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真修到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弟子,在這十幾年風風雨雨的修煉中,歷經坎坷一路走到今天,師父沒有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今天借此機會,將自己修煉中的部份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

在得法之前,我在礦山宣傳部門工作,當時閉路電視風靡一時,我是閉路電視台的一名播音員。在別人的眼裏,我有一份讓別人羨慕的職業。那時由於受中共邪黨的毒害,單位的人與人之間缺乏關愛與友善,同事之間相互妒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天性純真的我感到迷茫,找不到人生方向,逐漸的也隨波逐流,變的越來越自私,不知道為他人著想,心高氣傲、我行我素,看不上別人,就像一個驕傲的公主似的高高在上,對丈夫不知道關心體貼,平時對他很冷淡,婚姻也接近崩潰的邊緣,覺的很苦很累,覺的別人都不理解我,對生活失去信心。

九八年底,鄰居家來了一位親戚,她給我講述了大法的美好,說:李洪志師父是來度人的,法輪功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當時心中十分嚮往,覺的法輪功真好,就這一念,看似很偶然的走進了大法修煉。

在家學了《轉法輪》兩個月後,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變了。第一次去煉功點煉功打坐時,就能入定到感覺光剩下腦袋了,其它甚麼都沒有了,彷彿與世隔絕了一般的美妙境界。整個人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身心健康、神清氣爽,一臉的黑斑也不翼而飛。

修煉後,知道為別人著想了,夫妻關係也融洽了,從此家庭和睦,丈夫與孩子也相繼走進大法修煉,丈夫到煉功點的第三天就把抽了十幾年的旱煙給戒掉了,孩子也變的乖巧聽話,全家人沐浴在大法中,充滿著幸福與喜悅,從此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歸真。

二、心正,念正,大法顯神奇

自從修煉大法後,在我身上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在此僅舉幾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們小區煉功點年歲大的同修較多,大家就選我當輔導員,當時我很猶豫,因為自己得法晚,對大法還沒有深刻的認識與理解,怕自己不能勝任。回到家中,我翻開《轉法輪》望著師父的照片,心裏說:師父啊,我該怎麼辦?這時神奇出現了,師父身後一束亮光,然後師父的法身出現了,藍色的捲捲髮,又長又大的耳朵,慈祥的面容朝我笑。當時的心情激動的難以言表,我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一定會做好!從那天起,我的眼睛就如師父講的那樣:「有的人眼睛也可以看,他把眼睛也修煉成了,也具備著各種功能的形式。但是這隻眼睛要是掌握不好,他老是看了這個體看不了那個體,也不行,所以有的人往往一隻眼睛看那邊,一隻眼睛看這邊。」[1]

99年720,中共開始鋪天蓋地的打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江魔頭利用手中權力發動了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許多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法、護法。我也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去北京喊出自己心底的聲音:「法輪大法好!」

臨行前,我每天大量學法,一天晚上,翻開《轉法輪》,上面每個字都是一個小法輪,就連標點符號都是,而且在旋轉時還變化著顏色,我忍不住哭了,在師父的慈悲鼓勵下,我更加堅定信念,堅定的邁出了這一步!在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時,在那裏大法弟子承受著殘酷迫害。同修們精進的意志鼓勵著我,在裏面只要能看到的經文,我就背下來,雖然在法理上不是太明白,不知道如何做。但我心裏總有一念:師父讓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從未說過要到這種失去人身自由的地方修煉啊,我要回家,這不是我該呆的地方。也許就這一念符合了法,師父點化我:厚厚的鐵門打開了,腳下只有一條小溝一下就邁過去了。第二天,也就是我被非法關押40天後,無條件放回家。

2004年,邪惡迫害還很猖獗,我帶了很多不乾膠真相標語,與單位同事一起去參加婚禮,回來時要步行很長一段路,都是主街道,我想這是個好機會,可是這麼多人一起走怎麼辦呢?於是我發出一念:姐妹們,你們誰也別管我,誰也別回頭,走你們的路。於是我抱著非常純淨的心,大白天就在這段繁華的街道上一邊走一邊貼,當我貼完最後一張後,還沒半分鐘,同事突然想起了我,回頭叫我:快點走啊。我應聲回答後,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無時無刻不在呵護著我,弟子只做了這麼一點事,就會得到師父的幫助,感謝師恩!

