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打印機終於「修」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技術同修,母親同修有七十多歲了,二零一三年,母親同修萌生了建家庭資料點的念頭,我幫她配了電腦和打印機,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我陸續教會了她開機、關機、打開網絡、點小鴿子破網訪問明慧網、下載小冊子、打印小冊子。這朵小花順利開放了。

剛開始的時候,由於覺的母親的思想狀態長期停留在個人修煉狀態上,這次終於突破了,非常想幫助母親更快的邁出這一大步,產生了一種急切的心。母親每遇到甚麼操作上的障礙,我基本上都是隨叫隨到,儘管母親住的離我較遠,大約有近一小時車程。期間打印機不斷有小「狀況」,一有故障,就得跑一趟。

因為去一趟不容易,而且母親的電腦基礎差,學東西慢,前教後忘,對打印機稍微發出點響聲,就怕的不行,開始我還能守住心性,每次去的路上都記的發正念──「清除自己煩躁的心理,清除舊勢力製造的間隔」。時間長了、次數多了,就守不住了,每次母親叫我去,心裏都很煩躁,但念著不能耽誤母親做資料、講真相的大事,又都去了。但每次去要麼是心裏帶著情緒,一聲不吭,進門就修機器,要麼就是用常人式的方式激將:「你面對面發小冊子都不怕,打印機發出點聲音,怕甚麼呢?你不修去怕心,機器怎麼能好呢?」都是眼睛向外看,從來沒有好好找一找自己心性上該有甚麼需要提高的地方。

就這樣,反反復復,我倆的狀態也時好時壞,打印機也時好時壞,壞的實在修不了了,只好換,不到三年,就已經換了四台打印機。

這時,我的心性容量已經到了頂了,終於有一次,母親再來上門找我說打印機怎麼怎麼出了甚麼問題,她知道我不太願意去,就問我怎麼排除。我一邊忍著煩躁,一邊聽她描述,腦海中很快有了解決方案,由於操作不複雜,我不打算上門去修,耐著性子教她怎樣排除這個小故障,但母親還在重複描述問題是甚麼樣的、她想了甚麼辦法、辦法是甚麼樣的,怎麼還是解決不了,根本沒有打算按我教的辦法排除的意思。我一下子忍不住了,魔性大發,衝她大吼大叫……

自此以後,我們倆停止往來好長時間。當時和事後,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舉動非常不好,但由於心性沒有真正提高上來,沒有及時擴充容量,心裏的怨氣卻沒有消退多少,還是滿滿的。

又過了一段時間,母親同修打電話說打印機不好用了,要買一台新的。正好我和另一位技術同修要幫其他同修買打印機,就順便幫她捎了一台送過去,但從進家門、到裝配機器、調試打印成功、離開家門,我始終板著臉,說話也嗆嗆的,一刻也不願停留,弄完就走了。

回來路上,同修和我交流,說你怎麼對你母親那樣,規勸我態度要好一點。我嘴上沒說甚麼,但心裏結著的堅冰好像鬆動了一些。

最近,母親又通過常人親戚捎來一百張十元錢和紙條,說打印機卡紙了,要我把這些錢打印成真相幣,再托常人親戚帶給她。

一看到這張紙條,我心裏的煩躁又起來了:「我的打印機黑墨盒有問題打不了」、「怎麼能托常人做這件事呢,(惡人)發現了怎麼辦」、「把這些錢原封不動的退回去」等等念頭同時浮現,可能是這段時間修煉比較精進,學法也多,在那一瞬間,突然這些雜念像被定住了一樣,凝固了,本性的一面佔據了主導,極其冷靜的「審視」著這些念頭,這些念頭一下消退的無影無蹤。

我決定將自己的打印機墨盒更換好,把真相幣打印好,抽時間送過去,同時再看看母親的打印機器卡紙是怎麼回事。

時間飛逝,各種事情纏身,又一個雙休日,我要幫一名被綁架的剛正念闖出的同修轉移做台曆的機器,第二天還必須到外地去。轉移完機器,真的不想動了,但想著今天不去,下次不知又甚麼時候才能去,還是克服了疲憊,到了母親家。

剛開始,還是有點隔閡,加上時間緊,想趕末班車回去,我一聲不吭的拆機器,這次母親好像懂得配合了,不再問東問西,指這指那,很快拆到中間,把夾在裏面的卡住的紙拿出來,再回裝,還是比較順利。可是裝上連供墨盒,測試打印圖案,發現青色不見了,一點點都沒有,反複檢測,依次排除了連供漏氣、排除了氣泡、排除了墨盒芯片沾染墨水,拿下裝上十多次,期間母親沒怎麼說話,我心也很沉靜,在每次裝上墨盒開機自檢的幾分鐘時間裏,靜靜的發正念,但直到晚十二點發完正念,最後還是沒解決。

