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是我的唯一要走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修煉前我是部隊的一名副營職軍官。現在跟大家談談我是怎樣走進大法的,在大法修煉中是怎樣一步步精進提高的。

大法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的。那年我三十三歲,其實在九六年我就知道了法輪功。那年回家休假,聽叔叔說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功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產生了要學的想法。只是當時沒有書,不知如何學煉。休假期滿後就回部隊了。

九七年年底,我又回家休假。那時我們當地就有大法書了。妻子已請了幾本放在家中。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所以最先看的是《轉法輪(卷二)》。看完卷二後,我被書中的法理折服,接著就看了《轉法輪》。這兩本書看完之後,我的人生觀、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知道了人生的目地是甚麼,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又是甚麼。

我以前看的書比較多,中國四大名著、中國曆代經典名著及中國傳統文化書籍等各類書籍都看,甚至還看過佛教中的經書。但在修大法之前這些書籍在我的頭腦中都是不連貫的,總感到一本書就是一本書,每本書在我頭腦中就只是一個個故事,也不明白作者寫這書的目地是甚麼,但看了大法書之後,這些書在我頭腦中如同有一條線給連起來了。所有我看的這些書不管是誰寫的,內容變成了連貫在一起的,也明白了作者寫這書的目地是甚麼了。因此我很震驚,深深的感覺到了大法的不同尋常,從而也堅定了我修大法的決心。接著我就按照《大圓滿法》的動作,學會了五套功法。

休假期滿回部隊後我一改過去的不良習氣,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到吃苦在前,享受在後,不貪污不受禮,熱心幫助家庭困難的士兵。我還主動打掃廁所,處處體現出一個大法修煉者的與眾不同。放下了對名利的追求,去掉了通過給上級領導送禮而得到提職的想法,斷絕了拉關係、走後門升職的願望。

修煉大法的初期,干擾很大。煉功無法入靜,每當煉功時頭腦中就會有各種各樣的思想反映出來,甚至於以前看的書籍都會一篇篇的在頭腦中顯現。雖然這些書只看過一遍,但好像過目不忘一樣,一篇篇的顯現在頭腦中。尤其佛教中的經書,雖然也只看過一遍,但每次煉功時都會成篇的顯現,每篇經書從頭至尾在頭腦中過一遍,攪的我無法入靜,我只能儘量的抑制它。經過了一段時間後,隨著心性的提高,這些干擾逐漸的減少了。

隨著修煉時間的增長,我的身體也發生了一些根本的變化:肩周炎、十二指腸潰瘍、慢性咽炎、腰疼都好了。最神奇的是,早在我得法前,我的上眼皮發紅,胸前長了一塊紅斑,就是一種難治的皮膚病。修大法後胸前的紅斑及眼皮發紅的症狀都消失了。

三年後我雙胞胎的哥哥也出現了這種症狀,去醫院檢查才知道是皮肌炎。由於他沒修煉大法,就用強的松、甲強龍等藥物治療,結果越治病情越重,最後出現了併發症「視神經脊髓炎」,導致雙目失明,而後全身癱瘓,最後呼吸肌癱瘓,呼吸衰竭,於二零一二年去世。

人們都說,雙胞胎往往命運是大同小異的。可我卻在師父的呵護下,通過修煉大法身體越來越好,現在身心輕鬆的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真心的感謝恩師的慈悲救度!我告訴自己修大法是我唯一要走的路,也是我唯一的願望。

在迫害中的反覆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不計後果的發動了一場針對以「真、善、忍」為修煉標準的法輪大法及善良的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運動。大法和師尊被惡毒攻擊。億萬善良的大法弟子被推到了政府的對立面上去。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沉痛,對中共及其領導非常不理解。為甚麼不准做好人?做一個好人可這樣難?難道政府不希望好人多一點壞人少一點嗎?億萬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大法變成了好人,並通過大法弟子的言傳身教,使當時社會上出現了人心向善、社會穩定的大好局面,難道政府不該高興嗎?大法弟子通過修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社會上實踐「真、善、忍」的大法法理,好人好事層出不窮,不求名不求利的無名英雄比比皆是,難道這不是政府希望的嗎?但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卻冒天下之大不韙一意孤行,不惜以破壞人類道德良知、破壞社會穩定、破壞國家安定團結為代價,悍然發動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又一次更加殘暴的政治運動。這個國家怎麼了?這個政府怎麼了?怎麼會做出這麼讓人不可理喻的事情呢?許多疑問湧上心頭。

