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農成了活傳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今年六月初的一天,我外出打工,到果農家套蘋果袋。我口袋裏裝著個小錄音機,隨時都能聽到師父的講法。我想,這即使不算是學法,不管是誰聽到了大法,都會得到福報的。我便打開錄音機,一邊套袋,一邊聽。果農也跟在我們後邊,轉來轉去,甚麼話也不說,好像在給我倆檢查質量似的。

過了大約兩個小時,果農湊到我和姐姐身邊說:「你們就是煉法輪功的姐妹倆吧?」我搶先說到:「是啊,我們哪套的不好你儘管說。」他說:「不,不是不好,是特別好,我們村這幾天早上出來拉工人,都在議論,爭著要煉法輪功的姐妹倆,說套的又快又好,當時我還在想,快了,質量肯定有問題,光聽說又沒看到,分個甚麼人不一樣,還挑三揀四的?剛才我觀察了這麼長時間,發現你倆套的確實好:幾乎拉不下蘋果,不管多難套的地方幾乎都套乾淨了,還把不成形的,可能長不大的蘋果都給我甩出來了,不像她們小的,不好的,雙果統統給我套上,而不好套的地方卻不套。」

我關掉錄音機說:我們倆是修煉人,有師父管著,處處都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管在甚麼地方,都會按著師父的教導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無論走到哪一家,我們都會是表裏如一,踏踏實實的幹。因為每一家都是我們應該救度的對像。說著,我就給他講起了法輪功真相。

他告訴我們,他是大隊村委幹部,村裏也有幾個煉法輪功的,有的大法弟子被抓,他都幫著去要人,沒有迫害他們,但不知道為甚麼非要煉法輪功,還要退黨?

我一邊套袋,一邊給他講我修煉後親身受益的體會,還告訴他:這部大法不但給我祛病健身,淨化身體,更主要的是淨化了我的心靈,提高了我的道德品行,我知道了怎麼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完全為別人著想的人。而邪黨講的是「無神論」,不叫人相信有神看著,讓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沒有道德約束,讓人覺得做了壞事無報應,最後毀滅人類。天滅中共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現在,全球大法弟子都在控告江澤民,他一意孤行直接反對「真善忍」宇宙大法,違背天理,天要滅中共,你是中共的一份子,你不退出,你不就成了他的殉葬品了?所以,大法弟子冒著危險,告訴世人,讓他們退黨,將來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不應該嗎?

他說:「應該應該。看來,我今天也得把這個黨退了。」我說:「那是當然。」我便給他起了個化名。接著我更加盡心盡力的套袋來證實大法的美好,接近中午時,我們這塊地套完了,我還在尋找有沒有落下的。這時看到地邊很高處有幾個蘋果沒套上,我就把最高的鐵凳子搬過來,搭在地邊上,上高凳子時,我還試了試,當我爬到最高處還是搆不著那幾個蘋果,可就差那麼一點,我使勁踮起腳,只聽銧一聲,潛意識中喊著師父:「救我!」再後來就不知道了。果農拉起我搖了好一會兒,姐姐看我身體軟綿綿的就喊我名字,叫我快醒過來發正念,我費了好大勁,瞇著眼看到身邊圍了好多人,我後頭「嗡嗡」作響,有了點記憶,我是不是摔下來了?我沒事。我趕快爬起來坐好,發正念。我發了一會兒,睜眼看他們還圍在我身邊,並看到果農跪在我身邊,用焦慮的眼神瞪著我看,臉煞白。

我想,這不行,不能讓他擔驚受怕, 我要站起來,我要證實大法的神奇,我必須幹活,我忍著疼痛爬起來,輕鬆的說:「我沒事,你們幹活吧。」果農擔心的說:「要不,我還是送你去醫院檢查檢查吧?」我說:「大哥,我真的沒事!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保護著,我能有甚麼事啊?」可他還是不放心,還一步不離的跟著我,我隨手把我身邊落下的一個蘋果套進袋子裏說:「這下你該放心了,我都能套袋了,我真的沒有事,我師父教導我們為別人著想,即使有事,也不會賴人家。」他說:「剛才把我嚇壞了,你一個倒栽蔥頭朝下腳心朝上,重重的插到地上,後來身子落到地上又把脖子扭了個麻花勁,你還沒有事,你看鐵凳子都被你蹬的三個腿都彎了。」說著跳到鐵凳子上把它壓直。

我又繼續聽師父講法,當師父講到「有難,你怎麼不喊師父?」時,果農說:「剛才我怎麼沒聽見你喊呢?」我告訴他:「我是在心裏喊的。今天若不是我師父救我,我還能在這裏套袋?」他說:「可也是,我今天真是大開眼界,親眼目睹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你們的師父真好,看來,我不但要退黨,有時間我還真的好好煉煉法輪功。」後來,他見人便告訴大法弟子有多麼的好,簡直成了活傳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