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環境中用心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是根本,救人是我們的責任,這兩者都得做好。」[1]慚愧的是這兩樣我都做的很不夠,但是今年法會交流稿我覺的自己應該寫。除了明白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外,我悟到:越是覺的自己沒有做好,就更應督促自己寫一年一度的修煉心得。因為一方面,寫心得體會的過程是一個自我反省的過程,能促使自己在修煉上的提高。另一方面,即使我今年在面對眾生講真相上只有一、兩點突破,或者自己在修煉上只多明白了一、兩個問題,如果能將自己的心得和同修們分享,並因此使大家從中也能得到啟發,這不是對自己做的不夠的最好彌補嗎?因為大法弟子所有做的一切只為助師救眾生,為在這件事上盡可能起到更多的正面作用。那麼我們相互之間的良性切磋,互相幫助,不就是在增強這股救人的力量,擴大我們救人的智慧嗎?

過去的一年中,我最主要的講真相環境是我在常人中的工作場所。我的工作是在衛生部門幫助華人和醫護人員們語言上的溝通。因為接觸到的華人都是病人,一般是來醫院複查或做一些小手術,我就利用和他們一起等候醫生的時間同他們聊天,所以很容易把話題引到具有祛病健身效果的法輪功上。

但是因為碰到的人形形色色,每個人在對待法輪功這個問題上心結都不同,所以我會以第三者的身份同他們先聊聊,然後自然的帶到法輪功這個話題,這樣做有利於對方將自己真實的想法談出來,我再根據他們不同的執著、背景和癥結,對症下藥有地放矢的去講。

我一般是這樣開始的:阿姨,您說您的身體差,如果有急病重病,當然要找西醫開刀把命先救下,但在平時身體調理和增強人體免疫功能上,有沒有考慮過自然療法,或者平時練練氣功打打太極之類的?據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雖然中國不讓煉,不過澳洲能煉啊。

有些人會這樣回答:練練功鍛煉身體沒問題,但法輪功為甚麼要去搞政治,反對政府?我說:「阿姨,您是指他們在外面發《九評共產黨》,說共產黨做了哪些壞事是嗎?其實法輪功不講這個還真的不行,因為您想想,民主國家講三權分立,清楚的把立法、執法和司法分開,讓他們相互制衡,加上媒體的輿論監督,所以一般一個正常國家的政府取締某一個功法,大眾會公認這個功法的確有問題。但在中國,司法為黨的需要服務,媒體是政府的喉舌,如果西方國家的政府官員或民眾,不了解這個情況,把中共想像成和他們一樣的政府,他們就會相信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會誤認為法輪功真有問題。法輪功修煉者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他們覺的光講法輪功是好的還不行,必須要講清這個中共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個東西,它歷史上殺害和鎮壓了多少中國人?它的本性是甚麼?這樣人們才會關注法輪功受到的迫害,並幫助停止這場迫害。所以不講這一點還真的講不清。」一般情況對方聽了都能接受。

有些人受中共的宣傳毒害較深,一提到法輪功,他就會照搬一些中共詆毀法輪功的言辭。針對這種人,我會告訴他:「先生,千萬不要這麼說。我在大學上翻譯課程的時候,有一個台灣來的老師,他在第一堂課上告訴我們:作為一個翻譯,你必須有一個基本的素質,那就是對任何事情抱有一個客觀的態度。比如有人告訴你法輪功反動,你自己要客觀的去了解一下,它到底反動不反動。我覺的這位老師講的話很有道理。一個人要有自己客觀判斷的能力,這樣看世界上的事情才真正看的明白。我本人以客觀態度了解到的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應該大大弘揚。我建議您也去看看法輪功的書,自己去了解第一手的資料,然後得出自己的結論。到時您再講出的話可能就和現在大不相同了。」

另外一種打開話題的方法是問他們最近有否回國?看到國內的情況怎樣?這樣許多人自然會談到國內的環境污染、假貨充斥、貪污腐敗等等。當他們談到這些問題時,我一般就說:「我聽到的國內最可怕的事是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你們聽說了嗎?」他們有的會說真會有這等事?會不會是編造出來的?我說:「阿姨,您是善良人,可能想都不敢想會有這種事,可怕的是,這是事實。國外人權律師獨立調查得出的結論是中國有大規模通過活體摘取器官牟利的事。您想想,我們中國人有幾個願意捐出自己人體器官的,說用的是死刑犯的器官,中國一年的死刑犯也不過幾千人,然而就在法輪功被迫害後不久,中國移植業蓬勃發展,每年公布的移植案例一萬多個,實際數字據說可能十倍,哪裏來的幾十或幾百萬人的器官庫,原來來源就是那些不報姓名不想連累家人的法輪功修煉人啊。」幾乎每個人聽到後都會表示這實在是慘無人道。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時時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有一次,一位女士眼睛需要開刀,那天來做手術前檢查。平時需要翻譯的病人會被優先照顧,原因是翻譯到點了必須離開,去服務其他病人。可那次偏偏過了快一個小時了也沒輪到她,那時等候室裏的病人已走了一半,我覺的很奇怪。後來我突然想到,剛才等候室內病人多,只有零星的幾個空位,我因沒有機會坐在他們身邊聊真相,一直在填寫自己的工作記錄表。可能師父在等我先同她們講真相呢。結果我過去和她們一聊,發現旁邊陪她的是剛從國內來探親的姐姐。她告訴我自己是位外科醫生。我馬上接上話題說想了解國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她說自己不知道,沒聽說過。後來我想到可能她因為同那些活摘器官的醫生有相同的職業而本能的不願接受真相,我就非常肯定的把她同那些人區分開,再將活摘器官的真相完整的告訴了她。她最終接受了真相。

