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從生命的根本上重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近日,回顧自己自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的收穫時,發現對自己而言,無論是身體或者是心靈,都有了飛躍式的改觀。

一、坐姿與站姿

大法中煉第五套功法──靜功,對於煉功姿勢的要求有一句話:「腰直頸正」[1]。所以,只要是一煉此功法,我即會嚴格按照此句話去做到。

漸漸的,我開始注意在平時坐椅子時也盡可能的做到。一次,在工作單位食堂就餐前。我坐在圓圓的沒有靠背椅的凳子上。身板筆直、硬挺。同事大姐看見了,對大家說:「你們看她坐在那兒,就像坐在靠背椅一樣!」一方面是由於煉功的姿勢要求的影響;另一方面,也是通過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中知道的,師父的平時坐姿就是始終筆直的!哪怕是坐在客車上也一樣!作為想成為師父的真修弟子的自己,有甚麼理由不向師父學習呢?同時,煉功的作用與大法的力量,真的令我可以做到,讓身板筆直卻沒有任何不適的不良反應。恰恰相反,反而覺的這樣的坐姿非常的輕鬆與舒適!

近年一次坐在電腦前看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看著看著,忽然意識到,怎麼我這次的坐姿這樣的端正。同時,特別明顯的感受到一種力量。是一種從生命的微觀向身體的表面「發射」過來的力量!令自己可以非常自如、自然的就可以坐姿筆挺。而且,特別的舒服。彷彿自己的身體如青松般生就的筆直。

也還非常清晰的記得,曾經由於自己的身板姿勢略有「探肩」現象,媽媽總是會經常的幫助糾正。可是,多少年過去了,都沒有發生根本上的改變!當然,修煉初期亦是如此!這也只能怪自己修煉的不夠用心的原因吧。可是,近些年卻出現了本質上的突破!僅僅是在坐著或站著的時候,思想上只需一念:就是要坐(站)直,就是要坐(站)正!然後,注意一點姿勢的把握即可以非常輕鬆的做到了!

二、讓座

這也是我自修煉之後的最大的變化之一了。隨著修煉的提高過程,我是由曾經的只給老年人讓座,到給年長自己的人讓座,直至如今的沒有任何年齡限制的給人讓座。因為,同樣是從同修的交流文章中知道的,師父乘車時,很多時候都是站著的!我體會到,師父是將一切眾生都放在了自己的心裏的!是在最大限度的給予眾生於方便與福祉啊!受師父的這樣的做法的影響,我即在此方面嚴格要求自己!

一次,和媽媽一同幫助居於另一處的弟弟收拾房屋的室內衛生。由於某種原因,已經是相隔了一個月左右的收拾時間了。所以室內的衛生狀況著實的讓我和媽媽受了一點累。坐在回家的公交車上,才坐了一會時間,一位阿姨上車了,我立刻起身讓座。媽媽看見了,滿臉的不滿意,硬硬的說了一句:「你能成神哪!」我知道,她一方面是對我的心疼;一方面,也是對我勞累後依然讓座的不滿。只是,看到坐下來的阿姨的滿臉笑容的感謝聲不好再多說別的甚麼了而已。

如今的媽媽,也已經習慣於我給任何人讓座了。同時,她也開始適時適當的給別人讓座了。當然,她是給年長自己的人讓座,或是給一些殘疾人讓座。而且,我又發現一個現象:平時和媽媽一同坐車的時候,給她讓座的人較過去更多、更頻了!這些,或許也是她作為一名未修煉之人的一個收穫吧。

我的工作地點由於搬家的緣故,需要坐通勤車。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從一開始,我即開始坐在最後一排。其實,我有很充份的機會坐在前面。無論通勤車的始發地在哪裏,我都是較先上車的。但是,考慮到通常的習慣中,多數甚至是全部人,都是願意坐在前面的。因為,前面的座位穩定性更強些。座位也更舒適些。特別是這輛通勤車的後座位處,偶爾會由於路況及車速的原因,車子出現嚴重顛簸的狀況。特別是坐在車尾處的我,曾經被顛簸的頭頂直接撞到車頂棚。那可真是撞的夠實在的了。好在自己是煉功人,頭撞上了,也無大礙,平平常常。記的,一位同事那次由於此種經歷後,至此遠離坐到車後排座位上了。有的時候,由於有個別同車人員不坐車,也會出現前面座位空著的現象。這種情況下,我也依然不會變動座位。將它當作是對自己意志與心理的一種磨煉吧。也只不過是個別幾次,出於與司機交流大法方面的問題比較方便的緣故,偶爾的坐在前排座位過,那也是行車至前排人員都下車後,我所坐車時間比較短的情況了。

