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錘百煉終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我九七年十一月開始學煉法輪功,我覺的自己很認真,但是,對《轉法輪》我幾乎看不懂。我知道佛法很嚴肅,我怕自己是知識份子學大法,用學常人知識的方法,或被說是「摳字眼」,所以不懂也就不敢問,這就造成我學法多年,很多地方沒學懂,好像還是在門外的感覺。我的另一個大問題,就是學法無論怎麼讀,都覺的讀完不知讀的是甚麼,我明顯的感到自己和大法之間被隔擋著甚麼,多少年都是這樣。我問過周圍的許多人,但沒人像我這樣。

師尊講過:「有人講:是不是黑色物質多了之後,就不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了?可以這麼說,黑色物質多的人,它影響悟性。因為它在你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場,正好把你包在裏邊,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隔絕開了,所以這種人悟性可能要差。」[1]

我覺的我的根基差,業力大的把我與大法隔絕開了,先天條件不足,後天問題更大。我五十年代初開始進校門,大學整個是在「文革」中度過的,傳統文化幾乎沒接觸過,可是黨文化一點都沒少灌。更嚴重的是我為了治病,練過好幾種假氣功,病沒治好,反而受害嚴重。也許我真的是師父說的,門開大了進來的那一種人。

但是我知道大法好,所以我被迫害也不放棄大法,甚麼事都盡力做好。修煉是嚴肅的,儘管我本心不想糊弄事,但實際上能不是糊弄事嗎?雖然我做了很多大法的事,但做事不是修煉,所以我一個跟頭接著一個跟頭,摔的頭破血流。

我回顧自己整個修煉過程,想到自己多年的學法狀態,終於明白問題所在,我給自己一個結論:我其實沒有真正得法。這個結論足以把我自己擊垮,可是我不能不面對這個事實。我對自己恨不起來,因為我真的付出了幾乎我的全部精力。但是,大法是超出常人的,學不好法,不能真得法,就不是真修,也不能真修。多年來我用盡可能的辦法,都沒有去掉我與法之間的間隔,足見我的業力有多大。但是我懂得: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走返本歸真之路,是我生命的真正意義。我只有在大法中修煉一條路,別無它路。無論多難,我一定要再一次爬起來,而且一定要真修。

第二次從勞教所回家已四年過去了,走回來的路極其艱難。當我聽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和「學法入心」的交流文章,我認真反覆聽了好幾遍,自己和同修差距太大了。深刻反思自己一次次走彎路的教訓,認清自己所有問題都源於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當然這與自己不能真正得法有直接關係。

在自己從新走回修煉的幾年裏,師尊給我安排了幾次看我能不能真修的考驗。在一次高中同學聚會時我給十五個同學送上了神韻光盤,當時大家都非常高興的接受了,因為多年來我給絕大多數同學分別講過真相。但這次個別人利用大家當天還沒有時間觀看光盤的情況,把十五個人用電話串聯起來,當晚十一點多,以十五個人的名義用恐嚇的手段向我發難,言辭激烈,語言極其惡毒。這時我想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任憑電話中傳來瘋狂的叫囂,我心中只有一念「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內心出奇的冷靜。接著,我發正念解體邪惡。不長的時間,我感受到一身輕鬆,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邪惡已經被解體了。我知道,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已開始在我心裏扎根,我無比感恩師尊給我從新修煉的機會。

在這以後,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遭遇到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我沒有怕心,只想一定要救他們,繼續平靜的講真相。在師尊的加持下,看似危難,都很快平安的化解了。

後來更大的考驗擺在面前。一天我突然發現家門口的宣傳櫥窗裏貼上了極其惡毒污衊師尊和大法的招貼畫,對面正對著監控器。我和同修配合,通知周圍的同修長時間發正念,同時收集本地區「610」、派出所、居委會相關人員的電話號碼,發往明慧網,請海外同修協助講真相,給邪惡造成強大壓力。同時考慮如何清除的辦法,這的確要有強大的正念,還必須有足夠的勇氣。

當我看到有兩個中老年男性居民,戴著眼鏡,近乎是趴在宣傳欄的玻璃上在看那張畫。「決不能讓邪惡毒害眾生!」這是我當時心裏的一句話。我清醒的意識到,此時此刻,如果我不站出來維護師父和大法,那麼我就不配當大法弟子。我直接找到居委會,向三位領導講了很多大法真相,但他們說,貼那個是他們的工作,上邊會來檢查,不能拿下來,不然就會掙不到工資。我一再奉勸他們,善惡有報是天理,其實真正受傷害的是他們自己。後來,在我們已經決定當晚動手清除的幾小時前,居委會自己撤換了宣傳欄裏面的內容。

這件事看來無聲無息,其實真的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正邪大戰,我不知有多少人參與進來,但這是我們這一地區做的最好的一次整體配合,有海外同修的大力相助,有師尊親自加持。師尊看到我們多方配合、心性到位,把這一惡性事件化解了。對於給江澤民賣命的中共低層官員來說,能夠明真相,放棄惡,選擇善,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使生命得救,是大法弟子的心願。對我個人來說,只是一個大法粒子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

對於從新走回修煉的我來說,幾乎所有的修煉內容都有從頭再來的含義。比如打坐,我從開始煉功起,為了減少疼痛,就沒有把腿扳到位,還帶著很強的顯示心,雖然一小時不拿下腿來,其實,姿勢都不對了,腳腕長時間彎著,造成腿和腳的骨頭和筋都變形了。師尊講過打基礎很重要的法理,可我沒理解,也沒重視。直到現在,我還在糾正著自己給自己造成的難題。