由於丈夫也是同修,家庭環境比較寬鬆,我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我所在單位、610、街道辦事處、派出所把我作為重點監視對像,時常來我家騷擾,來了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2003年除夕,我單位保衛科幾位人員來我家,趁我倒水的功夫,他們翻弄我家具上的東西,因為家具上有師父法像和大法書,我當時義正詞嚴的說道:「這大過年的,你們來我家做客,我歡迎,如果你們帶著別的目地,那我就不客氣,這不歡迎你們!」他們聽後面面相覷,馬上灰溜溜的走了。從這以後他們再也沒來過我家。

在2004年,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一直平穩運轉至今,已有十一個年頭了。我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時刻都在弟子身邊呵護著,弟子只要念正、心正,一切都會歸正。

三、幫助同修不忘實修自己

我是一個熱心腸的人,特別愛幫助同修,前些年沒少幫助同修,但總是忘了修自己,修煉狀態時好時壞,修的不紮實。我搬家前,那片有兩位同修掉隊十多年,在這些年中,我一直沒放棄她們,只要遇見她們,就不厭其煩的給她們講真相,勸她們走回來。兩年前,她們終於走回到大法中來,我為她們提供學法環境,多在法理上跟她們交流,無私的幫助她們,希望她們能儘快的跟上正法進程,她們提高的也很快,一天一個變化。

可是在我搬家後,她們就像消失了一樣,不再與我聯繫,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有一種失落感,心裏很不平衡,像壓了一塊大石頭,好些天都擰著勁。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後,我終於想到了這不就是個修自己的好機會嗎?怎麼總是向外看找別人的不足,發現自己的妒嫉心、怨恨心、求回報的心、歡喜心、同修之間的感情、愛聽好話的求名心,原來還是這麼多的執著心隱藏著。師父說:「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2]「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1]如果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同修掉隊十幾年了,能走回來多不容易呀,自己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自己只是動動嘴、跑跑腿,還有甚麼不平衡呢?這樣一想,那個壓著我的物質瞬間解體了。

前幾年,在我搬家前的那片同修一般都是晚上出去發真相,很少白天出去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偶爾去集市發神韻光盤、講真相、勸三退,做的也不多。而且我也時常給自己找藉口:我家是資料點,為了安全,少出去講真相,也沒啥關係,反正三件事也在做。

去年,我家搬到了新環境,並和這裏的同修組成學法小組,通過和這片的同修學法、交流,發現每次學完法後交流時,協調同修總是說:咱們先找找自己,不要看別人。使這個小組都養成先找自己、修自己的好習慣,並且都能夠圓容整體。而且這片的同修幾乎都能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而且很多同修家裏還都開著小花,沒有依賴心。心中十分感慨,同修就是一面鏡子,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在同修的幫助和鼓勵下,自己終於邁出了這一步,由開始的緊張到現在的堂堂正正、落落大方,見人就能開口講真相,每次出去都能勸退十幾人,還學會了直接給外地眾生打真相電話,勸退效果也不錯。同修也總誇我說話的聲音很好聽,世人也容易接受真相。

同修們都這樣說,我也自認為是這樣。可有一次打真相電話,撥通了很多電話也沒人三退,心裏就有些著急,今天咋回事呀?趕快向內找,發現自己起了歡喜心,我靜靜的發正念,調整好心態繼續撥打電話,結果勸退了25人,其中還包括一個副鎮長和他的妻子。

