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師父領我回到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不知不覺中,時間來到了二零一六年。從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我已經在大法中修煉超過二十年了,二十年的時間很漫長,二十年的時間又很短暫。在邪惡的迫害發生前,我經歷了人生中最快樂、最幸福、最無憂無慮的三年半的時光,沐浴在大法與師父的佛恩浩蕩中,那感覺美妙的無法用語言形容,心裏就是踏實,感覺生命從此有了著落。

迫害發生後,我帶修不修的度過了十幾年的時光,做了很多錯事,特別是上大學之後,陷在男女情中不能自拔,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著錯誤,給師父和大法抹黑。那時經常做的一個夢就是夢見自己身體急速下墜,墜入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那感覺令人無助和絕望,我恨自己不爭氣,但還是控制不住自己。

慈悲的師尊一直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二零一三年十月份,在讀師父的《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時,我的內心受到了非常強的震撼,我下決心要痛改前非,絕不自暴自棄。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時間,每天都能感受到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那些籠罩在我周圍的骯髒敗物不斷的被消減,身體也越來越輕鬆。

我不知道師父替我承受了多少才使我擁有了走回來的機會,也不知道師父費了多少心血給我精心安排修煉道路,我才能走到今天,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表達心裏對師父的感激。也許師父對弟子們的慈悲也不是我們能用語言能表達出來的吧!今天,在第十三屆大陸法會到來之際,把自己三年來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彙報,也和同修一起分享,希望大法弟子都能在修煉的道路上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

一、師父的巧妙安排

三年來,體會最深的就是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自己,引領著我走好走正修煉的路。在修煉出現問題時,師父多次在夢中給以點化:當我安於現狀時,師父點化我要勇猛精進,才能爬上雪山回到自己的家;當我一直在觀望,遲遲沒寫訴江狀時,師父點化我考試要結束了,考官要收卷了,而我還有一道大題是空白的;當我在男女問題上放鬆警惕時,師父點化我正在立陡大山的半山腰盪鞦韆,向前、向後那結果是天壤之別。

講真相救人方面,師父多次將一些好辦法打到我的思維裏,比如買一台打印機,開一朵小花;再比如給見面很難的同學寫真相信,一切的一切,真的都是師父在做,而我能做的就是聽師父的話,把自己溶於法中。師父說:「用物理學講物質運動是有規律的,宇宙的運動也是一樣。」[1]師父開示:「拿人來比喻,道家把人體視為小宇宙」[1]。我悟到,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一個小宇宙,同時也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們的運動也是有規律的,這個規律是師父定的,師父給我們安排了最好的一切,就等著他的弟子們按照這個規律去做了。

在現實社會中,師父給我精心安排了最好的修煉環境,避免了外界的干擾,使我能夠一步一步的提升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從上高中開始到碩士畢業,九年的時間都住在學校宿舍,那時也沒想過要開創學法修煉環境,只是覺得在宿舍學法煉功都不方便,也就被宿舍的環境限制住了,但我總是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參加工作後我一定要好好學法修煉。

工作之後,師父給了我想要的修煉環境:單位很少加班,有充足的時間學法煉功;和同事合租了一個兩室一廳的房子,同事每週只在那裏住三天,其餘時間只有我自己,我有了獨立的空間。修煉的環境有了保障,自己也在不斷的變化。工作後第一年,我一點點的戒掉了電腦遊戲、電視、電影這些東西,煉功從每週煉一次到幾乎每天都煉,發正念從每天一次變為四個整點正念幾乎一個不落。我還學會了修自己的一思一念,當然和那些九十年代就在修自己一思一念的大法弟子比起來,那就無法比了,他們已經這樣修了二十幾年了,而我到現在才學會,落下的真是太遠了。

大法的力量太大了,很多麻煩、很多執著在不知不覺中就被解決了。有一天躺在床上睡覺,突然感覺頭腦特別清醒,多年來導致我頭疼的物質好像一下子消失了(考研究生時要考政治,往腦子裏灌了很多共產邪說,之後經常頭疼),我知道是師父把那個不好的東西拿掉了,從那之後我的頭腦就清醒起來了。大法就是這麼神奇!

