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話平台上救眾生、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在這裏向大家彙報我參與打電話講真相中突破觀念、提高心性的心得體會。

一、加入電話平台

我是二零零九年在海外得法的,起初得法主要為了鍛煉身體,祛病健身。隨著學法的深入,我開始明白修煉的目地和意義,看到正法形勢快速推進,我感到救人急迫。救眾生不僅是提高修煉層次和境界的方法,更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約與使命。二零一二年開始,我加入了全球RTC電話平台講真相。

二、在電話平台上突破觀念

在常人中,我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也不懂察言觀色,常被人說「哪壺不開提哪壺」。在平台上打電話,我也怕說錯話,聽的多,打的少;需要打的時候也常常擔心電話被掛。這一觀念在二零一四年年底,我參與向中國律師集中撥打電話的過程中,有了很大的突破。

起初,在得知平台將撥打律師為對像的專案時,我對律師的觀念成了一個較大的障礙。在我看來,律師都是高學歷、高收入一族,見多識廣,能言善辯,那時我最擔心的是:萬一辯論起來,我恐怕難以應付。為了克服我心裏的難關,我學習師父的講法。我讀到:「做甚麼事情啊,有始有終,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擺在你們面前,沒有選擇,救人你有選擇就是錯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應該救,不管是甚麼身份甚麼階層,不管他是總統還是要飯的。」[1]我反覆揣摩這段講法,終於鼓足勇氣,給律師撥出電話。

結果發現,律師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麼難溝通,反而發現和其他專案比起來,他們更好交流。法庭式的唇槍舌劍,在我這裏也幾乎沒有發生,相反,很多人表示,對中共踐踏法律、違法迫害法輪功性質非常清楚。我意識到無論社會上有多少種職業,各行各業有多少成功人士,大法弟子才是現在這場歷史大戲的主角。我們的電話,在人的層面上是向律師尋求法律援助,其實他們也許在久遠的年代就為自己選擇了律師職業,到法正人間時,用自己的技能來被選擇,得救度。

我曾經遇到這樣一位男律師,我說:某律師,你好!你知道嗎,自從五月起,高院新政策,有案必立,有訴必理,許多法輪功學員真名向兩高院控告江澤民。聽的出,他很振奮,也能接受,但對自己接案子有怕心,說能否接幫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案子要報司法局審批。我告訴他,現在天象變化了,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完全是根據江澤民的一句話,他們是在執法犯法。還告訴他,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讚寧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在法庭上指出江迫害法輪功是利用權力破壞國家法律實施,必將受到清算。我還告訴他使用翻牆軟件的辦法,告訴他要多了解真相,有助於辦案,聽的出他很有興趣,認真記下了翻牆的方式。我順勢告訴他「三退」大潮,他告訴我自己不是黨員,同意用化名退出邪黨的團、隊組織。我請他記住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連連道謝。

還有一次,我打到一位中年律師,請他為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他當即爽快答應了。當我要送他翻牆軟件時,他說他可以看到,也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當問他是否「三退」的時候,他說:再退就退出地球了。我當時沒聽明白,平台同修告訴我,這是說他早已退過了。

對律師撥打電話,使我意識到,無論是律師或其它甚麼特殊職業,無論其地位高低,眾生都在急切盼望大法弟子的救度,只要我們去做,師父就會給我們收穫。障礙眾生得救的真正原因不是外在的因素,很可能是修煉人自己的觀念。修煉人是有能力的,即使這些能力自己並沒有完全意識到。只要我們按照師父說的去做,過程中自己的觀念就會不斷突破,正念就會不斷增強。

打電話也促進了我在日常中的面對面講真相,我留意身邊一走一過的每一個華人,儘量找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無論是上班、超市購物,還是排隊等候,儘量找機會和華人交談,然後合適的切入到「三退」上。我感到,只要我有心救人,師父總是把有緣人送到我跟前。

一次在商場,我遠遠看到三位留學生,我就迎過去。簡短問好後,我直接問他們是否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們說不清楚。我簡要告訴他們加入邪黨及其團隊組織時發過為其黨獻命的毒誓言,這個誓言不吉利,要心裏退出來。起初他們有點猶豫,我表明是法輪功學員,並告訴他們:課本裏學的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的。還沒等我解釋,其中一個學生就幫我說:那個太假了,頭發燒不壞,雪碧瓶燒不癟。看來他看過真相。隨即,三個人就很爽快地用英文名退了團。

還有一次在大組學法之後,一出門,看見樓道裏一位中國面孔的年輕人,他主動和我搭話,問我:你們在做甚麼。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在這裏學法,我告訴他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國內被活摘了器官。我看他對共產黨的所為非常氣憤,送他一個化名,他立即就退了團隊。

