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中重生的天津人(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今年的五一三──第十七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前夕,天津幾位法輪功學員圍坐在一起,回憶起當年師尊親臨天津講法的情景,為天津百姓眾生傳播福音的點點滴滴,學法煉功後給他們身心帶來的巨大變化,每個人心裏都充滿著對慈悲師父的感恩之情和作為大法弟子的幸福自豪之感。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李洪志師父在天津電台做熱線直播
李洪志師父在天津電台做熱線直播

二十二年前的一九九四年冬末春初時節,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先後兩次親臨天津講法。第一次是一月十七日在天津人民禮堂,第二次是三月十四日在天津八一禮堂,共計約有二千二百人聽聞佛法。佛光普照下,許多的身患絕症、重症和那些常年吃藥的「藥簍子」們獲得了新生,天津這座古城也因而從新煥發了生機。

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在一宮廣場集體煉功
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在一宮廣場集體煉功
嚴冬裏天津民眾認真觀看法輪功圖片
嚴冬裏天津民眾認真觀看法輪功圖片

師父講:「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1]自此之後的五年多時間,法輪大法經無數受益者心口相傳很快傳播開來,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數迅速增加。那時每天清晨,這個城市的公園、廣場、居民小區內、馬路的便道上,處處可見無數神態祥和的煉功者沐浴在晨光中,悅耳動聽的煉功音樂像絲絲細雨滋潤淨化著那些過路的人們,有些人駐足觀看了解,漸漸的走進了修煉的人群中。即使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江氏邪惡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十七年時間裏,仍然有許多有緣人得知法輪功真相後,毅然走進了法輪功的修煉。法輪大法使他們淨化了心靈健康了身體,在社會不同階層中做好人。

枯木逢春

年近九十歲的郝奶奶,精神矍鑠思維敏捷,說起話來溫文爾雅,但是回憶起二十二年前聽聞師父講法時,還是不由得激動起來,眼睛中含著興奮感恩的淚水。

以下為郝奶奶自述:

一九九四年元旦剛過,癱瘓在床近二十年的老伴去世了。辦完了喪事,我強撐了十幾年的精神一下子垮掉了,身體也像散了架子一樣,癱在床上,再也起不來了。

從小我就體弱多病,再加上幾十年的工作、家庭的負擔,使得身體越來越糟糕,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美尼爾氏綜合症、冠心病、腰椎側彎、骨質增生等各種各樣的病。常年的失眠造成經常性的頭痛頭暈,一直靠各種中西藥來維持著。因為老伴癱瘓在床得需要我照顧,所以我只能強撐著不能倒下。老伴一走,我的負擔沒有了,支撐我活下去的支柱也隨之而去了,我不想再吃藥看病了。躺在床上,望著窗外嚴冬中的枯樹枝,我覺得自己也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那一年我不到七十歲。

一月中旬,北京的一位親戚給我來電話,說一位有名的氣功師要來天津辦氣功班,她已經幫我買好了票,要我去聽課。當時我就回絕了,因為我根本就走不了路了,身體虛弱的需要人攙扶,走幾步就喘得不行,我怎樣能去聽課呢?孩子們都勸我去,還說要陪我一起去,我也就答應下來了。

在天津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開班的當天上午,師父辦了一場帶功報告會,我的兩個孩子攙扶著我,打了出租車去聽課。一走進會場,我就覺得身體特別舒服,疲憊不堪的身體一下子輕鬆了許多。我看到師父的第一眼就覺得好面熟,似曾相識一樣。師父身材高大魁梧,面容和善可親,皮膚白裏透紅的像個年輕人。我不錯眼珠的看著師父,用心的聽著師父給我們講那些從未聽聞過的宇宙真理,一個字都不想落下。

可是聽著聽著我的眼皮就合上了,等我再睜開眼睛時,孩子說我已經睡過去四十五分鐘了。我說我沒有睡著,師父講的我都聽見了。正說到這兒,就聽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2]當時我的心裏一驚,呀,這位師父怎麼甚麼都知道啊。

