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盲人遇到了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個雙目失明的殘疾人,從小被父母遺棄,在福利院長大。那時對共產黨抱有幻想,因我從小就有歌唱的天賦,想用歌聲報答黨,唱過語錄歌、樣板戲,還幻想在「黨的關懷」下走向歌唱的道路,因為它們說是人才就不會埋沒;是金子就會閃光。

可是在福利院,我不做「三忠於」就不給飯吃,從那時起,我就看透了共產黨,說的好聽,做的相反,都是騙人的,騙了我的童年、青年,到老年也沒得好。我不願意在福利院呆,我感覺到把人圈在院子裏,我就像活的棺材,只是混吃等死。

我今年五十七歲了,生活艱難,政府給的低保一年三千元,這點錢讓我活不起,死不起,只好沿街乞討。現在中共體制下的人無善念,對殘疾人很少幫助,一百個人中能有一、二個人有善心的。

生活不下去了,我找政府,民政局,一次政府的一個人騙我說:「用車送你去解決問題的地方。」坐車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停車後,說到地方了,我剛下車,車就開走了,把我扔在那。

我想問這是哪兒,甚麼地方,沒人回答我。我東走西撞的,不知是東南西北,周圍死一般的寂靜,心早已涼了半截。兩天後,再也站不起來了。

天無絕人之路,一個放羊人看見,摸摸我的臉,還活著,我問他這是甚麼地方?他告訴我說,這是彰武縣最北邊與內蒙古交界的地方──章古台,這裏人煙稀少都是沙丘。在這個好心人的幫助下,給我送出了沙漠。所以我說共產黨惡。

還記得「文化大革命」時,那時我視力弱,但能模糊看見一點點。我目睹了可怕的一幕:開完批鬥會說要「栽人」,就是把人綁上,大頭朝下埋上半截,名曰「栽人」,就是活埋。說中共邪惡是名副其實的。我聽過《九評共產黨》,覺得應該把「栽人」這事也寫進去。

夏天時,我在外面要飯,風餐露宿在橋頭、涼亭、醫院……,天冷後可想而知的艱難。

世上還有好心人,讓我遇到了,給我很多幫助,給我買吃的、用的,給我錢和衣服,他們是大法弟子。前幾年,在老家時,也有大法弟子幫助我,他很信任我,把四箱大法資料放在我家保管。在這期間,我聽過MP3里的《九評共產黨》,當地惡警知道後,搜走了大法資料,還要我說共產黨好,說給你低保,養活你,你應該舉報法輪功。我說,黨好在哪?給我低保費一年三千元錢,還不夠你們一頓飯錢,年節你們吃大魚大肉,我卻沒吃沒喝,你們幫助過我嗎?是大法弟子過年來看我,給我米、麵、油,他們不是我的親人,但卻勝過親人。

我聽過《九評》接觸到了大法弟子,知道大法弟子為講真相救人,被惡警迫害,一去就沒回來。我心裏敬仰他們,我向這些大法精英三鞠躬。我也想為大法做點甚麼,我也講真相,告訴人三退保平安,讓明白真相的人,把名字寫在錢上花出去,老天就會知道了,還有十五個人的三退名單,但是給弄丟了。我還想煉功,不知道能行嗎?

我感激師尊讓我有信念,讓我接觸到了大法弟子,他們對我的無私幫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和同修的慈悲。

我今生幾次大難不死,被汽車、火車撞過,想自殺吃過四十五片氯丙嗪,在娘胎裏被扼殺過,被扔在沙漠裏自生自滅過,今天我遇到了這部大法,讓我結上了緣,聽師父講法,我五套功法煉的不好,但我可以告訴能接觸到的人,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

我一定會等到迎接師尊回國的那一天,與大法弟子團聚,我等待著那一天的早日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