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營救母親為契機 讓更多人明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偉大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在過去兩年中,通過營救母親,為我向政府、媒體講真相提供了契機。在營救過程中,初步打開了向政府、媒體講真相的大門,下面將自己的經歷與同修分享。

一、營救母親 打開政府、媒體真相之門

二零一二年,母親又一次被非法迫害,我心急如焚,但對如何營救母親卻一片茫然。一時間,沮喪、懊惱、怨恨這些人心都上來了。經過與同修交流,明白了只有不斷曝光邪惡醜行,才是營救母親最有效的方式,更主要的是能使世人明白真相,通過救母來救更多的世人。

在法理上明白之後,我便開始在網上搜集我們當地議員、媒體和教會的聯繫信息,如他們的電話和郵件地址。我寫了母親被迫害的經歷,以郵件方式發給他們,尋求他們的支持和幫助。得到其中一些機構的回應後,我便與他們保持聯繫,及時更新母親受迫害的情況。雖然有些機構沒有任何回應,但我也不動心,悟到:即使他們不回覆我,但只要他們看了我的郵件,也會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真相。

我主動走訪所在選區的聯邦議員,給他們關於母親的迫害經歷,並尋求澳政府協助營救。當時的聯邦議員寫信給時任外交部長,外交部亞洲遠東部的負責人便開始與中國外交部聯繫,譴責迫害信仰是踐踏人權並要求釋放母親。有了這個開始,我便維護好和議員關係,每逢聖誕我會上門拜訪感謝。我還及時將我們地方媒體的報導發給議員,因為他們對當地發生的事情是會關注的,同時也讓他們知道,他們所做的事情整個社區也都在關注。

我主動聯繫當地報社,告訴他們母親因信仰被迫害的真相,啟迪他們的正義和良知。報社很同情也很支持,因為這是當地居民的新聞,他們有責任報導。就這樣,這家報紙在我營救母親的半年多時間裏,先後五次對母親迫害的進展進行了及時報導。悉尼主要報紙之一──《每日電訊》曾兩次刊登母親被迫害的新聞,對震懾邪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還盡力聯繫澳洲主流電視和報紙,將母親的消息發送給他們,雖然沒有得到他們的反饋,但是我相信他們看了、讀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

母親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半年的時間裏,我時有人心反覆,擔心母親承受不住迫害,或者不知哪天就接到通知「被失蹤 」或者 「被病危」 了……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想到那些,我的怕心以及急於求成的做事心湧了上來。心想,我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既要上學還要打工同時營救母親,法也學了,有時困的學不了法就強迫自己站起來念,該做的也都做了,為甚麼母親還不能回家?我氣餒過,失落過,羨慕過那些被營救出來來到澳洲能自由學法煉功的老同修們。跟同修交流後我明白了,如果我這邊在情的帶動下人心湧動,那在另外空間裏這些負面的物質會影響母親在勞教所的狀態,會使邪惡加深對母親的迫害。我悟到自己對母親的情還很重,這種母女關係沒有提升到同修間的在法上共同精進上來。於是我只有抽時間多學法,用法來充實自己,加強正念,放淡母女血緣上的人情,將更多的精力放到不斷曝光邪惡上來。

當今世界社交媒體的力量很大,我便想到了為母親建立網站,將她的故事傳向全世界,更大面積的曝光邪惡。也是因為建立了這一網站,使母親被迫害的消息傳到了遙遠的前共產國家斯洛伐克,那裏的聖伊麗莎白大學健康與社會科學系校長被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不屈強權迫害的精神所感動,決定頒發母親「捍衛人權和信仰金獎」。

大學將邀請函寄到了北京昌平看守所,但那時母親已經被秘密轉往勞教所。雖然母親沒有收到邀請函,但是我相信那裏的邪惡在看那封信,會膽寒於他們的惡行已經傳到了世界的每個角落。

頒獎日已近,但母親仍被非法關押,我決定隻身前往斯洛伐克為母親領取這個獎項,因為我明白這個獎項不僅僅是獎給母親一個人,是對正義的支持和弘揚。

在遙遠的斯洛伐克,上午我會見了當地議員,向他們講述了母親的遭遇,澄清了一些他們對共產邪黨不解的疑問。在下午的頒獎典禮上,幾百人的禮堂裏,校長向所有與會學生、他們的家人和朋友、以及來自各國的教授講述了母親的遭遇,使更多的人了解了真相,讓許多與會者對大法有了初步的好感,許多人對母親的遭遇表示同情與支持。

我還將母親的消息放到臉書和推特上,並在網上徵簽,達到一定數量後將徵簽表寄給中國政府和澳外部長。我當時並沒有追求徵簽的數量,旨在將邪惡曝光。我聯繫了國際大赦,與他們在英國總部的負責人聯繫,雖然他們由於人力有限最終無法啟動營救母親,但我沒有氣餒,再去想其它方法。總之,無論營救母親成功早晚,我會把大法真相、大法弟子被迫害真相講給世人,徹底戳穿邪惡欺世謊言,讓真相曝光天下。

