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吧 在大法修煉中真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寫這篇心得,我的一個心願:就是想喚醒與我有同樣境遇的昔日同修,或到現在還沒走出來的同修,回來吧,萬古機緣一瞬即逝,不要被紅塵迷住雙眼,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放棄我們,在等著我們走回來。這可是我們千萬年,億萬年等待的,期盼的心願。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從新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父母,找到了家,不再迷茫,不再失落。這是師父的無量慈悲和浩蕩洪恩,也是我不幸中的萬幸。

小時候由於家庭成份不好,爺爺去了台灣,我家被稱為官僚地主,經常受人欺負,加之父親被打成右派,真是雪上加霜,地富份子還可以分到一間住房,而我家是居無定所,經常借人家的走廊住,食不裹腹,有了上餐沒下餐。舅舅看到這個樣子,說我爸永無出頭之日了,硬要我媽離婚,我媽只好帶著襁褓中的妹妹走了,剩下我們兄妹四人和爸爸過日子。

那時候苦不堪言。由於受共產邪黨鼓吹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思想灌輸,我形成了極端的性格,只要有人欺負我及家人,不管男的女的,大的小的,我都會跟他們拼命,以致我成了村裏有名的小潑婦,誰見都得讓我三分。

長大了也是得理不饒人,地地道道的女強人。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通過修煉大法後,我知道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善惡有報的天理,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和目地。從此我變得寬容,善良。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善待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利用整部國家機器瘋狂迫害法輪功,正常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了。由於我學法時間短,加之人心重,正值結婚生子,產生了退休再煉的念頭。這一放就是十三年。

這些年中我混同於常人,為了追求所謂的美好人生,在名利中打拼,在情慾中翻滾,在社會中隨波逐流,到四十歲時滿身病痛全來了,甚麼偏頭痛,頸椎痛,肩周炎,慢性咽喉炎,乳腺增生,腰腿痛,閉經等把我折磨的死去活來,對人生失去了信心,脾氣也越來越暴躁。

一次我在省城經營電腦耗材,有一位阿姨經常到我店裏買東西,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我感覺到她是修大法的。有一天我產生了重修大法的念頭,就問丈夫最近那阿姨來沒有,他說來過五六次。因我身體不好,一般上午不去店裏,我想要是能碰上阿姨就好,巧的是第二天下午阿姨真的來了(她以前下午從來沒來過)。這樣我又與大法續上了緣。

師父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轉法輪》)我知道這是師父的用心良苦,不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才這樣巧妙的安排讓我走了回來。

通過學法煉功,三天後,我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飛了,我對丈夫和孩子說以後再也不要你們捶背和按摩了。更神奇的是,停了大半年的例假十二天後也來了。

我把這個喜訊告訴親朋好友,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教人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不但能提升人的道德,還能強身健體、祛病健身;邪黨電視上說的都是造謠和污衊,是來毒害世人的,共產邪黨在歷次運動中也都是以這種手段來迫害好人的。

我如飢似渴的看大法書籍,經常流著幸福、激動、悔恨的淚水,我掉隊太久了,得抓緊時間彌補。知道大法弟子要跟上正法進程,必須做好三件事。每天除了學法煉功、發正念,我不忘履行自己講真相救世人的使命。

我的婆婆七十歲了,患有高血壓、心絞痛、胃潰瘍、腰腿痛等多種疾病,總是感到自己時日不多,但自從聽了大法真相,退出邪黨的少先隊,我告訴她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得福報了,病痛基本好了,精神也好了很多,現在還養了十幾頭羊,有時不小心摔倒也沒啥事。

我先生是個老煙民,戒了幾次沒成功,並患有甲亢,明白大法真相後,非常支持我修煉,而且能善待來往同修,在生意上不搞欺詐,有時還免費給別人看打印機,現在他煙也戒了,病也好了。

我的大嫂在外頭打工,她告訴我只要晚上睡不著或遇上不順心的事,她就念「法輪大法好」結果甚麼事都好了。

我的工作場所也是我的修煉場所,我每天樂呵呵的面對顧客,提供經濟適用、性價比高的產品服務於他們,把心擺正,薄利多銷,從不吃黑。因此顧客的回頭率很高,我就抓住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根據不同的情況送翻牆軟件和小冊子,有的當場就上網辦了三退保平安。

下班後,我也經常出去講真相。有一次,送給一個年輕小伙破網軟件,問他知道法輪功不?他說要講法輪功的事我必須把手機電池卸掉,防止監控。原來他是部隊轉業的,以前就是搞監控工作的,並且還知道周永康、薄熙來他們的許多黑幕。他知道大法是被抹黑的,因為他在部隊看過被收繳的大法書,說法輪功是一種信仰,沒有甚麼不好的。我說共產邪黨宣揚無神論,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迫害好人必遭天譴,你在部隊一定加入過邪黨組織吧,趕快從心裏退出來保平安,別把命交給它,當陪葬,受它牽連。結果他很樂意的退了。

有天晚上,我給一個大哥講真相,他是北京人,以前在部隊是一個團級幹部,現在給一個公司當顧問。當我問他知道法輪功不,他說江澤民幹了兩件最蠢的事,一個是賣國,一個是迫害法輪功。我說大哥你真是個明白人,那您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三退就是退黨、團、隊。因為共產邪黨是西來幽靈,我們是炎黃子孫,它在歷次運動中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現在老天要清算它,要滅它,我們不能跟它走,要選擇美好的未來。他說是黨員,命中缺火,要我給他取一個帶火的名字退了。我說那就用雷耿的化名退了吧。他很高興,連說謝謝,我說救人的是大法,那就謝謝我們師父吧。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有一位大叔聽我講明真相後,就問我那帶字的錢是甚麼意思?我說那叫真相幣,那上面講的句句是真言,用這錢的人都是有福份的。他說太好了,他已經攢了十七張真相幣了,他說這錢這麼好一定要回家抄下來,多抄幾遍。

通過這幾年的講真相,我感觸很深,世人都在等真相,盼著大法來救度。因此在做的過程中我面帶祥和,尊重世人的表現,儘量講的明白些,真正把他們救了。

我走回來晚,只有好好聽師父的話,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多去救度世人,才能不枉費師父的一片苦心。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