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患腰椎結核的女子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這是我身邊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修大法 殘疾人生獲轉機

我的同事,一位皮膚白皙、十分好看的女孩,卻終日裏總是鬱鬱寡歡。原因是上小學時玩單槓不慎跌落,沒有及時治病惡化成的腰椎結核,從腰椎對肚子爛成一條通道,流膿流水,各大醫院都說診斷不了。因是脊椎骨第二、三節病變,不能長時間行走、站立和坐,所以十幾歲就被關在家裏,只能從窗戶看外面的人來人往。直到20歲左右時以一個彎腰駝背的殘疾人的身份來到我的單位上班。因不能久坐、久立,一天下來即使不幹活她也很痛苦,但為了生計又不得不忍痛堅持。但她的病痛卻在一九九五年時有了轉機。

一九九五年我的另一位同事因膽囊炎多年不癒,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後不久,身上的病痛就痊癒了。所以她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一段時間後,她就可已久坐了,雖然腰還是彎的但工作起來不會再痛苦了,人也變的開朗了,可以和正常人一樣工作,生活,說說笑笑了。後來她嫁給了一個農民,因為丈夫沒有工作,就帶著她一起到農村家裏去種地。因為身體表現是殘疾人的樣子,所以婆家人就瞧不起她。到田裏種地幹活,對一個健康男人都已經很辛苦,而她種了一天地後回到婆家還要做飯乾家務,稍不慎會被公婆罵。但她從不怨恨,時刻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善待公婆和一切不公,這樣一年後,公婆對她的態度變了。說原來法輪大法這麼好啊,丈夫也很支持修煉。

二、棄修煉 走向灰暗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她哭著給我打了電話,我把她接到了我家,她哭著說:「一九九九七二零後,面對暴力打壓她和她的丈夫都害怕了,銷毀了大法書,放棄了修煉。後來丈夫當了記者在外面東跑西顛不回家,偶爾回到家裏也像大爺,往那一坐,她端茶倒水的侍候,侍候不好丈夫就發脾氣,生活費也不給她,她自己的500元生活費丈夫還要要去花掉。丈夫還對她說:「你就是爬著也得侍候我。」丈夫還帶著別的女人出去玩,花天酒地,還把手機裏拍的照片拿給她看,說:「我就喜歡這樣摟著一個、抱著一個、背著一個的玩。」沒有辦法,為了生活她只能選擇靠自己打工來維護這個名存實亡的婚姻。這樣又過了兩年,也開始感覺到自己的體力不支了,連上下床都困難了,甚麼也不能幹了,但就是這樣也得侍候丈夫。

她同表妹去醫院做檢查,大夫看了檢查報告後,忙說:「快把病人抬進來吧。」她說:「我就是啊。」大夫睜大了眼睛說:「不可能,不可能,看這個片子,是一個嚴重的癱瘓病人,根本不可能會走路的。」她說:「真的是我。」大夫告訴她,已經有四截椎骨病變了,已經治不了了,回家養著吧。並告訴她的妹妹她最多只能活兩年。她回家後把檢查的結果告訴了丈夫,丈夫非但不管她反而提出跟她離婚。

她絕望了,想到了死,想跳樓,但想自己畢竟曾經修煉過大法,怕給大法抹黑,就想割腕,但剪刀怎麼也割不破手腕……

最後她說:「姨啊,我該怎麼辦啊!想活沒人管我,想死又死不了。」哭的非常傷心。我告訴她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大法能救咱!只有師父能救咱!從新開始修煉吧!

三、柳暗花明

我就把她留在家裏,同她一起學法,第一天,我們一起學《轉法輪》,第二天上午我們學《轉法輪》,下午我們一起看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看著看著她哭了,一直哭著看完全部講法。看完後她說:「姨啊,我明白了,我甚麼都明白了,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放棄修煉,離開了大法,我完全混同於了常人,為了名、利、情去爭去鬥,最後使自己走上了絕路,我知道我以後怎麼做了,師父放心我以後會做好的,姨我不在你家住了,我回家,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她回家後,她的丈夫竟然也回家了,丈夫問她離婚的事怎麼想的。她說:「我不想離婚,以前是我沒做好,以後我會做好的,我不怨你,也不恨你,以後我還會對你好的……」丈夫聽後甚麼也沒說。第三天,竟然開車把她送到我家來學法,要知道以前她的丈夫是不讓她和我接觸的。

三天的時間,她的心性提高了,不但她的丈夫轉變了,她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我家住在六樓,她不但很快就能走上來了,來回的路上也不用坐出租車,可以坐交通車了。再後來,她通過不斷的學法,修心,提高自己心性,她的丈夫不但不要她自己的工資了還主動給她生活費,幫她做家務,為了她能跟上正法進程,主動提出給她買電腦,讓她專機專用,上明慧網。而且還改掉了尋花問柳惡習,還主動幫她講大法真相,勸三退。丈夫周圍的記者都認清了邪黨本質,退出了它的邪惡組織。

二零一零年,她的公婆因病相繼癱瘓在床,吃流食,屎尿都得接,兩個大伯哥都不要,公婆也不願跟他們一起,就想跟著她們夫婦。她的大姑姐說:「我也願意爸媽和你們一起住,弟妹修煉法輪大法,能善待老人,如果跟著那哥倆就得把老人餓死。」她丈夫急的直哭說:「伺候兩位老人,一個強壯的男人都很困難,何況我的工作性質經常出差不在家,她還是一個半殘疾,怎麼辦啊!」

她看著無助的丈夫和倆位可憐的老人,說:「兩位老人別人可以不管,我不可以不管,因為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所遇到的每一個矛盾,每一件事都應該按照大法要求做好,法輪大法師父告訴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完全為了別人的人,我沒有理由推開矛盾,沒有理由推開老人,師父給我太多太多,我沒有別的辦法感謝師恩,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去回報師尊,你不用為難,把老人接來吧,我要伺候不了,咱們可以僱人。」就這樣把老人接來了,然後丈夫就出差了。大姑姐幫著伺候了一週後也走了。

她每天給老人餵飯,擦洗,接屎接尿,而且老人還會時常的發脾氣,她都不怨不恨,耐心的伺候著他們,每天還給老人聽法輪大法的講法錄音,老人的病情也發生了好轉,公公能張嘴一口一口的吃飯了。丈夫回來後看到她把老人伺候的這麼好,都很吃驚,發自內心的感歎大法威德。

一年後,兩位老人相繼去世,丈夫的姪子卻過來指責她,「你怎麼伺候的把老人伺候死了。」她按照大法要求沒有去怪他,還善待兩位大伯哥,使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丈夫經常會說:「我家現在可順了,幹甚麼甚麼順,我把最難考的記者證考到了手,還在市裏買了房子,都是托了大法的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