一次,我與另一位同修發生了點磨擦,她說:你快找找自己吧,跟你在一起總覺的彆扭,上樓梯時,你為甚麼絆了一跤,把我的筆記本都摔沒電了?我聽後心裏很不平靜,說:我沒覺的有甚麼不對呀,你覺的彆扭,應該找你自己呀!但是她表情依然嚴肅,我想同修這樣的表現肯定是我有不足的地方,哦!我突然明白了,脫口而出:我知道咋回事了,我們倆都有看不上對方的心,才導致兩人在一起的那個場不祥和、彆扭。同修們也都笑了,說我會向內找了。

晚上學法回來,在家盤上腿,閉上眼,回想與同修發生的那一幕,我雖然向內找自己了,但是也非要指出同修的不足,找自己的同時也得指出對方的不是,你也和我一樣,這樣才覺的心理平衡,沒有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裏邊還隱藏著面子心。師父我明白了,我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一點也不能看對方,就找自己、修自己。

一天在夢境中:在學校的操場上站了一大排人,我在最左邊,老師站在我面前,表情非常嚴肅,用手指點我說:你快動、快動!我看看自己站的位置,在我左邊很遠的地方還有一大排人,遠的都快看不見了,心中有點忐忑,馬上快速挪動腳步,兩排人並成了整整齊齊的一大排人,大家都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我看著別提多高興了,幾乎是笑著睡醒的。

我醒後體悟這個夢:我是最笨的一個,最不會修的一個,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左就是笨的意思」。過後與同修交流這個夢,同修們都鼓勵我說:這是師父點化你去做該做的事。是啊,自己在原來那片作協調人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好,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愧對師父、愧對同修。我暗下決心:今後一定要做好,默默的圓容整體,力所能及的做自己該做的事。於是我找到原來那片的同修切磋,將自己的切身體會、如何向內找、向內找心性昇華後的感受和同修們交流,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漸漸的把和我接觸到的同修的不好的觀念去掉,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消除了與同修們的間隔。

這時我發現我與另一名同修之間好像也有東西隔著,我要放下自我與她交流,消除間隔。我買了些水果來到她家,正趕上幾位同修都在,大家一起交流,可是同修的表現非常讓我失望,心裏有點彆扭,知道自己一定哪裏出了問題,就是沒有找到問題的根子。過了幾天,我又見到了她,我說:那天去你家交流,如我有說的不對地方,請你原諒。她說:你說的那句話我挺往心裏去的,說我是怎麼當的這個協調人。

我看著她,腦子「轟轟」作響,同修啊,你怎麼能這樣理解別人的話呢?我是帶著一顆坦誠的心與你交流,你為甚麼抓住這麼無關緊要的一句話不放呢?我越想解釋,喉嚨越不能發出聲音,提高了嗓門也不能說出話來,內心激動的整個人都失態了,這時不好的念頭出來了:以後再也不管你們的事了,我好心好意的,你不但不領情還冤枉我,委屈的淚水在眼中打轉兒。這時另一位同修向我走來,我就向她傾訴,她看著我笑,你還總告訴我向內找,你自己卻忘了,這是好事啊!師父的話也打進腦子裏:「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3]。

師父的這幾句法反覆出現在腦海中,當丈夫同修用摩托車帶我回家的路上,我流淚了。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同修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讓我找出了顯示心、爭鬥心、看不上別人的心、想改變別人的心、著急心、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別人的心,抱著這麼一大堆人心,怎麼能做好證實法的工作呢。

通過多學法、與同修交流,我從內心真正認識到,矛盾來了正好是提高的好機會,怎樣抓住這些機會真正的提高上來,去掉執著心才是真正的實修自己。可是很多時候卻陷在你對我錯的爭論之中,轉變觀念才是關鍵。在剜心透骨的去執著心的過程中,心性才能得到提高。

寫到這,自己明白了:修煉十幾年了,大法的事沒少作,也覺的做的轟轟烈烈,把做事當成修煉,大多的時候都是抱著人心在做事,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做事,怎麼到現在才知道實修自己啊。

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