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的臉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去年八月底,我給小軍打電話:「小軍,好些日子沒聯繫,你媽媽好些了嗎?你們好嗎?」「啊,李姨!我和姐姐輪流看護媽兩個半月了,看來不行了,媽的後事我們已經準備就緒。」

小軍家原是我們在吉林的鄰居,小軍爸是單位邪黨書記,已過世,小軍媽徐姐是技術工人,家庭生活條件好。那時我一家四口都有病,小軍爸媽對我們特別關照,尤其喜歡我的一雙兒女。但徐姐病多:高血壓、腎盂腎炎、腰椎盤突出,婦科病等,經常休假住院。我於九六年得法後,寫信告訴她,她也跟著得法,半個月就無病一身輕了,當時她很精進,到處弘法,人也年輕了很多。

但邪黨迫害大法後,兒女害怕、不讓徐姐煉了。開始她偷著煉,漸漸的就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這兩年病又回來了,經常打針吃藥,不見好。

聽小軍說他媽病危,我從四川隻身去了徐姐家。徐姐見我哭了:小李子啊,你來晚了,我的骨灰盒都買好了,兩個多月連身都不能翻,晝夜不入睡,還請不到保姆,只好兒女輪番侍奉我,我只盼快點走……

因她不能動,我首先給她讀《轉法輪》〈大周天〉,只三遍,她就可以勉強坐起來了。第二天開始通讀《轉法輪》,第二天晚上我扶著她下地上廁所了。我告訴她:「徐姐,你可以煉功了呢!」她說:「哎呀,我不能煉功,我也不想煉功,我多長時間都沒煉了,師父不要我了…… 」她兒子也跑來阻止。我差點掉淚,說:「徐姐,就是師父讓我來的,我也是七十四歲的人了,千里迢迢來的目地就是要你回到師父身邊來,難道你不願意跟師父回家?」她說:「我當然願意,只是太晚了!」我鼓勵她:「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她若有所思。

第三天早上,我見她起身自如,就說:「徐姐,你原來盤腿比我好,不知現在還能否盤上去?」她順手一搬,兩條腿輕鬆就盤上了。我為她鼓掌,教她手勢,教了半小時,沒見她難受,到四十五分鐘,我讓她休息一會兒,然後說:「徐姐,你能盤腿就能煉動功,前面是桌子,後面是我,你在中間,試試好嗎?」四套動功煉完(開始有點晃悠),我給她鼓掌,她說:別鼓掌,我跟你差遠了!

從第四天開始,我和她一起學法(她只有小學文化),整天學法,早晚煉功,中午我倆一起做午飯。她單位的同修們知道了,都來切磋了。原來她不要同修來,她兒子也攆人家。到第八天,我倆一起下樓了。兒女們高興了!我說:小軍,以後你媽不管有甚麼麻煩,你都去找她的「朋友」,千萬不要去找醫生!他說:「李姨,我完全明白了,你們的師父是神仙,以後我歡迎媽的功友來,你放心吧。」

第九天,徐姐的兒女共同送我上火車。現在徐姐學法、煉功不怠,只是救人還差一些。

鄰居的臉色

我二樓的鄰居盧太太很相信「法輪大法好」,還喜歡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但是她家人反對她煉,遇見我時都是橫眉冷對。

去年四月二十日早八點,盧太太領孫女兒上學,剛出房間,就發生七級地震,把她從二樓晃到一樓,腰摔成壓縮性骨折,在醫院住了一個月還不能翻身。我去看她,說:「你要是在家裏,我給你念大法書,你會好的快些。」一晚,盧太太夢見一位白鬍子老頭告訴她:你別在這兒呆著,回家好得快些。她就說服老伴出院回家了,端屎端尿仍然是姪女侍奉。

盧太太的丈夫每天八點送孫女上學,中午回來,下午打牌,再去接孫女,下午六點多才回家。我就利用這個空檔給盧太太讀《轉法輪》。第一遍讀完,盧太太可以扶著牆上廁所了。她老伴發現了她的變化,問:你怎麼可以起來了?盧太太說:「樓上李姐幫我了。」「怎麼幫的?」「就是讀大法書。」「嗯?這麼神!」第二天,她老伴中途跑回家來,我正在給他妻子讀書,我說:「盧師傅,你別怕,我只是幫她好得快些,也好減輕你的負擔。」他說:「哪裏的話,你們真是好人啦!我代表全家謝謝你,她若願意煉,我不反對。」

盧太太五天通讀了兩遍《轉法輪》。她下地了,行動自如了。一星期後,盧師傅說:「你買點東西去感謝一下人家,你想煉就煉吧。」盧太太給我買來四十個鴨蛋,一個大西瓜,當然如數退回。從此,盧太太正式走入修煉。現在,她家人啥時候看到我都笑容滿面……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