像這樣的救人的事例還很多。我體會到,講真相很多時候,並不難,只要自己時刻有救人那一念,再就是付諸行動,動動嘴。師尊把一切都鋪墊好了。

三、在電話平台上修心性

在平台上打電話的過程,是不斷暴露人心、發現自己不足的過程,也是不斷用法歸正自己的過程。

起初打電話,我的顧慮較多,怕這怕那,除了上述怕打不好,怕被人問住,怕被掛電話,還怕對方不聽,怕挨罵,怕平台上聽我打電話的其他同修面前丟面子等。隨著經驗的增多,這些顧慮也漸漸減弱,我覺的這也是正念增強的過程。我體會到,打電話時,一定要讓對方體會到我的善念。我起初打電話,總想體現對時事的精通,希望讓對方感覺我懂的多。但每次聽平台上老年同修打電話,覺的她們講話樸實,口氣就讓人感到親切,像對自己的親人一樣,了了幾句親切的話,就把人給退了,我感到那些言詞非常樸素,但是話語裏傳遞出非常強的善的場,眾生會很容易就接受了真相。

師父說:「如果你講出的話中,基點目地是為自己,每句話還得左右逢源:哎喲,他可別誤解我這個,別誤解我那個,我講這話別叫人抓話把兒。甚麼東西你都有,在腦子裏活動出來那個話帶著的信息就非常的不好。你如果真的是善心,沒有自己的任何東西,講出來的話,就是單純善良的。」﹝2﹞

我悟到,雖然我有時打電話前,看似也學法了,也發正念了,但對方就聽不進,效果並不理想。向內找,其實就是我有一顆要證實自我的心,沒有做到純善。意識到這點,我就開始提醒自己加強發正念,告訴自己基點是救人,不是在參加辯論賽。

我的另外一個體會是放下自我。

從二零一五年起,RTC平台上多了一個八號鍵回撥項目。主要是對聽完語音電話、按照提示按八號鍵、需要人工服務的電話進行回撥。因為這樣的電話號都是聽過真相主動按鍵找我們問問題,及時撥打過去,對方同意「三退」的人數比例很高。這種電話的特點是眾生聽了真相廣播,有觸動,也就是說很多已聽明白了真相,有「三退」的意願,這樣互動就好,而其他類型的電話,主要是學員單向推動。我自己領了一些打,確實效果不錯,相對好退。

但這種號碼領的也快,為了多領到這樣的號碼,我會很緊張的盯著電腦,以便盡可能多的領到他們。打完這些號碼,心情也很高興。後來覺的這樣不對,這是私的表現,還是把這當成了工作任務,而不是一件神聖的救人項目。八號鍵雖然勸退效率高,但其他可打的電話是很多的,而且RTC平台每天都生成大量的號碼等著有人去撥打。這以後,我看八號鍵號碼領的很快時,就不去搶,儘量讓給其他同修,我想只要能退,誰做都一樣。不要執著已退的人數作為自己有做三件事的標準,修煉不是簡單的數字堆砌,而是真正放下為私為我的執著。

四、平台的幫助

我在參加RTC平台打電話之前,不知怎麼講真相,常常陷入常人的爭辯,或者陷入自由、民主、社會制度等等非常龐大的話題,真相也沒講到位,「三退」效果也不理想。自從加入平台後,有了每週固定的時間與同修一起撥打,還有相互的切磋。平台還有定期同修們精彩用心的講真相交流,對我打電話技巧的提高和法理上的幫助非常大。

我通過平台,學習了高效率講真相的切入點,在講的內容、方式、語氣和善心上,都得到很大的改善。我把這些學來的經驗,用在我的生活中,勸退了不少親朋好友以及工作中接觸的中國人,把與華人接觸聊天當成一件快樂的事。雖然對一走一過的眾生,勸退效果還時好時壞,但我感到走在師尊引領的路上,心裏非常充實。

結語

在RTC電話平台講真相的三年,雖然時有懈怠,幸虧有師父的看護,同修的鼓勵與督促。我明白了救人的迫切。作為海外的大法弟子,沒有國內同修安全的顧慮,對一些特殊的人群,如律師、政府官員、公檢法司這些部門的工作人員,可能是國內大法弟子不容易或不方便接觸講真相的,他們正是我們海外大法弟子用電話發揮作用的地方。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如果沒有緣份,今天在這個世上就當不了人,一個沒有緣份的人都不可能在世上。」﹝3﹞

我經常提醒自己,真正心裏能把生活中接觸的每個人當作自己最親的人,相信將要降臨的大淘汰,我會這樣無動於衷嗎?我還要更加精進,救度更多世人,以報師恩。

感謝師尊!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