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神奇 親人走入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六歲。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瘋狂鎮壓,我被當地列為重點,曾先後五次被綁架、判刑、勞教。剛從監獄出來八個月,於二零零四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正準備與另一名同修掛條幅,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市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遭受迫害。

一、在馬三家遭迫害 命在旦夕

一次勞教所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到一起集體洗腦,我不配合,不喊報告不做操,到後來不掛牌不穿囚服。她們三次將我推進會議室都被我用力闖了出來,一名猶大上前打我,我想不能讓她助紂為虐,繼續造業。便一把將她推開。這下那個警察氣得惱羞成怒,大聲喊:「把她弄到隊辦去。」剛一進屋,從後面上來兩個警察對我劈頭蓋臉一陣毒打,我站在那絲毫未動,也不覺得怎麼疼。我心想有師父保護我呢。警察做筆錄,問:「叫甚麼名字?」「大法弟子。」「多大年齡了?」「六十四。」 (其實四十六)「家住哪?」「宇宙。」「現住哪?」「正在邪惡的黑窩裏遭迫害呢。」「你簡直都要把人活活氣死了。」我說:「你們都要被水淹死了,大法弟子給你們講真相是在救你,而你們卻要把這些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強制轉化,酷刑迫害。古有伍子胥過昭關,一夜鬢髮皆白。我沒進來之前,人們都說我像三十多歲,到這裏被迫害的一夜之間滿頭白髮,說七十歲也有人信,你們非要把好人轉化成壞人,良心何在?」警察不由分說將我再次關進小號。我曾三次被送進小號遭受酷刑迫害。

直到2005年4月27日,天還未亮,她們把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我由四個人抬到一輛麵包車裏送回了家。因當時我在瀋陽醫院被搶救一天,檢查出體內長了兩個直徑十二釐米的大腫瘤,在大腫瘤上又長了三個直徑六釐米的小腫瘤,舌頭根底下都是米粒大的疙瘩,肚子脹得像要臨產的孕婦,還有心肌嚴重缺血。

回家的路上,毒打我的邪惡警察邊開車邊不停地叫著我的名字說:「回家跟你哥、姐好好說說把你留下,你已經這樣了,也不能把你拉回來,教養院也不能留你。」他是怕我死在車裏。

到了村口,隊長說快起來到家了。我吃力地坐了起來,一眼看見二姐騎車往回走,這時二姐也看見了我,又跟車回來了,我哥大聲質問片警與馬三家的人,「你們說抓人就抓人,人被你們迫害的不行了,想送回來就送回來,你們說她肚子裏的瘤子是九年前長的,那你們當初是怎麼體檢合格的?」幾個人被問得閉口無言。最後對他們說:「你們必須把人拉回去,我要和你們打官司,控告你們。」外甥女上車就給我照相,隊長嚇得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說:「你這是啥意思?」答:「啥也不啥意思,看我老姨啥樣了,」又把他們的車牌號照了下來,對邪惡起到了極大地震懾作用。

我從車上下來,大隊長出來對我說:「你哥不留你,你還得跟我們回去。」我立即對她說:「我被你們迫害的九死一生,今天終於逃出這座人間地獄,絕不可能跟你們回去,一切有我師父為弟子做主。」於是大聲喊道;「師父,這一方有一個大法弟子都是這一方百姓的福分,絕不可能沒有弟子的容身之地。」隨後二姐把我接到她們家。

第二天我幫二姐洗了一大堆衣服,又拎了一缸水,姐夫一下驚呆了,激動地連說:「老妹子你這是真的還是假的,馬三家就差來死信兒了,電話都打爆了,讓去接人,你哥把墳地都找好了。」我笑著對姐夫說:「大法就這麼神奇。」姐夫是大夫,非常相信他認為的科學,眼前的一幕使他徹底地轉變了觀念,從此非常相信和支持大法。

二、放下生死,師尊救了我

第三天一大早,同修就把我接走了。慈悲的師父把我安排在一位非常精進的協調同修身邊,我倆風雨同舟六年,該同修已去了海外,對我的幫助非常大。我剛從邪惡的黑窩裏出來時,身體被迫害的非常嚴重。雙耳失聰,記憶力減退,拿東忘西。學法時眼皮似乎有千斤重,睜不開,發正念倒掌,腰挺不起來,怕心很重,月經長期不走,雙腿浮腫,手指甲蓋有一半是翹起來的,煞白,上樓得歇幾歇,雖然這樣,每天照常講真相,勸三退、從不忘救人。

