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一跤摔倒十三春 走出鬼門回天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九六年初,久病不癒的老伴喜得法輪大法資料,可她的眼睛看不清字,看久了還會頭痛,只等我下班晚上讀給她聽。後來她又要我陪她參加師父講法錄像學習班。在學習班上就見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現場目睹了這個法輪功治病又治心,我也修煉法輪功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被無理的關進大牢半個月,後來老伴也被關進去一百多天,搞得家裏家外和單位都不得安寧。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明,在壓力下寫了不該寫的東西。邪惡說:從表面上看你寫的還有點認識,但總覺的你話中有話。就算你「轉化」了。

我被以所謂「監外候審」放回工作單位。單位為我設了專門房間,派專人看管著,還要我交所謂「保證金」,還經常拿來污衊法輪功的資料讓我看。那些資料看多了,我由不信到懷疑,最後就半信半疑了。開始是他們不准我修煉,後來自己放棄了修煉。

掉回常人十三年 死亡到眼前

師尊告誡我們說:「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1]

回到常人這十幾年來,每年醫藥費少則幾千元,多則一、兩萬,各種保健藥品、食品都吃遍了,也沒吃出健康;看壞了兩台電視機,拉壞了三把二胡,也沒拉出快樂人生,倒是先後住了七次醫院,有兩次甚至是送去搶救!

到了二零一三年初,先是眼睛難受,後是喉嚨吞咽不舒服。到九月份,走五百米就得休息,真正無力到拉二胡弓子也抬不起來。到省醫院檢查,確診是肌無力。我到網上去查,知道目前全世界都找不出病因,只知有病,中、西醫都沒有甚麼好辦法,醫藥費還高,每月都在萬餘元左右。

於是我在十月初就回到老家暗自安排一下後事,陪九十多歲老母親住了兩天,也算是個告別吧。當然這一切只有我自己知道。

回家後,再找另外一家大醫院複診。檢查結果是:不只是肌無力,而是全身性的肌無力,醫生說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要我馬上住院。此時我雖有死和不怕死的準備,可沒有想到這死期會來的這麼快!自那我更是吃不下睡不好,心煩意亂。

一天早上,老伴叫我和她去自家菜地轉一轉。到那後她挖芋頭,我在一邊看。突然「啪」她手中的鍬把斷了。她對我說:拿回家幫我安好,安好再挖吧。我卻升起林黛玉葬花的心境──「今年我給你安鍬把,明年誰給你安?」一陣心酸眼淚流了出來。我連忙背對著她說:「我想回去休息。」我走後鄰地的朋友對她說:看你老公情緒不如以前好。

她回家後詢問我,我想反正馬上要進醫院了,就把實情告訴了她。她含著淚說:如果有辦法治,你只管花錢治,貸款、賣房也給你治。如果沒有辦法治好,你就和我一起煉法輪功。我說:「我之所以不告訴你,就是因為知道你一定會這麼說。」

到這個時候了我還是死抱著常人心不放。

回歸修煉 雲散天晴

晚上老伴找來兩個七、八十歲的老大法弟子,都是教授級的。其中一個對我說:「你這個病你要治我可以幫你的忙,我認識一百多個醫院的教授,你點哪個我可以叫哪個給你治,保證服務態度好,醫藥選用最好的,一切達到你滿意。但他們不能保證能給你治好,因為我們教授中也有得這個病走的。治到最後可能是人財兩空。最好的辦法只有一個──回到大法中來。這是我的一句真心話。我認為你的病是一個假相,你以前住院是師父在等你,點化你,你不悟。這次可能是師父給你的一個更重的點化。正法到了尾聲,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棒喝,就看你悟不悟了。」

她離開時我起身送她,她說:「你別送我們了,只想早點聽到你的答覆。」我說:「您二位的話我會慎重考慮的,給我點時間想一下。」

他們走後,我對老伴說「我想休息」。她說:「你睡下吧。你躺著我讀書給你聽可以嗎?」我沒有反對。就這樣睡著聽著,我也不知道甚麼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五點醒來後,老伴說:「能和我一塊煉功嗎?」我說煉吧。五套功法一次煉完,雙盤一個小時我也堅持下來了!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煉完後人覺的舒服多了。

