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師父帶我們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弟子。

我在中國農村長大,兒時看著星空問父親,天邊是甚麼,父親跟我講現代科學的理解,要我努力學習,離開農村。大學時,入了中共邪黨,畢業時,適逢「六四」,感覺前途無望,這國家好像不是我的,於是拼搏出國。

一九九五年命運安排我到了美國,讀學位、找工作。太太鼓勵我接觸基督教會,我覺得挺好,理性上知道有神,受洗入教,牧師告訴我得救了,只要信,就是耶穌的人了。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我也曾看過幾講《轉法輪》,似懂非懂,太太打岔,我就放下了。

二零零四年,三歲的兒子被診斷為自閉症。找了很多專家,發現他們其實也不太懂。用過數百種營養補品,中西草藥,看了很多書,心理學、醫學、營養學、生化、分子基因學、外來基因學,還有一整套醫學系統叫海爾康斯特(Heilkunst),順勢醫學(homeopathy)的延伸,其科學背景是十八世紀的浪漫主義運動,半人半神的文化科學,遠遠超出主流科學體系,與中醫天人合一合拍。接觸了幾個有特異功能的西方醫學家,讓我很著迷,我的思想從主流「科學」脫了出來,夢想當海爾康斯特醫生。我為此寫了本書,中國一家國家級醫藥出版社審稿會通過,說對中國醫學有指導意義,決定免費出版,後因領導變卦黃了。看來對於超出主流科學太多的東西,中國領導人就害怕。

當時家庭的經濟條件也不允許我去學醫,但我篤信老天,總覺得天無絕人之路。我便努力工作,天賜良機,我軟件設計為公司創造了數千萬元的直接價值。然而,家庭經濟並沒改觀,兒子狀況並未根本改變,太太抱怨。反思中,我認定自己不切實際的想法太多。

二零一四年五月,我自己得了憂鬱症,在家工作,開始辛苦的踏實做人。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家務,不看新聞,不看書。兒子狀況也不好,太太管理家庭,我感覺到家庭潛在的危機,卻無能為力。

我的睡眠很不好,二零一五年五月份的一天夜裏,夢中,師父問我,要不要學法輪功?我心想,做好人,這又是體面的一個功法,學。我隨即能感覺到師父給下了一套東西。

兩個月後,太太與兩個孩子去香港旅遊,我在家閒得慌,開始看《轉法輪》,一邊看一邊哭,終於找到一本書,能真正幫助我了!當時,《轉法輪》是唯一的我看了舒服的書,越看越有味,其他人間文字都沒用,這輩子有此書足矣,我心想。與此同時,在香港旅遊的兒子也做了一個夢,有人告訴他:法輪大法好。第二天,他在街上看到標語牌:法輪大法好。這是他一年後得法時跟我講的。

家人回來後,知道了我開始學法輪功了,太太反對我煉,她是基督徒。我能看到的是自己滿身的問題,太太雖有缺點,但正像她所說的:是讓你給氣的。只有我認真的將自己的問題多修掉一點,才是對家人最大的愛,所以我盡力忍讓。我在網上看大法書,趁她外出的時候煉功,到外面去煉,半夜起來煉。剛開始半夜煉功時,就想,如果可行,師父會叫醒我,果然,慈悲的師父半夜輕輕的喚醒了我。

煉了幾個月,網上買了《轉法輪》。書沒到家,太太就說書不能進家門,我想不能讓太太造業,就把書藏了起來,慢慢的,感覺她對此事也不那麼敏感了,就拿出來看了。再後來,實在想去參加集體煉功,太太見攔不住,就只能讓我參加集體煉功。我知道, 一人修煉,全家受益,沒有甚麼退路,但我又不能直接告訴她,只能讓她自己慢慢的去體會,剛開始幾個月,多半我只能默默的承受。

剛開始幾個月獨自修煉,心不穩定,特別是看到有關講真相的經文,帶著很強的情就打電話找以前朋友勸三退,像是閒聊解悶一樣,根本不行。師父不斷以夢提醒我,有一個夢中,師父讓我看滿天的星斗,然後,其中一顆就落到我身上,那是我的故鄉,我要回我的家,我一層層的感到修煉的嚴肅性。微信對於我是個情的陷阱,我每次層次提高一點,就想通過微信講真相,很少成功,於是我就忍住不看,多看《轉法輪》。兒子的情況好轉起來,家庭平和起來。

當地學法小組協調人主動邀請我參加集體學法,第一次參加學法小組,我流淚了,這個修煉環境,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太太讓我早點回家,否則就把我鎖在外邊,我心想,在外邊呆一宿就呆一宿吧,學法不能含糊。學大法之前,耶穌講的我都信,問題是耶穌的話我做不到,大法讓我有一條切實可行的路,能漸漸做到了,我的靈魂在甦醒。以前看西方天人合一醫學,知道人有輪迴,地球的輪迴等。大法師父片言隻語,將這一切講得更透徹。

工作中,我努力做到不挑活,逐漸修掉對過去工作成就自負的心理。經常的,我感覺每天都有進步,師父經書中透出的慈悲讓我經常流淚,大法弟子的慈悲也讓我流淚,人怎麼就能完美到這種地步!

