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大法弟子是主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我所講的是發生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底的一件事,我和另一位同修晚上發真相材料。由於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惡警把我和另一位同修綁架到當地派出所。

當天晚上,一名副所長值班看著我。我一宿未睡覺,這是一個很好的講真相的機會,我詳細而全面的給他講了法輪功是甚麼,洪傳世界各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了中共的腐敗,江澤民腐敗集團,為甚麼打壓法輪功,以及天安門自焚偽案,貴州省平塘縣的藏字石,退黨保平安等等真相。說到這,他插言:「過幾天我到貴州出差,我要去看一看。」我說那很好,到那時看到後你會相信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經過一夜的交談,他像小孩子一樣聽著,也不反對,心服口服。他明白了真相,最後化名退了黨。他還表白說:「我本不想拘留你們,但是上邊已經知道了,我們不得不上報。」

第二天下午,派出所把我們送到了洗腦班。由街道兩位人員監視著我。開始時,吃喝睡都在一起。他們嚴重影響我煉功發正念,我想我必須讓他們明白真相。於是我又像在派出所給所長講真相一樣給他們講起來。他們很快明白了,都罵江澤民不是好東西,並且退了團隊。他們還說:「我們不干擾你煉功。我們搬到你左右隔壁屋睡覺,給你當保鏢放哨。左邊來了人我們敲左邊山牆,右邊來了人敲右邊山牆。規定十點鎖樓道的門,我們八點就倒鎖上,給你一個煉功的好環境。你多煉功,多長功,早早出去算了,我們也別受罪了。」我聽了他們的一番話,很受感動。後來值班的還真問過他們為甚麼早鎖門,他們說怕我跑了。

來到洗腦班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排單間平房,我一推這個門,地面中間一大堆蛇在滾蛋,見到我後,嘩,全散沒了。我一驚,又推另一個門,還是一大堆蛇在滾蛋,見到我後全散沒了。我被驚醒了,這不是在轉化班嗎?這不是在點化我,邪惡怕我、我不應該怕邪惡嗎?於是我想到師尊的詩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1]。在師尊的正念加持下,我的怕心立刻「煙消雲散」,我要正確面對以後過關的考驗。

第三天下午,他們都來了,有六一零的,國保的,公安分局的,派出所的,洗腦班的,一共七、八個人。我心裏想,他們都是來聽真相的,我要把這個班變成講真相班,他們都要聽我的。我笑著對他們說,「你們都來了,都找地方坐吧,屋子小沒辦法。」他們有的站著,有的坐上下鋪上,床上都坐滿了人。我有一個凳子、一張課桌,笑著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咱們今天能在這相會,也是緣份,我相信你們一定會聽我說完下面這段話。」他們沒有人反對,也沒有人插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告訴你們,法輪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修佛的。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的,是要修煉成一個更好的人,高境界的人的。法輪功是正法。……你們都是懂法律的,你們回憶一下,【2000】公通字39號文件《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中,中共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的邪教組織有七種,公安部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七種,共十四種邪教根本沒有提到法輪功。那麼,說法輪功是邪教是怎麼來的呢?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澤民接受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江澤民信口開河說法輪功是邪教。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發表文章污衊法輪功,於是中央電視台、全國各電台、電視台等各大媒體全面全方位的污衊法輪功,毒害了你們和全世界的人民。江澤民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類似日本人侵華的三光政策。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被抄家,『打死算自殺』,結果怎麼樣,邪不壓正,法輪功洪傳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江澤民、周永康等迫害法輪功的首惡與幫兇,在世界很多國家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被起訴,搞的他們狼狽不堪,面對可悲下場。你們怎麼能跟隨他們跑呢?你們知道是甚麼後果嗎?」他們一直靜靜的聽著,誰也不吱聲。

「再回過頭來談談我為甚麼要發放真相材料問題。發真相材料也不違法。因為憲法三十五條規定,言論自由;三十六條規定,信仰自由。這個材料只是言論自由的一種書面表達方式。怎麼能說是錯的呢?再說,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做好人被抓被打被抄家,私人的財產都被抄走了。他能不傷心嗎,又找誰說理呢,要有說理的地方他發材料幹甚麼呢?所以大法弟子的行為沒錯、更無罪!」

當我說到這,可能他們聽著不順耳了,六一零的頭子問:「你國外有親戚嗎?」「沒有。」「那為甚麼這兩天每天要給我打二十多個電話?」「你說這個呀,天下大法弟子是一家。你今天抓了我,明天世界上就會知道了你,也知道了我。他們就要打電話給你講真相,要求你放人。」他又問發正念是怎麼回事,我笑著說,「你接觸大法弟子那麼多,沒人跟你講嗎?我告訴你,發正念就是使用佛法神通,就是要清除你背後的操縱你們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黑手爛鬼,一旦把它們清除完了,你再迫害大法弟子,就是你個人的事,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他接著說,「我說我怎麼昨天晚上頭疼了一宿呢!」「那是在警示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你要改變觀念,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要退黨才能保平安。」

他又問我退黨了嗎,我也不知道我那時怎麼那麼大的勇氣,果斷的說,「退了,你也必須得退了黨才能保平安!」說到這,公安分局的那個人笑著說,「別聽他講了,再聽咱們也得煉了法輪功了。」他拿起黑包往外走,其他人也跟著往外走。我在門口招呼他們:希望你們明天再來!

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那個鬼地方!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