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瘓十三年生命垂危 修煉大法三個月恢復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我是吉林省集安縣花甸鎮四社組隊一名農村婦女,我從八五年開始,就癱瘓在床,整整癱了十三年,我整個青春好年華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有一年,我們鄰村一戶人家為了留下後代,娶我做媳婦,在他家住了一個月,就把我送回來了,說我是個廢人,不要了。

我的病情越來越重,父母為治我的病,用盡了所有的辦法,花光了家裏全部的積蓄,最後又欠了大量的債,可是我的身體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差。我清晰的記得,那時候,兩位老人每天下地幹活,本來中午帶飯就行,不用來回折騰了。可是為了照顧我,天天中午往回跑,給我翻身,抱我上廁所。那時候,我整天在屎尿裏泡著,背部爛的都生蛆了,骨頭都露了出來。由於疾病的折磨,身體非常的瘦弱,用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皮膚下面的骨頭和一根根青筋,非常的嚇人。我整天不停的哭,想自殺卻一點力氣也沒有,因為我早已失去知覺,胳膊和手,爹媽給放在哪就在哪,一動都動不了。語言功能喪失,說不出話來,帶死不活的,只剩下一口氣了。

我爹媽在九八年喜得大法,二老一身的病都好了,媽媽多次勸我學大法,可我不相信,我想我都這樣了,能好嗎?那不是白日做夢嗎?有一天,媽媽又說:「你不能拿書,我拿著你讀,試試行不?」為了給媽媽一點安慰,我勉強同意了。媽媽雙手捧著《轉法輪》讓我看,每看完一頁,我就閉上眼睛休息休息,過會兒睜開眼睛再接著看,最後終於看完了一講。媽媽說:「你休息一會兒吧。」神奇的是,這時我的疲勞感卻消失了,從來睡不著覺的我,這次竟睡了四、五個小時。媽媽擔心我死了,就用手試我的鼻孔,發現我還在喘氣。我多少天沒吃沒喝了,這次醒來,媽媽餵了我兩湯勺水,我都咽了下去,第二天早晨,語言功能喪失的我能發出一點聲音了。爹媽看到了希望,趕緊給師尊上香磕頭。

當我學到第三講的時候,就能自己拿著書,和爹媽一起學法了。等到第九講都看完了,我的腿就有了知覺,一個月後,我就能自己翻身了。等到漸漸的我能坐起來時,我就開始煉靜功,一煉功,身體變化更快了,不到三個月,我就能下地了。

我下地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給師父敬香磕頭,我哭成了一個淚人,不知怎樣才能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自從能下地之後,我就開始煉動功,每天五套功法都堅持不懈,身體很快就康復了,能做家務活了,洗衣做飯,打掃衛生,樣樣都行,閒著時,我就上大街轉悠轉悠,看看這十三年來家鄉的變化。

可是,九九年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我怎麼也想不通:「這麼好的大法,為甚麼不讓煉?」我要進京上訪,可是家裏窮的一分錢也沒有,爹媽和哥哥也不讓我去,擔心我的身體,我沒有辦法,最後只好給江××寫信,用我的真實經歷證實大法的神奇和偉大。我寫了四次,每次在寫的時候,淚水都滴到信紙上,和墨水混合到一起。

我這封信郵寄後,引起了邪黨部門的高度注意,通化地區公安局領導和集安縣公安局局長親自下來調查,我鎮派出所的警察全部出動,警車在我家門前的大街上停了一大排,我家裏和院子裏到處都站著警察。警察進屋就要搶書,我爹抱著大法書說:「你們誰搶走大法書,我就死在你們面前!沒有大法書,就沒有我存在的必要!」說完,抱著大法書就跑著往牆上撞去,被警察攔住了。

我領他們看了我以前癱瘓在床的各種實物證據,包括廁所裏我爹用木板給我釘的一米多高的坐便,還有一堆我用過的褥墊子和破被子,洗乾淨後,現在都成紀念品了。我一邊領他們看,一邊哭著講述自己身體康復的經歷。最後,地區公安局領導說:「好,就在家煉吧,以後不要再寫信了,不要再進京了。」說完,他們就離開了。

如果沒有這段經歷,我做夢也想不到,一個癱瘓十三年的「植物人」能行走自如,如果沒有法輪大法,我早已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離開人世,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