那時我還在部隊,在「七二零」前,中央軍委要求各軍兵種統計各單位煉法輪功的人數。說是「只統計一下人數,不打擊,不報復,不秋後算帳。」部隊領導找我談話,開始我心中覺的大法這麼好,只是教人做好人、做好事,有甚麼可怕的!修煉法輪大法對社會精神文明建設有非常大的好處。因此我就對領導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們向上面彙報吧。」但另一領導在旁邊說:「別彙報了!共產黨說是不打擊,不報復,不秋後算帳,但哪次運動不秋後算帳了?」因此我的領導就沒有向上級彙報我修煉法輪大法的事(此領導由於保護了大法弟子,也得到了好報,從部隊轉業後被安排到一個很好的單位,有了個很好的工作)。

事後就此事與當地的同修交流,同修說:「你思想堅定,師父保護你了。」也確實如此。「七二零」後,全軍統計上報的大約一百多名同修,全被中共邪黨開除軍籍,並被邪黨的軍事法庭非法判了不同的刑期。共產黨太邪惡了!

「七二零」後,我所在的部隊換了新領導,這個領導為了他的仕途多次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迫於壓力,我害怕了,答應了他的要求。可我心裏非常難過,覺的對不起師父,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情。

怕心一起,邪惡就來鑽我的空子,把我的怕心逐漸放大、放大,讓我做出更大的壞事:損毀了我手中的大法書籍,做了一件讓我永遠痛悔的事。事後在睡夢中,我夢到了師父,我對師父說:「師父,我不修煉了。」師父心裏很難過,露出了非常惋惜的表情,甚麼也沒說就隱去了。事情過後,我的心中就有了陰影:我做了這麼大的壞事,師父肯定不要我了。雖然後來有幾次思想中冒出想繼續修煉的想法,但一想到我損毀了大法書籍,就覺的師父不會再要我了,師父不會再保護我了,我自己修煉也沒有用了。在這種心結干擾下一次次又放棄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母親被迫害離世。母親的去世,在情的帶動下我的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狀態,感到身體虛弱、害怕,晚上不敢獨處,就到我岳父家住,與岳父母睡在一個炕上。我睡覺出虛汗,心跳緩慢,每分鐘五十次,後來發展到上身疼痛難忍,晚上惡夢連連,主元神還幾次離體,感覺自己隨時都可能離世。

在「師父不會要我了,師父不再保護我了」的心結控制下,我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甚麼病也沒檢查出來,身體沒有任何問題。醫生只是說身體虛弱,給我開了些補藥,一些中藥和口服液之類的。岳母給我煎了一副中藥,我吃了後就睡覺了。似睡非睡的夢中,我的主元神在念「阿彌陀佛」,這時就看到遠處有一團金光向我而來,我的心中想的是:可能是阿彌陀佛過來了。但就在這時,我小腹處的法輪急速的旋轉起來,像刮起一陣龍捲風一樣,迅速離體而起,在我頭的上方旋轉不停。隨著法輪不停的旋轉,我的主元神被法輪帶離了身體,離開了肉身,被提到了半空中。這時我的心中明白了:師父給我下的法輪還在,師父還在管著我,師父並沒有放棄我,我還能修煉大法。於是我在半空中就盤腿打坐,努力抑制自己的思想,讓自己的思想靜下來,慢慢的我的主元神又回到了我的肉身中。遠處的光團消失了。

醒來後我就下決心去掉「師父不會要我了,師父不再保護我了,我自己修煉也沒有用了」的心結,告訴自己師父還在管著我,我怕甚麼,死就死,活就活,無所謂,身上疼就疼去吧,不管它了!這想法一出,我的身體一下放鬆了,就聽到身體的骨骼啪啪的一陣響,響過後身體不痛了。

第二天我把去醫院拿的藥全扔了,對岳父母說:「我不吃藥了,我要繼續修煉法輪功,把藥扔了吧。」

我要走回修煉的路,實現我唯一的願望。

就這樣,在我被迫放棄修煉九個月後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中繼續修煉。有天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夢到師父親切的問我:「你回來了?」我說:「回來了。」我看到師父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後隱去了。

在大法中的提高和昇華

從新修煉後師父給我快速的淨化身體:前三天每到早上煉功我就噁心、上吐下瀉,不煉功還沒有事,一煉功就是這樣的。我沒當回事,吐完拉完繼續煉功,每天早上煉五套功法時總要折騰好幾遍。這把我妻子嚇壞了,讓我吃藥。我說:沒事,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就這樣持續了三天過去了。