我明白是師父在安排一切,成全一切,而由於自己的疏忽,我差點讓這個從大陸出來的可貴生命失去明白真相的機會。我提醒自己今後一定要注意。所以以後即使碰到來看牙齒或時間特別短的會診,也就是根本沒有機會在裏面說話的病人,我都會利用他們等下次預約時間的那麼幾分鐘,或和他們在門外道別的片刻向他們講真相。

有一次一位老先生陪他的太太來看病,他表示對法輪功學員不理解,也一直不看大紀元,因為他曾經目睹了一個法輪功學員走極端、偏離了大法修煉原則而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因此我就針對他的癥結,用智慧完整的講了法輪功的真相,也介紹了大紀元。她太太一直在點頭,可他整個過程中沒甚麼反應,而且一句話也沒說。那天我回家後在想,如果我再一次能見到那位先生就好了,下一次一定能說通他。

沒想到三個月後,我在同一家醫院為他本人做翻譯,他太太那天沒來。那次他看到我後很激動,從醫院門口出來,他同我聊了很久,他說現在已開始看大紀元。我突然感覺到他變了很多,而且從他嘴裏說出了許多都是我上次告訴過他們的真相,他還向大紀元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議,他整個變了一個人。通過這件事師父讓我明白了,我們只要本著善心去做自己該做的,雖然有時眾生表面上沒有任何變化,這並不代表我們講的真相不起作用。我們千萬不能因對方的態度而懈怠或失去信心。

在我工作的其中一家醫院附近有一個旅遊景點,那裏一年四季有我們的同修講真相。面對一車車來旅遊的可貴中國人,有空時我也想和其他同修一樣勸三退,但總覺的三言兩語就把人退了對我來說還很難。我想起以前和另一位同修一起製作了一些講真相的標語,如「歌功頌德不是愛國,忠言逆耳才是利國」等,我覺的這些標語能破除中國遊客的一些觀念,至少打開他們的思路,使他們更容易接受真相,所以即使有時只有上班前那麼一丁點兒的時間,我會拿著真相標語在那裏站上十五分鐘或半個小時,碰到巧的時候,還能有機會幫助澄清碰到的一些問題。

比如有一次,有一個開旅遊大巴的司機在回旅遊車的路上,看到我和另兩位同修拿著真相資料,他對我說你們到底在做甚麼?因為剛才有人告訴他遊客們看到我們在這裏,所以沒心情旅遊了,想早點回去。我說,這些遊客來自共產獨裁國家,可能一輩子只有一次機會來到海外,我們不想錯過讓他們接受澳大利亞民主理念的機會,讓他們了解全世界都可以煉法輪功,法輪功不像中共宣傳的那樣。我說我們已在澳洲享受自由,我們是為了中國人和他們的後代也能享受這樣的自由,在為他們爭取這個權力。但因為許多人已被洗腦,想改變他們的思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們不能因此而放棄。然後我向他解釋了我手裏拿的標語,我說這是不是為中國人好?他說原來是這樣。我還提醒他,說這話的人,可能拿了中領館的好處,來散布此等消息。一般來旅遊的人,看到我們可能會感到意外,但不會說這種話。他友好的點頭,表示感謝。

最近,我參與了推廣神韻的說明會小組,在推廣神韻準備演講工作的過程中,我更深刻的了解到傳統文化的精髓,及明白為甚麼中共要迫害法輪功。舊勢力安排了中共邪黨來毀人,就是通過毀滅人的道德良知,毀滅人的神性來實現的,所以歷史上中共才發動了歷次運動來破壞傳統文化,毀掉人的正信。法輪功的傳出使人類又一次與傳統修煉文化接軌,恢復人的神性,復甦人的良知,中共因此要迫害法輪功。所以當有病人問我,中共為甚麼不鎮壓別的功派,為甚麼偏偏迫害法輪功時,我說這很簡單,除了法輪功人多之外,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這些功派已失去了心法那一部份或根本沒有心法,而法輪功是直接來恢復人的神性一面的,而且真正起到了這個作用,而這神性的一面正是中共想毀滅的,所以中共才千方百計的要鏟除法輪功。

我很感激師尊給我安排了這麼好的環境讓我去深入細緻的講真相。我深知自己還沒有修出那種能在旅遊點上三言兩語幫人做成三退的正念,那我就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利用擁有更多時間的優勢,以及作為翻譯這麼個有利的角色,紮紮實實的、智慧的講清真相。我們就像師父的功,在不同的崗位上起不同的作用。只要我們去用心,法就會給我們智慧。我還提醒自己要把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體現在善待我所遇見的眾生和病人,碰到舉手之勞之事就幫他們一下,所以很多老年人非常感激,他們說你這個翻譯一點沒有架子,是我們碰到的最好最耐心的翻譯;也有醫務人員向翻譯總部反饋,表揚我工作出色;安排工作的辦公室人員也告訴我,他們認為我是最負責、最值得信賴的翻譯。

我知道這一切只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是法輪大法使我們變的高尚,使我們學會注重和珍惜其他生命,關注他人的需要。離開了法,離開了師父,我們甚麼也不是。我能明顯的感受到,只要自己學法不夠,修煉狀態不好時,自己講出的話就沒有威力,救人的效果就相應遜色。所以在做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上,我還得更加重視,否則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就救不了人。

我能真切的體會到隨著大法弟子不斷講真相,周圍環境所發生的變化。同修們,讓我們一起,互相幫助,精進實修,抓緊救人,共同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一五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