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協調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回顧自己走過的路,從我上大學,學英語,分到國際廣播電台工作,一九七六年去加拿大留學,八八年來到澳大利亞,九五年岳父母專程從北京趕來教我煉功。從現在看所有的一切都是為我今天在海外得法、弘法、修煉、救度眾生做鋪墊的。

在我得法之後的大約十年時間裏,每天至少學一講《轉法輪》以及一些新經文,每天煉五套功法,從未間斷過。這為我今後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的修煉除了出現過幾次大難之外,總的來說一直都比較平順,沒有大起大落的經歷,沒有轟轟烈烈的壯舉。在我修煉過程中,學法,煉功,早期的弘法與現在的講真相,感覺都是跟隨著正法進程的步伐向前推進的。直到二零一二年八月突然宣布讓我擔任我們地區的第一協調人起,這種平靜的修煉狀況出現了小小的波瀾,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向師尊,向同修彙報一下自己在這段時間的點滴修煉心得,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我是一個比較內向,不太愛說話,不太願意做決定,也不太願意擔負責任的人。剛接手第一協調人的工作,因為非常突然,覺的有點不知所措。雖然自己很早就一直在擔任協調人的工作,但是都是配合協助別人,做具體工作,沒有當過第一協調人。接手之後不久我就明白師父讓我轉變角色的原因,師父是給了我一個能夠去我某些執著心,以及在帶領本地同修救度更多眾生的過程中建立以後應有威德的機會。

回想修煉之初,我有很多事情不敢做或不會做,但是在大法中修煉,不少方面已經鍛煉成熟了。記憶最深的就是當眾發言。雖說我是當記者出身,採訪國家領導人,總統都沒有覺的不自在,或膽怯,但是要讓我在眾人面前發言太難了,一直覺的張不開口,即便想說也不知說甚麼。一路走來,從最初同修「逼」著我講,到自己自願講,從對一小部份同修講,到公開集會上發表演講。擔任第一協調人不是所願的,但是我的修煉所要面對的新挑戰。我要在做好協調人中提高自己,讓自己更加成熟,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一、當好協調人必須修好自己

當第一協調人之後面臨的第一難就是覺的有人不配合自己,心中有些憤憤不平。在這樣的時候,老會有學員來找我,為我打抱不平,說他怎麼能這樣對你啊,你以前那麼配合協助他,他怎麼能這樣,真的還不如一個常人等等。這樣的話把我憤憤不平的心加持得相當的強,越想越覺的自己在理,完全忘記了這其實是給我修的,也忘記了師父說的遇事向內找的法寶。

師父說:「矛盾來了,為了叫你提高上來,不觸及到你的心同樣不行,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你心性的好機會呀!」﹝1﹞

自己想的所謂的在理是個甚麼理呢,是人的理。我對你好,你就要對我好。其實除了修煉的因素外,還有業力和因緣關係在裏面。靜心學法後自己悟到我們修煉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在我修煉中出現這樣的事,是師父為了我的提高而設的。師父是要我從人中走出來,而我卻在矛盾出現時在向外推矛盾,想去修別人。認識提高之後,從表面上看,問題解決了。我也在大組學法時做了交流。可是自己的心裏總是隱隱約約覺的還有東西在,其實是心裏的疙瘩還沒有完全去掉。就在這時有人就來告訴我,你向內找了,別人可在外面說了,這事都是自己的錯,他自己都已經認錯了。聽到這樣話之後,心裏又憤憤不平起來。

師父說:「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萬記住這一點,遇到任何事情,麻煩事呀,不高興了,或者和誰發生衝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夠找到解決不了問題的原因。」﹝2﹞

第一次向內找只是去掉了一些表面的東西,內心沒有徹底的改變,所以矛盾還會出現。接下來再進一步找找自己,看看到底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我覺的別人不配合,其實我是站在了自我的基點來看問題的,並沒有從對方的角度為別人想一想。我所謂的在理實質是為私為我的人心。

另外,我還發現出現這種矛盾是要給我擴大心的容量的。在與一位協調人交流時,她曾對我說,作為一個協調人應該有海納百川的容量。聽到之後我就想,是啊,我怎能為一點小事就憤憤不平呢。之後,我在多次場合反思自己。在明法理,去執著之後,現在我已經徹底放下了那顆憤憤不平的心,放下了自我,真正從內心提高了上來。