還有一次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每天心口都憋得慌,沒有任何原因,但就是難受。後來有一天在夢中,我看到一個非常醜陋的類似自己形像的東西在發飆,喊著:「渴死了,渴死了!」它的鍋碗瓢盆裏一滴水都沒有了,我立刻起床發正念清除它,我知道可能是我很長時間沒滋養那些骯髒的執著心了,比如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等,渴的它們受不了了。從那之後我的心胸變的更寬了,做事也更加坦蕩了。

三年來,我就這樣一點點的往回走、往前追,不想浪費師父延續來的時間,不想浪費師父安排的每一個提高的機會。

二、聽師父的話,講真相多救人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是我們的使命,大法與師父被誣蔑,世人被中共謊言毒害,大部份中國人都對著邪黨發過毒誓,把自己的命交給了邪黨,這些人如果到最後那一天還不明真相、不退出邪黨,那下場是最悲慘的。上學時總是離家在外,只能趁放假回家學法煉功,每次回學校前都想著要給同學講真相,可回到學校之後立刻就被社會這個大染缸淹沒了,講真相開不了口,等到下一次又是這樣,總是惡性循環著。從二零零五年中國人開始三退,到二零一四年七月份參加工作之前,九年的時間裏,我只講退了三個人,兩個高中同班同學,一個高中室友。

工作後,修煉環境有了保障,對法的認識也加深了,心裏想著師父告訴的三件事我不能只做兩件啊,開口講真相是我必須要做的。我就尋找給同事講真相的機會。終於有一天,我突破了開不了口的障礙,給我室友講了大法的真相,邪黨是怎麼回事,為甚麼要「三退」,告訴他只有記住法輪大法好,並退出中共邪黨才能躲過劫難,講了一中午,他同意「三退」了,他告訴我他在網上看過《九評共產黨》。

室友同意「三退」後,我講真相的信心更足了。大法弟子平時能接觸上的人都是和我們有緣的,那每天和我朝夕相處的同事們也一定是與我有緣的,我就尋找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有明白真相選擇「三退」的,也有不信的。講真相的過程也是提高自己心性的過程,特別是爭鬥心、怨恨心和妒嫉心,時常能暴露出來,剛開始講真相時遇到不相信說風涼話的、對大法弟子受迫害漠不關心的、或者我剛一提話題就對我態度惡劣的,心裏總是會產生很大波動,甚至在一段時間內都會有挫敗感。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知道很多時候別人不聽真相都是我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都應該堂堂正正、坦坦蕩蕩,他們被謊言毒害的太深了才會有那種表現,我不能因為遇到點挫折就喪失信心了,大法弟子應該有堅定的意志,應該有大法弟子的風範。想到這些,就不再記恨那些不聽真相的同事了,反而發覺自己以前講真相總是帶著對立和強加的情緒在講,遇到一點不如意爭鬥心就起來了,說話語氣也不善,這種狀態怎麼能救了人呢!想想真是不應該,後來我又對很多同事多次講真相,他們對我的態度也來了個大轉彎,有的能夠聽下去了,有的態度友好了,也有同意「三退」的。

特別是有一個同事,在給他講真相之前一段時間,有一天他當著幾個同事的面對我說了一句很不客氣的話,氣的我臉紅脖子粗,但我還是強忍住了。過了一段時間,我和他約好一起去放風箏,我就趁去單位取風箏的機會給他講了半個小時真相,他聽的很認真,也同意「三退」了。這件事讓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平日裏的言行真的很重要,常人很多時候就看表面,如果那天我沒忍住和他幹起來了,可能就失去給他講真相的機會了。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不能因為自己不好的言行把眾生推出去。