三、食物

從小到大,我對於吃飯就算是不挑食的。媽媽做啥,我吃啥。也很少會要求媽媽為自己做哪樣可口的飯菜。修煉大法後,更是如此。只有一次,那是二零一零年左右的一天。下班後的我,坐在屋子裏收拾東西。媽媽過來問我想吃甚麼菜,意思是讓我點一道菜。我告訴她:「你做甚麼,我就吃甚麼。」媽媽連續問了我幾遍,我都是這樣回答的。最後,她生氣了,說甚麼也非得要我點一道菜。無奈,我就隨意的點了一道家常菜。還有兩次,是由於那個時期很長一段時間裏,媽媽就只是做那一樣菜。實在是吃的有些煩了,就只有主動申請換個菜吧。

另外,修煉後的我,思想意識中,似乎記憶起為人吃飯的一點常規:最好不可以剩飯,更不可以浪費糧食。於是,開始注重自己吃多少盛多少。慢慢的,由最初的把握飯量的不確定,到後來的特別的準確。特別是二零零八年後上班,在食堂吃飯,飯菜基本上都能夠正正好好。當然,也出現過不夠準確的個別時候。但是,平均起來,一年都不夠出現一次的幾率。

當自己吃飯的時候,特別是在家裏面,飯粒不小心掉到了桌子上或地板磚上,我通常都會拿起來吃了。後來,覺的直接這樣做不妥,就再將米粒用清水洗一洗再吃。一次,由於盛飯著急,不小心將一塊飯掉在了食堂的飯盤邊。考慮到這是自己過失導致的,自己當然需要負責了。於是,拿起來放到乾淨的器皿中,來到水龍頭前沖洗乾淨後入口。一位同事看見了笑著對我說:「豬看見了都生氣!」我一笑了之。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吃小食品的習慣。最初是由於工作前的家庭狀況不允許我多花零錢。而對於工作後的我來說,特別是面對有的同事的經常的或間斷性的吃水果與其它食品。我都會做到「視而不見」[2]。一日三餐,將自己吃飽了就可以了,不用再多顧慮一點口腹之欲了。如果自己沒有修煉,相信是絕對做不到此點的!

四、認真

同事笑稱我:「認真是你的一個特色!」是的!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我都會認真的面對。尤其是對待工作,更是如此!

曾經就職於小學時,校長讓老師填寫家訪記錄。當時的其他老師都是提筆就寫了。而我為了做到真,就必須先家訪。於是,利用每天的下班時間,騎著自行車,行進在與自己回家路相反的家訪路程中。即便當時的回家路程是十八里地,有的學生家離學校會是與自己回家路相反的而又是六──八里地的路程。行進中騎著車,就覺的車子是那麼的輕盈,腿腳是那麼的矯捷穩健,而又特別的有力度!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呢!謝謝師父!

就職在幼兒園後,園裏出現手足口病時,幼兒放假期間老師照例上班,園裏規定老師需要每天電話聯繫一遍本班孩子的家長,以便及時了解每位幼兒的身體變化。我都會及時的按順序的做到。出現停機的,或無人接聽的,就如實記錄。有同事告訴我,可以不用這樣做,只要填好記錄就行。看到有的同事很清閒的樣子,我不為所動。領導檢查記錄本,看到我的記錄很滿意。當遇到有相關部門領導來園檢查疫情防控情況時,特將我的記錄拿給他們看。有領導說:園裏老師的確認真做工作了。因為,打電話核實的時候,家長們都如實會說老師每天都打電話。

五、謙恭禮讓

法輪大法提升了我對生命的認知。特別是對生命本質與本身的尊重度與珍惜度的提升,更是如此!生活中、工作中,時時事事處處,謙讓於人,禮讓於人,已經成為了我骨子裏的一個恆久不變與不動的一個理了。同時,不分年齡、不論階層……特別是工作在幼兒園後,兩位老師搭檔管理一個班級時,無論對方年長於我還是年幼於我,遇到需要走路的時候,我都會主動去做。煉功人的腿腳走路是輕盈的。很多時候,一天忙忙活活的不知走了多少路,我卻沒有任何不適的反應。當然,由於曾經一段時間脫離大法疏於煉功的緣故,回家後的自己會感受到疲憊。但是,真、善、忍的理已經在自己的心中紮下了根。無論怎樣,也就是用這三個字要求自己。最主要的是,這成為了我心底深處的一種態度──一種尊重生命的態度!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對於幼兒的尊重態度。不想因為幼兒們比較小的原因,他們都只有聽從老師的份。作為他們的老師,我常常將自己定義為他們的朋友,或僅僅就是他們身邊需要幫助他們的人。發自內心的將他們視為值得珍惜的生命!沒有任何敷衍他們的想法,更不想糊弄他們!無論這個孩子聰慧或笨拙、乾淨或邋遢……在我的心裏,每個孩子都是一個來在世上難得的生命!需要被尊重!值得被重視!