我意識到這是單靠技術解決不了的。於是,放下心來,坦誠的和母親同修做了一次交流,大意是:打印機是你的法器,是協助你助師正法的,你有沒有想到用正念保護它不被邪惡破壞,三年換了四台打印機,這是第五台,這種損耗是不正常的,這些機器都相當於是未到壽走的,與你這個主人沒有關係嗎?你是不是應該好好找找自己心性上的問題呢?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的心很靜,聲音冷靜但不冷酷,也沒有指責。母親同修不說話,可能是聽進去了,按照她的性格,以前可能又要說左說右、說東說西的辯解了,但這次沒有。

最後我心裏下了一個決定,機器無論如何得恢復運行,不能讓舊勢力阻擋母親救人,於是和母親商量說,今天也只能這樣了,要麼你再好好找找自己,求求師父讓機器變好,要還是不好,我們就送出去,到賣家那裏修(當時感覺像是電路有問題,單憑自己是修不了了)。

母親說,我先求求師父吧。第二天一早,母親打了個電話,說又試了下,青色的還是沒有,而且黑色也沒有了。我說那就送修吧,我現在出門辦事,等我回來,我們再約,無論是雙休日,或是我上班中午休息時間,你把機器直接送到某地,我們在那裏會合後,再送到賣家店鋪。

在外心裏還惦著這事,急著辦完事已經到了第二天下午,有點趕不上當天返回送修機器了,我於是打電話給母親想商量再隔一天送修,沒想到一接通電話,就聽母親同修激動的說:「機器好了,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一連說了兩遍,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心裏鬆了一口氣,默默的感謝師父,同時也提醒母親不要起歡喜心。我當時悟到,由於我和母親在這個過程中都提高上來了,所以舊勢力阻擋不住了。

回顧整個過程,幫母親建資料點和維護打印設備的過程中,一開始我摻雜著人心、人情,大包大攬,同時又讓母親生出依賴心,而後我又產生了埋怨心、急於求成、恨鐵不成鋼的心,母親又產生的怕心,等等等等,諸多不正確的心理狀態。

其實,也多次看過明慧上很多文章提到「修機器先修心」,但在實際中還是過於依賴技術,只想從技術上解決問題。這次,我和母親都注重了修自己的心性,找自己的問題,在師父的呵護下,舊勢力和邪惡因素無空可鑽,也只能退讓了,於是機器就好了,顯出了神跡。

感謝母親同修,更感謝師父!

後記

邪惡因素不甘心失敗,在此篇文章成文後的幾天內,又做了兩次搗亂。一次是晚上,母親打電話來說黑墨盒不出墨了,連供的管子空了一大段。這次我不再有包攬心,而是決定在電話裏教母親自己做噴頭清洗,經過一番波折母親學會了,墨也出來了;

但第二天我一上班的時候,又接到母親的電話,說黑墨又不出了,連供中的空氣更長了,我於是在電話裏教母親將連供連著墨盒的一頭彎頭拔出來,左手用針筒抵住連供通氣孔,慢慢注入空氣,將連供管中的空氣推出來,待墨水到管子盡頭,用右手將管子中間掐住折起來,左手騰出來交彎頭再塞進墨盒。這個過程中,我的心很平靜,一點也沒想著母親同修能不能學會,而以往我會有顧慮,「她年紀大了,本來學東西就慢,這麼複雜學不會吧?要不還得我上門一趟」等等,這次一點也沒有想母親能行還是不能行,就是把正確的操作步驟耐心給她講明白。

等接近中午,我給母親同修打電話,了解情況,她說空氣弄掉了,又清洗了好幾次,還是不出墨,我已經弄了一上午了,這次我一定要把它弄好,我感受到母親語氣雖然信心很足、但幹事心又出來了,同時也覺的該做的維護操作都做了,再有問題也許不是純技術上的問題,就與她交流,勸她暫時放一放,不要管機器了,專心學法發正念,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母親同修接受了我的建議。

晚上電話回訪母親同修詢問情況,她說機器已經完全正常,可以幹活了。從那以後到現在,機器運轉一切正常。我悟到,這次是我和母親同修通過實修真正提高上來了,邪惡再也沒有藉口可鑽空子,師父就把另外空間的干擾徹底解體了。

再次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