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多年迫害法輪功學員逾千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自一九九九年起,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始於南端的海南省,判刑最多的是北端的黑龍江省。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少有超過一萬二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就有一千二百多人。

黑龍江女子監獄,十五年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達千人,是中國大陸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並殘酷迫害的監獄之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六日,黑龍江最早被判刑的兩名法輪功學員──肇東市五十四歲的王萬珍、六十四歲的陳金蘭被劫持入獄。從此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送至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有時一次被送入十多人,甚至二十人左右,總數多時達七百多人,約佔監獄關押人員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刑期最長達十五年、十四年。有的法輪功學員甚至被兩次判刑關押,如哈爾濱市武麗君;牡丹江市曹迎春等。到目前該監獄仍關押著數百名法輪功學員,集中在四個監區即集訓九監區、攻堅十一監區;鞏固轉化七、十三監區。本年度黑龍江省仍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送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而且刑期很重,如哈爾濱市阿城區丁淑慧七月十五日投監,刑期十一年。相當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被綁架時、在看守所時遭到酷刑,有的被抬進監獄,有的被背進監獄。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設有大規模服裝廠,流水線作業。同時,接手糊紙袋、粘紙花、裝牙籤等業務。犯人通過幹活「掙分」減刑。而被綁架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一是被「一級嚴管」,特殊配以刑事犯「包夾」,監視法輪功學員言行,甚至上廁所都跟隨。而且在整個刑期被強制要求放棄信仰,「轉化」,猶如「文革」運動中一樣,寫「四書」:揭批書、決裂書、反悔書、保證書。

獄方對拒絕穿囚服、戴名籤、拒絕勞動奴役,拒絕「轉化」,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肉體、精神迫害。

酷刑演示:上大掛
酷刑演示:上大掛

據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自訴,迫害包括但不限於暴力毆打、電擊、在烈日下暴曬軍訓、在零下幾十度時在室外冷凍、上大掛(懸空吊在高處)、銬在床上數日至數月、固定姿勢坐小板凳每天十幾至二十四小時、連續關押在小號多達數月,有時手腳銬住並鎖在地環;長時間剝奪睡眠,束縛帶捆綁在床上、黃膠帶封口、捆腿。對無奈之下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摧殘性灌食;還被剝奪接見權、通信權,甚至購買日用品權利。剝奪法輪功學員交流權利、甚至睡眠權、上廁所權利。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在今年五月興起的訴江大潮中,眾多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陳述自己及家庭遭受的嚴重侵權和犯罪。

冤獄十五年孫鳳傑遭受酷刑 家人控告首惡江澤民

其中,法輪功學員孫鳳傑的家人已向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澤民的刑事罪責。

以下是其家人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孫鳳傑遭江澤民團伙迫害的事實。

孫鳳傑,現年五十八歲,原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孫鳳傑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十三年,在非法關押中共計度過了近十五年的時間。

孫鳳傑二零零三年九月份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因為拒絕放棄信仰,堅持學法、煉功,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背銬、綁吊、坐小板凳、長時間剝奪睡眠、注射有害藥物等迫害。目前她仍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折磨。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酷刑演示:注射有害藥物(繪畫)

孫鳳傑老家是山東省梁山縣,她做生意非常能幹能吃苦,性格也非常倔強暴躁,曾意外昏厥,還有嚴重的頭痛病。一九九六年五月,孫鳳傑開始修煉法輪功,她一身的病都好了,特別是她心性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在家裏不打人罵人了,硝煙四起的戰場變成了溫暖和睦的真正的家。對外,她處處為了別人著想,對顧客從不抬價,更不會摻假;誰有困難了,她不管親疏都伸出援手;下雪了,她為大家清掃門前過道積雪,認識的人都說她是個大好人。在修煉上,她認認真真,每天起早煉功,一年四季從來不間斷。因為她能張羅事情,加上熱心,被選成輔導站站長,沒官沒錢,義務為大家服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當天,她就趕到北京信訪局依法上訪,要求給法輪功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同時告訴政府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沒有錯。十二月份 在北京被劫持,從北京回到家的當天就被向陽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進雙鴨山礦務局公安處看守所。關押三個月後,二零零零年二月六日 被送西格木勞教所勞教一年,遭警察責罵,關小號,他們把她和另外兩位同修三人抻開兩臂連銬在床邊,不能坐,不能臥,有一人動一下,另兩個人就被抻得更重。警察劉亞東為阻止她們煉功,把她們吊銬在門框上,腳尖沾地,長達一夜。普教也對法輪功學員連打帶罵,一個犯人在打孫鳳傑時,把笤帚都給打飛了。她被打得全身是傷,青一塊 紫一塊。同時對她們強行洗腦,經濟勒索,強迫勞動。

