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已到盡頭 師尊又給了我重生的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一九九四年前後,因為在家人修煉法輪大法的影響下,我也跟著學了。我們一家祖孫三代一起到公園參加集體煉功。

我沒讀多少書,識字不多,可是慈悲的師父對我確實是倍加的呵護和關愛,我第一次看《法輪功》,就能通讀,我都不能相信,我能讀整本書了,更讓我驚喜的是摘掉了一直戴著的老花鏡。我心裏那個美呀!為了鼓勵我,師父還給我開天目,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體。可是當時我學法不深,悟性沒跟上,不真正懂得甚麼是修煉,所以懈怠不精進,也就成了煉也行,不煉也行的那一類了。

後來,邪黨一打壓,自己害怕了,也就不敢煉了,這一下就徹底落入世俗裏了。繁華世間亂象,跳舞、打麻將、甚麼健康講座等等就成了我的生活。自己認為過得不錯,完全被迷在其中了。家人修煉也與我無關了,每次家人讓我修煉,我都找理由避開,甚麼也聽不進去了。

二零一五年十月,我感冒十多天也不見好,並突然左腿膝蓋積液腫大,身體不能移動,坐不起來,更不能轉身,大小便也要兩人扶著架起才能坐便盆,不能進食任何東西,喝水也吐。兩隻手顫抖,拿不起東西,沒辦法家人只能打120救護車把我送進了醫院急救室。此時的我已經是皮包骨、面色青黃,掛著輸液瓶用著消炎、退燒藥也無濟於事。

入院後,醫生就作全面檢查、用藥,可是效果都不見好。家人急啊,去找醫生問,醫生說:「病人年齡大了,器官功能衰減,又不能吃不能喝,自身沒有抵抗力,這麼弱的身體,我們也不敢加大藥的劑量或是換其它強一點的藥,怕她受不了,只能保守治療。」入院當天傍晚左膝蓋更是腫脹的厲害,痛得我直叫喊。醫生過來看了說,只能用針管穿刺,結果抽出8針管多的積液。看著躺在病床上無助的我,再看看醫生程序化完成後木然的離去。女兒在我耳邊嚴肅的說:「媽,你是修過大法的人,並且師父對你倍加的關愛,給你那麼多,現在能救你的只有慈悲的師父了。你離開這麼長時間,只能從頭再來了,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怕我記不住,就讓我反覆念幾遍。很晚了,女兒回家了,我默念著,迷迷糊糊,記不全,斷斷續續的念著,到深夜12點,我突然嘔吐起來,吐了一會兒,我便睡著了,(在家時已經十多天不能安穩的入睡了)。第二天,人感覺輕鬆了,下午女兒又陪我去作CT檢查,問了我一下情況,我說我昨晚吐了,反而感覺舒服了,她說:「謝謝慈悲的師父!」讓我繼續念九字吉言,我說我記不全,女兒就一字一字的讓我記,並且讓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我記住了,隨時念著。這天開始可以吃一點東西了。第三天,另外一隻腳的膝蓋也腫起來了,下午女兒來看了,說:不怕,這是假相,嚇你的。可我自己還是怕,不一會兒又發燒了。這時醫生也急了,三天了,一點症狀沒減輕,另一隻腳又開始了。三天的入院檢查,就是所有器官功能衰竭,極度貧血,達到要輸血的邊緣了,而這次病的病因還沒能查出,積液的培養也沒有結果。不能對症下藥,他們也怕承擔責任啊。主治醫生能做的就是把家人叫去說了一大堆理由,目地是把病人轉入另外的醫院。老伴、兒子急得四處打電話托人轉醫院,可哪家醫院都是聽了病情就推說沒床位,不要轉了,沒必要。無奈啊!老伴急得直說這不是要人命嗎?醫院不是能救人命的嗎?怎麼就不接收呢。醫院讓我們第二天就辦出院手續,說留下也沒用。我們只能做好回家的準備。

我萬念俱灰,生死由天定,自己是做不了主的,時間到了誰也逃不了。當晚女兒對我說「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誠心念九字吉言,加強自己信念,一切師父說了算」。第四天一早,奇蹟出現在我的身上,我能下地、能站立、也能走路了。急忙打電話告訴女兒,女兒好感激,雙手合十,感謝慈悲的師父,再一次給了她媽媽生命。

辦出院手續時,醫生也覺的奇怪,還一再擔心的說,一定要去省醫院、結核病專科醫院去檢查,還要定期複查。同病房的病人更是不可理解。一個120急救車抬進來,幾天的治療表面一點症狀不見好轉的病人,(前一天下午醫院才下必須轉院的通知)第四天一早自己走路打出租車回家了。

出院後,還是扭不過兒子,去了省醫院、結核病專科醫院做了全面檢查,女兒說你還要去檢查甚麼,都好了,你要相信你已經沒病了。我點頭記住了。結果出來真是一切都正常。事實讓我醒悟。信師信法,堅定信念。這次我主動的要學法煉功了,每天和老伴3:50開始與全球大法弟子一起晨煉。然後聽師父講法。聽同修的交流文章,常常被同修精進、吃苦、堅強的修煉故事感動,想自己怎麼能跟得上啊,我太差勁了。

雖然現在我仍然不能盤腿,第五套功法也只能坐30分鐘,但每天我堅持早晚各煉一次,五套功法都煉完。慈悲的師父為鼓勵我,又把我的天目打開,由開始只能看到顏色和含苞待放的花蕾,到五彩繽紛的花海,再到燦爛無比光芒四射的法輪和佛、道、神。師父都在我煉功的時候讓我看到。我那個激動啊!那個美啊!那種殊勝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其中也有一些恐怖嚇人的景象干擾。我不理睬,我不怕,有師父保護我。去年十一月我也起訴了江澤民,起訴他的濫用職權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侮辱誹謗罪,揭露他迫害法輪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惡。讓更多的善良民眾明真相,得救度。

從出院到現在五個月時間了,五個月前的我,脾氣怪癖,遇到不合自己意的事就大罵,家裏人都怕我。面黃肌瘦,皮包骨,雙手顫抖(吃飯喝水都沒法平穩的送到嘴裏),臉上的皮膚對陽光過敏,毛細血管看得清清楚楚,奇癢無比,滿臉時常都是這裏紅一塊,那裏紅一片,甚麼能止癢就擦甚麼,全白了的頭髮還不停的掉。

五個月後現在的我,與人說話和氣了,遇事能站在對方的位置去思考了。面色紅潤,皺紋明顯減少,皮膚白嫩。過敏的臉部皮膚完全正常了。銀白的頭髮也不那麼掉了並且髮根開始泛黑了。我顫抖的雙手也能做事了,生活完全可以自己打理了,現在還把家裏的家務也承擔了不少。

對人來說,終生遺憾各人有各人的事因,我年輕時就有病,全國有名的大醫院也看過好多家,都沒能治好。因沒有例假,就不能生育(現在的孩子是領養的),也就會有很多的病痛跟著。可是現在,七十七歲的我,因為修煉大法,有了經血之氣,讓我返老還童。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為我延續生命。師父給予的弟子生生世世都無法報答。我只有好好修煉,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真到生命的永遠。

現在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修正自己,改掉、消去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物質。我修煉的時間不長,更深的法理我還沒能領悟,只想說大法是神聖的!珍惜吧,千萬別像我錯過二十二年,人生能有幾個二十二年?今生有幸遇師尊親傳大法,對每一個生命來說都是新生,不要誤了生命千萬年的等待和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