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法輪功太好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師父叫我們法輪功學員們處處做個好人,無論在工作、家庭或社會上都要用真善忍來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

家庭

我先說說家庭:我有一位老母親,是我的養母,我對她像親母親一樣盡一片孝心。零七年她患上腦梗塞,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只管做飯,侍候母親的事就全落在我身上,吃飯穿衣、擦屎刮尿都是我做,母親尿頻,每晚得起來好多次,住院或在家裏都是我一人照理,但每晚堅持給老人洗臉洗腳,熱天每天給老人擦身子,冬天也是十來天給老人洗回澡,再苦再累也無怨言。

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只要學法煉功全身的疲勞就一掃而光!我心裏只記師父的話:「孝敬父母都是應該的」!明白這也是我們修煉的一部份。就這樣熬了兩年多,直到零九年母親去世,當時親朋好友、街坊鄰居無不誇我是一個大孝子!我就說:「是俺師父讓俺這樣做的!叫俺處處做好人!」

這些年妻子從不干涉我學煉法輪功、講真相,每逢年節我給師父上香,妻子也要給師父下跪叩頭,但有時也有一些心性關,比如有時妻子對我發脾氣,有時關過的好,有時關過的不好,有時也知道向內找,但有時還做的不好,這說明自己修煉還不夠紮實。

女兒在零一年上初中時,中共讓簽名誹謗大法,女兒拒絕簽字。我因書寫「法輪大法好」被迫害罰款一萬多元,母親說起這事就心疼掉淚,女兒說:「奶奶你不要傷心啦!你不知道那字值千金啊!」過後女兒學習成績直線上升,從中下等升到班級前十名,並以多出十幾分的成績考上重點高中,又一路順風考上大學本科,又如願的上了重點大學研究生,去年畢業後被安排一所理想的單位上班。

社會

一次過節我去買水果,回家後發現賣水果的找給我的五十元是假錢,第二天我見到那個賣水果的說假錢的事,她承認是假錢,同意給我換一換,我說不用換了,算我吃個虧!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把假錢給了你,說不定又坑了誰?」她很感動,拿著塑料袋要給我裝水果,我說啥也不要,並跟她講了大法真相,送給她真相小冊子和光碟,她很高興。

零四年我給家附近公廁安上了電燈,自費花了一百多元錢,電線從我家拉出,每晚把電閘推上,早上關上,方便了鄰居,都說我是學雷鋒的!我說:我不是學雷鋒的,是學法輪功的!我們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並利用這件事給鄰居們講真相。妻子才開始不理解,埋怨我說:「人家那麼多有錢的都不管,就你愛管閒事!」我說:「因為我是煉大法的!處處做好人!再說每晚也用不了多少電,花不了幾個錢,全當我吸煙喝酒了!」到現在已有十二年了,中間換了兩次電線,換了幾次感應開關和燈泡,連電費算起花了有一千多元。

零七年環衛處把廁所改成水廁,不知甚麼原因沒有安排人刷廁所,我就把這個活攬了下來,隔一天一刷,一直刷了三個多月,把男廁女廁都刷的乾乾淨淨,鄰居們都誇我,說甚麼的都有,有的說:做好事造福子孫!有的說:做好事有好報!我告訴他們說:「我不圖甚麼回報!只要你們記住大法好就行了。」鄰居中有一個是部隊的老團長,一直歧視大法,撕真相標語。他見我刷廁所很感動,說想給我投篇稿件,誇我做好人好事,我說不用投稿了,你只要知道我們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就行了,並兩次到他家裏跟他講真相。

一次騎車子不小心碰到一輛轎車,只是稍微擦了一點,那司機下車說我把他的車碰掉一塊漆,那塊漆是舊茬,他其實是想訛我,當時我心想自己是修煉人,要能忍能捨!他讓我拿三十元錢,我滿口答應!當時我兜裏只裝十幾元錢不夠給他,要是回家拿錢怕耽誤司機的生意,我就跑到附近商店找一位熟人借了錢給了司機,並告訴他:「我們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希望你記住法輪大法好!」

