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山區裏傳出大法福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

偉大的師尊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六歲了,沒進過學校的門。今天也想說說自己修煉近二十年來的經歷、體會和感悟,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晚期癌症二十天痊癒

修煉大法前,我活得非常艱難:丈夫癱瘓在床已經好幾年了,我自己也一身病,肝炎、胃病,還有膽管炎,痛起來可真要命。

這還不算,最要命的是後來我又得了乳腺癌,發現時已是晚期。一九九六年八月做了手術。做手術時醫生發現胸、腹、肋、胳膊的筋上都有了癌變。術後全身無力,右胳膊耷拉著,完全抬不起來。醫生說我活不長了,癌細胞已擴散到全身,回家養著吧。

我無論怎麼難,還得掙扎著伺候癱瘓的老伴。那時孩子們都不在身邊,幫不上忙。身體最難受的時候,走幾步就得歇會兒,精神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真想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我永遠忘不了的日子。一個朋友來看我,說:「煉法輪功吧,法輪功能救你。」當天晚上,我就去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

第一眼就覺的師父好面熟,仔細想一想好像夢中見過。我認認真真的聽著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句句都打到我的心裏,禁不住的流淚,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佛法,這就是我師父。那天晚上的錄像放了多長時間,我就哭了多長時間。

從那晚起我決心修煉法輪功。

第二天我到煉功點上去了,告訴輔導員我的右胳膊因為甚麼原因抬不起來,可能無法煉功。他就拿著我的右胳膊往起抬,抬,抬,當抬到頭頂時,就聽到「啪!」的一聲,隨著幾秒鐘的劇痛過後,我就感到胳膊有勁了,手能動了,我能學功了。只幾分鐘,師父就把我殘廢了的右胳膊的兩條筋接上了,太神奇了!我的眼淚奪眶而出,不知該怎樣感謝師父。

煉功不到二十天,我的所有的病全好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啊!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好好修煉。

我家成立了學法點,同修們來我家一起學法、切磋。那時為了讓更多的民眾了解大法並在大法中受益,輔導員經常組織我們去其它村鎮洪法,宣傳法。每次洪法活動我都去參加。為弘法,我還讓兒子買了台一萬多元的錄像機。

山區都是幾戶人家一個村落,村與村隔著山梁,戶與戶隔著陡坡。我雖然住在鎮上,但去山村弘法走再遠,再難走的山路,我不但不覺的累,我還給那裏的人現身說法:我原來是個癌症晚期病人,修煉大法二十天癌症就好了。很多人聽到我的神奇故事,也紛紛來學法煉功。

黑夜中的光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形勢突變,大法遭誹謗,師父遭誣陷蒙冤,大法弟子遭到殘酷迫害。我的家也被抄。惡人搶走了我的大法書、錄像機等,我傷心的哭了好幾天。

為了證實法、還師父清白,同修們想了各種辦法,如,在筷子頭裹上海綿,蘸上紅油漆,到處寫「法輪大法好」,石頭上、牆壁上、電線桿上都寫,也寫在紙上貼出去,寫在大黃布上掛出去。

一次同修寫了三條五米長的橫幅,大雪過後,我與乙同修出去掛。看到路邊有個二十米高的大標誌牌,架子是三角鐵焊成的,我爬到約十米高處,把橫幅一頭的繩子拴上,又爬到另一頭把橫幅拴好。黃布紅字,白茫茫的雪地,「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格外醒目。鐵架子上有雪很滑,惡警不敢上去摘,氣的像瘋了一樣,挨戶到學員家讓按手印,逼問是誰寫的?誰掛的?說查出後判大刑。大法弟子們誰也不去配合他們。這條橫幅一直在那裏掛了半個多月。

還有一次,和三個同修背上六十條橫幅沿路往樹上掛,那是一條國道,車輛很多,人們都能看到條幅飄飄,一路望去,漂亮極了。約掛到一半的時候,聽到一片摩托車響,警察追來了,我們四人趕緊躲進玉米地,玉米地旁是火車道,正好有輛未用的火車停在鐵道上,我們就從火車底下鑽到鐵軌的那邊去了。等警察走後,我和同修繼續掛完剩餘的橫幅才回家。

那時山區的大法真相資料很少,都是市裏同修送來的,我們很珍惜。每次都認真的計算著哪些村去發過,只去那些沒去過的山村發,也就越發越遠。後來我們就坐車去,從遠處開始發,邊發邊往回走。最遠的村莊坐車出去六十里地,往回走要走一晚上,累得腿好像都不會打彎了,實在走不動了,就背師父的詩詞:「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頓覺輕鬆。