一月十七日,天津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開班,天津人民禮堂座無虛席,人們靜靜的坐在座位上聆聽慈悲師父講法,身體在淨化著,心靈在淨化著。千人的會場沒有任何雜音,師父講法的聲音灌滿全場,無論你坐在哪個位置,都會感覺師父就在你跟前。

一期班的頭三天,我還是由孩子攙扶往返坐出租車聽課,到了第四天,我覺得自己有力氣了,就坐公交車回家了。後面幾天聽課都坐公交車往返了,身體的迅速好轉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十天課聽完,我明白了一生中許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師父講的東西是在人世間任何一所高等學府也聽不到的真理,覺得自己非常的幸運,能夠在晚年親耳聆聽師父講法,心裏暗想一定好好修煉以報答師父。

聽師父講到給學員淨化了身體及病業的法理,我丟掉了所有的中藥西藥,自此之後的二十二年中再未服過任何藥物,而我的身體卻越來越健康。六十多歲時我已臥病在床無法行走,而今年初春,我又去了千里之外的四個城市,看望那些比我還小的卻無法出門的親戚們。更重要的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讓我從新審視曾經走過的人生路,對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同化真、善、忍大法,做個無私無我處處為他人著想的人。

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我非常想念師父。我常對別人說:「當我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是師父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如同枯木逢春,我又活過來了。」

絕處逢生

一九九七年夏,在和平區營口道貴陽路交口處有一個煉功點。一天,來了一個六十多歲的大爺,他身材瘦弱面色灰黑,走幾步就氣喘吁吁的。當時的輔導員大姐迎了上去,和大爺打招呼。大爺只是說想學學法輪功,沒有說太多。大姐耐心的教給他煉功動作,並告訴他煉功的同時還得看書學法,必須按照師父在書中要求的煉功人的標準去做,那才算是個法輪功學員。大爺聽明白了,請了本《轉法輪》就回家了。之後大爺天天來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學法,漸漸的看著大爺的臉色紅潤了,也有些力氣了。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大爺不來了,大家都很惦記他,不知道出了甚麼情況。因為不知道姓名住址也無法去看望他。

一天早上,大家剛要開始煉功,就看見大爺快步地走來,加入煉功隊伍和大家一起煉功了。煉功音樂剛一結束,大夥兒就圍過來了詢問大爺,大爺面帶微笑略顯激動的說起來他的故事。原來在煉功前,大爺身體出現了狀況,體重減輕食慾不振,而且咳嗽氣喘的非常厲害。孩子們帶著大爺去看病,在天津腫瘤醫院被查出是肺癌。兒女們不相信醫生的診斷結果,又帶著大爺去了北京的腫瘤醫院,還是確診為肺癌,需要手術治療且不保愈後效果。當時醫院沒有床位無法住院,大爺只好回到天津等床位。

回家後,大爺聽人介紹說煉法輪功對身體有好處,就抱著試試看的心來到煉功點。煉功後大爺感覺身體一天天的有變化,能吃下飯了,身上有勁了,走路不氣喘了。半個多月後,北京腫瘤醫院通知大爺家屬,可以辦理住院手續了。於是大爺二次隨著兒女們回到了北京,住進了病房,同病房的另一個人也是肺癌患者。

醫生按照慣例給大爺做術前檢查時,奇蹟發生了──大爺肺部的腫瘤不翼而飛!醫生們詫異的看看大爺,拿著原來拍的片子和剛剛照的片子仔細比對,現在大爺的肺部非常健康。「這太奇怪了!」「真是不可思議!」醫生們這樣說。

就這樣大爺沒有手術沒有開藥就回家了。第二天一早兒就來到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了。後來大爺打聽到,那個肺癌病友手術不久就去世了。大爺逢人便說是李大師救了他的命,他得好好修煉報答師父救命之恩。