我在整個向內找的過程當中多次想到了師父用那種洪大的慈悲對待我們和眾生。每次想到這兒時我的眼睛就會充滿淚水。我修煉了這麼多年了,還不能用慈悲去對待每一個同修,包括與自己有不同意見的同修呢?我悟到,修煉就是修自己。要想改變別人是不可能的,唯一能改變的只有自己。任何時候我都要把眼睛盯著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好的東西一冒頭就要滅掉它,不能讓它有滋生的環境。

由於自身沒修好,影響到我們地區救度眾生的項目。二零一四年的神韻推廣沒有達到我們預期的結果,在高檔票的銷售方面沒有突破,造成很多該救的眾生沒有得救。當時,因為我這兒出了問題,整體就受到了影響。學員裏也出現指責和埋怨的情緒,對那些不出來參與神韻推廣的有怨氣。另外就是學員中出現了間隔,東西方的學員就神韻推廣方式相互指責。西方學員認為華人學員做事不專業,那些省錢的推廣方法會損壞神韻的品牌。華人學員則認為西方學員就會大手大腳地花錢,錢花了這麼多,票也沒有賣出去。其實花錢的推廣,以及不花錢的推廣都會起作用的。但是真是因為這種內耗把華人學員和西方學員各自做出的努力都抵消了。

自己修上來了,整個環境就改變了。原先我認為不配合,不合作的開始主動配合,主動合作了。東西方學員之間的相互埋怨也減少了很多。二零一五年的神韻售票就有了突破,五場演出的高價位票基本全部賣掉,總的上座率超過百分之八十六。從兩年的神韻推廣結果來看,一個主要協調人自身修煉的好壞確實對當地會產生影響。這一結果也證實,所謂的不配合,不合作本來都是不實的,是給我修煉而出現的假相。出現這樣的問題時,就要看我的心是怎樣擺放的。如果我當時把它看成是假相,那麼可能這種不配合,不合作就煙消雲散了。正因為我的埋怨與指責把這種假相坐實了,結果是激化了矛盾,造成了隔閡。我悟到,只有向內找,修好自己,才能化解矛盾。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教訓。作為一個協調人,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否則就會影響本地區的整體提高。

二、不是找我麻煩,而是在幫我修

在做協調人工作時,碰到最多的是,別人並沒有順著我要的去說或去做,甚至還要說點我不愛聽的話。從表面看就是別人在故意找我麻煩,與我過不去,想讓我難堪。

實際上真是在暴露我的執著心,暴露我自己察覺不到,隱藏很深的那些個不好的心。有時候覺的,有些人冷言冷語,說話那個樣兒,那個調兒就是在成心跟我過不去。可是每次只要我靜下來的時候,我就會有不同的感悟。我會覺的別人講的很在理,確實是我自己工作沒有做好,或者他們確實是為我好,才說了那些話的。

我還記的去年在堪培拉開法會的時候,星期六的大組交流完後已經挺晚了,出來後原本說好的有車來接我們去旅館,可是車沒來。偏偏就在這時有人告訴我,那些年輕的都沒來參加交流,早早都回了旅館,就剩這些老年同修了。你定的房間已經有人住上了,沒有你的床位了。我的人心一下子就上來了。開始抱怨這,抱怨那,完全不像一個修煉人,就更不要說協調人了。

當時有位學員衝著我說了一句,你怎麼不找找你自己。我們是頭天晚上坐車到堪培拉的,大家一晚上沒睡覺,下了車就開始了一天安排的滿滿噹噹的活動,晚上再參加交流,不少老年同修確實都很累了。作為一個協調人,車沒有來本身就是我的問題。我自己沒有把事情做到位,讓那些老年同修受累了,怎麼還能叨叨來叨叨去責怪其他學員,把責任向外推呢?聽到一聲棒喝,還沒有醒悟,不但沒有謝謝那位指出我不足的學員,反而反過頭來說,你怎麼不向內找?雖然話一出口,我馬上知道錯了,但是嘴上並沒認錯。事後,多次想過這個問題。從這件事上讓我看到自己的修煉與師父的要求的差距有多遠了。

這段時間的經歷,使我慢慢悟道,所有自己認為的找我麻煩,實際上都是幫助我修煉提高的,因此,我真的應該好好感謝這些學員。修煉上悟上去了,心裏就輕鬆了,再碰到所謂的「找麻煩」不會再想對方如何了,而是能立即找自己哪兒不對勁了。

自從擔任第一協調人之後,自己就在協調工作中出現的一波又一波的矛盾中修自己,逐步完善著做一名協調人的能力。修煉還沒有結束,舊的矛盾解決了,新的矛盾還會出現。我要在今後的協調工作中不斷修去暴露出來的人的東西,從人中走出來,在修好自己的同時,與我們本地的同修一起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負責人也是修煉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