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大法小弟子的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一九九七年,當時上小學二年級的我,很自然地跟隨父母在老家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邪惡的迫害鋪天蓋地,又趕上父親去外地學習,母親在迫害下不敢再煉,我也因為年紀尚小,依賴父母,不明事理地放棄了修煉。

父親仍在堅持學法煉功,但是因為長時間脫離修煉的大環境,缺乏與同修之間的交流,所以一直是閉門自修,沒有跟上正法的形勢。多年之後,父親才通過奶奶接觸到了師父的新經文,了解到了國內外的正法形勢。自此父親總叫我儘快回到大法中修煉。

然而,此時我已經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灌輸了很多不良觀念,對於法輪功的話題也十分避諱,不願談及。最迷的時候甚麼都不相信,懷疑一切;還和父親辯論神的存在性問題,並企圖通過邏輯學、心理學來質疑大法。父親始終勸說我不要帶任何觀點去讀一讀《轉法輪》,但我總是敷衍他。

加上母親對我的影響,我從初中開始一味的求「尖」、不吃虧,在學校凡事爭強好勝,性情乖戾,與別人格格不入,學習成績雖好但是沒有朋友,造成了我多年的痛苦,覺得生活乏味很沒有意思,活得很累很累。現在想來,都是脫離大法放棄修煉後,自己在常人社會中隨波逐流才導致出現這樣的結果。

同時,針對一切痛苦及很多心理方面的問題,我一直沒有想從大法中去找。考研時我選擇報考家人一致反對的心理學,其實就是想從中找到自己這些心理問題的答案。但是在人的有限的知識中根本不能從中找到明確的答案,也不能解決我的實際問題。就這樣,我在痛苦糾結中放棄了心理學,轉學其它學科讀研。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問題依然沒有解決。由於我長期的精神痛苦和壓抑,常常主意識不清,渾渾噩噩,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幹甚麼、要幹甚麼,麻木不仁的混日子。即使歷經坎坷波折地來到國外後,我也仍然消沉拖沓,甚至魂不守舍的萎靡狀態更是加劇了。例如,我常常分不清善惡好壞,否定一切好的存在,只承認黑暗的才是現實;亦分不清哪些才是真正應該值得追求的。處於這樣的迷失中,我感到更加的痛苦不堪。

慈悲的師尊讓我找到了同修

我初到國外時,父母提過要我主動找到同修們,但是我一直沒有堅定自己從新走入修煉,且不知道如何找到同修,便擱置了。

但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始終沒有放棄我這個當初的小弟子,一年暑假在奶奶家,父親及其他修煉大法的家人規勸我並為我發正念,我在這正的環境中觀念有所變化。但是我發正念很難堅持,主意識不強也給我發正念造成了很大困難,感覺身體好像都不是自己的,每天魂不守舍,看書怎麼也看不進去,甚至連字表面的涵義也不能領會,從而認不清大法到底是甚麼。這一切的狀態都成了我認識大法、走回大法的攔路虎。然而這次經歷,部份的喚醒了我的主意識,潛意識中我始終不想放棄大法修煉。

這期間,父親經常與我溝通,從大法法理角度出發幫我分析,一再強調只有回歸大法才是解開我心結的唯一方法。就這樣,在父親一再勸說與鼓勵下,我終於上網搜索當地附近的煉功點信息,幾番輾轉我終於聯繫到了學法小組的負責人。讓我感到意外之喜的是,這個學法小組離我租住的地方非常近,走路只需十分鐘,這樣我能擁有一個集體精進的環境,讓我不再孤獨、拖沓。

在集體修煉環境裏,同修們幫我發正念,助我過好心性關的考驗,幫助我走出主意識不強的怪圈,增強信師信法,讓我體驗到了修煉這個「家」的感覺。

這條走回大法修煉的歸正路,我走得異常艱難,真的是阻力重重。回首這一切,這許多年來我走了不小的彎路。我特別感恩於師父的慈悲度化,師父始終沒有放棄我這個脫離大法漂泊多年的小弟子,才使我能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從新找回正確的價值觀與世界觀。

再次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我決心在接下來已經十分緊迫的時期裏趕快實修勇猛精進,快些跟上正法的進程,早日隨師父圓滿返回家園。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