身體上的關過去了,但思想上的關還沒過去。從新修煉後,每當我拿起《轉法輪》時,就會有「這是假的,不能看」的想法往外冒。我就堅定的看書,心中想這是我要過的關,是思想業不讓我修煉,我必須要衝過去。就這樣我堅持了三個多月,師父幫我把這思想業消去了,我才過了此關。再看書就沒有這些念頭了。

但隨之而來的是睏魔,每當看書時就犯睏,有時看不上二頁書就睏的受不了了。眼皮抬不動,一打盹書就掉地上。我非常苦惱,心想怎麼辦呢?這樣學不了大法如何修啊?我就採取了一個辦法,每當看書睏的時候,我就用手掌打自己的頭,啪啪打幾下,頭腦就清醒一些。就繼續看書學法,睏了再打幾下,就這樣也不知打了多少次才能把《轉法輪》的一講看下來。就這樣,我又堅持了幾個月才把這一關過去,再看書就不睏了,精力也感到充沛多了。

睏魔關過去後,隨之而來的是家庭魔難。由於「七二零」後妻子不修煉了,孩子還小,每當我看書學法,她們就要看電視,而且聲音很大。我只能自己想辦法。當時居住條件差,全家住在一個房間裏,我在看書學法時就念出聲來,用我自己的聲音抵消電視機的聲音。結果妻子、孩子就不幹了,說我影響他們看電視。怎麼辦?我只好訓練自己把思想集中到大法上,心靜下來,把其它的聲音排除到我的空間場之外。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就適應了。以後我看書時不管外界的聲音如何嘈雜,我都能靜心的學法了。

早上煉功也一樣,我把錄音機聲音開小一點,再小一點,以至於都聽不太清了,妻子才滿意。時間長了我的聽力也提高了,再小的聲音我也能聽到了。

那段時間我提高的非常快,層次不斷的突破。師父對我看得也非常緊。家中沒有定時設備,無法保證每天早上按時起來煉功,但每天早上在睡夢中總能聽到電話鈴聲。醒來一聽,電話沒響,卻正好是該煉功的時間了,每天都這樣。有時不是電話鈴聲,是其它的響聲,醒來保證正好是煉功時間。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到煉功時就醒了。哪天早上不想煉功了,躺在床上發懶,突然間會渾身疼痛,我知道自己錯了,趕快起來煉功,哪裏也不疼了。很神奇的。

有一次師父讓我感受了一下灌頂的感覺,就感到一陣熱流從頭頂灌下,通透全身,非常舒服。

我很想讓妻子從新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大約是二零零二年,她真有了想繼續修煉的想法。我儘量鼓勵她,幫助她。自那以後她不但回到大法中,還非常堅定,現在三件事做的比我還好。

二零零五年我已從部隊轉業到了地方工作,就想成立家庭資料點。我買了電腦和打印機,主要製作真相小冊子和單張,供同修們講真相救人用,同時給部份同修打印《明慧週刊》,以便促使同修共同提高。

後來發現同修特別需要MP3這種小設備,它比錄音機方便多了,學員有時間隨時可以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煉功音樂。但我們當地沒有這方面的技術人才,我就又承擔了此項工作,負責為大家購買MP3和下載師父的講法錄音和煉功音樂。再以原價提供給需要的同修。因為老年同修比較多,我就耐心的教同修們如何使用,並義務為同修們維修有故障的MP3。幾年來我為當地同修提供了幾千個不同類型的MP3。

後來市場上又有了小功率的音樂播放器,這種播放器比MP3還實用,播放煉功音樂聲音大,價格便宜,因此我又開始為大家購進這種小擴音機,到現在為止我已為當地同修提供了幾百個了。

在做這項工作的過程中,也給我提供了一個修心的機會。開始覺的自己為大家服務很辛苦,還要自費為大家跑出去購貨、安裝,是不是應該多收點錢?因為我進的價格比當地商店裏賣的每個便宜幾十元,如果每個多賣幾十元,這可是個可觀的收入!況且我還為同修們免費維修,多收一點錢也是合理的吧,只要比當地商店價格低一點就可以吧?同修們也不會有甚麼說的。但我馬上知道這種想法錯了,這不是在用大法賺錢嗎?這不是沒放下利益之心嗎?不能這樣做!我依然按照購買的價格收款,並無償的為同修們提供維修服務。時間長了,我的利益之心徹底修去了。

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在大法中修煉了十九年了。在師尊的呵護下,一路走過來,有些心放下了,有些心還沒有徹底放下,許多方面與師父的要求還相差甚遠,還需要自己不斷努力,找出不足,在師父正法的最後時刻精進再精進,多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向慈悲的師尊合十!

向各位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