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交給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一九九八年,我曾抱著治病的目地有緣接觸過法輪大法,母親也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每次在家煉功的時候,我都想,怎麼這兒還難受啊?怎麼那兒還不舒服啊?抱著強烈的執著,一味的求治病,沒有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後,單位不讓煉了,我就放棄了。

到了二零零八年,這十年間,我的身體又增加了幾種病,最嚴重的是股骨頭摔壞了,半邊身體發麻,右腿疼。這時,親人勸我從新修大法,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一、真修自己 提高心性

這時我的心態已不再是想祛病健身了,我想徹底了解為甚麼我身邊的親人這麼多年都無怨無悔的堅持自己的這個信仰,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抱著這個想法開始學法煉功,結果第二天我嚴重的腦神經痛竟然好了,失眠和頭痛消失了。又過了幾天,胃病也好了,風濕也好了,股骨頭也不疼了。我這親身的經歷也徹底說服了我老公。

我開始和同修接觸,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可開始我並不會修自己,對提高心性理解不深,總是拿著師父的法要求別人。後來同修帶我參加了集體學法,在和同修切磋中我看到了差距,於是我轉變了觀念,我把對照別人變成了對照自己。

有一次在我家幾個同修學手機系統技術,有一個同修大姐因為對我有誤會,所以在同修中公開的孤立我。我心裏很不舒服,但是我告訴自己,同修沒錯,是我有問題,不能生同修的氣。整個一下午,我都告訴自己,不許動心,不許動心,雖然沒做到心裏坦然,但是我盡了最大努力控制自己不發火,不動氣。傍晚同修陸續走了,那個大姐也走了,她走時,我平靜的跟她道別,她不好意思,眼睛都不敢看我。

那天我本來還發燒,等大夥都走後不到半個小時我發現自己的燒退了。師父看我提高了心性,幫我轉化了業力。我嘗到了向內修自己的甜頭,所以這麼多年,我不管和同修還是和常人之間,只要有矛盾,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強制性的告訴自己他沒錯,錯的是我,不斷的在心裏念叨。等平靜下來我再把事情捋一遍,看看自己是在哪句話上動的心,這件事是師父針對我哪顆心給我安排的。

修煉前,我脾氣非常暴躁,屬於典型的北方女漢子類型,非常討厭那些說話慢慢悠悠的。我修這個忍就付出了很長時間,如果沒忍住,就會魔性爆發,在法中我知道了這個魔性是我們在後天形成,不要把它當成自己,現在我已經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二、把自己交給師父

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師父給調整身體比較多,我堅信從修煉那天我就沒有所謂的病,所以在以後修煉的路上不管出現甚麼不舒服的狀況我都不管它。我不想是不是舊勢力安排的還是因為我有漏,師父說的我沒病那肯定就沒病,我就把自己交給師父,有相信師父給我做主。

有一次我發燒咳嗽,一連二十多天沒好不說,還越來越嚴重,咳嗽起來心肝肺都疼,連苦膽水都吐出來了。婆婆害怕了,告訴我老公說不行就少吃點藥吧,病好了咱再接著煉。我跟他們說沒事,我心裏有數,你們不用害怕。我沒跟他們講太多,說多了他們不理解,我只有用事實告訴他們。我本身修煉前就有呼吸道毛病,經常犯,這次是師父給我往下拿,因為師父說過:「真修的人沒有病」[1],那肯定沒事,是好事。那次正趕上孩子放完寒假第二天要開學,而公公第二天也要上班,我晚上咳嗽的格外嚴重,又忍不住。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呀,我這麼咳嗽要影響別人睡覺怎麼辦?可能我這一念是為別人著想,達到了法對我在那個層次的要求,所以就覺得渾身一輕,不咳嗽了,是師父幫了我。這樣的咳嗽發燒在從新修煉的前兩年我經歷了兩次,二零一零年一次,二零一一年又經歷了一次,而且都是在同月份,這兩次咳嗽發燒過後一直到現在我呼吸道的毛病再沒犯過。

三、心中有法,講真相智慧源源不斷

我用手機講真相救人,已經好幾年了,以前只是機械的做。現在想著師父講的:「三退不是目地,講真相救人是目地。」[2]要讓常人真正明白真相,我改變了原來的方法。我開頭問對方:你好,你看現在我們花的錢上或有的牆上都寫著「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您看到過吧?是不是不明白或者不理解為甚麼這麼寫?沒辦法,因為中共網絡和媒體的控制,我們只能以這種方式來告訴你真相。而我今天打這個電話就是要告訴你甚麼是三退保平安和天為甚麼要滅中共。然後我就講更多的內容,如:天安門自焚是騙局,再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再講大法洪傳全世界,為甚麼要三退等等。然後問他出沒出過國旅遊,要是出過國就會在各個旅遊景點看到過我說的這些。這期間我一直跟對方互動,問他聽明白沒有,問他還有甚麼疑問。

有一次我給一個湖南人講,但是他的方言我一句也聽不懂,我跟他說,我們相隔太遠,方言相差太多,我們都慢點說好不好?他說好。但是他能聽懂我說的話,我還是聽不懂他的話。我聽他說了一大堆的話,只聽懂了他說的毛××三個字。因為我不知他說的是甚麼,所以我也不跟他辯論。我只是說,先生你很聰明,思維很清晰。但是我只能說老毛頭的一切我們只是通過電視或電影等媒體宣傳才知道的,你也知道中共這個媒體虛假宣傳的東西太多,將來共產黨的一切真實歷史肯定會昭告天下。畢竟三反、五反、鎮反、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事件都是真實的對不對?中共體制內的那些官員現在是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對不對?他不說話了,我知道我的話觸動他了,然後給他做了三退。

以前講真相的時候很容易被對方的問題給問住,現在我不會跟他辯論他執著的問題,只是跟對方講大法真相和江魔怎麼迫害大法。那樣就不會被他帶動。我跟對方互動,讓對方的思維跟著我們走,有時候真感覺是我們在動動嘴,跑跑腿,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智慧真的是源源不斷。

我看不到另外空間那些殊勝的景象,但是我無條件的信師信法。我把自己和家人全部交給師父,女兒高考還有報志願,我不動心,一切師父安排,結果是孩子錄取的大學正是我心裏所想的學校。孩子大學畢業找工作,婆婆和丈夫想找親戚花錢辦個好工作,我甚麼也不說,心裏知道有師父在,我還操甚麼心?結果孩子畢業不到一個月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孩子還非常滿意這個單位,而且我們沒花一分錢。

在師父正法即將結束而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