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兒子身上展現的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我的兒子從小體弱多病,是醫院的常客,我和丈夫兩個人的工資根本負擔不起,如果不是娘家的資助,就要四處借貸了。經濟上的困境咬咬牙就挺過去了,可精神上的痛苦卻讓我近乎崩潰。

在孩子諸多病症中有一種是濕疹,開始的時候在本地醫院開了一些藥膏,可抹上藥就好,藥一停就犯,而且藥量越來越大,後來又到省級兒童醫院去看,醫生說是過敏性體質,孩子小,體質差,大了就好了,開了許多洗的,抹的藥。

幾年過去了,孩子長大了,可病情沒有像醫生說的那樣好轉,依然是停藥就犯,用藥就好,並且由於長期用藥產生抗體的緣故藥量越來越大。幾年間西醫不行就換中醫,這家醫院不行換那家,本省不行換外省,權威專家不行換民間高人,父母甚至打算帶兒子去英國治病,後來得知英國也無法根治才作罷。用的藥從名貴中草藥到藏藥,從德國的進口西藥到各種民間偏方,從外敷到藥浴再到內服,兒子幾乎就是被藥泡大的。走投無路時我也曾求神問卜,可依然無效。

在孩子剛上小學時,病情突然加重,全身皮膚大面積潰爛、淌水,整個頭面部、頸部、四肢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連頭髮都一塊塊的掉,而且奇癢無比。堅強的兒子即使撓得血流滿面也不哭不鬧一聲不吭,可每每在深夜的時候一邊捶打著自己的胸口,一邊哭喊著:「媽媽,我熱,身體裏熱得好像有火在燒一樣,你把我放冰箱裏吧!」沒人能體會他正在遭受著怎樣的痛苦。

在痛苦絕望中,一個煉法輪功的同事向我介紹了法輪功十幾年來治癒了無數疑難雜症創造了無數奇蹟的事例。經他介紹,我猶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每天給兒子讀《轉法輪》。雖然非常認同書中所說的一切,可在孩子消業的難熬過程中,內心深處幾十年根深蒂固的有病要吃藥的觀念,讓我信而不堅,再加上家人的強烈反對,幾經思量後我又選擇了副作用相對較小的中醫治病,又開始了長達兩年多的求醫問藥的艱辛歷程。

兩年多的時間裏,兒子每天都要吃湯藥,膠囊,片劑好幾種藥,每天兩個小時的藥浴更是比上刑還要痛苦,皮膚大面積的潰爛,哪怕稍稍沾上一滴涼水都疼的不行,更何況還要泡在熱的中藥湯裏,每次泡澡之前,家人都躲得遠遠的,只有我一個人將孩子按在澡盆裏,在他的慘叫聲裏一遍一遍的往他的傷口上澆藥水。媽媽常常哭著和我說,即便她躲在小區最遠的角落,也依然能聽到兒子的慘叫聲,兩年裏由於哭的太多,媽媽的視力急劇下降。

花了十幾萬,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折磨,兒子病情逐漸好轉,能夠重返學校了,可藥一直沒有停,停藥就復發。由於身體還未發育完全,內臟都很嬌弱,長時間大劑量的服藥,所以常常肚子痛,醫生也無可奈何。又恰好趕上新聞曝光同仁堂龍膽瀉肝丸中關木通這味藥能導致腎功能衰竭,看了這則報導,聯想到兒子服藥後的反應,我嚇得魂飛魄散,馬上去給孩子化驗腎功,當聽到醫生宣布腎功正常時,我幾乎癱軟在地上。

後來停了藥,半年之後病再一次復發。由於病情的反覆以及對長期服藥副作用的擔心,使我堅定了修煉的決心,這一次我決定不再依賴藥物,而是讓兒子通過修煉從根本上徹底解決問題,卻遭到家人的強烈指責,責問我不給孩子吃藥是想幹甚麼。我哭著對丈夫說:「十幾年了,我已經受不了了。孩子的病總是反覆始終靠藥物維持,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是藥三分毒,孩子不能永遠把藥當飯吃呀!我只想試試,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試一試!」最後丈夫答應了,他說:「上次用了兩年的時間治好的,這次我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後不好,你必須領兒子去看醫生。」

做了約定之後,我帶著又一次休學在家的兒子每天學大法、煉功。當兒子身體裏又熱得好像火燒一樣在床上不停的打滾根本無法安靜坐在那學法時,我就按住他,讓他躺在那集中精神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非常神奇的是,幾分鐘後他的症狀就減輕許多,當他能坐住時,我就讓他繼續學法,直到他不再熱了。

以前發病時由於熱、癢等諸多複雜的因素,他總是徹夜失眠,中醫說這個年齡的小孩失眠,黑白不睡,是在熬心血,看似平常,實則凶險,一旦心血熬盡,是有生命危險的。這一次當他又出現失眠症狀時,我就讓他在睡不著時索性起來學法煉功。開始的時候,兒子三天能讀完一遍《轉法輪》,後來可以一天讀完一遍。與此同時,讓他痛苦了十幾年的頑疾也在一天天的好轉,皮膚潰爛的面積逐漸縮小,四個月後,就已經完全好了,失眠的現象也消失了,這期間沒有吃一粒藥,沒有為治病花一分錢。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僅治好了兒子身體上的疾病,而且對兒子的心理成長也有巨大的影響。因為法輪功主要修煉「真善忍」,兒子學法之後也努力地按這一標準去做。一次他和兩個小朋友一起玩,那兩個孩子吵起來了,兒子上前勸說,打輸的孩子卻調轉矛頭指著兒子破口大罵,兒子說自己感覺很委屈,又很沒面子,可想起做一個修煉人要忍,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他始終忍著一言不發。

當他回來和我講述這件事時,眼圈又不自覺的紅了,看他強忍淚水的樣子,我笑著對他說師父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他點點頭說:「媽媽,道理我懂,只是一下子做不到,但是我以後一定會努力做到的。」由於他在學校也時時處處按法理要求做一個好人,同學都覺得他和善,都愛和他交往,老師也誇他誠實勤奮懂禮貌。

當今社會獨生子女教育是個大難題,孩子任性霸道不聽話諸多問題讓無數家長和教育工作者頭疼,現在我卻不再有這些煩惱了,當兒子犯錯時,我只要從「真善忍」的法理上幫他分析他的行為是否符合,他就會馬上反省自己的錯誤,並立刻改正,努力按照大法修煉者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所以每次聽到看到別的家長為孩子不聽話,難教育苦惱時,這也讓我認識到,身體上的病痛折磨人,心理上的問題同樣讓人煩惱,無論身體上還是心理上的那些在普通人看來的難題,如果都能用修煉的方式來解決,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毫不費力,這就是大法展現出來的奇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