一次下班回家,在路上見一位中年男子推一輛農用三輪車,很費勁。原來是沒油了,我就幫他推車,一邊推一邊跟他講真相,原來他當過兵,在部隊入了黨,他明白真相後愉快的退了黨。我又跑回家拿了一個塑料壺到加油站給他買了一壺油,他高興地說:「還是煉法輪功的人好!」

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這些年騎車上街從不闖紅燈,不管是颳風下雨,路上有人沒人,都嚴格要求自己,在單位裏上下班路過門崗,都堅持上下車,別人都不下車,包括領導,有人說我:人家都不下車,就你顯眼(顯示),我說: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

工作

在工作上任勞任怨、認真負責,我在一個大型企業集團所屬的公司裏工作,是幹質量檢驗的,廠裏進廠材料都經我檢驗合格後方可進廠,大到鋼材設備,小到毛巾口罩。跟我廠送貨的商戶有幾十家,他們都想拉攏我,想把一些假冒偽劣商品送到廠裏,有送錢的,購物券的,送禮品的,請喝酒吃飯的,給我手機上交費的,有的到家裏送禮的,都被我拒絕,並跟他們講真相,告訴他我們煉法輪功是最正的!可不是電視報紙說的那樣,那全部都是誣陷!他們明白法輪功真相後,大部份給作了三退。

我幹這活十一年了,只收了一個商戶的一本廣告掛曆。我每月平均給廠裏挽回四萬元左右的經濟損失。集團的一個主抓生產的副總經理見到我說:「像你這樣的人咱單位裏還沒有第二個人。」另一位副總經理在一次中層幹部以上的會議上說:「你們要都像某某(指我)那樣就好了。」

我曾在零五、零七、零八年被評為勞動模範,單位報紙兩次報導我的事蹟,我不圖名利,只想宏揚大法!因為我在零一年,曾被綁架、隔離、抄家、罰款和通報處分,全集團的上上下下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就是讓人們看一看我們法輪功學員到底是甚麼樣的人?二零一一年工人增資,分一、二、三檔,當時我們處四十多人分了一個一檔指標,領導很為難!誰都不想要,我就主動找到處長說:「把這個指標給我吧,我是煉法輪功的,別人不要甚麼我要甚麼。」我把這個指標要了下來,現在我的工資比別人每月少拿六十元。

師父給我開智開慧,我本來文化水平不高,是文革時的初中畢業,參加工作後通過自學被廠長看中,安排在質檢部門工作,是搞化驗分析的,雖然工作幾十年了,但有些高深理論還是似懂非懂,在這些年修大法後,感覺師父給我了高深的智慧,例如零四年我們新建一個生產項目,試車階段總經理讓我們檢出生產過程中的產品中每毫升有多少億菌體,當時我們處長很為難,不知咋辦。處長是本科學歷,是學化學分析的,當時還有兩位高級工程師都沒辦法,處長就通知讓我去搞,當時我求師父幫忙,結果半個小時就把數據分析出來了,解決了一大難題,而且我使用的方法及理論合理正確。現在回憶起來覺得很神奇!

記得在零一年,我們檢驗產品的一台氣相色譜儀器出了問題,我用理論計算出產品中所含的幾種物質的含量,從而校正出儀器運作是否正常。過後同事們都說我值十三萬,因為那台色譜儀器是進口的,當時價值十三萬元。這些年我們銷出去的產品,只要出現質量問題領導都派我去解決,累計給企業挽回幾百萬元的經濟損失。別人解決不了的,很難的質量問題,一經我手就迎刃而解了!這就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在此感謝師父!

零八年奧運會期間,中共指使單位領導問我現在煉不煉法輪功了,我告訴他們:煉!因為法輪功太好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