哪有那麼嚴重?!」父親說:「你們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當然不懂這個。」我說:「唉,爸爸,我們從小就知道母親說了算,您這雖然是為她著想,只怕母親不會聽您的,您可要自己保重啊。」

父親哭了,父親說:「反正我也管不了她,我就罵她的師父!」我聽了心如刀絞。

我回到自己的家,給兩個姐姐打了電話,她倆無語。又過了不久,父親因胃癌去世。我萬念俱灰,早上不愛上班,晚上不愛回家。我不知道兩個姐姐是甚麼樣的心理,我只知道我自己:恨死了母親。

母親成了寡婦,掛嘴邊的一句話是:我們家破人亡了。我每次聽見,都心生厭煩。

父親去世三年後,我女兒上小學。次年母親搬到我自己家的旁邊住。一天我送孩子上學後,時值深秋,離上班時間還早,就到母親那裏暖和暖和。母親見我來了,就一如既往地介紹我看《轉法輪》。我不理會,只看電視裝沒聽見她的話,而後就聽見母親說了一句:「媽媽不會騙你的。」我一愣,因為我剛才把女兒送到學校時也是說了一句一模一樣的話,是啊,作為母親,怎麼會騙自己的孩子呢?我瞅了母親一眼,問:媽,你剛才說啥?母親又說了一遍,我盯著母親的臉說:「那就拿來我看看。」

母親高興極了,那一臉的笑容真的非常非常少見。

我一口氣讀完《轉法輪》,馬上介紹二姐看。我說:「二姐,這本書看完不知道為甚麼我眼裏的世界就開闊了,如果咱媽真正能按書裏面講的那樣做,她不但真能成為好人,可能還會得道成仙呢!」二姐聽了哈哈笑了,說:「真的?那我看看。」

後來我也向大姐介紹《轉法輪》,大姐說:「我不看,我不會忘記我們的父親,我決不會看母親的書的。」

我的姑婆婆有一句話曾對我很有影響。她說,她照顧她九十多歲的老父親時,老父親卻總對她不滿意,讓她受委屈,她就說:「爸呀,你也就是我爸呀,換個人,你看我管不管他!」其實我對我母親的態度長久以來也是這樣,我心裏說:「媽呀,你也就是我媽吧,換個人你看我理不理你。」

但是,自我看了一遍《轉法輪》以後,坐在那兒我就想,人間的一切可不是我們感覺到的那樣,業力輪報以及吃苦消業都是有命運決定的,但命運又是誰定的,書上明明寫著有更高級的生命即覺者定的嘛,而那些覺者不就是神佛嘛,那麼世界怎麼會是無神的?不但有神存在,而且只有正神才會指導人間幸福生活啊!面對苦難,懂得化解、懂得忍耐的人才是聰明人,他和修真、修善的人一樣,都是有福報的。

我再看母親這些年,她失去了唯一能聽她發洩情緒的老實丈夫,沒有人再對她俯首帖耳唯命是從,她當然會苦;父親去世第二年她摔斷了胳膊,忍受巨大的疼痛,她當然苦;女兒們對她充滿無聲的怨恨,她怎麼感覺不到,怎麼能不苦?她的火暴脾氣,沒有人喜歡她,她也會有感受的。唉,但願母親苦去甘來,能修煉出個樣子吧。

從二零零五年以後,在這十多年的時光裏,母親堅持天天煉功,天天學習,身體很好,雖也偶有脾氣,但近兩、三年來儼然是個慈祥的老人了,白白的皮膚,明亮的眼睛,嘴角經常帶著微笑。

二零零八年她被抓進了派出所。當時母親關在裏面,外面我大姐主持了一個家庭會議,她說:「不要害怕,我就不相信這個國家放著貪官污吏不抓,而抓一個一心去做個好人的老人。我們去找朋友把母親的情況說清楚,然後該花錢花錢,該打點打點,不要吝嗇。」

母親在裏面呆了一宿兩天,當看見我們姊妹在門口等著接她時,我隱約看見她眼裏有一絲的眼淚,但隨即消失了。

母親現在的生活很有規律,自己買菜做飯、洗衣服、看大法書、練毛筆字,走街串巷,打坐煉功,教導孫男孫女做好人,開導啟迪我們嘗試突破工作、生活中的邏輯思維。

有時候我就想起我的父親,惋惜他沒能看見今天的母親。現在的母親,是大法給我們的一個全新的母親啊!

前幾天我去母親家看她的菜籃子裏缺啥不,母親樂呵呵地對我說:「姑娘,你看看這個,看看你能寫不?」我接過來一看,原來是大法弟子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我說,「可以呀,寫這樣文章還不容易,一不需要瞎編,二不需要謊言。」

感謝大法,給了我們一個不一樣的母親!
感謝大法師父!給了我們一個幸福的大家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