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患骨癌生命盡頭 終於得到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弟子,是因病重才修的大法。修大法後出現了一些很神奇的事情,展現出了大法的超常,證實了大法的美好和偉大。

一、不信大法,生命走到盡頭

二零零九年,我經常有腰酸的感覺,後來就是腰痛,再後來腰痛得已經不能正常蹲下了,還一直以為是腰不好。起先也查不出來是甚麼原因,醫生也把它當作腰痛來治。

到了二零一零年過年後,症狀突然惡化。這才經過多家醫院檢查,被確診為骨癌,但是已到了晚期。拍出來的片子上顯示我的骨頭上全是蜂窩狀的氣泡,就是都是空的了,骨頭已經非常脆弱,一碰就會碎掉。這個病不容易確診,因症狀和腰痛很類似,很容易誤診,等到確診時病情已經非常嚴重了。

我的病來勢非常兇猛。剛進醫院時還是自己走進去的,但到第二天要做檢查時已經不能走路了,只能坐輪椅。再過一天要去檢查時,就一丁點兒都不能動了,一動渾身抽筋,痛苦不堪。別說讓別人把我從病床挪到手推車上,就是我自己一點點的挪動都不行。在我自己花了將近半小時後開始移動到推車時,突然因一絲牽扯而渾身又抽筋了,痛得我聲嘶力竭地大聲喊叫,直叫到我筋疲力竭才有所緩解。後來醫生只好把檢查的大儀器推到病房來給我作檢查。

住在另一城市的修煉法輪大法的姐姐來看我,她說只有大法能救我,叫我念「法輪大法好」或是修大法。我由於受中共謊言的宣傳影響,根本不相信姐姐的話,更加不相信念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好病。我對姐姐說:「我相信科學,有錢還會治不好病嗎?再說了,我不煉法輪功還能活幾年,要是煉了法輪功馬上就要死的。」這些話完全都是當時受電視上謊言宣傳的影響。姐姐一再給我講真相,看我實在不肯相信大法,也沒辦法,只是盡最大能力的幫助我、照顧我。

我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聽說了我的事都來幫助我,大家紛紛慷慨解囊,我也對治病信心很足,用了最好的進口藥。生了病才知道,雖然說起來生病有醫保,可是稍微好一點的藥是不能報銷的,尤其進口藥更不能報銷。我在網上也查了,對於這個病醫學上有個共識,就是這個病最多只能活五年。五年來,凡是能治療這個病的藥,不管是國產的還是進口的藥我全都用遍了,除了醫保外,光自費的錢就花了一百多萬。頭髮掉光不說,人還痛苦的不行,遭的那個罪呀別提了!可是人卻越來越不行了,治療間隔週期也越來越短,器官也越來越衰竭,造血功能也都壞掉了。全身都痛,不但骨頭痛,皮膚也痛,內臟也痛。

五年來,姐姐每次來看我,都要把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帶給我看,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我還是半信半疑不肯念。到了二零一四年六月,醫生已明確告之:沒有治療手段了。說我最多只有六個月的時間了。醫生給我開的藥除了消腫的藥外,還有就是臨終關懷的止痛藥。我只好失望的回家了。

這時我身上水腫已經腫到了大腿,所有的血像指標全部都在極限,大小便根本不能自理,只能靠丈夫抱著去廁所。沒法進食,吃甚麼吐甚麼,連喝水都要吐。我瘦得像個白骨精,說話也氣若游絲。出於求生的本能,我也一直在看佛經、念咒語,脖子上還掛著佛教的護身符,希望能得到佛、菩薩的保祐,可是沒有用,我的生命還是走到了盡頭。

同事們知道後一撥一撥的都來看我。我也知道自己的時間到了,他們是來和我作最後的告別的。家人準備了後事,墓地也已聯繫好了。

二、信大法,師父為我淨化身體

這時姐姐又從B城來了,再一次勸我念「法輪大法好」。此時的我已經沒有了當初對醫學和現代佛教的盲目相信了。幾年來雖然沒有全部相信大法,但至少已經了解了不少大法的真相,也已經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這些年來,我看盡了人間的世態炎涼。尤其在我病重時,從我的兄弟姐妹甚至父母對我的態度轉變中更加看清了人心的虛偽、狡詐、貪婪與狠毒。反過來,更能從正在遭受著邪黨的迫害、目前生活非常困難的姐姐對我的無私幫助中,看到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我從心底認同了大法。所以姐姐再一次叫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我就答應了。

