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五日】

一、瀕臨解體的家

望著才四歲的兒子,面對既有殘疾又染上毒癮四年的丈夫,看著這個破爛不堪的家,我的身心被傷害到了極點。不知道今後的人生道路該怎麼走?苦又向誰說……

全家人要生活,孩子馬上要讀書,自己又沒有穩定的工作,只能靠賣菜來維持生活。丈夫不但不工作不管家,而且毒癮發作時,又打又罵的逼著要錢。這日子太艱難了,偷偷的不知流過多少眼淚,卻沒人能說說心裏話。家已不像個家了……

二、忍辱負重撐起風雨飄搖的家

一九九八年,是我命運轉折的一年,我喜得了法輪大法!看著寶書《轉法輪》,眼淚不停的流,從書中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和生活不幸的因果,好像心裏的苦、心裏的話師尊早已知曉,一切答案都在寶書中。對生活的苦難,心中有了底,我將會用大法來指導我去面對現實的生活。

首先我不再抱怨生活對我的不公,丈夫的表現也許就是我今生要還的債,我必須努力的撐起這個風雨飄搖的家,照顧好孩子,讓丈夫有飯吃,為此我做過保潔、賣過菜、當過鐘點工……

工作中的苦、累都好過,最難過的是丈夫毒癮發作時的魔難。親朋好友勸他戒毒,他清醒時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好,毒癮來時,又控制不了自己,到處借錢,時間長了,大家看見他就躲。有一次,他毒癮發作時,跑到他弟弟家要錢,他弟媳當即報警,叫警察來把他抓走,關不幾天,又來害人。有時他毒癮發作,還會拿著刀到公婆家去要錢,老人嚇得連忙拿錢,才能平息他的胡鬧。

折磨我更是家常便飯、不分晝夜,有時半夜犯了毒癮,就會拿刀、拿煤氣罐堵在門口逼我給錢,我臉上都是被他刀砍的傷痕,剁掉了我的三個手指……

這一切,都是因我修大法了,明白這苦難的根源是甚麼,才能忍受過來的,我不能一走了之,把他推給公婆,不能不管未成年的兒子。不管丈夫如何的折騰,我還是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善待所有的人,依然做著我該做的事,生活在苦難中,煎熬著。

三、進京上訪遭迫害

丈夫的毒癮給這個小家帶來的魔難還沒過去,更大的魔難正在上演。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的魔爪伸向了善良的大法徒,對法輪大法和師父的誣蔑毒害著世人。毒癮只傷害人的肉體,對佛法的誣蔑卻毒害著世人的靈魂。

為了給師父討回公道,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在法中受益的我與同修們一起,在二零零零年到北京天安門、信訪辦去證實大法是正法,被非法勞教一年,後又被綁架進黑監獄洗腦班關了五個月。

等我回到家,家更不像個家了:七歲的兒子被公婆接去撫養,丈夫把家裏所有值錢的東西賣個精光,連房產證都被拿去換了五百元錢用來吸毒,家只徒有四壁。看著這一切,我眼淚啪啪往下掉,為生活的困難落淚,為丈夫的行為落淚,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被迫害落淚,為師父被惡毒的攻擊落淚……我在空蕩蕩的家中失聲痛哭,又怕被人聽見。

想著師父的法:「大法徒 抹去淚 撒旦魔 全崩潰 講真相 發正念 揭謊言 清爛鬼」[1]。我又從新站起來,去面對這一切!是大法使我從新振作起來!

四、用大善善解了這段魔難夫妻緣

丈夫依然毒癮不改,但我不再一味的遷就他,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救度眾生的使命,我的每一分錢都要用到刀刃上,除了必要的生活費,有一點結餘,我都捐出來做真相資料。

丈夫打、罵、吵、鬧、拿刀、拿火要錢,我就跑,半夜三更跑去同修家,跑到公婆家是常事。有一次,我跑到一同修家,住了一個星期,他急了,到處找我。後來找到我上班的地方,叫我回家,我說你犯了毒癮,殺人放火的胡鬧,這日子沒法過了,你放過我吧。孩子、房子都歸你,我隻身走人。他聽我這樣講,就說你回家吧,孩子太小,我帶不了,我不再拿刀、放火了。我想自己是個修煉人,要對孩子負責,就回家了。

終因吸毒太多,他住進了醫院,認識的人都說救甚麼救,死了算了,你還解脫了。我聽了只是輕輕一笑,常人是無法理解修煉人的。他住進了一家最好的大醫院,住院期間,裏裏外外就我一人張羅。

丈夫在清醒的時候,總是對熟人說,有時也對我說,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老婆,我老婆是個善良的老實人,不跳舞,不打麻將,唯一的愛好就是煉法輪功,我從不阻攔她。我一輩子行惡,她一輩子行善。

二零零八年,丈夫去世,認識他的人都說死的好,你終於熬到頭了。是法輪大法叫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用大善善解了這段魔難夫妻緣,沒有大法的教誨、指引,我是走不過來的。

五、兌現誓約救眾生

丈夫走了,我要開始我全新的生活。救度眾生,兌現誓約是我們來世的目地。我要用更大的精力投入到救度眾生中去。

他走了,家中一貧如洗,我想做點生意,在鬧市區,既可以講真相救人,有了錢又可以資助證實大法的項目。有了這一念,師父就幫了我,親朋好友們出錢出力,很快一個小招待所就辦起來了。來這裏住宿的人,都是有緣人,我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效果很好,幾乎來住宿的人都得救了。

有了穩定的收入,經濟條件不知道比以前好了多少倍,但我從不亂花,都用在正處。丈夫在世辦的低保,以前我是把它拿來做真相資料專用的,生活再苦,我都沒動過它,我兒子從來沒有享受過這份待遇。現在丈夫不在了,我主動的停辦了低保,師父教導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我們一定要按法的要求歸正自己,不該得的絕對不要。

現在我每月都要拿出比原來低保多得多的錢用於救人項目上。二零一五年上半年,社區辦養老保險,手續都給辦好了,只要我交身份證、拿三萬元錢就可以了。我的錢是用來救人的,怎麼會為自己買甚麼保險呢。任憑再多的人來做勸說,我都不動心。

沒人能理解大法弟子面對困難是怎麼走過來的,沒人能理解大法弟子會把利益放下,用心、用自己的血汗錢去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

回顧我走過的修煉之路,感慨萬千,是師尊引領著我穿越了魔難,是師尊引領著我,幸福的走在救人的神路上。在此再次謝謝師尊,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