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人都說我們老倆口是修來的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我和妻子都是大法弟子,我今年六十九歲,妻子今年六十八歲。我們共有五個孩子,四男一女。妻子修煉前常年有病:嚴重甲亢,眼珠突出,幾乎要流出來,醫生說只能平躺休息。還有甲亢性心臟病、氣管炎、高血壓、腿疼等多種疾病。吃了二十多年的藥,從本縣醫院到北京大醫院都看過,錢越花越多,病越治越重,家越來越窮。望著滿身是病的妻子、五個孩子和年邁的雙親,我背地裏只有偷偷落淚的份兒。

一九九八年,妻子串親,看到人家那裏有煉法輪功的,就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走入了大法修煉。說來神了,煉功一個多月,身體上的所有疾病都好了,妻子就把沒吃完的藥全扔了。從此她告別了抱了二十多年的藥罐子,就像換了個人一樣:原來病得浮腫的臉,指甲和嘴唇都發紫,愛發脾氣愛罵人,現在變得紅光滿面,眼睛恢復正常了,整天樂呵呵的。左鄰右舍看到妻子的變化,主動來了好幾十人跟我妻子一塊兒煉法輪功,我也一掃幾十年的愁雲,非常支持妻子修大法,每天給他們放煉功錄音,不知不覺中也跟著煉上了。至今我們已頂著迫害的打壓煉了十七年了,身心都有了巨大的變化。

不是誇妻子,妻子修煉後,對婆家人、娘家人、左鄰右舍真是做得沒個挑。我兄妹四人,我老大,妻子嫁給我時,我下有兩弟一妹,他們還小,我父母老實巴交,不善張羅事,弟弟、妹妹蓋房婚嫁之事都得我們張羅,妻心裏不是很平衡。修煉後她更加善待我的家人。我父親不願兒女輪著養,願意跟著我過,妻子就不嫌髒不怕苦一直伺候公爹九年,最後兩年老人雙目失明,妻子端水端飯,端屎端尿,讓老人睡熱炕頭,老人高興地說:我遇到這樣的好兒媳算是遇到活菩薩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兒媳婦的命,要不她得走到我前頭。我得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好」。從此老人發自內心地天天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好」,就這樣我的父母都是在我炕頭上安詳地去世的,都高壽。

我的弟弟妹妹都誇大嫂有擔當,老嫂比母,對這個大嫂尊敬有加。每逢全家聚會都來我這,幾十人好幾桌,妻子總愛掌勺,她做的飯菜大家都愛吃。

托大法的福,我的四個兒子都考上了大學,都有了不錯的工作,都娶了稱心如意的媳婦,並且婚禮都是自己在單位簡辦的,沒給父母造成經濟和精神負擔。這些兒子、兒媳有大學教授、大學教師、工程師、部門主任、會計、個體企業老闆等等,他們都不吸煙不喝酒不玩錢,不欺不詐不貪不沾,在各自的單位挑大樑,獲大獎,評省級勞模。妻還幫四個兒子帶大四個孫子孫女。

我的妻子大字不識一個,能養育出這麼一幫優秀的孩子,都是我們用大法「真善忍」教育孩子的結果。

妻子跟左鄰右舍關係特別好,她兒女雙全,誰家娶媳聘女都願請她去做被子。誰家蓋房搭屋妻子總是主動去給幫忙做飯,還幫鄰居劈棒子槌兒,做小孩鞋等。鄰居說:你四房媳婦都沒在家娶,淨給俺幫忙。妻子說:我煉大法沒病了,幹活從不覺累。你們別記著我的好,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

我的妻子從小沒娘,後來爹給娶了繼母,爹又走得早。妻子在娘家那邊也是行大,下面還有七個同父異母、不同父不同母的弟弟妹妹,關係非常複雜。以前,妻子常年重病在身,娘家那邊紅白喜事都不能參加,娘家人一提起大姐都說她命苦。現在一見到大姐都高興地說,大姐可轉運了。

修煉後,妻子視繼母如親娘,妻姊妹多,人多心不齊,甚麼脾氣的都有。妻子不說三不道四,不計以前自己生孩子繼母從不伺候她月子的往事,快七十歲的人了,還抽空伺候比自己大十三歲的繼母。繼母領略了大法弟子的好,對孩子們說:幸虧你大姐煉功煉好了。百十來名娘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弟子的善良寬容。慢慢地,由反對修煉怕惹事到支持修煉,甚至有的走入大法修煉了。

再說我,修煉前,我有腸胃炎、靜脈炎一輩子不敢喝口涼水,長得瘦弱。修煉後,我戒了酒,所有的老病根兒全沒了。我一輩子操心受累,可現在越活越年輕,七十歲的人十七年沒吃過一片藥了。五十來歲時,滿口的牙都鬆動了,現在全長結實了,我紅光滿面腰板挺直,人們都說我像五十多歲的人。

我會無線電,也懂電工,全村人修電動車、收音機、手電、電燈等都願意來找我,我義務為大家服務不收一分錢,多少年如一日有求必應,哪怕是正吃著飯也撂下飯碗就去幫忙,從不嫌煩,平均每天接納四、五個人。

有次一個雪夜,一個姓孟的老光棍漢來砸我的門,說電視不出影了,非常著急,讓我快去。我已睡了,又穿衣起來,給他修好電視,怕他寂寞還陪他聊了一會兒,回家已經下半夜了。

前些年,農村還有住土坯房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房壞了都來找我修,我給十多家義務修過土坯房。

村上娶媳婦的要放音樂祝喜,別人放一天收幾十元到幾百元,我義務為鄉親們播放從不收一分錢,還負責給人家記賬,或當實物保管。有人說:老郭煉法輪功讓他當保管一根煙折耗(方言「浪費」的意思)不了。

師父要求我們修煉人「以苦為樂」[1],「無私無我,先他後我」[2],我一個平民百姓沒甚麼能耐,做不來大事,我就把小事做好,儘管自己吃了不少苦,可心裏卻很快樂很充實。

我和妻子種了八畝地,我學會了開三輪車,裏拉外拉不求人。農民澆地是一大難,每次大家共同安裝好澆地的機器,我總是先讓別人澆,我最後澆。我牢記師父的教導:「儘量為別人著想」[3]。我們在兩處庭院裏還種了十來種菜,好幾種花,竹子翠,荷花美,金魚漫遊。親朋好友,左鄰右舍來吃來拿,觀賞品茶。孩子們買了樓,有了車,常回家看看,給我們買家電,送錢物,又將新鮮的農產品捎走,還組織大家族旅遊,搞野炊。總之,整個家庭其樂融融。全村的人都羨慕我們,都說我們老倆口是修來的福。

我們全家感謝師父和大法,沒有師父和大法哪來我們的今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