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關頭見證大法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我身邊有一位同修,開始是她母親消業,她放不下這個情,與我交流了六次,還是跳不出這個情,最後在不長時間裏,她自己的肚子裏也長了包塊,還痛,到醫院檢查是腫瘤。我們稱這位同修為A同修,四十出頭。

有一次,我碰到了A同修,我告訴她要信師信法,只有師父才能救你。我認為你出現這種現象是你沒有精進,趕快精進吧。A同修沒有信心的樣子回家去了。

A同修家裏的姐姐、姐夫把她看的很緊,不讓她接觸其他同修。過了幾天,她到我家來了說:我該怎麼辦?我快瘋了,因為醫生說說是癌症晚期了,不能手術,只能保守治療。我化療了一次,頭髮全掉了,一身痛。我說:你到我家住下,一起學法,只有師父能救你。A同修很痛苦,很憔悴的走了。

A同修走後,我就開始思考我該怎麼辦,我們本地有個同修就是以病業的形式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我們跟師父走到了今天,都還有這種情況出現。我該怎麼幫助同修,我一定要做讓師父欣慰的事。我決定下來了,如果能再見到她,我一定把她接到我家與她一起學法。

我與丈夫商量,丈夫也同意,一切聽師父安排。我告訴丈夫,我們把A同修接到家,你知道會面臨多大困難嗎?他說:我們要按照師父要求,修成無私無我,再大的困難我們都能頂的過去,就像師父告訴我們的「柳暗花明」[1]。

在這件事上我也受到了很多阻力。我的兒女們不理解,找到我發火說:媽,你怎麼把一個癌症病人接到家裏住,趕快叫她回去,不能在我家住下(因房子是我女婿他媽的房子),不能讓那個要死的人死在家裏。我說:「那實在不行,我們出去租房子住。我們已經決定了要幫助同修,這件事要做到底,我不能只管自己,不管同修,這是不行的。我與你爸在大法中修煉,才有了這麼好的身體,那不是讓我們自己與家人享樂的,得到了,卻一點都不付出,世上沒有這個道理。如果是我自己病了該怎麼辦呢?不也是想得到同修的幫助嗎?將心比心。」孩子們聽了之後,也沒話可說了。

A同修到我家剛過了幾天,兒女們又來指責我,並說:快讓那個人回她家去!這樣子反覆了好幾次,最後他們看我意志很堅決,也沒辦法。我知道這是心性上的考驗,心想:我又得到一次昇華的機會,我不會錯過,我一定要堅持住。

我家是一套兩間的房子,他們讓我留一個房間,他們隨時可能到我家來住,我告訴他們說:「你來時先給我打個電話,我把床單和枕頭套都給你們換上最乾淨的。我和A同修睡一間,你爸睡沙發。」到最後,他們誰也不到我家來了。

A同修來的第一天,我就與她交流,不能用人的觀念束縛了自己,放下人的一切觀念。我今天就讓你吃一塊冰的西瓜,破除你人的觀念。她不情願的吃下去了,甚麼事也沒有,她說真神奇,我這幾天根本不能吃,今天吃下去了還可以。我又告訴她:在我家,我做甚麼你就吃甚麼,一定要洗澡、洗頭,把自己當成一個正常的修煉人來看待。

第二天,我陪著她學了一天的法,學到下午她堅持不住了,想休息了,我又告訴她:要堅持,不能半途而廢,雖然辛苦,總比你住醫院好吧,你是在和死亡戰鬥,誰勝誰負,是你自己選擇。她又堅持了半個小時,等我叫她休息時她說:怎麼沒有剛才那麼難受了?一身輕鬆了。就這樣,她突破了學法的障礙,晚上還洗了澡。

第三天早上自己又把頭洗了,她說:真怪,怎麼到你這來,我甚麼都能吃、都能做了?我告訴她:大法就這麼神奇,只要你在法上修,就太輕鬆了。她問我:甚麼是在法上修?我與她交流,多學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從她到我家後,她都同我們一起,晚上發了十二點的正念才睡覺,早上三點四十分就起來煉功,發完六點正念,就開始學法,整天學,一直堅持著。

開頭幾天的時候,她累了之後,她要到床上躺一下。我就與她交流:想躺一下,不就是在放縱你的魔性嗎?你與人家不同,你現在延長來的生命,百分之百用來修煉的,不能放鬆自己,只能往前衝,不能往後退。往前衝上去,前途是非常好的,往後退就是萬丈深淵。我們共同努力往前衝!我陪你盤腿煉靜功。她當時盤腿也很困難,原來只能盤半個小時,慢慢的增加時間,我鼓勵她,堅持住!就這樣一天一天的往前走著。

每當同修要懶惰的時候,我就告訴她說你晚來十天我都不留你住在我家,你當時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危險!一定要快步走過去,還想偷懶往後退,你對得住你自己嗎?對得住師父為你承受,為你的付出嗎?這次交流後,我隨時觀察她的變化,思想觀念及學法的姿勢,要求她要敬師敬法,身體坐直,脖頸要正,不能靠著,不能半躺,不能閉眼。如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特別是一思一念上,隨時與她交流,找有針對她的有關的一些段落學法,歸正行為。

我叫她經常給家裏的父母、姐姐和姐夫打個電話回去,讓家裏人放心,她說:不打,以往一打電話就指責我,罵我。我說:你先撥通,我來說。電話通後,我說:姐,你好,當今中國沒有一個先例,像你這個妹妹這種重病的情況能醫好,徹底的治好。對方沒吱聲。我接著說:相信我,不會騙你的,你妹妹一定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有辦法的。

約一個月時間吧,A同修自己也配合的很好,身體正常了,法理清晰了,還與其他同修配合出去救人了,現在狀態很好,她要回她的家了,走時她說:這次的生死關,如果有一個人心在,有一點同修情在,換一個修煉環境不是很強的環境的話,我都活不過來了。剜心透骨的去執著,刻骨銘心的教訓是永遠也不會忘記的。還說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把她從死亡線上拽回來了,感謝同修們的辛苦付出,回去後一定更加精進,要以修煉是極其嚴肅,極其艱苦的心態做好弟子的三件事。

這件事情結束了,我和丈夫交流說,看起來是我們在幫助同修,其實同修也在給我們提供讓我們修心性的機會,修去人心,修去同修情,完全溶於法中。有師父呵護,有大法指導我們的修煉和行為,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以上是修煉中的一些體會,與大家共同交流,不恰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