因我的身體非常虛弱,不能坐著念,我就躺在床上念,每天誠心誠意地念一千遍以上。一個星期後,我做了一個夢:我站在一個大湖的湖邊上,明媚溫暖的陽光照在我身上。我看到湖面上來了一艘小船,船上有一個姑娘,穿著藍底白花的大襟衣服,邊搖著船槳邊唱著歌,向我的方向搖來。她的身邊一片金光,那金光來自於她身邊的一群大金鯉魚,每條鯉魚都有一米多長,金光閃閃,圍著她的小船在水裏活潑地遊著。不一會兒,小船搖過來了,魚也游過來了。水慢慢地漫過我的腳背,我走到水裏,用雙手捧起一條大金鯉魚,那鯉魚在我手裏歡蹦亂跳、搖著尾巴,我只覺得全身暖洋洋的,心裏好溫暖!我已經有好多年沒有這樣溫暖過了。醒來後一看時間:半夜兩點半,身上還是暖洋洋的。這個夢我記得清清楚楚,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了一個月後,就能夠坐車了。我請朋友開車把我送到姐姐住的B城去了,我要跟姐姐修煉大法了。走之前,婆家人都叫我不要去。我說我相信姐姐,這麼多年來,我知道姐姐是真心對我好,她那麼善良,她不會騙我的。再說她自己身體都那麼好、那麼年輕,這功肯定是好的。

到了姐姐家,姐姐告訴我,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如果你抱著各種執著心,抱著來求功能,來治病,來聽一聽理論,或者是抱著甚麼不好的目地,這都不行。」師父還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為甚麼呢?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姐姐說:一定要把治病的心放下。

知道了這個道理,我就把心放下了,甚麼也不想,就是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起先我的身體很虛弱,只能躺著聽師父的講法,聽了幾天後我能坐著看書了。姐姐告訴我,這本書十分神奇,如果你是第一遍看的話,一定不會讓你順順利利的看的,中間會有很多各種各樣的干擾,你一定要有思想準備。果然,我在看書時,渾身就不舒服,除了全身都刺痛以外,還鬧心,心裏那個難受啊!而且那書裏面的字還會一個、一個的跳到別處去,我就用手指去一個一個的按住看。我覺得非常奇怪,想試試看別的文字,當我看手機微信裏的字或報紙上的文字時,卻沒有甚麼異樣的感覺,字也不跳,也不難受,也不鬧心。姐姐說是我身體裏面的業力受不了了,因為它們要被滅掉了,所以它們要阻止我看書學法,阻止我修煉。我就堅持著,不管多難受,我一定要學下去!前兩天每天只能看半講,後來就能看一講了,再後來就能看兩講了,這樣用了一個星期時間把寶書看了一遍後,就可以和姐姐一起學法了。

到姐姐家的第十天,睡夢中師父給我灌頂了,一陣熱流通透全身,熱的我被子也蓋不住,把我熱醒了。這可是我自生病以來從來也沒有過的,這幾年來我從來也不會感覺到熱,即使酷暑也不覺得熱,只有冷,大冬天更是覺得刺骨的冷,穿再多也不會覺得熱。這以後每隔幾天師父就給我灌一次頂。

大約兩個星期左右時,有一次我上完廁所後習慣性的看看馬桶(從生病後,就遵照醫囑看自己的排便情況),一看把我嚇一跳──我看到在小便的表面由密密麻麻的泡沫組成的一個「啊」字!有十公分見方,看的真真切切!我當時汗毛都豎起來了,呆在那裏好長時間才回過神來,這是怎麼回事?後來一想:我已經修大法了,有師父管我了,怕甚麼?肯定是好事!我就放水把這個字沖掉了。出來把這事告訴姐姐,姐姐說那當然是好事啊,師父把你身上的其它信息給排掉了。我想起來了,我自從生病後,看了很多佛教的書,除了佛經,還有各種各樣的人以佛教徒名義寫的亂七八糟的書,還曾花大價錢讓人到廟裏去「請」來了一個所謂的護身符掛在脖子上。這些亂七八糟的信息師父都給我清理掉了。