我每週讀一遍《轉法輪》,也看其他經文,我的憂鬱症也好了。我自己做了三退,也勸太太做了三退。二零一六年三月,我特意邀請父母來美看神韻演出,偷偷買了票,後來被太太發現了,她去退票,結果沒退成,父母還是去看了,都說好,母親說,看了這演出死也值了,她隨後退了黨,父親沒啥可退的,也知道法輪大法好。

兒子也看了演出,而後每週末陪我去景點講真相。同修建議在車裏放師父講法(伴英文翻譯)給兒子聽,過了一段時間,兒子讓我給他買《轉法輪》,每週也開始跟我一起去學法小組學法,非常喜歡,他漸漸的愛聽師父中文講法了。他也得法了。其實,我早不把兒子當有病的孩子看了,只是幫助他慢慢的改掉缺點,現在知道那叫執著心。師父講:「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1],多學法,按照真善忍標準去生活就成,真是這樣。只幾個月,兒子生活學習也有勁兒了,剛進入高中,跟我說將來選擇大學,要我一起參謀參謀。而在一年前,他老覺得生活沒勁。

以前看的書也在思想中形成很強的思想業力,以前在學海爾康斯特醫學系統時,接觸的是宇宙小範圍內的一些理,現在看的是宇宙大法。有一次看《轉法輪》時,我的整個人就進到書中去了,那是一個無限的宇宙,太玄妙了,層層迭迭。師父說:「實質上這本書裏面包含了不同境界的理、不同層次的理」[2],真是這樣。

我想讓我岳父母來美聽真相,便跟太太說,歡迎你爸媽來美旅遊。他們來了,岳父看了一些真相資料,很快就在景點做了三退。岳母不感興趣,我也不催,按照真、善、忍做好,儘量拿些真相資料回家。漸漸的,岳母對真相激動起來,說大法沒錯,她也三退了。

修煉中,一直要去的就是自己的怕心,弱點被別人看到丟臉,優點被別人看到會太興奮,一層一層的,感覺自己總是太差,小小心心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努力理智的過日子。在讀法時,師父總幫我化解。正像師父講的:「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3],是業力讓我害怕。後來悟到,怕也不是個辦法,終究還得吃苦承受自己的業力。

有時,我忍不住與太太爭辯幾句,她便開始說對大法不好的話,我馬上住嘴,默默的發正念,她會戛然而止,我知道那是舊勢力干擾。漸漸的,太太喜歡我發正念了,對我的生活產生了興趣,她數次問我,你活著到底為了啥?隨後,她又嘟囔了一句:我嫁了個菩薩。我心裏其實很感激她,她好似我修煉的晴雨表。小女兒隨太太思想,我只能給她講些傳統文化的故事。我給他們預訂了二零一七年神韻晚會的票,他們知道後都數落我,我臉上陪笑,心裏覺得做的對。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一個項目,為講真相寫作。這讓我興奮了好多天,我以前寫過小說,寫過書,但是,現在不同了。看到同修寫的文章,乾淨實在,再看看自己的,太花哨。項目負責人卻鼓勵我,說我最終一定能寫出好文救人。用不帶黨文化的慈悲心寫作,對於我其實很不容易,我感覺到救人的責任是多麼嚴肅,我得將自己身體裏的黨文化多修掉一點,才能多救人。

兒子開始修煉,對於我是個很大的挑戰,以前,我一直迴避孩子的教育問題,現在必須面對了,一大堆人心又表現出來,克服情緒理智對待,蹣蹣跚跚的前進。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我們一家四口擠在公共車上,趕路回家,天色已晚,下來轉車,我狂奔過去,有一輛小卡車在那停著,正好有四個位置,不知怎麼,車鑰匙就在我手裏,我一用,感覺車性能極佳,我兒子很快就位,太太慢悠悠的這兒看看那兒逛逛,女兒還要跟我爭辯兩句。這是我家的實際情況,只有勇猛精進,才能帶著全家人回家,我想,這是我該走的路。

謝謝師尊慈悲救度!謝謝同修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