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掉執著的根 做師父真正的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十幾年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聽師父話的好弟子: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從不敢懈怠;除了維持生活之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各種項目的救人上;生活中遇到問題向內找,不斷的提高著自己的心性。我以為像這樣走下去,就會不斷的達到師父要求的標準,就能跟師父回家。

可是,去年接二連三發生的幾件事兒,差點讓我失去了修煉的機緣。驚醒過來後,我再次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在我內心隱藏著很深的執著,就像一棵棵大樹,樹根深深的紮在了我生命的深處,而我不斷的去那些表面的執著,就如同不斷的去砍掉它的枝丫,而從來沒有動過它的根本。然而根除它的過程卻是如此心痛,有如死而復活一般。

(一)丈夫的離世

我丈夫是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後一直三件事同做,非常精進。但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於二零一四年正月初六帶著很多遺憾,以病業的形式離開了人世。

他在世的時候,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講真相,平時一起做生意,一直覺的很平淡,從未發覺自己對他的情是如此之深。他的突然離世,我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痛苦、悲傷、絕望之中,不能自拔。那時我忘了師父,忘了法。只覺得天地之大卻無我容身之處,只想跟他一走了之。靈柩前,一想到三十多年的夫妻,我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嚎啕大哭,沒人能勸阻。哭到心痛,頭像炸開似的狀,就像常人所說的腦瘀血症狀,一下子昏死了過去。醒來後馬上想起師父,「師父救我」,這一念一出,腦袋中像有一股清泉在流動,明顯的感到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這一下我徹底清醒了。

雖然清醒了,可這種痛苦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在師父的精心呵護下,才慢慢走了過來。

(二)雪上加霜

丈夫的姪子在十六歲的那年就死了父親,母親精神有問題,把家裏的房子都點著了,無家可歸。從那時起,我和丈夫就把姪子接到家中撫養。等他長大了能掙錢了,仍由我們管,他自己掙的錢攢著,留著娶媳婦。二十一歲那年娶了媳婦,成了家後一家住在我家。後來姪女一家也搬了來。我們倆口平時做生意,看店不回家(兒子另有房子),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他們隨便住。所有費用,包括冬天的取暖費都是我們出。我和丈夫對他們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有一點吃的都想著他們,十幾年如一日。

沒想到,丈夫才去世一個多月,他們兄妹倆帶著家屬連招呼都不打,就搬了出去。那天晚上,他們租了三台車,搬了兩個多小時。搬走後,兩個多月連個電話都沒有。那時的我,面對著空蕩蕩的大房子,孤獨、寂寞、悲傷的情緒無以言表。我恨他們的無情無義,恨自己太傻,這麼多年的付出,竟落得如此下場。一連串的打擊使我兩眼發呆,頭腦發木,學不進去法,煉功出現了抬不起胳膊,彎不下腰的狀態。

我知道是邪惡的舊勢力想要用這種方式迫害我。我求師父加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每天抓緊學法煉功,發正念,經過十個多月,終於闖了過來。

(三)生活的五味壇

丈夫的離世,一下改變了我的命運,從小到大,我的自尊心特別強,寧可身體受苦,也不能讓臉上受熱。丈夫走後,我就和兒子生活在一起了。這一下,像是生活在別人的手掌中,心裏苦極了。

為了不讓兒媳婦說個不字。我每天帶孫女、看店、做飯、洗衣服、收拾衛生,從早八點一直到晚九點,不停地忙碌,每天剩下了很少的時間做三件事。可是兒媳婦還是不滿意,動不動就拿孩子出氣,我越怕她打孩子,她越打孩子,越怕她給臉色看,她越給我臉色看,真是求啥來啥。

一天,媳婦終於因為我不讓打孩子對我大發雷霆,手指著我說:「你一天就知道看書,對孩子對兒子你都做了甚麼?你根本沒把我當成家裏人……」說了好多,總的一句話,我一點好處也沒有。

親家母下班後,接走了女兒和外孫女去享天倫之樂去了,留下我一個人看店,那時感覺太淒苦了。

短短的一年當中,我這個一直在蜜罐裏生活的人,嘗盡了世間酸甜苦辣的滋味。

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深挖造成這些痛苦的根源,是舊勢力抓住了我固守不放的執著。我要放下執著,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師父說:「但是無論在甚麼情況下,多麼艱難,你都要想到你是個修煉人,你都要往前走,就行,就是這麼做的。」[1]

通過這一年的遭遇,我深挖自己,發現自身存在著很多問題:

1、學法不入心,學法和修煉脫節,說白了,就是不會修。師父說:「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甚麼大法活動都參加,挺好的,大家看著修煉還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誰也不知道誰內心有甚麼執著過不去的心結甚至有多大,誰也不知道誰內心還有甚麼固執不放的東西,有多麼難過,沒有表露出來。」[1]師父的話點醒了我,這些年,我表面上看著挺精進,可實質的東西沒修。師父在我們一開始修煉的時候就告訴我們:「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2]。可是我,一個修煉了十多年的老弟子,卻在情上摔了這麼大的跟頭。

2、我對兒媳婦、姪子、姪女的付出,其實是想維護表面的和睦,想聽別人的誇獎和讚揚,是自己的名利心在做怪,是有求,而不是慈悲。當得不到別人的回報時,委屈、怨恨、不平都上來了。

3、我和兒媳婦之間今天的局面,主要是我的觀念和分別心造成的。自古以來都說婆媳難處。從她一進家門,我就抱著這種觀念和她相處,處處小心翼翼,用人心維護表面和睦,無論大事小事從來不說她,也不和她溝通,形成了間隔。她一有不對的地方,我不是找我自身存在的問題,而卻總想:要是自己的女兒就不會這麼對我了。這種觀念、分別心擋在我和兒媳婦之間,讓她感覺我冷冰冰的,沒有一點善念。由於我的原因使她對大法沒一個正確的認識,對我的修煉也造成了障礙。

找到這些根深蒂固的執著,從根本上修掉它,不要它,解體它,做師父真正的弟子。認識到了後,我和兒媳婦的關係也融洽了,和姪子、姪女之間相處也自然了。現在做三件事的時間也增多了。

最後,我想用修煉人一顆純淨的心,向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表達我內心無比真誠的謝意:感謝師尊把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從泥潭裏拉了上來,用宇宙的大法洗滌我的心靈,洗淨我滿身的污垢!感謝師尊一次次給我重新做好的機會!真誠感謝所有給我製造機會幫我提高上來的親人,是你們幫我修去了名利心、怨恨心、有求回報等很多的執著心。真的是我沒做好,我沒修出慈悲,我對不起你們!

感謝所有幫助我、鼓勵我走出魔難的同修,謝謝你們!

走過來了,回頭一看,當初那些讓我剜心透骨的魔難,其實啥也不是,我現在感覺如同卸下來一個個很大的包袱。經過這場魔難,我更加堅信:只要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現在我就用師父的一段講法結束這篇文章,師父說:「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3]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