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歷險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三年陰曆七月初四,我和同修一行四人去老家的山區講真相、發資料。那個山區很大,一直沒有同修去過。

那天我們乘車來到山腳下,下車後就向山上走去。路上我們碰到一個人,我就上去和他打招呼,聊了幾句,得知他是附近一個村的村幹部,我給他講大法的美好,讓他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他很接受。接著就講到三退保平安,他說他是黨員,我們很順利的幫他做了三退。

之後我們繼續向前走,走到一個村子,我們在那裏發了一些資料,碰到人就講真相。等我們到另外一個村子發完資料時就已經中午了。這時我們又碰到了開始給他做了三退的那個村幹部,他對我們說:「剛剛派出所給我打了電話,說有法輪功到你們這裏來了,問我看到沒有。我說不知道,我出去看一下。沒想到在這裏就碰到你們了,你們還不快走,派出所馬上派人來抓你們了。」聽了他的話,我們就趕緊上山找個草叢躲了起來。一會兒就聽見警車來了,他們和那個村幹部打了個招呼就問看到我們沒有,那個人說沒有看到,他們就下山去了。

聽見警車走了,我們就從草叢中爬出來向山上走去。走了很久,我們準備從另一條路下山,這時從路邊的草叢中鑽出來幾個人,跟在我們後面,其中有個人還在邊走邊打電話,他們是派出所派來攔截我們的。兩個年輕的同修跑得快,看見有人追著我們,很快跑到「之」字形的路段躲起來了。

這時只剩下我和另一個同修了。看到他們老是跟著我們,我就停住腳轉過身問他們:「你們為甚麼這麼跟著我們?」其中一個人說:「我們造房子的東西被人偷了。」我說:「我們是偷東西的人嗎?告訴你,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接著講了法輪功是講真善忍的,是教人做好人的,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人通過煉功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因此煉法輪功的人也越來越多,有工人、幹部、知識分子、科學家,社會各階層的人都有。我又指著同修說:「她就是某某書記(那裏唯一的一個女書記)的女兒。」他「哦」了一聲,問同修:「是真的嗎?」同修說:「這還能是假的?」他又對我說:「我和她哥哥很熟的。你們怎麼辦呢?下面設了好幾道卡,你們跑不了了,快躲起來吧。」接著又轉身對他的同伴說:「她哥是我的朋友,這錢我們不能要了(後來聽說當時給他們的獎金是抓到一個法輪功學員獎五千)。」

說話間我們就看見有警車上山來了。我說:「我們往哪兒躲啊?」他說:「你自己躲唄,你問我,我就把你送給他們!」同修在我前面,見此情景,她很快就跑的看不見了。我快速的向山上走去,看到一片雜草叢,我趕緊鑽進去臥倒。在這一瞬間,天馬上就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了(那時還不到黃昏),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呢,不由得在心裏默默的念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一會兒就聽見警車上來了,警察下車問他們:「人呢?」他們說:「人跑了。」警察說:「怎麼讓她們跑了呢?快找哇!」他們說:「天這麼黑,怎麼找呀,踩到蛇了怎麼辦?」警察只好無奈的開著車走了。

警車走了,我就開始慢慢的往前爬,爬到一片墳地,我就在一個墳溝(修墳時挖土留下的坑)裏躲著。這時只看到山下燈火通明,警察和村民們在對我們圍追堵截。夜深了,我出來一看,發現山上山下到處都是星星點點的火光一閃一閃的,我知道那是監視我們的人在抽煙,看樣子是走不了了,我就一直躲在這個墳溝裏沒動。

第二天天剛亮,又有幾輛摩托車上來了,我想跑還是跑不了,就拿出mp4來學法,學了兩講法,天已到中午,我就開始發正念。正念中,我看到一大片樹林就像刮龍捲風一樣,向一個方向倒下去了,山上的很多怪獸也都順著那個方向在奔跑。我發了一下午正念,天開始下起雨來,我想不能老待在這裏了,就站起來慢慢的往山上走去。走著走著,不小心摔了一跤,鞋帶也掉了。天漸漸的黑了下來,雨越下越大,路也看不清了,我只好坐在草地上又過了一夜。

兩天兩夜沒吃沒喝的我,也不覺得飢渴;在那雜草叢生的山林裏,也沒有蚊蟲叮咬;我穿著短袖衫在雨中凍得渾身發抖,也沒咳一聲,連噴嚏都沒有打一個。試想,在那樣的情況下,如果發出一點聲音,就可能被惡人發現。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要不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在那樣的環境中是很難平穩的走過來的。快天亮時,我的天目看到三隻黑狗出現在我面前,一隻已經死了,另外兩隻睡在那裏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後來真的來了兩隻狗望著我叫了兩聲,我說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能得救了,它們就不叫了。

第三天早上,天氣十分惡劣,大風、大雨、大霧籠罩著大地,能見度極低。我找了一些野籐把鞋綁在腳上就往前爬。爬了一段路,又站起來慢慢的走。路又滑又陡,走了一段路,腳下一滑,我往山下滾了幾丈遠,鞋子壞了,傘把子也斷了,身上到處是泥,而且被劃的傷痕累累,腳上的口子往出淌血。我艱難的繼續前行。來到一條小溝邊,我脫下衣服到溝裏洗,因水太小,沒洗乾淨,我只好穿著它往前走。走到一條大溝旁,我又脫下衣服洗,之後我就把濕衣服穿在身上,慢慢的走到路上來了。當時我把鞋又用籐子纏牢,把傘頂在頭上,就像頂著一片荷葉一樣,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在大雨中向山下走去。那時天還很早,有個人看見我這個樣子,他不由得自言自語的說:這個女的真能吃苦!慢慢的我走到山下的親屬家裏,給我女兒打了電話,就洗了個澡休息了。

下午,女兒開著車來接我,路上我看見還有不少警車在那裏巡邏,我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順利回家了。

回來後,我打聽到其他幾個同修的消息,得知另外幾位同修也都是第三天下的山。據說是那天有人向邪惡報告,說山上下雨了,我們都往某地跑了,就是我發正念時看到的大樹倒下的那個方向。他們就調動全部警力往那裏趕,結果沒找到我們就又返回來了,我們就在那個空當下山了。開始走脫的那兩位同修下山時,被人發現了,但沒有遇到太大的麻煩,就被同修接回來了(那幾天,同修們天天都在那裏找我們)。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同修下山時又遇到了她哥的朋友,是朋友給她哥打電話讓她哥把她接回去了。我們當時帶了很多資料,由於邪惡的追捕,我們把資料藏起來了,過了幾天才去找了回來。

這次的深山歷險,我深深的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看護著我,保護著我。同時也感受到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榮耀!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