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永不迷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九日,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也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在有緣人的引導下邁進了修煉的行列,真正成了一名幸運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從這一天起,我的人生發生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多愁善感的我蛻變成了一個陽光燦爛的女子,「真善忍」的光輝驅散了我心中的陰霾,法輪大法的法理帶我走上了一條充滿光明和希望的返本歸真之路。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個神聖日子即將來臨之際,我要把在修煉中親身受益的故事寫出來,與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和善良的人們一起共同見證這偉大神聖的時刻!共同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 並以此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感謝造就萬事萬物的法輪大法!

煉功使我脫胎換骨

我從小體弱多病,臉色蒼白髮黃,貧血十分嚴重,經常頭暈目眩,眼前發黑。每到春天,身體就開始出現乏力、酸軟、吊氣,到了下半年就稍有好轉,醫生說這是季節病。用了很多民間偏方也無濟於事。最後為了上班,父親每年都把我帶到醫院去輸血。結婚後,丈夫見我身體不好,還經常說一些尖酸刻薄的話刺傷我,說我是他們那棟居民樓裏身體最差的一個人,也沒人關心我。自從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煉法輪功後,師尊很快就給我淨化了身體。身體裏的所有疾病都不治而癒了,臉色變的紅潤起來,抵抗力也增強了,身體一身輕鬆,幹啥都勁頭十足,吃啥都香,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性格也變的溫和不急躁了。家務活也爭著幹,丈夫看在眼裏,喜在心頭,家裏也時常充滿歡聲笑語。

迫害中,丈夫支持我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犯罪集團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所有的媒體都跟著搖旗吶喊,對大法師父和法輪功極盡污衊之詞,神州大地烏煙瘴氣,令人窒息。我丈夫為此也感到氣憤難平,當聽到電視廣播對法輪功不實的報導後,他覺的真是不可理喻,這個政府沒得救了,只要江澤民在電視裏一露面,就大罵不止。他憤憤的說:「這個法輪功這麼好,政府卻顛倒黑白,我老婆煉了功身體健康了,這是不爭的事實。」有一次,我與兩名老年同修結伴到鄰村去發真相資料,他也爭著要去,那天晚上他和我們一起走了二十多里路,他可是平時一出門就嚷著要坐車的人。

二零零零年底,當地派出所所長和學校領導一行人從外縣開車徑直來到我家裏,當時只有我幼小的兒子在家裏。他們騙孩子開門後,就在我家裏東翻西找。我回家後,見屋子裏站了一群警察正在放我的收錄機,所長手裏正拿著我的寶書《轉法輪》,我上去就搶,只聽那所長氣急敗壞的對著他手下大聲叫喊:「叫縣上趕快開車來,把××帶走!」幸虧學校領導及時打電話通知了我丈夫。丈夫回家,見狀叫我快走,隨後,他機智的與警察周旋,讓我安全脫離險境,避免了一場災難。

淡泊名利,做事為他人著想

得法之前,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在學校一直擔任畢業班的語文教學工作兼班主任,每期的教學成績都名列前茅。由於工作出色,深得領導信任,九八年讓我擔任學校高段(五、六年級)教研組組長。修煉大法後,我處處用「真善忍」的標準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更加兢兢業業,與同事們共同探討教學新方法,大膽改革,靈活機動,摸索出了一套適合自己特長的教學模式,我還讓班裏的孩子們監督我,如發現我有不符合「真善忍」的言行就及時提醒我,學生們在我的潛移默化影響下,也變的更加文明和可愛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畢業班的教學任務已完成,已進入最後緊張的複習階段,工作也更加繁忙了,週末還要給學生補課。恰在此時,與我同年級的語文老師要請假去醫院照顧生病的家屬。這時,學校教導主任找到我,以商量的口氣想讓我代班。我有點猶豫,怕代班影響我班的畢業會考成績。領導見我為難,說:「我們最先考慮請社會上的代課老師,但是代課老師不熟悉教材,而且也缺乏經驗,責任心也不強,會影響教學工作。」我一聽,心想:師尊教我們做任何事都要替別人著想,我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受影響,就沒替同年級的老師、那個班的幾十個學生乃至於替學校的領導考慮呢?想到這裏,我真誠的對領導說:「好,讓我代吧,我會盡心盡力把兩個班的工作做好,請領導放心。」

第二天,我就把兩個班的學生安排在一個大教室裏,並及時召開班委會,講了這次合班的原因並布置了工作,讓他們安心學習,不分彼此,互幫互學,共同進步,大大提高了學生們的學習興趣。兩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畢業會考那天,兩個班的孩子們充滿信心的走進了考場,順利的完成了答卷。到了成績公布出來時,我班的成績不但沒有受到絲毫影響,而且考到了全鎮第一,所代的班也考到了第四名。

九月十日是教師節,全鎮照例要召開教師大會。學校領導來到寢室,對我說:「這次教師節大會,鎮教辦決定獎勵一批優秀輔導員和教學成績突出的教師。教辦領導說,你業績做的很好,但政治思想不合格(指我煉法輪功不能評先進)。因此,這次的獎勵名額就給了本校的那位女老師了。」

我一聽,心裏很坦然,我平靜的對校領導說:「我不會計較得失的。就是你不說,我也想把名額讓給她,師父教我要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不要與人爭名奪利,我心裏沒有過不去的。」領導聽完這番話以後,感動的對我說:「你的教學成績突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們學校畢業會考歷年都是倒數第一,這次你給我們學校贏得了榮譽。這次讓你受委屈了。不過,鎮上發五十元獎金,下學期我不會少了一分。」最後他帶著滿意的微笑,放心的離開了我的寢室。

做一個高境界的人

我們法輪功的修煉與其它任何功法的修煉都不同,他起點高,每一個修煉者必須重視心性的修煉。

記得我剛得法不久,一天晚上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有個聲音告訴我:要有高境界的行為。醒來後,我也沒悟到是何意,第二天也沒發生甚麼事。下午放晚學後,我和三位老師坐在辦公室閒聊,見辦公桌上放著幾塊用剩下的玻璃框。其中一位老師對管材料的老師說他想要一塊,我一聽,心想,我家影集裏有很多照片,何不要一塊拿回家。於是,便對管材料的老師說:「我也要一塊。」老師們走後,我沒急於拿回去,因為我有辦公室的鑰匙,想趁天黑以後再拿回寢室。晚飯後,我正在廚房洗臉,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個夢來,夢中人告訴我的那句話,此時卻清晰的迴響在我的耳邊:要有高境界的行為。心想:我拿學校的東西,這不是偷盜行為嗎?師尊不是教我們做一個比好人都還要好的人嗎?我貪佔集體的便宜,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據為己有,這符合一個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嗎?符合「真善忍」的法理嗎?想到這裏,我的臉一陣發燙,我為自己有這樣的骯髒思想而感到無地自容,幸虧師尊提前點化,否則,我就會做出有損道德的事,敗壞了師尊和大法的名譽。我在心裏不停的說:師尊,謝謝您,弟子從今以後知道怎樣去做人了。

如今,我修法輪大法快十七個年頭了,在這風風雨雨的十幾年中,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精心的呵護,我才能走到今天,是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指導,才使我在修煉的路上永不迷航!師尊給予弟子的太多太多,用盡人間的語言也難以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