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法輪大法救度我全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

苦難的歷程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就不善言辭,個性內向、多愁善感。大學畢業後隻身一人在天津工作,內心憧憬著有一天能找一個疼愛自己的人作為終身伴侶,有一處可以遮風避雨的房子安身,然後有一個可愛聰明的寶寶,組成一個溫暖的家。這就是我一生追求的幸福了。看到別人好像很自然就能有的這些,對我來說卻是奢望。

我有過兩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在不斷的、聲嘶力竭的爭吵中持續了兩年結束了。前夫多疑,心理扭曲,我不能有自己的朋友,上下班的路上不知甚麼時候他就會從後邊冒出來,跟蹤我,甚至我不能和同一辦公室的男同事一同下班走出工廠的大門。每天回家都要向他彙報一天都和哪個同事在一起工作、幹了甚麼、說了甚麼。開始時覺得他很可憐,活得很累,總想改變他。可是他每次都答應改好,下次卻依然如故,時間長了我也很痛苦,經常吵架,接著便是拳腳相加,身上經常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後來看了一部電影叫作《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他就是男主人公的現實版。期間幾次做人工流產,給自己的身體造成很大傷害。身體上的傷害與精神上的折磨使我走到了崩潰的邊緣。

第二次婚姻就是現在的丈夫,也與自己的期望相背。他不懂得關心自己的妻子和女兒,不愛幹活,只關心自己,穿名牌、喝好酒、抽好煙,好玩牌賭博。長期鬱悶加上勞累使我得了一種類似風濕的病。開始時膝蓋關節怕冷、疼痛,後來發展到全身關節都怕冷疼痛,再後來發展到全身骨頭都疼。

自孩子兩歲起我就開始治療,到處找專家訪名醫,扎針灸喝湯藥,從未間斷過,十幾年下來總是重複著希望過後是失望。到最後不但病沒治好,反而越來越加重,到女兒上學時,夏天我都必須穿棉衣了。冬天穿的跟宇航員一樣臃腫。穿少了全身疼,穿多了舒服一些,但全身出汗,一天需要多次換衣服。三伏天睡覺蓋大棉被,半夜醒來睡衣睡褲全濕透了,換上一身乾的到天亮又濕透了。一年四季,天天如此。中醫說「汗血同源」,十幾年下來人都乾枯了,面無血色,全身脫皮,人迅速衰老,四十歲看起來像六十幾歲的人。這時我又患上了腎炎,雙腎疼痛,到處求醫尋仙,也治不好我的病。我對自己的病已不抱希望。

丈夫的外表英俊逼人,而我的外表卻讓他很沒有面子。二零零七年下半年開始,他天天到牌館賭博。到元旦時已經和一個女人好了,過大年時索性住到那個女人家裏去了。丈夫的行為對我的打擊是致命的,身體更是每況愈下,又患上了嚴重的失眠、抑鬱症、心臟病。一天夜裏好不容易睡了一小會兒,心臟病發作,掙扎了好半天才醒過來,這次我真正體會到了人在睡覺時犯心臟病即將死去是怎樣的一種狀態:人的大腦是清醒的,只是自己動不了,無法向身邊的親人求救。那時我時常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下。女兒擔心失去媽媽成為孤兒,每天晚上睡覺時都牽著我的手,她那種恐懼讓我心碎。我知道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於是開始給女兒寫信,在信中教給她成長的每一步,準備等我死後留給她。我真切的體會到人死了甚麼也帶不走,唯有生命是最珍貴的。

幸遇大法

絕境中我遇到兩位大法弟子,她們是知識分子。言談中她們是那麼的不一樣,成熟、穩重、智慧、真誠、善良,有著超然世外的灑脫,我驚訝且羨慕。那是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當時怕死的心很重,擔心心臟病突然發作而死去,嚴重失眠,只有依靠藥物才能睡一點覺。在她倆的鼓勵下,我認真的拜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著作,知道了人為甚麼會得病,人類為甚麼有災難,人為甚麼活在世上,等等等等。

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做一個無私無我、完全為他人的好人。回想十幾年來,痛苦不如意充滿了我的生活,我不會為任何人高興,對一切人和事總是充滿嫉妒,我自怨自艾,認為這個世界不公,我只想著我自己和我的痛苦。現在我想改變這一切,按大法的要求做人,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

在同修幫助下,白天學法,晚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天沐浴在佛光裏。我徹底告別了失眠,二十天後心臟病完全好了,三個月後我徹底擺脫了穿了十幾年的棉衣。二零一零年八月,我和健康人一樣穿起了夏日的短袖衫,走路一身輕,全身舒服、美妙,那是不修煉大法的人做夢也體會不到的。

我身體所有的病:抑鬱症、心臟病、腎炎等疑難雜症都不藥而癒,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那種欣喜,那種幸福,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

我永遠也忘不了當女兒看到我穿上了夏裝那一刻驚喜的眼神,因為在她的記憶裏媽媽與別人的穿戴永遠都是不一樣的。我的家人、親戚、朋友、鄰居無一不感歎大法的神奇與美好。我每天把自己融在大法裏,後悔自己這麼晚才得到大法。我每天、每時、每刻都生活在大法中,快樂而幸福。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慈悲充滿我空間場,善念、體諒、忍讓、寬容隨繼而生,再也沒有了與常人的恩怨,再也不記恨丈夫。

女兒也成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暑假中學習了全部的大法書籍,在學校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與同學有了小摩擦也能淡然放下。她的身體越來越棒,感冒從來找不上她,偶有小恙,自己從來也不當回事,一兩天就過去。現在她上了心儀的大學,學了自己熱愛的專業,每天很快樂。

大法給了丈夫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零年十月,丈夫和那女人分手回到家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慈悲的對待他,他也感恩於大法救了我,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並使我成為了一個真誠善良、道德高尚的人。他為以前的行為對我和女兒造成的傷害致歉,決心以後加倍彌補。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丈夫被天津市一中心醫院診斷患了腎癌。丈夫看到診斷報告後很絕望,因為這是一種惡性程度最高的癌症,它可以不可思議的轉移到大腦、肝、肺、骨,甚至另一顆腎上,像這種病幾個月就可以發生轉移,一年就可以奪走人的生命,他的絕望與恐懼無法用語言形容。我安慰他:「你知道大法的神奇,大法能救你。」他內心的恐懼減少了一些。住院後他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進手術室時他還在不停的默念,直到沒有意識的那一刻。

手術非常順利,切除的左腎裏充滿了癌細胞。最神奇的是這些癌細胞都被一層膜包裹著,沒有擴散。做CT檢查的醫生說:「腫瘤長這麼大,最少要一年多的時間。」為他做切除手術的專家說:「很神奇!不可思議!做了這麼多年手術,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我和丈夫都知道他是得到大法的護佑。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出院後,在同修的幫助下,丈夫放棄化療,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嚴格要求自己,逐漸改掉自己那些壞毛病。我們夫妻倆每天一起學法,一起煉功,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為對方著想,以善心對待周圍的一切。丈夫的身體恢復的很快,令人驚奇的是出院二十多天就開車上班去了。丈夫的朋友也都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有的在看《轉法輪》,表示想要修煉。

法輪大法使我和我丈夫獲得了第二次生命,使我全家有了健康的身體。道德的回升,使我有了一個真正和美溫馨的家。

值此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三週年,第十六屆法輪大法日到來的神聖時刻,我們全家三口叩拜恩師,恭賀師父生日和節日快樂!

師父您辛苦了!弟子們想念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