六、真

修煉後的說話態度,也是一個最大的改觀了!「言行一致、表裏如一、不說違心話」是我對自己的最低與最基本的要求。當然,如果遇到不便明說的話,我會保持沉默,或轉移話題。堅決的守住大法所要求的「真」!是的!現實中,難免的也會出現自己說話的「真」不合他人胃口的時候。但是,我非常明白一點:這種情況就是對自己的考驗與檢驗了!特別是在工作中,當與園長或某位同事出現「真」的原則性的衝突的時候,我會依然如故的堅守住「真」的理念。任何說辭都毫不動搖!越來越發現,對「真」的堅守才真真正正的是睿智之舉。因為,我會不時的感受與感知到來自真、善、忍的能量的加持。同時,也會令人的心境更加的安穩與純淨。

「人前人後都一樣」這句話也是我對自己的最基本要求。大陸國內的為人處事的方式,由於受黨文化的影響,很多人都會願意做一些「面子活」。特別是一些比較「有眼力」的人,幹起面子活更是非常的順手,深得領導與同事的欣賞。受環境的影響,我亦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作為修煉人,還是要求自己實實在在的做人做事比較更好的吧!所以,無論做甚麼,是否有人檢查,不管是人前或人後,我都要求自己就按照良心做事!即使慢了一些也無妨,因為,我不是在與誰比速度,我要的是工作的質量與工作的態度,要的是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做人做事的真、善、忍的恆定不動的準則。自然的,也就沒有辦違心事之說了,同時,為了更好的做到,平時要求幼兒做到的,自己就先做到,盡可能的要求自己做到表裏如一。

七、寫作與書法

對於寫作與書法,自己亦是感慨頗多!可以說,我的寫作能力,的的確確是在一點一滴中,是在「固守」住就要「原創」的筆耕不輟的勤奮中收穫的。

參加工作後,總會需要上交自己的工作計劃、工作總結、論文、隨筆,日記……有好心的同事與同學都告訴我,可以上網下載,更快更好!我不為所動!即便是自己的文章沒有網上的好,我也不羨慕、不氣餒!無論自己曾經的寫作能力多麼的有限,都沒有動過一點抄寫的念頭,因為,我要做到「真」。

也許是自己的選擇符合大法的要求吧,逐漸的,我發現自己會寫文章了!而且,很多時候都是隨著自己落筆的一句話後,下一句話即如同背過的話一樣從大腦中湧現出來!真有點「下筆如有神」的暢快與欣慰!直至後來,自然的就從心底中明白了寫作的立意構思與謀篇布局……我明白了,是師尊幫助我打開智慧,在此亦叩謝師尊!

曾經就讀於師範時,自己學會了怎樣寫毛筆字、粉筆字、鋼筆字。但那也僅僅是學會點皮毛。修煉後的自己,漸漸的發現,書法寫作能力的長進也與自己的修煉息息相關。隨著修煉的提高,書法能力自然的提升。看似不可能的提高過程,就會在修煉中得到隨其自然的解決。不需要刻意的過多的「臨帖」了。因為,筆在自己手裏,字卻在自己的心裏。當字與筆都溶於內心中的時候,那種如神的對筆的把握能力即在揮筆之中與之間展現出來。也越來越明瞭,古代的大書法家,一定都是厚德之士,或是道德修養有造詣之人,或直接就是修煉人。所以,對於致力於書法造詣的朋友,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您,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時,書法上的研習與研摩,會省去太多的精力與用心。因為,只要將心真正的用在修煉上,修心的過程,就是書法長進與造詣的過程。一句話:您試一試就知道有多奧妙了!

上述幾點其實也都是微不足道的細節。或許對於有些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對於我而言,真的是一種生命的飛躍了!也是幾經魔煉與歷煉後的珍貴的受益與收穫了!沒有想向誰展示或炫耀自己的意思。就是覺的,法輪大法從生命的根本上重塑了自己。

感恩於師尊!蒙恩於大法!無法細訴其中的玄妙,發自內心的想讓更多的人都能夠從中獲得生命的提升與飛躍,同時,也明白一點,作為弟子,證實大法是義不容辭的責任與義務。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道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