有一回發完資料往回走的時候下起了雨,天黑的伸手不見五指,走著走著迷路了,腳下全是石頭,走幾步摔一跤,實在難走,還迷失了方向,不知往哪走了?這時我與同修喊:「師父,請給我們指路!」話剛說完,突然前面出現幾道閃電般的亮光,我們朝著亮光走,五、六分鐘後,走到大路上,亮光消失了。

我們仰望天空,長呼:「謝──謝──師──父!」淚水雨水一起流。

明真相的官民得救度

我托同修買了台小型複印機和一台一拖四刻錄機,建立了資料點,解決了當地資料短缺的問題,也免去了外地同修大包小包送材料的風險。

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做資料,做好後想辦法安全的送出去,有時捆在身上、有時裝在籃子裏,上面放上小米或其它糧食。當時形勢緊張,出門進門都有人監視,我用修煉人的心去對待這一切,與左鄰右舍及周圍的人相處的很好,根據各家情況送真相資料給他們。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有的人還說:「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以後我也學。」

有一女同修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被警察發現,幾個警察光天化日之下把她打得昏死過去。村民們憤怒了,說「你們太狠了,人都讓你們打得不動了還打,還不趕快搶救去!」在群眾的指責下,警察把這位女同修拖上車,可是沒拉去搶救,而是拉到派出所用涼水潑醒的。之後這位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我們及時曝光惡人惡行,並感謝有正義感的村民。我們大量發資料,鎮上辦公室也去發。一位鎮副書記明白真相後,將關在鎮上的十幾位同修悄悄放回家了。有的鎮幹部囑咐我:「注意安全」,「小心點兒」,還有一個人說:「需要幫忙說話。」後來那人果然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很了不起!他與他的家人都得了福報。

正念制惡 警察空手而返

有一天,我家突然闖進幾個警察,一口咬定我有打印機,叫我交出來。我很感謝師父的安排,那天我剛好將機子放到別處藏起來了。他們搜遍了我家的角角落落也沒搜到。但是惡人不甘心,一連九天,走了一撥又來一撥,有時白天,有時半夜,攪的我們飯也吃不好,覺也睡不好,心一天到晚懸著。給他們講真相也不聽。

後來來了九個兇惡警察,其中兩個人,一人拿著槍,從後面對著我的脖子;一個拿著電棍戳點著我的頭,說:「你今天必須跟我們走,跟你攤牌吧,是某某某告了你,說你有複印機,還有刻錄機,你送資料又發資料。別看你這麼大歲數了,屬你活躍,你已被列為重點人物,今天不去不行!」我說:「某某某是被你們抓去迫害的迷糊了亂說的。」說話間,要綁架我,我大聲說:「我堅決不跟你們走,我師父可沒說讓我跟你們走,我聽我師父的,我師父說了算!」

這時癱瘓在床的丈夫哭著說:「她走了,誰管我啊?沒人管我,我也活不成了,你們把我也抬走吧!」正好這時候我二兒子出現在門口,他開車從外地回來了。一看這陣勢他就說:「快七十歲的人了,管她幹甚麼?又沒上過學,甚麼機子?我們都沒見過。」惡人又對準我兒子:「你媽不去也行,必須讓她寫保證,不然你的工作也別要了!」說完這幫人就開車走了,邊走邊說:「我們還來!」我心裏明白,謝謝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證實大法 師尊賦予智慧

由於警察不斷騷擾、恐嚇,我被迫搬家,搬到三兒子所在的城市。我想大法弟子走到哪,就要在哪證實法。考慮到在三兒子家做真相資料不方便,我就自己租房住。

當時聯繫不上同修,只好給遠在外省修大法的弟弟打電話。弟弟給我買了電腦、激光打印機送來,手把手教了我一夜。因為上班,第二天他就趕回去了,留下一張寫滿字的紙條,說:「姐,你照著這上面寫的學就會了。」

我學會兒,哭會兒,這麼大歲數了,又沒有文化,甚麼時候能學會啊?我流著眼淚看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弟子笨,給弟子智慧吧。」兩天後,我就真的能打印、能下載了。我買了輛腳踏三輪車,自己去買耗材,自己打印,自己散發,我去生活小區、集貿市場、公園,每天出去發,有時也面對面講真相。

後來聯繫上了當地同修,又有了集體學法、相互配合講真相的環境。根據當地同修需要,我又添置了彩色噴墨打印機。我的退休金以前都給老伴買藥吃了,癱瘓了十三年的老伴去世後,我每月工資只留下生活費用,其餘的都投入到大法的救人項目上去。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的一切也都屬於大法,無論怎麼做,都覺的無法報答師父的救命之恩!