從那以後,我更加精進了,每天學一講《轉法輪》,再學師父的其他講法和經文,再加上煉功,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按大法的要求對照自己。我的身體一天一個樣,說話也有精神了,胃口也好起來了,本來連喝水都不能大口喝,吃飯只能吃一口,後來逐漸就能吃半碗了,現在能吃一碗飯了。體重也由原來的78斤,增加到88斤了,原來的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是鉛灰色,沒有光澤,兩邊各一大塊蝴蝶斑。兩個月後臉色開始紅潤了,蝴蝶斑顏色也開始淡下去了。本來身體是佝僂著的,走路也是慢慢挪的。現在能挺直腰板了,走路也能腳步輕快的大步走了。

我的身體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是姐姐同修說要有思想準備,你平時最怕甚麼就很可能會來甚麼,就看你是不是真的信師信法了。真是怕甚麼就來甚麼,有一天,我坐在椅子上,剛站起來就莫名其妙的被椅子腳絆了一跤,我的身體就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那動靜,只聽到「嗵」的一聲,連在外面客廳的人都聽到了。我當時都被摔懵了,坐在地上起不來。姐姐馬上把我拉起來說:「沒事,沒事!有師父在管著呢,不用怕!」我馬上就反應過來了:是啊!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好壞出自一念」。我現在是大法弟子了,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果然就沒事。

這要在過去,就很可能是癱瘓了。以前醫生一再叮囑我,千萬不能摔跤,因為我的骨頭已經空成了蜂窩狀了,只要有一點輕微的摔跤,就很可能會造成腰椎骨折而癱瘓。所以我平時走路是非常小心的,生怕磕著碰著而造成意外。而現在我摔了這麼一跤,卻一點兒事都沒有,這不是大法的神奇嗎?而且我還過了一個心性關,也就是考驗我是不是真修和信師信法。

還有啊,我丈夫雖然不修煉,可是他也明白了大法真相,也全力支持我修大法,所以師父也在管他了。上個月,他騎電動車時,被汽車撞上飛出五米,而那電動車飛出了十米。按理說,他那麼胖,肚子那麼大,平時都不能蹲下來,平時還有高血壓的,被汽車撞飛卻一點兒事都沒有,這又是一個奇蹟。姐姐說是師父替他還了命。

三、給有緣人講真相

在姐姐家住了一段時間後,有一天,老家打電話來,說我丈夫的哥哥摔了一跤,腦溢血住院了,我想這正好是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我就和丈夫回到了老家。我們下了火車直奔醫院。去年我已經不能走路了,是別人用輪椅推我的,現在我已經能輕鬆走路了。那天剛好家裏的親人都在醫院。當我先行到達病房門口時,病房裏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好啦?你還走的比你老公還快!」我說:「是啊,我好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好的!」

他們真是驚得目瞪口呆!想當初他們都叫我不要煉,聽了電視上很多造謠的說法。可是我這不是好了嗎?事實擺在這兒,誰還能說不好?然後他們就七嘴八舌地問了我好多問題,我一一回答,然後他們又問怎麼煉的,他們有的人也想煉。後來我都給他們三退了。

我的這個奇蹟讓很多過去了解我病情的人都知道了真相。我還到曾經求治過的醫院去講真相,有的病友就說等她這個療程結束後來找我學煉法輪功。但是我要告訴她的是:你千萬不要把修大法當成治病的手段,你不能為了治病而來學大法。只要你真心去修,你的病自然而然就會好了。師父只要我們一顆修煉的心,只要是真心修煉,病就會好的。

現在我得法已經有五個多月了,醫生曾預言我最多能活六個月,已經過去四個多月了,我不但沒有去世,還活得越來越好。臉色也紅潤了,皮膚也有光澤了,臉上的蝴蝶斑越來越淡,就要全退去了,體重現在是92斤了,現在已經能和正常人一樣出去看花展、逛公園了。

我深深的慶幸,能生在這個大法洪傳並且是師父親傳大法的時代,是何其幸福!我的生命是師父用自己的承受給我延續來的,我無限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和無私付出。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只有努力精進。我要好好學法,要用理性來認識法,真正的讓自己的生命溶於法中,才能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