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過了「家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由於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造謠誣陷大法,使我們全家人都被它的謊言矇蔽,把我當成了壞人,見一次罵一次,對我像犯人一樣審問,你每天幹甚麼了?輕則是罵,斷絕關係;重則父母指使我兄弟打我,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而且不允許我丈夫和孩子去他家。

有一次,我母親打來電話,說牙痛了一晚上,叫我陪她去醫院看醫生。我去了後,說了一句,你以後少說難聽話,就不痛了,由於我沒有守住心性,一下招來了我母親的又一次破口大罵,說的話非常難聽。我心想,我快走開吧,轉念又想如果我走開,這關怎麼過呀?乾脆讓她罵個夠再說。

我就一直聽著她罵了我一個多小時,罵的累了,她到另一個屋休息去了,我進去,跟她說:「媽,對不起,剛才我說的……」沒等我說下一句,我媽從床上蹦起來,又開始大罵,我想我不用解釋了,我就走了。

過了七、八天,我想我是個煉功人,我去看看母親,就拿了點吃的,剛進家門,我媽一看是我,又開始破口大罵:不跟你煉法輪功的人來往,你滾出這個家,我有那幾個兒女就可以了,從今以後和你斷絕關係,不允許你踏進我家半步,拿上你的吃的一塊滾。

回家後,我心想師尊的法,下定決心要過好這一關,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是個煉功人,不能生氣。暫時我不去,等她消消氣,以後就好了。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家做晚飯,我弟弟打來電話,說你和母親斷絕了關係了?連父母都不認了?罵我是畜生。聽我弟弟說話,他像喝了很多酒,醉醺醺的說:這事沒完,一會我去你家。

這天,我兒子和媳婦來我這吃飯,我也不想讓孩子們知道這事,匆匆忙忙和丈夫說了幾句話,趕快出去迎我弟弟不要讓他進家,想把我和母親的事說個清楚。我剛走到樓梯口,我弟弟醉醺醺的就往我家闖,他說:誰和我媽過不去,誰就是我的仇人。我說咱們去母親那裏說說。

到了母親家,我弟弟二話沒說,把我推在沙發上,掄起拳頭惡狠狠的劈頭蓋臉就打我,嘴裏還罵著髒話。母親的氣還沒有消下去,從床上跳下來,掄起巴掌也朝我臉上狠狠的搧我耳光,嘴裏還不停的罵,往死裏給我打。弟弟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從家拖到走廊裏,說我把你舉報了,讓你死在監獄裏。母親和弟弟打我打累了之後,還在不停的罵。我看他們不動手打我了,心想,我走吧,不要讓他(她)們再對大法犯罪了。我回自己的家,這時兒子媳婦吃完飯,他們回家了。

就在這年的年底,我母親打來電話,說我父親腦梗住院了,你去醫院幫忙照看去。我父親是腰部骨質增生,平時拄著雙拐還走不了幾步,還找廣告上介紹的大夫,用火療的方法給治腿,失敗後,造成右腿從腿根到小腿,一直內燒,大冬天,全身蓋著很厚的被子,還不覺的暖和,而右腿連一塊單子也不能蓋,他說右腿像冒火。可手摸上去是涼的,不能挨一下,使我父親苦不堪言。

在這期間,我媽也突然病倒,每天四、五次的瀉肚,吃藥都止不住,導致心慌、耳鳴、心跳加速。醫生說:身虛太厲害,得大量的吃補藥。就這樣,幾天把我媽折騰的就垮了,她不想活了。

我們兄弟姐妹四個,姐姐是精神分裂症,弟弟由於工作原因,走一個星期回來一個星期,我和我哥,他白天,我晚上的照顧父母,而且我家裏還有八十多歲的老公公,也需要人照顧,只好把我父親接到我家。父親一晚上、一晚上的不能睡,經常給他翻身接尿,由於吃的通便靈,不知甚麼時候拉一床,糊的哪都是,我和父親說:甚麼也不要想了,你要想好病,只有修煉法輪功,我的師父能救你的命,現在你都八十歲了,只有這一個辦法了。我父親是學佛教的,在有病之前,根本不允許我提法輪功,這次一看也沒有辦法了,佛教也治不好自己的病了,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煉了法輪功。

從開始煉法輪功那天起,父親的身體一天一個變化,一天比一天好,在我這住了五十天,自己也能翻身了,還能自己接尿,有時還能翻身坐起來,折磨了他好幾年的那條右腿也不燒了。

這下,我父親徹底相信了大法的神奇。還同意我控告江鬼。親朋好友來看他,他還樂呵呵的說:「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了。」還拿起電話來告訴我遠方的姑姑,說他煉法輪功煉好了,還讓我把他以前佛教的書,全部清理了。

現在父親回家後,母親兄弟看到父親的變化,才知道電視上播放的全是造謠誣陷大法,矇蔽世人。現在我們全家人都相信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都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弟還把大法煉功帶給我父親請回去,母親告訴姐姐也每天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母親和姐姐的病全好了。母親告訴姑姑說,以前錯怪了我,還打了我,真對不起。

是師尊和大法救了我這一家人的命,我們全家叩拜恩師!謝謝恩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