大兒子買了套二百平米的大房子,讓我跟他一起住。我告訴他我不能去,兒子急得掉眼淚。我想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救人的責任,我就給他做了解釋。兒子理解後,就又給我買了一套小一點的房子,這樣我一個人住有更充足的時間全身心的投入到三件事中。我每天有幹不完的事,做資料實在忙不過來,就讓同修在我家住一、兩天,倆人一塊做。

無論怎麼忙,像往常一樣整體配合的事情我從不落下。

當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曝光後,為了讓世人知道中共不法人員的殘忍,呼籲世人行動起來制止中共的暴行,我們學法組的同修們決定一夜之間將曝光中共活摘器官這一暴行的粘貼貼滿大街小巷、遠郊近鄰。我與同修八個人坐平板電車,一路向遠郊貼去。當貼到一大院門前時,裏面有嘈雜聲,抬頭一看是縣公安局,我們趕緊開車就跑,緊接著警察開著摩托車就追來了。我們向沒路燈的土路跑,摩托車在後邊緊追不捨,我們只好往麥地裏開,摩托進不了麥地,警察就放棄了追趕。我們就又返回到村裏貼完。

我們沿田間小路往回開。一段小路被澆灌麥子的水沖成了坑,車開進坑裏翻車了,我們八人全被車壓在底下,神奇的是每個人的頭都在外邊。我向坑邊挪動,從縫隙中爬出來,後來又爬出來兩人,我們三人合力把平板車翻過來。同修都出來了,誰也沒被砸傷,也不痛。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呵護弟子。

車開不了,八塊電瓶全摔散了,我們摸黑找到一家人家,借了個手電照著才把電瓶安裝上。可車燈壞了,天又黑,又是深夜,我們都求師父加持,讓我們天亮前趕回家,要不一身泥巴怎麼進城?不多會兒電車發動起來了,我們激動的含淚謝謝師尊……

坐在平板車上,都開心的笑了!個個棉衣已經濕透,不一會全變成了冰,沒人當回事,也不覺的涼。下車往家走,衣服上的冰還嘎嘎響。到家一看,凌晨三點半。趕忙洗洗涮涮,正好到了全國統一煉功時間。

明慧台曆人人搶

年前和乙同修去集貿市場發二零一七年明慧年曆。我們準備了幾百份台曆,五百份單張日曆。

一到市場我倆就大聲招呼:「快過來,給大家送寶來了,誰要誰得福報!」人們一下都圍過來,我倆都忙不過來了,邊發邊往前走,剛走過去,後面就有人喊,「哎!還沒給我呢!」就又返回去遞給她,拿到的就迫不及待的翻開看,並嘖嘖有聲:「太漂亮了!」幾個賣布的男子手裏拿著台曆,一手舉著拳頭高呼:「法輪大法好!」不到三個小時全部發光,熱烈場面感人。

年曆發完了,警察也炸營了,慌忙的在市場上跑來跑去,從攤主手上奪台曆,邊奪邊問:誰給你們的?聽到人們回答:「不知道,不認識!」我倆立即脫掉棉衣外套,摘下帽子,找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發正念,一點也不害怕。直到天要黑了,隨著散場人流回到家。

為了廣傳真相,我們在集貿市場除了講真相,還向做生意的人兌換真相幣, 把一元的真相幣一百張一捆,兌給需要零錢的買賣人,他們體會到了花真相幣得福報,很快就兌換出去了。這麼多年我一直在集市上給攤主們兌換,換了多少萬元都無法統計。

一路風雨 神佛在身旁

近幾年,真相小冊子、傳單、《九評共產黨》、光盤,我都是面對面發,發了多少、勸退了多少記不得了,反正天天出去,集貿市場、小吃店、商場裏、馬路邊、車站等地方經常去。我心裏只有一念,就是多救人!

一天,遇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我和同修倆邊走邊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同修說,你聽天上也在唱,抬頭望去,只見一團像棉花一樣的白雲在我倆頭頂上方跟著我們走,心裏疑惑:哪裏來的歌聲?這時路邊一位老年男子說:「你們唱的甚麼歌這麼好聽,我耳朵特別聾都聽見了。你們的歌感動了上天,上面也跟你們一起唱呢。」連常人都聽到了!我倆感慨萬千!

回首走過的路,師尊總是時刻在呵護著、鼓勵著我們。我知道,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走好最後的路,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才能報答大慈大悲的師尊的救度之恩!

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