上午女兒們來看我,說:「你今天的精神比昨天強多啦!」我說:「我正式確定放棄去醫院治療,和你媽一塊煉法輪功。但有一個要求:我闖過這一關,我還是你們的爸爸,你們還有爸爸可叫;闖不過去你們不能怪媽媽,更不能怪法輪功,那是我個人的心性問題,命中註定。」

她們都表態同意我的決定。就這樣我正式回到大法修煉。

這三年的修煉路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我正式回歸大法。回歸後我抓緊時間做了幾件事:

第一件事:把三千多元的各種藥和其它治病物品處理了。這些藥大部份是還沒有報銷過的。

說來真是信神就見神。在處理藥品時 我把其它的藥都處理了,專把高血壓藥留下來。當時我想高血壓出問題就得搶救,我做兩步走。第一天早上,一量血壓80/120,從來沒有過的正常。可我怕水銀血壓計有問題,拿了一個電子血壓計再量,還是一樣正常。我還不悟,照從前那樣,按時按量把治療高血壓的藥吃了。過了一會再量,90/160,降下來的血壓升高了!當時我就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當場我就把治療高血壓的藥處理了,連血壓計一起不要了。師尊真是一點一滴都在關照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從這天以後,我甚麼藥都不沾,也沒有了,連泡腳、艾灸、拔罐、膏藥、腰肩治療儀、呼嚕治療儀等等全部處理掉。現在的我面色紅潤、精神飽滿,食量不減,體重卻由原來的一百八十多斤減到一百六十多斤,老人斑和皺紋消失了,別人都說我不像七十四、五歲的人。

第二件事:利用半年多時間把四十七本大法書通讀一遍。通過讀書不知不覺的把原來不想煉功的疙瘩解開了,把邪黨污衊法輪功的謊言認清了,把受邪黨六、七十年的黨文化洗腦後形成的思想意識和觀念翻轉過來了。當然這還是一個我的思想上的基本的、初步認識和變化,還有很多被邪黨灌輸到腦中的更深更細更毒的東西有待繼續學法修煉才能徹底消除或肅清。

第三件事:走親訪友,講真相

脫離大法的十三年中,我在親朋好友圈內說過對法輪功不好的話,反感老伴堅持修煉不肯放棄法輪大法。親友們很多都知道我得了不治之症。通過走訪一一講真相,並認錯悔過。我告訴他們我為何又回到法輪功裏修煉,以及我修煉前後變化。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其實親友中的多數都被我老伴在這十三年中勸退了。只是那時不告訴我,這時才讓我知道。

第四件事:站出來,走出去。

半年後我就跟老伴和其他同修出去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由於脫離大法太久,我暫時還不能很好的給世人講清真相,我仍然出去做自己能做的,如發正念,發資料,為其他學員的安全觀察周圍動靜和環境,消除不好的因素,有時也上前湊幾句幫撐一下。兩年多來,不管颳風下雪,也不管過年過節,一天不落的出去講真相。有時也有這兒酸那兒疼的時候,各種不好受的現象出現,但都擋不住我的出行和參加證實法的活動。

訴江開始,明知道自己是當地重點監控對像,還是勇敢的站出來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並得到兩高回執。自己也還熱情的幫其他同修完成訴江。

感想

在師父正法有限的寶貴時間裏,我竟然離開大法十三年,有甚麼臉面在大家面前表露這些淺層的認識和進步,更沒臉見師父。師父教導我們說:「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1]我的變化我的進步並不是我自己能怎麼樣,這是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是師父的威德!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要表達我對師父的無限感恩!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謝師父留住了我的本體讓我能在大法中修煉。今後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也要一心一意緊跟師父回家!

跪拜師父!

也感謝同修們給我的關心和幫助!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