我還在明慧中英文網站提供及時的母親受迫害進展的信息。其實我本人寫作能力很差,寫那些迫害文章也只是陳述事實,沒有浮華的詞藻。那時我隨身裝個小本子,有想法有點子隨時記錄下來。休息時師父就會把應該怎麼敘述哪方面情況打到我腦子裏,我立即記在小本子上,這就為明慧及時提供更新資料做好了鋪墊。就這樣,每次我的投稿都會在明慧網上及時發表、曝光邪惡。邪惡真的很害怕,那時看守所一主審看到他的名字上了惡人榜,便威脅我母親說:「還把我放到惡人榜,我把你們全家都抓進來在這裏過年。」其實它們真的很害怕。

在宣傳《自由中國》影片時,因為已經與我們當地媒體建立了基礎,他們欣然同意將母親的故事與影片聯繫起來做了一篇影片首映報導,讓人們來了解真相。

但那時除了報紙以外,我當時還沒有接觸當地電台。同修交流過可以聯繫當地電台做影片介紹或者社區廣播。於是,我學好法,在沒有任何雜念、不帶任何求成的執著心的狀態下,我拜訪了第一家電台,向他們講明真相後,他們很愉快的答應在社區消息中宣傳影片放映的消息。

我得到了鼓勵,繼續走訪第二家也就是ABC 電台,沒想到事情的進展超出我想像的順利,當我講明來意後,他們真的同意在第二天連線當時在新西蘭的《自由中國》導演Michael Pearlman 做影片介紹。採訪播出後一週,他們又對母親的迫害進行了一次直播採訪。

於是,我們當地電台就這樣順利打開了。我悟到不是我個人能力有多強,而是對於講清真相、弘揚大法,只要認認真真去對待,懷著一顆純淨的心、為法的心,師父就會開啟我的智慧,就會加持我,為我創造所有的條件。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宣傳活動正好趕上期末考試,時間很緊張。我當時心裏有點猶豫,這個項目是不是要做?要不等以後有時間再做吧。

但是又一想,項目只有一次,機緣使我在這裏安了家,我就有責任救度這一方的眾生。而證實法的項目是救人的,機會不能放過,一切有師父安排。我放下心後去做了。而活動後我的考試成績卻一點也沒少。

二、以反活摘活動為依托 深入向政府媒體講真相

我自己以前是一個聯繫媒體和政府議員的門外漢,通過營救母親,逐漸摸索到了適合自己講真相的方式。由於有了以前營救母親聯繫媒體和議員的基礎,今年七月中,本地反對「強摘」徵簽活動的媒體宣傳就較順利。我們當地報紙和廣播分別對這次活動進行了前期預告,現場採訪和後續跟蹤報導。

活動當天,我們拜訪了兩位聯邦議員,接受了ABC 電台的採訪,主持人很驚喜居然親眼見到了母親,他談到兩年前的那次採訪,母親還遠在北京的勞教所裏。節目播出後我上門表示感謝,他們很興奮的告訴我網站上那麼多對節目的正面反饋使他們很受鼓舞。當告知我們的煉功點自此已經建立,他們表示找合適時間再做報導。另外兩家報紙媒體也分別作了後續報導,目前來點上學功的人大部份都是看了報紙上關於煉功點的宣傳主動來學的。

這次活動給我帶來的另一個提高是師父幫我去掉了一些不好的物質。活動當天,我與同修因活動安排發生口角,我很驚訝於她的態度,沒守住心性,沒有做到修煉人的忍。過後,我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發脾氣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反而對父母的態度也很蠻橫, 還堂而皇之的給自己找理由是受生理周期的影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突然有一天,父親在我發完脾氣後很嚴厲的指出了我發火的問題,那幾句話雖然不多,但句句都敲在我頭頂。我當時還是沒有悟,反而心裏覺的很委屈,還是沒有向內找。第二天,父母象沒發生甚麼事情一樣,還是對我像往日一樣好。

母親同修交流說:「有可能是師父借你爸的嘴來點你。你看看你最近的脾氣,大的不得了,生理周期那是常人的事,你是修煉人,要體現大法弟子的風貌。你連忍都做不到,還是大法弟子嗎?」母親同修的一席話驚醒了我,同時我也感到自前一天晚上父親的嚴厲批評後,體內那種驅使我發火的不好的物質已被拔掉了,脾氣也好了很多。

師父說:「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1﹞

我悟到,這次發火事件暴露了自己為私為我的心、自命清高不讓人說的心,暴露了我在個人修煉提高上的嚴重不足。我很感激師父不僅為我提供了講真相救人的機會和智慧,同時為我提供了修煉提高的機會。

謝謝師父!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第九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