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我是二零一零年三月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師尊說:「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1﹞。我意識到自己必須突破怕心,走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

從身邊的同事講起

我開始是給身邊同事講真相,非常順利,無論在辦公室 、在樓梯、在路上,逢人就講。我們單位三百多人講一個退一個,有時一天退三十多人,在半年的時間裏救一千多人,單位90%以上的人員全部給他們講清真相,做了「三退」。有的還給家人做了「三退」,有的當時激動舉起雙手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還有的寫在紙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心裏非常高興,真是師父已為我們鋪墊好了,就靠我們用正念去做了。

從此凡是同事、親朋好友、鄰里之間邀請我參加的從不缺席,就是堅定一念,多救人,一切師父說了算。

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

二零一二年夏天,在參加老領導生日慶典,碰到同事和他哥哥,他哥哥在公安局工作。我就開始給他哥倆講真相,我說:「你們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們說不知道。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以修煉『真善忍』為原則,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同事的哥哥愣了一下,說「政府不讓煉」,我說:「政府搞錯了,在國外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天安門自焚是偽案,貴州藏字石上面寫:中國共產黨亡。共產黨滅亡時有大劫難,你們把黨團隊退了就平安吉祥。」他倆都用真名退了。

之後,我在給老領導講真相,他說:「當初迫害法輪功我就認為錯了,個人信仰煉就煉唄。」這位老領導用真名退了黨。我還給同桌就餐的政府官員和其他官員二十四人全部做了三退。

一次,我在參加婚禮時,與公檢法人員同桌就餐,有檢察官、公安局國保警察、獄警,我分別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做了三退,共退了十四人。

一次在參加同事的兒子婚禮時,我勸退二十人。其中一法院副院長明白真相後說:「我以前辦過法輪功案件,現在不辦理那怎麼算?」我說:「從今以後你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三退保平安,神佛見人心,遇到大法案件要高抬貴手,立即釋放法輪功學員。」這個法院副院長就用真名退了黨團隊。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遇到市委宣傳部的領導,給她講了大法的真相,從「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貴州藏字石」,又講到共產邪黨官員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事例。最後她說:人還是善良點好。我說:你把黨團隊退了吧。她高興的說「行」,我用化名給她退了。

利用各種機會救人

後來我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崗位,把全部精力投放在做三件事上。不管是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冰天雪地我都會採用在不同的時間、地點,身著不同的服飾。不論節假日、敏感日,我都堅持每天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有時一天出去兩次講真相。

在日常生活中,在處理各種事務中,我從不計較個人得失,買菜購物從不挑挑揀揀。有的時候買菜找不開錢,差幾角錢,我說:不要了,你們也不容易。他們都說「大姐是好人」,現在好人太少了。我說:我是信真善忍的,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你們趕快退出黨團隊,在大劫難中保平安。百分之百的都能三退。

在給一個賣棗的男青年講真相,雖然家裏有棗,為了救他我也買了一袋,給他退了邪黨和少先隊。我已經走很遠他還在喊:「大娘身體健康,大娘注意安全。」我感到隨著天象的變化,世人都在覺醒,生命的深處在呼喚,我很感動,眼淚都要流出來。

去年正月初二,我去買櫻桃,賣櫻桃的男青年,以前給他講真相退了少先隊。他說:「阿姨你挑挑吧」,我說:「不能挑,我挑你還咋賣呀?我師父教我們遇事為他人著想啊!」他說原來有三家賣水果,其他兩家不信法輪功,賣不動水果都撤走了,現在就剩他一家。他還說:「我家祖孫三代都信法輪大法,我在心裏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給我的護身符我都時時刻刻放在衣服兜裏。」我說: 「你家得福報了。」他說:「是,法輪功太好了,阿姨,有法輪功資料給我送。」

外地來我市展銷商品,在有限的展銷時間裏,我和女兒帶上神韻光盤、翻牆軟件,一天一個多小時就退了十六人,三天退了四十八人,共發四十多張神韻光盤和二十多個翻牆軟件。一次我走到一個賣服裝的攤位前,我送給老闆娘一張神韻光盤並說:「這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和再現,這是法輪大法在國外的演出。」這位老闆娘收下了神韻光盤,並說:「我知道法輪大法是佛法,我在老家都已經辦過三退了。」之後我轉身看到一位大姐也在看服裝。我說:「大姐請記住法輪大法是佛法。」她說她是信基督的。我說:「你信基督更應該退出無神論組織。」她問我:「你多大歲數了?」我說:「你看呢?」她說:「38歲吧」,我說:「都六十歲了。」她說:「你太年輕了,法輪大法這麼好啊,你給我退了吧。」這樣我就給她用化名退了少先隊。

一次去一個從未去過的同修家,敲門後發現並不是那戶同修家,當時我靈機一動:這是師父安排我救人來了。打開門看到家裏有個老太太和一個小孫子,我說:「大姐,我走錯門了。」她說:「沒事。」我說:「大姐見面就是緣份,你身體怎樣?」她說:「心臟不好。」我說:「你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她說: 「好。」我說:「大姐你入過少先隊嗎? 」她說:「入過。」我說:「未來有大劫難退了保平安。」她說:「謝謝你。」這樣就這在這種很巧妙的機緣下我給老太太和小孫子退了少先隊。

在大超市的收銀台,雖然有密密麻麻的攝像頭,還有保安,我堅定一念,誰也看不見,眼急手快,動作俐落,抓住機會,瞬間就把神韻光盤和翻牆軟件放在收銀員手裏,收銀員都痛快明白收下,有的我給收銀員說上三兩句就辦理三退。

為了救人,有時我有意去餐飲店吃飯,不但給服務員講真相勸三退,有時還給周圍顧客講明真相後辦三退。幾年來買菜購物,我一直用真相幣,有的服務員問說這錢上有字,我說這是救人的,明白真相後也都做了三退。

現在我每天至少能勸退三、四人,多時能勸退十幾個人,都很平穩順利,不退的或說壞話的很少很少。我是二零一零年三月開始講真相救度世人,五年來救度世人有幾千人,我也沒有詳細統計。我深深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幫助弟子在做,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我深知自己與師父的要求還有差距,我決心更加要大量學法,學法入心,正念正行,用神念想問題,做事情,修去人心、多救人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最後正法之路,和師父回到真正的家園。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