三個月壽命的肝癌晚期患者見證大法神奇

二零一四年夏天,五十出頭的老汪身體亮起了紅燈。開始時是飯量減少,全身無力面色青黃,後來發展到肝部疼痛身體迅速消瘦。一個壯漢子一頓只能吃幾個餃子,人瘦得都脫像了。全家人心急火燎的陪著老汪四處求醫,最後在天津醫大總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最多只有三個月的壽命。當時是十一月份,醫生說可能過不了年了。家人不相信,又拉著老汪去了天津腫瘤醫院檢查,檢查的結果是相同的,而且醫生說腫瘤長得位置不好,無法做手術,只能用藥物保守治療。這消息如晴空霹靂一般,把一家人打蒙了。老汪上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下有尚未成家的孩子,家裏頓時像天塌了一樣,一家人愁的吃不下睡不著,除了哭泣沒有了任何主張。

老汪有個親屬是修煉法輪功的,一聽到這消息馬上跑去了腫瘤醫院。她給老汪講法輪功的真相,講了法輪功的神奇效果,告訴他只有法輪功才能救他,聽師父的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就一定會轉危為安。老汪聽進去了,住院期間就開始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了。

自打聽了李老師的講法,老汪身體一天天見好,能吃下去飯了,疼痛減輕了,精神也見好,沒住太長時間就回家了。到家後,他更是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每天除了吃飯睡覺的時間,他不是看大法的書就是煉功,身體迅速恢復。兩個月後回醫院複查,發現腫瘤萎縮了,比之前小了很多。老汪信心大增,對師父的感恩之情無以言表。到了醫生給的生命期限──三個月時,老汪吃得飽睡得香,身體又恢復到以前的健壯,又回到單位上班了。二零一五年夏天,老汪再次複查時,在肝臟部位沒有發現任何腫瘤的陰影,醫生不禁嘖嘖稱奇。

現在老汪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天天坐在床上虔誠的念叨著「大法好!李大師好!真善忍好!」老汪起死回生的事情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無邊法力,知情的親朋好友們都對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生出來無限敬仰之心。

浪子回頭

現在已經年逾古稀的李先生,當年是天津市一座高等院校的老師,他講起了一個浪子回頭的故事:

二十年前我還在紅橋區的一所大學任教,家住河西區。那時我只有在週末休息時才有時間到煉功點煉功,所以知道我煉功的人並不多。一天,我家來了個不速之客,一見面著實讓我吃一驚。來者是個三十出頭的男人,此人是我們那一片有了名的混混兒。平日裏打架罵街,欺負鄰里,是個誰都不敢惹的主兒。

我把他讓進屋裏詢問來由,他一改過去橫眉立目兇神惡煞般的模樣,坐在那一個勁兒的長吁短嘆。我問他有甚麼事情為難嗎,我可以幫他甚麼。他說他快要死了,醫院診斷他得了絕症了,沒有辦法治療了。看著他那絕望的表情我也很難過。他抬起頭來看著我說:「我聽說你是煉法輪功的,還聽說法輪功可以治病,我想學可以嗎?」我告訴他法輪功沒有門檻,誰都可以學。可是法輪功是真正的修煉,除了煉五套功法,更主要的是按照書中的要求做一個好人。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我說你還是先看看書吧,就借了一本《轉法輪》給他。

幾天後他又來了,一進門就說,整本書他都看完了,看完後心裏懊悔之心無法言表。他說:我白白活了幾十年了,到現在才知道過去都做錯了。以前以為逞強好勝、恃強凌弱是自己的本事,是強者,現在才知道那是在造業。我做的壞事太多了,我真的是很難過。只要師父還肯要我,從現在開始我一定痛改前非做個好人。

在我們交談的過程中,他隻字沒有談到他的病,只是反悔自己的過失。我教會了他五套煉功動作,告訴他哪有煉功點,從那時起他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煉。

當我再次見到他時,他過去那種玩世不恭的神情不見了,寫滿陽光的臉上泛著紅潤,健康的身體充滿了活力。工作之餘,他熱心的弘揚大法,以自身的實例告訴人們,法輪功不但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對人心靈的改變是絕無僅有的,法輪大法對個人、對家庭和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最好功法。

看到他的變化我由衷的為他高興,同時讓我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大法的無邊法力,無論多麼不好的人,只要他真心修煉法輪功,大法就能使他變成好人,成為對社會有益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