對於學法入心這個問題來說,十多年來,我始終都沒解決好,我用盡了我所能想到的方法,快讀、慢讀、多讀、站著讀、跪著讀、背法、抄法,集體讀,都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學法入心的問題。師尊給我安排了一個學法小組,小組中的每個人都給我以極大的幫助。

今年二月,我抱著「好好學法、真正得法」的一念,放下了對學法時間以及自己的多方面觀念的執著,也沒有想一天學幾講,幾天學一遍,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的、一句話一句話的慢慢讀,有時一句話可能讀好幾遍,有時讀出聲,有時仔細看,有時需要想半天,想明白了再往下進行。有時讀完一段,覺的有的內容還沒有太入心,就再從新讀一遍。同時我還在學完一講後看師尊同一講的講法錄像。這時真的沒有時間概念了,我靜靜的,好像進到書裏邊去了。慢慢的,關於天目、玄關設位、周天等,以前從來沒明白的章節,能一句跟一句的明白了。

對於新的《論語》,我原來覺的背起來很困難,因為不了解句與句之間的關聯,所以經常背錯句子的前後順序。現在我也多少遍的反覆讀,每個字、每一句話都想想是甚麼意思,後來好像明白了句與句之間的關聯,也就覺的對《論語》有了進一步的理解。

一段時間以後,我好像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好像第一次從字的表面看懂《轉法輪》了。這時才感覺到那個擋著我的山一樣的東西沒有了。此時,師尊給我腦子打進一句話:「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3]此時,師尊的這句話,太令我震撼了!

十多年前,我經常背《精進要旨》,其中《博大》這篇經文,每一次背都讓我覺的有說不出的感動,我找不出合適的語言來形容,此時重背《博大》,讓我對師尊與大法更增加了無以言表的感恩與敬重,我為我能慢慢真正走入修煉感到無比慶幸。弟子學法近二十年,學的這麼差,實在愧對師尊。但師尊並沒有對表現差的弟子兩樣對待,反而付出了更大的慈悲,這是人世間沒有的。

十八年修煉,弟子才剛剛學懂很淺的一點點,這不是方法起的大作用,而是師尊看到了我的願望與真心,把我那業力的大山替我承受了,把業力造成的間隔去掉了,使我能看懂法了。十幾年來師尊多少次啟悟我,點化我,這樣的事例我能說上幾天幾夜,我隨時能感受到師尊就在我身邊,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萬幸。

我第一次為我自己能在法中有一點點進步而高興的落淚,這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我能像所有大法弟子那樣正常的學法了,不被間隔了,也許對其他同修來說根本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對我來說,能走到今天,是師尊付出多大的心血才有的結果啊!

當我學法的狀態有了根本的改變,我覺的自己整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最明顯的就是長期解決不了的發正念問題,一下子就有了明顯的好轉。我過去因為受到練過假氣功的影響,發正念的時候,連念幾句口訣的時間都靜不下來,胡思亂想、精力不集中,手倒掌,人就像睡著了一樣,是最明顯的主意識不清醒的表現。在學法小組上很多同修幫助我糾正,但是我還是做不好。真正解決發正念存在的問題,是最近的事。

當我能靜心學法了,我才理解了師尊講的這段法的深遠涵義:「你已經養成了放棄自己的主意識的習慣,你一閉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識放鬆了,沒有了,你已經養成這種習慣了。坐在這兒你怎麼不晃?你就保持睜著眼睛的狀態,這麼輕輕把眼一閉你晃嗎?絕對不會的。你認為這氣功就得這樣練,你形成一種概念,一閉眼你就沒了,哪去了也不知道。我們講你的主意識一定要清楚,因為這套功法是修煉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1]

這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學的那個假氣功沒有動作,只是聽那人唱,都不知道為甚麼就晃起來了,現在知道是附體控制了人的大腦,讓人迷糊,人一迷糊,當然主意識就不起作用了。我們修煉了大法,師尊給我們清理了身體,但是我們真的被附體害慘了。師尊把這問題說的這麼明白,而且還告訴我們附體拿掉了,養成的習慣得自己改,還具體到教我們「保持睜著眼睛的狀態」[1],可我十幾年都沒有認真照著師尊講的方法試一試,以為只是解決倒掌的問題,都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有多嚴重,甚至還盲目增加發正念次數、延長時間,這真是擺樣子、走過場,自己糊弄自己。現在終於明白了,由於主意識沒有控制自己的大腦,根本談不上用功能去除惡。自己的空間場不清淨,自己怎麼能不受干擾呢?過去發正念,只有在少數緊急情況下,精神緊張,為避免迫害才使正念起到一定的作用。十多年有多少時間白白浪費過去了,真的是無顏面對師尊。如果不是有幸得大法,得到師尊救度,真的不可想像是多麼可怕的後果。再次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救了世上少有的愚鈍弟子!

回想約五十年前,我曾到過某廠鍛工車間參加勞動,親眼所見,燒紅的鋼鐵坯料被鍛工用鐵鉗夾住不停的轉動方向,鍛錘不停的重重砸向坯料,鋼花四濺。每一塊原料都要經過多次加熱到預定溫度,紅透了,再經千錘百煉。師尊給我們每個弟子安排了最好的路,我無比珍惜師尊為我所做的一切,我願經受千錘百煉,努力做師尊合格的弟子,精進實修,完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跟師尊回家。弟子無比感恩師尊傾盡心血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