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得法前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三月九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是我喜得大法的日子,也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的日子。

得法前後

那時,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膽囊炎、肩周炎、腱鞘炎、腰椎盤突出、胃病、失眠症、眩暈症、偏頭痛。要命的是偏頭痛,我吃遍了所有的治頭痛的藥,也吃遍了中醫的各種偏方,一點也不見好轉。隨著時間的推移,頭痛的越來越重,頭痛時睡不著覺,越睡不著覺越頭痛,形成了惡性循環。由於病痛的折磨。我的臉蠟黃的,沒有一點血色,滿臉的黃褐斑。我才四十幾歲,頭髮全白了,人家都以為我七十歲了。因為我有病長期不能上班,沒有收入;又因為治病花光了家裏的錢,生活拮据,家徒四壁。那幾年我就想死,死了就解脫了,活著太痛苦了。

被中共洗腦的我,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但是因為我無錢治病,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九日早上到了我家附近的法輪功煉功點。剛一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我感到天旋地轉,突然嘔吐不止,直到抱輪完畢,我渾身一點勁也沒有了,也不知道怎麼回的家,一到家一頭倒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等我醒來時,才意識到我能睡著覺了!我得了二十多年的失眠症和偏頭痛全好了,不藥而癒了。大法太神奇了!

我馬上找到老學員,告訴她我要看大法書。老學員給我請來了《轉法輪》,我用了兩天時間看完。這書太好了,這就是我要的,我要是能早一點看到這書就好了。我甚麼都明白了,我明白了人活著不是為了過常人生活的,是為了返本歸真;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會有病,人怎樣才能沒有病;怎樣去做一個好人。

學大法兩個月後,我以前的病全都好了,臉上的黃褐斑全退了,皮膚變得細嫩,白裏透紅,滿頭白髮也慢慢變黑了。我現在像年輕人一樣,走路生風,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用你最放心」

我以前是做營業員的。在營業員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到月末盤點時,有長款時,就把長款變換成商品拿回家,據為己有。我也這樣做。營業員之間買東西,不用拿現金,用自己賣的商品互換就行了。

我學大法後,就要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把幾年來不該得的商品折算成錢,送回單位。單位同事都說:以前的事已經過去了就過去了,以後改正就行了。我說既然學了大法就應該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不打折扣。同事們從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後來單位分配我做收款員。收款員每天都要和營業員對賬,有時營業員把銷貨票弄丟了,收款員的錢就多了。有不少人不告訴營業員,把多的錢偷拿家去了。我學大法了,決不能做這種事。每當我長款了,我就主動告訴營業員,讓她們找銷貨票,銷貨票找不著了,我就幫她們把銷貨票補上。

後來單位破產了,我們都失業了。原來的同事有不少自己做生意了,她們不約而同的找到我,讓我去給她們看店,她們說:用你最放心了,因為你是學法輪功的。

化解家庭矛盾

從我記事起,我母親就沒有一天不打我的,每看到我她牙齒就咬得咯咯響。她通常是用鐵鏟和爐勾子打我,我身上沒有一天不帶傷的。她還經常不給我飯吃。家裏買煤、買糧、挑水、撿草、做飯都是我的事。母親從來沒有關心過我的冷暖。我受不了母親的虐待,就找個男人出嫁了。丈夫在家裏排行最小,所以既懶惰又不負責任,而且惜財如命,經常不往家拿工資,我就跟他吵,經常到他單位去找領導要錢。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後來我決定和他離婚,但是由於種種原因,婚沒離成。我恨我的母親和丈夫。整天以淚洗面,得了一身病,為治病把家裏的錢全花光了,真是生不如死。

我學了大法後,看到師父《轉法輪》裏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

我明白了,母親和丈夫對我不好是有因緣關係的,是我在生生世世輪迴轉生中欠了他們的債,所以他們才對我這樣,我不應該怨恨他們。我學大法了,我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打破了十幾年不回娘家的僵局,主動回家,孝敬母親,給母親買她愛吃的東西、她喜歡穿的衣服,經常幫她幹一些家務活,母親對我也好了。母親有病或住院時,大多都是我在床前床後伺候。我弟媳婦經常跟她家人和朋友說:自從我大姑姐學了法輪功後,我婆婆家有事從來不和我們攀比,婆婆有病或有事,大姐跑前跑後,從來都不告訴我們。

學大法後,我不再和丈夫吵架了,也不提錢的事了,家裏家外的事我也不和丈夫攀比了,家裏充滿了歡欣,家庭和睦了。丈夫在單位告訴同事:我老婆學了法輪功,不再和我打仗了,也不和我計較了,她的病全好了,法輪功太神奇了。

女兒得福報

我告訴女兒:大法太好了,你也看一看書吧。女兒很認真的看了《轉法輪》,她很認同大法,但還沒有走入修煉。因為女兒相信大法好,認同「真、善、忍」好,支持我修煉,因此得了大福報。

女兒從一九九七年到現在,沒有上過醫院,也很少吃藥,身體非常健康。她大學畢業後,要到北京發展。我們家在北京一個熟人也沒有,而且家裏也沒錢給女兒托人情找關係。女兒卻意想不到的在北京找了一個我和她都非常嚮往的工作,而且收入不菲。女兒參加工作後,連升三級,單位每次漲工資都有我女兒。我女兒經常說做夢也沒想到能找到這麼好的工作、掙這麼多的錢。其實這全托大法的福,是大法師父幫了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