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轉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我和丈夫二零零零年認識,同年六月份結婚。

二零零一年我遭中共迫害,被單位開除了。本來我丈夫以我單位好為榮,看我沒了工作,他壓力很大。我被非法關押時他也承受了很多。以後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念頭,認為是我做的不對,當時的那幾年總是干擾我修煉。

丈夫受無神論的影響很深,甚至看我在家盤腿他都接受不了,讓我拿下來,我有時蓋上被子盤腿,他都要掀開被子看看。每次我要堅持盤腿發正念時,他就以要把大法書扔了來要挾我。因我情重、怕他造業,就想不盤腿也一樣發正念,所以就妥協了。

我也曾給他講過如果迫害大法會有報應的,他就較勁的說:怎麼報應呀?我看看是不是明天我就被車撞了。現在想想,我當時並不是抱著善心,為他好的心態說的。所以他總說這種極端的話。這樣持續了兩年多,通過學法我悟到這是我要突破的關,於是下定決心突破。

有一次,我剛盤上腿他的臉就變了,非要我拿下來,這次我沒有聽他的,想突破這一關,不再被他背後的邪惡制約。他一看我不動就拿起《轉法輪》,和一本大法書出去了。當時我也想過,我這麼做是不是不對,沒有保護好大法書,轉念又一想,我這麼做的目地基點是為他的,這次我沒有妥協。五分鐘後他回來了,看我還坐著,就一把把屋裏的方桌掀了,上面有洗髮水撒了一地。我也沒動心,發完正念後我開始收拾,甚麼也沒說,然後下樓去找找看他把大法書扔哪兒了,結果沒找到。從那天起我盤腿他再也不管了。

過了一年後,我們搬家時我發現那兩本大法書在廚房的櫃子後面,完好無損。

因為他反對我修煉,所以我幹甚麼都是背著他,家裏的筆記本電腦、打印機、裁紙刀等我都是藏起來的,還好他不是愛收拾家的人,所以好幾年他都不知道家裏有這些東西。

二零一三年有線電視到期了。那時很多同修家裏都安了新唐人大鍋,我也想讓丈夫得救,希望他多看看新唐人,了解真相,所以也沒告訴他就安了。他回來後一看只有一個台能看,常人台那幾天不清楚,一下就急了,他有個特點,只要一發火臉就變形了,兩眼瞪著,簡直像是魔鬼上身了,別人看著都恐怖。我當時沒有怕心,耐心給他解釋,他不聽,把機頂盒一把拽出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當時機頂盒就碎了。 我很冷靜,記住師父教導的向內找,就想是我的錯,沒有提前跟他打招呼,讓邪惡鑽了空子,利用他犯了罪。我就默默的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一切操控他的邪惡因素。看到摔碎的機頂盒我也沒動任何不好的念頭,認為它壞了、不能用了的想法一點沒有。我就拿起來,用透明膠帶一點點一塊塊的粘起來。第二天甚麼也沒想,就當是新的一樣接上線。打開就能看。

過了一星期他想起這事了,問我拆了沒有,當時他是說讓我換一個常人的有線電視,不要這個大鍋,我沒有按他說的做,我想既然新唐人已經安在我家了,那就不可能拆了,修煉只有往前走,哪有往後退的。他看我沒換,這下更兇了,拿起機頂盒又摔在了地上,這次他不死心,把裏面的電線給拽出來了,還在上面踩了幾腳。他可能認為這下徹底壞了,就走了。我拿起機頂盒碎片,還是不動任何念頭,跟上次一樣,先把線塞進去,我也不會接,只是往裏面一團,然後還是用膠帶把外面都纏好,跟電視一接,照樣能看。真是奇蹟,我當時很激動,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感謝師尊。一直到現在三年了,機頂盒沒換過。

像這樣的事情還很多,我體會只要學會向內找、放下對親人的情、把他當作你的眾生、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問題、不產生負面思維,這是師父所要求我們的,心到位了,師父就會為我們做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通過這幾年的堅持學法,師父的法理慢慢的展現,我悟到我們是最正的,首先不能怕他,放下情,與丈夫的關係也擺正了,他的容量也隨著我的變化在擴大,他就是發現我的筆記本、打印機,我也不緊張、不怕了,邪惡也就不會利用他了。堅定了這一念,有一次說話間,他從床下把我的裁紙刀拽出來了,問這是甚麼?我當時也沒怕,心裏很坦然,所以他就不會被邪惡操縱。從那時起,他的容量也擴大了,他也就不怕家裏有這些救人用的東西了,其實我們周圍的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心促成的。師父講:「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得度;就是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夠變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2]

修煉是嚴肅的,我也是在一步步提高。我白天有工作,所以學法和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都是在晚上,開始我回家晚了他就不幹,給我規定時間晚十點不回來就插門,好幾次回來晚一點他真就不給我開門,我總是敲半天門他才開,我這火就蹭蹭往上冒,可是又怕吵到鄰居就壓著。開始就是一味的忍,給他用常人理解釋也不管用,每次都是匆匆的做點事,就趕快回家,同修都知道,還提醒我別回家晚了。

通過學法知道世上的一切世人,包括萬事萬物都是為法來的。在正法時期都要擺放好他們自己的位置。沒有私念完全站在他的角度考慮,既然我們轉生在一家,他做了大法弟子的家屬,支持大法弟子做助師正法的事,不干擾大法弟子,就是擺放了自己的位置。悟到這層法裏,從那以後他再也沒干擾過我做證實大法的事,多晚回家他甚麼都不說了。

現在丈夫變的越來越好,幹家務活,我到點發正念他該做飯就做飯,以前不讓同修來家裏,來了遇到也不說話,現在同修可以隨時來我家了,他也能主動說話了。

這是我修煉的一點經歷,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