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手腕粉碎性骨折不治而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八歲,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前因工作中汞中毒,身患多種疾病,長年累月一個藥罐子。修煉以後師父把我病根去掉,淨化了身體。從開始修煉至今二十年了,我再也沒有吃過一顆藥,沒打過一針。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共邪黨迫害大法這些年來,我五次被強行送洗腦班迫害、兩次被強行送看守所,但是我每次都不配合所謂「轉化」,甚麼「三書」我一個字都不簽。

師父一路呵護著我們走過這些年,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呀。可是修煉是非常嚴肅的,舊勢力的所謂邪惡考驗也是非常嚴酷的。如果不按法理嚴格要求自己,不精進實修自己,或各種人心放不下,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下面我舉一件近期我所經歷的一件事情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這天,我約我弟弟同修到我老家鄉下去洪法,這天他要先到我家。早上八點左右,我想把上香的地方做清潔,我用一高方凳,上面加了一根小方凳,我站上去做屋頂上面的清潔,不小心從小方凳上摔了下來倒在地上。我一看我的左手腕主骨翹起很高,手都變形了。我慢慢從地上坐起來,並連聲喊師父救我!這時我家裏只有我一個人,我獨自一人在地上坐了一個小時,我向內找自己有甚麼漏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用這種形式來迫害我,我不承認它:這是假相。我慢慢從地上站起來,給師父敬了香,才給大女兒打電話。

第二天颳風下雨,我還是堅持到遠處去近距離發正念。第五天仍然到學法組去學法。可是手一天比一天腫得更大,幾乎手背都腫亮了,手背、手心都是紫色的,女兒們都要求我去醫院照片,她們說知道我不吃藥,把骨頭復位就回來。到了第七天,按她們要求去了醫院,照片結論:1、左側尺橈骨遠端粉碎性骨折,遠折端向背側移位明顯,部份骨皮嵌插重疊;2、左側尺骨莖突撕脫骨折,左側尺橈下關節分離明顯。

醫生看片後問我為甚麼一星期後才來,已是陳舊性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以前我也摔過跤,腳腫很大,沒吃過一粒藥,煉功就好了。醫生說:你這麼大年齡了,傷得這麼重,必須住院。消腫後,還得做手術,還要家屬簽字等。女兒們聽了著急了,他們就去給我辦住院手續,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同常人一樣,我偷偷離開了醫院。

第二天,遠方的女兒、女婿也乘飛機回來了。他們都說,這麼嚴重的情況,不住院治療不行,要不換更好的醫院。我說:哪個醫院我也不去,我煉功能好。我的師父無所不能。你們也知道,我修煉前一身的疾病,自從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後,近二十年沒吃過藥,無病一身輕。晚上眼睛看書上的字都很清楚,這是事實。

我這樣一說,他們也都明白了,並細心照料我的生活。

我向內找,平時學法不入心,沒有實修好自己。有求安逸的心,認為自己年齡大,放鬆自己,還有怕心。特別是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做得差。還有情沒有完全放下。找到這些執著後我下決心修去它。每天加強學法、發正念,反覆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廣州講法」、「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同修都來關心我,一起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干擾。

我每天照常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後休息,早上三點四十分起床參加晨煉。說起煉功那真叫難,每個手指動一下都很艱難。可想而知,動作肯定不規範的。不管再難,我也要堅持煉功。我知道煉動作是改變本體的,實在難受的時候,我就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有時感到師父的法身在給我調整,這樣天天煉功,不到一個月時間動作基本到位了。手腕粉碎性骨折不治而癒。

我深深的體悟到,只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威德。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