一次給一位老中醫大夫講真相,這位大姨很關切的對我說:「外女啊,你也就剩三、四克血了,回家想吃點啥就吃點啥吧。」我絲毫不被她的話帶動,仍笑呵呵的跟她講真相,並請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姨連說:「謝謝。」那天早晨煉動功頭頂抱輪時,突然胸悶氣短,噁心頭暈,便一頭趴到床上失去知覺,直到十一點多鐘才甦醒過來。同修一直立掌發正念,這時又把煮好的雞蛋拿過來叫我吃,當我伸手去取羹匙時竟無力的掉在桌上。心想:「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1]隨即拿起羹匙吃完了雞蛋。同修說:「一會打電話請假,今天別去上班了。」我說:「去。」說完騎上自行車上班去了。

一次,整體配合到市法院發正念,營救被非法開庭的同修,在強大正念的作用下,開庭不了了之。同修又被送回到看守所,這時同修對我說:「你走路都打晃了。」我那時體重由一百斤降到了八十斤。不能吃東西,喝口水都肚子疼,臉上灰突突的,看上去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那時同修們都在幫我發正念。

一天上午,幾位同修找我交流要正念闖關,臨走時同修說:「你把這小塊西瓜吃了,啥事沒有。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這點事兒算啥?轉變觀念。」於是我吃完西瓜就騎車回家了,已經是下午一點,正準備學法,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籠罩全身,痛的五臟六腑都要挪位了,我立即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徹底解體迫害自己身體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不論弟子有甚麼執著和漏,一切都有師父管,都會在法中歸正,任何生命都不配參與,邪惡更不配考驗。就這樣不停地發正念,邪惡這次是想下死手來取命毀掉自己,這場劇痛來的突然又兇猛,但物極必反,發正念手掌和腰立得筆直。對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就是要全盤否定。不長時間就失去了知覺。當甦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七點多了,還是發正念的姿勢,疼痛已經全部消失,心裏一下明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弟子承擔了這一切。弟子在這裏跪拜恩師。正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三、見證大法在我身上的奇蹟,親人走入大法修煉

2009年春,我在一家熟食店賣熟食,利用顧客買貨的機會給有緣人講真相,送護身符。不料被惡人構陷,再次遭綁架。

他們把我拉到市公安醫院體檢時就聽一名警察驚訝的大聲喊道:哎呀,兩個巨大的瘤子,19.9釐米,小腸都擠變形了,膽都擠錯位了!即使這樣,邪惡仍殘忍的將我關進市看守所。當天我就絕食反迫害。心裏只有一念,必須闖出去,這裏絕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便不停地背法發正念,向內找,直到第三天晚上,師父讓我從天目中看到(關著修的),另外空間邪惡紛紛解體,隨即顯現出五光十色的大法輪在旋轉,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弟子。

我給這裏的犯人講真相,勸三退,唱大法弟子歌曲。半個月後,他們用120將我送到公安醫院搶救,這時,二姐和姐夫已經到了醫院,二姐大聲質問副所長張某,你憑啥抓人?她犯啥法了?你說她是網逃,當初是馬三家勞教所把人迫害得不行了給送回來的,她正在打工好好的,大白天你們平白無故的把人給抓了,又給迫害成這樣,你們還想不想叫人活啊!這時就聽一位男的氣憤的說:「告他們,這幫人的良心都叫狗吃了,沒有一點人性。」

就見副所長張某低聲下氣地說:「大姐,你說也說了,損也損了,沒有第二個人敢這樣對我說話。你把人領回去,簽個字。」二姐一聽,反問道:「你叫我簽字,這回我叫你簽字,從今以後不許你們再騷擾我妹子。」一個警察拍著大腿罵八輩祖宗,「……嘿,下回再也不幹這缺德事了。」為首的警察張某見狀,帶著幾個警察灰溜溜的走了。

二姐把我接到她們家,當時我被迫害得完全脫了像,渾身沒有一點勁,連走路都困難。一天我剛喝了點牛奶就想上廁所,可是屋裏沒人攙扶我,心想:這一關也得闖。於是從床上滾到地上,爬到廁所。二姐從外面跑到我面前,就聽她說了幾句話,我就人事不省了。二姐往起抬我腦袋時發現人已經沒氣了,二姐夫湊上前說:「這下可完了,洩屍糞都下來了。」(就是人死時有的會大小便失禁)

二姐哭著大聲喊:「大法師父啊,救救您的弟子吧,這可是你的好弟子啊,她不能死……不能死啊﹗」就這樣二姐喊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把我給喊回來了。

姐夫激動地說:「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今天要不是親眼所見,誰說啥我就像聽神話故事,這回我可真信了。」二姐和姐夫從此都走進了大法修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