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 廣東農婦李少清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廣東省茂名市袂花鎮農婦李少清,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期間一次她被洗腦班囚禁長達一年半,遭到澆開水、餵蚊子等酷刑折磨。

現年五十二歲的李少清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澤民的刑事罪責,讓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以下是李少清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的事實:

我從小就有支氣管炎,到了中年又有貧血、心悸心慌、胃下垂,最嚴重時會突然四肢無力,臉色蒼白,好像人就要垮掉一樣,去醫院拍片治療,錢花光了,也不見好,就放棄治療了。但身體越來越虛弱,有一次曾在床上躺了三個月。修煉後,隨著不斷的看書煉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所有疾病不治而癒。看了《轉法輪》之後,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怎樣去做一個好人了。性格開始變得善良寬容了,不再與家人、家婆爭吵了,身體健康了,家庭和睦了。

這樣好的功法,真是利國利民,本應大力提倡,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手挑起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運動。致使我十六年來多次被抄家綁架、非法關押等。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晚,袂花鎮派出所警察等人強闖我家,把我綁架到袂花鎮政府。由於我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第二天又將我劫持到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到期後又將我帶回袂花鎮派出所,逼迫我放棄修煉大法。我拒絕後,警察對我拳打腳踢,把我頭、臉、四肢打得全身紅一塊,青一塊。他們不讓我回家,竟然又將我綁架到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我又被茂名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六個月,期間每天被逼做奴工長達十七到十八小時。之後我又被警察轉到茂名「六一零」洗腦班迫害二十天,並向我家人勒索二千三百元才釋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晚,袂花鎮派出所警察闖到我家非法抄家,又將我綁架到茂名「六一零」洗腦班非法關押。我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多次被打,被辱罵,被酷刑折磨等。在炎熱的天氣,洗腦班人員叫保安把門窗密封,使房間內不通風透氣。因我喊「法輪大法好」,洗腦班人員吳華仔往我臉上澆開水。我還被洗腦班人員關小黑房,房間內又熱又臭,蚊子成群,吃喝拉撒都在裏面,也不給便紙,呆在裏面令人窒息。我就絕食抗議,直到第七天,他們才把我放出來。我被洗腦班非法關押了一年六個月,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晚,袂花鎮派出所警察強闖我家非法搜家,他們還想綁架我,當晚我再次被迫離開了家,半個月後才回家。但在十二月二十六日晚,我幹完農活回家,袂花鎮派出所十幾個警察把我家包圍了,又把我綁架到茂名「六一零」洗腦班。在洗腦班期間,他們企圖從我口中逼問真相資料的來源,從而迫害其他同修,但我嚴詞回絕。「六一零」人員企圖把我送勞教迫害,我絕食抗議,到了第三天,他們強行給我灌食一些不明藥液,很難受。絕食二十三天後,整個人都變相了,他們才叫我丈夫把我接回家,兒女看到我骨瘦如柴的樣子放聲大哭。回家後我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康復。

酷刑演示:強行灌食不明藥物(繪畫)
酷刑演示:強行灌食不明藥物(繪畫)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晚,我在地裏澆菜,袂花鎮六一零人員近十人又強闖我家,他們不見我在家,又到我家周圍搜尋我。過了十幾天,我和丈夫剛下班回到村邊,就被袂花六一零黃瑞維所長等人綁架我到茂名「六一零」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我丈夫每天去派出所要人,最後派出所所長說:要放人就走茂南區長黎樹清,是他指使命令的。這樣我的丈夫只得天天去找黎樹清要求放人。這次被非法關押了二十五天才釋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以來,袂花鎮派出所六一零人員經常在節假日,所謂敏感日到我家騷擾恐嚇,在精神上給我施加壓力。因我修煉法輪功,我的孩子在學校被老師辱罵,也致使我的家人被社會歧視,在精神上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和傷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