去年十一月份,由於業務需要,部門領導要把我派到另一座城市。我很痛快的答應了,那時的想法很簡單:我的一切有師父安排,師父給弟子的永遠都是最好的,師父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我要去的那座城市裏有需要我救的人在等著我呢。

到了那座城市後,第一件事是租房子。有一天去買被褥,恰巧沒有別的顧客,我就給老闆講甚麼是「三退」,為甚麼要「三退」,她很開心的答應了。買完被褥後,打出租車回租的房子,利用十分鐘左右的車程給司機講真相,他也同意「三退」,這是我之前從來沒想過的。可能是產生了一點歡喜心,接下來給另外兩個人講真相勸退,他倆都不相信,一個對我態度很不好,另一個甚至破口大罵。我沒有控制住情緒,高聲的反駁他,結果下車時那個司機還說了一句恐嚇我的話。

週一,又來到外派那座城市。住在新租的房子中,當天晚上睡覺時突然就感覺全身不能動了,耳朵旁邊有嗡嗡的聲音,我拼命的從嘴角發出聲音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幾秒鐘之後吧,我就能動了。記憶中這是我第一次出現這種事情。我立刻起來發正念,鏟除那些不好的生命,可能是那些壞東西看一個大法弟子來到這裏就聚集起來害我吧,但我有師父在,沒有絲毫害怕,是它們害怕我,因為師父安排我來這裏救人。邪惡要阻止我救人,休想!

由於經常往返於兩座城市,全部出行幾乎都是坐出租車或專車,我就抓住這些坐車的機會給司機講真相,幾乎是每次坐車都要講,有時候狀態不好就想今天心態不好就別講了,但是轉念一想,如果我不開口講真相,也許機緣就永遠的錯過了,想到這的時候我就會選擇開口講真相。說來也巧,幾個月的時間裏我坐出租車的次數接近二百次,碰到的司機絕大多數之前都沒有三退,這都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有緣人。

有一個司機先後拉過我三次,我對他的印象很深刻。第一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下車時送給他真相期刊他也不要;不久又坐他的車,就想換一個角度和他講真相吧,我感覺他是那種對邪黨感到無奈而破罐子破摔型的,應該讓他找回中國人應有的尊嚴,於是很善意的對他說:中國自古以來被稱為神州,中國的文化是神傳文化,幾千年來中國人一直敬天地、信神佛、相信善惡有報,中國人和神佛有著不解的淵源,中國古人講的是仁、義、禮、智、信,曾經的中國是禮儀之邦,萬國來朝的地方,但如今的中國為甚麼淪落到這個地步,中國人為甚麼到處不受待見,這不就是共產黨幹的嗎,中國五千年的文化被共產黨幾十年時間都給摧毀了。他聽進去了,下車時我說上次給你真相期刊你沒要,這次還要不要?他說:「要,我要!」

又過了一段時間,第三次坐他的車時,看到他理了頭髮,我很熱情的和他打招呼寒暄,他不怎麼記得我了,我問他真相期刊看沒看啊,他說翻了幾次,沒時間看,我就給他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以及為甚麼要「三退」。這回他都聽進去了,最後說:「我退!」他說這句話時我感覺他整個人都振奮起來了,不再是那副渾渾噩噩的狀態了,也許那就是一個生命明白真相,做出正確選擇後的真情流露吧!我真的為他的選擇感到高興!

結束語

時間真的太珍貴了,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時間,我們不能浪費,如果哪一天正法結束了,那我們的修煉也就結束了,想做好都沒機會了。師父說:「我覺得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1]我們現在就在聽師父傳功講法啊,我們和師父同在,我們在助師正法,這場迫害算的了甚麼呢,無論多麼殘酷大法弟子不都走過來了嗎,舊勢力從來都沒有說了算過,師父在掌控著一切!

真的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珍惜這所剩不多的時間,精進的同修繼續精進,消沉的同修別再消沉,都能跟師父回家,師父不想放棄我們每一個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