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從二零零九年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剛開始開不了口,當時《明慧週刊》每期都有這方面的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就按照同修的方法用於我的講真相中。就這樣風雨無阻的天天講真相。我地屬於北方,在冬天的雪水中也沒耽誤講真相。說來神奇,每年冬天腳都怕凍的毛病,凍傷後痛癢再也沒有犯過。這時講真相三退幾乎每天平均十人以上。

由於同修情,被劫入了勞教所。有兩名包夾是昔日同修,我用師尊的講法十天內勸她返回到大法中來。另一名由於自己有分別心,沒有把她勸回來。在嚴密的單獨包夾中,我也能在吃飯中,廁所中,澡堂中講真相,根本就不產生怕,儘管犯人告到警察那裏,從來沒有因為講真相受到他們認為應該給予我的懲罰。勞教隊的講完了,我琢磨著給吸毒隊的人講,我有那顆心,師尊就安排我吃飯座位隔桌就是吸毒的人員,我就利用吃飯短短十五分鐘講真相。

為了轉化我,五個警察包夾我,犯人二十四小時不離身包夾,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也要講。警察由冷語挖苦我,直到謝謝我,真的是抱著勸善為她好的心,就能救度有緣人,其中一名固執的包夾警察還得了法。在我出獄後,得法的警察還到我家探望我,因為我在拒絕強行轉化下而絕食,醫務所給我打毒針毒藥,致使我的雙腿不能走路,她看到回到家中由於學法,煉功能走路的我,並做三件事,她在大法神奇中堅定的開始修煉。沒得救的警察,在我走後,也由衷發出了感歎:「以後不轉化法輪功了,進來時在壓力情況下轉化就轉化了,絕不再費心費力的去轉化堅定的人了!」由於對我的轉化不成功,她們說:「咱們再怎麼鑽研也不如人家的修煉,所以也就別費心了。」這是來看我的警察告訴我的。

出了勞教所回到家中,沒出三天,我又開始講真相。父親、丈夫都哭了,並說你再出去講就不認我了,我告訴他們:這兩年來在勞教所,我都沒有放棄講,出來了我就更得講,誰也別想阻擋我,我的路我自己走!他們一看沒辦法,也就不管我了。

我背會了《洪吟三》,用師父的《洪吟》輕鬆的解開了講真相中遇到的困境。

一次在街上與同修講真相,A同修給了一人一本真相冊子,此人一把抓住衣領,非要到當地的市政府。A同修不配合,B同修勸說此人,我在一邊發正念,並給周圍人講為甚麼此人拉扯A同修。僵持大約二十多分鐘,這時我的大腦中現出《洪吟三》〈見善〉,我對此人說:「大爺,我能說兩句嗎?您看人與人的緣份,甚麼情況都有,您這樣了緣也是一種形式吧,他為了您好,讓您了解真相有甚麼不好?」說完我就給他背《見善》,當我背到「傳統回歸正中原」[1],還沒背完,他就鬆開手說:「不管了不管了,你們走。」就這樣在師父的法的加持下,解開了這個結,最後我問:「您若不看,把手中的資料給我吧」,他沒說話,下意識的躲著我,並把資料裝到了口袋裏。

第二天在小區內講真相,當我與同修們配合時,C同修正被人揚言報警中僵持著,我先以第三者的角度出現,說:「大爺,您怎麼啦?生這麼大的氣?」他以為我是常人,就說:「法輪功光天化日之下發……舉報他。」我說大爺您真有福,那資料我看過,很好!我說的是真的!還沒等我說完,他說:「你也是法輪功吧?」我說:是,您看咱們「身在紅塵中 良知不可松 善惡定未來」[2],他就騎自行車走了,我還大聲喊:「別把邪黨烘」[2],他邊騎邊看了我一眼,好像逃似的走了。此時我才明白週刊上同修講的口吐蓮花的含義。

個人粗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在此叩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給予我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見善〉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鎖緊良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