二零零零年 十月二十八日孫鳳傑從佳木斯勞教所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八點三十分,孫鳳傑和丈夫被610三名人員和富安派出所警察綁架,孫鳳傑被關押在雙鴨山市看守所九天後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孫鳳傑與法輪功學員王關榮被綁架,雙鴨山公安局在抓到孫鳳傑和王關榮後專門成立了專案組,並在她們的住處蹲坑半個多月抓捕其他大法弟子,張興華,吳月慶,劉豔等人就是這樣被抓的。看守所的張玉山,小耿等十七、八個人分成兩伙對孫鳳傑、王關榮兩人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打她們倆的頭、耳,還強迫按她們九十度大彎腰,腿大叉開,胳膊往後背,腰大彎下,頭大低下,令其撅著做開飛機狀,警察李洪波,李森,劉維國,代長朋等用腳踢她倆的臉部和頭部,打得她們鮮血直流,長達兩個小時;兩天兩夜不准睡覺。這期間,惡警代長朋還用打火機燒孫鳳傑的頭髮, 給李森開車的司機,三十多歲的常某某用塑料袋套在孫鳳傑的頭上捂住,使孫鳳傑憋得喘不上氣來;惡徒用拳頭砸王關榮的脊椎骨,使她全身腫痛數月不好。她們被 毒打得遍體鱗傷,回到號裏咳血數日。王關榮半個月不能走路,孫鳳傑是被人拖回號裏的。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被雙鴨山市區法院非法判十三年,上訴維持原判。荒唐的是:判決書上說孫鳳傑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這期間又被勞教三年,當時孫鳳傑質問法官:我怎麼不知道?這是甚麼時候判的?法官說沒抓到你的時候就判的。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孫鳳傑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先被關押在集訓隊,集訓隊也稱「新收」,是監獄給犯人立規矩的地方,也是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力度最大的地方。一般犯人是三個月,因為她不轉化,孫鳳傑被關押了三年多。

二零零五年冬十一月的一天,集訓隊大隊長呂晶華,指使犯人給孫鳳傑戴銬四天四夜;十二月二十日,孫鳳傑被綁吊十四天,還給背銬,然後用繩子將她吊在床上折磨,使孫鳳傑站不起來又蹲不下,孫鳳傑被吊得昏死過去兩次。打罵更是家常便飯。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孫鳳傑再次被呂晶華指使犯人給戴上背銬,銬在暖氣管子上,體罰數日才罷休。四月中旬呂晶華帶領六個警察氣勢洶洶的闖進集訓隊五樓東側的小教室,強行給不肯「轉化」的大法弟子注射不明藥物,並指使刑事犯對孫鳳傑大打出手,抓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之後將她按在地上,強行注射不明藥物,直到孫鳳傑被打的昏死過去。他們竟然若無其事的對看管孫鳳傑的犯人說:「讓她躺著吧,我們走。」說完揚長而去。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孫鳳傑被調到二監獄區迫害,有時一夜不讓睡。鄒齊把孫鳳傑按在一個椅子上毒打,將椅子按的粉碎。十一月二十八日,突然車間調來很多刑事犯人,兩個犯人看管一個法輪功學員,不讓說話、不讓出屋、不許走動、不讓上床上坐 著,煉功與閉眼都不行,不讓睡覺,從早到晚上就那麼坐在小板凳上。

隊長楊華扣押孫鳳傑的家信,一次楊華沒等孫鳳傑看,就把孫鳳傑的家信給撕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黑龍江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施行新一輪的殘酷迫害,七月六日,黑女監從一、二、三、四、五、六、八等監區各抽一名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 直接送到九、十一監區,晝夜坐在小凳上,不讓睡覺。孫鳳傑拒絕轉化,拒絕放棄修煉,二十多天多天不分晝夜不讓睡覺,致使體重銳減二十公斤,只剩下一副皮包骨。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孫鳳傑在黑龍江雙鴨山市三馬路貿易市場經營布匹布料生意,經常去廣州汕頭、海城上貨,固定資產幾十萬元。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日晚被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被李洪波、李森及姓趙的和富安派出所察警朱衛東、李世文等十多個人再次強行抄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第三次被非法抄家,搜走了七八千元現金,以及油印機、手機等物品。 富安派出所警察朱衛東等人經常去家中的小店裏騷擾,在大搜捕的時候孫鳳傑 商店被抄,被惡警拿走了許多錢物。這些年的迫害破壞了孫鳳傑家中的經濟來源。孫鳳傑年邁的父母八十多歲,由於擔憂掛念在獄中的女兒,老人多次住院。丈夫去黑龍江女子監獄探望,奔波花費;大姐和三妹去獄中看望給她存錢等造成經濟損失。兒子和女兒初中畢業後就失去了母愛,想念獄中的媽媽,做夢都在哭泣,造成深深精神創傷。更嚴重的孫鳳傑的精神和身體遭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和摧殘。

在此,孫鳳傑的家人控告迫害法輪功的惡首江澤民,要求依法懲處罪犯,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白,還孫鳳傑自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