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於法中 我會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我似乎從懂事那天就不會笑,家庭的貧困,生活的艱難,使我不知怎麼笑。長大結婚後,丈夫抬手就打,張口就罵,使我不知道生活中還有笑這個事,越不會笑,丈夫越打罵我,說我長著個喪門樣。家庭生活的不如意,長期的精神壓抑,使我得了一身病。我常想,自己可能就是這個命。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得法了,一開始聽的是師父在濟南講法,只聽了兩個晚上,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我知道我所遭受的一切都是自己欠下的,該承受就承受,於是,在家庭中在單位裏,一味的做好人,卻忽視了學法煉功,不知道怎麼修。特別是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後,就把大法書藏在衣櫃裏,有時也煉煉功,偷著看看書,隨著迫害加劇,自己又陷入迷茫中。

這時,家庭的魔難也越來越大,丈夫由於受了邪黨的欺騙宣傳,怕受牽連,拼命反對我修煉,只要發現我看書、煉功,就狠命的打我,把我的大法書藏起來。師父也點化他,有一次,他把我的大法書藏在了冰箱裏,當時正是春天,他卻凍得在床上蓋著被子還冷的不行,但他還是不悟,最後,把我的工資卡藏了起來,把我趕出了家門。

這期間,我幫人看過孩子。由於和同修接觸少,很少和同修集體學法、交流,也看不到明慧文章,怕心又很重,感到修的很苦、很累,我常常想,修煉怎麼這麼苦啊!

在資料點集體修煉中提高

直到二零一二年,我到了一個資料點上,看到同修們那樣忙碌的做著資料,真是非常忙,但一個個都是那樣快樂,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那樣祥和明媚的笑容,我驚醒了,感到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

資料點人手少工作量大,每個人都承擔多個項目,但同修都能按時完成,再苦再累,每個同修總是樂呵呵的。

就拿做大法書這個項目來說吧,這幾年需要書的越來越多,我們這個資料點,不僅供著我們縣的,有時還支援鄰近縣市區,而做書的只有一兩個人,有時要書的同修很急,甚至用命令的口氣必須甚麼甚麼時間做出來,大家總是毫無怨言,互相配合,按時完成。

同修大兄弟曾說:「我們到底有多麼大的福份,多麼大的榮幸,能在正法時期親手做大法書啊」。資料點的同修大姐,每週得印幾箱的真相資料,有一次,離過年還有一個月,從外地同修那裏發來一千多個台曆架,必須在年前完成。協調同修交給同修大姐,說能做多少做多少吧,同修大姐卻按時完成了,而且還沒耽誤其它真相資料的打印,這事體現了大法的超常,也能體會到同修大姐的超常付出。

在這個資料點上,還特別注意學法,資料點上的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學法小組,資料點的同修每週還集體學一次法,每個人還找時間自己學法。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感到自己在不斷的昇華著,在不知不覺中心性層次在提高,一開始,自己甚麼都不會做,同修總是細心的教,做錯了,從不斥責,總是那麼祥和,那樣寬容,讓我時時感受到大法這片淨土的祥和和溫暖,我感到自己越來越充實,越來越會幹,從開始的協助,到獨立幹一個項目,到幹多個項目,從怕幹不好、謹小慎微到越來越自信,印真相資料、刻錄真相和神韻光盤、絲網印刷,發放真相資料,打真相語音電話。

有一次,協調同修找到我,讓我到外地去學電腦安裝新系統,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雖然外地同修看我年齡大又沒有基礎,不願帶我去,但我自信一定能學會,在不久前,對我來說這是根本做不到的。

大量的學法,全身心投入三件事,使我每天都溶入在法光中,自卑和怕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痛苦、怨恨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我感到自己真正得法了,我感到了真正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神聖和美好。我會笑了,我真正的會笑了,我從生命的深處會笑了。

向警察講真相無條件獲釋

二零一三年九月,我到外地去學技術,和外地同修一塊被當地邪惡綁架,正好這期間我女兒結婚,我沒有怕心,放下了對親情的執著,面對面向警察講真相,三十八天後無條件的放了我。

回家後丈夫要與我離婚,我沒有了怨恨,心中只有慈悲,女兒和我弟弟都支持我離婚,女兒問我:「媽,你離嗎?」我說我不離。女兒對她爸說:「爸,共產黨就要垮台了,你還離甚麼婚啊?」她爸一拍大腿,說:「你說得對,不離了!」看似非離不可的婚,就這樣沒有離。丈夫還把工資卡還給了我,說你願到哪去就到哪去。

師尊,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作為您的弟子的幸福,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快樂,正法已到了尾聲,我將更加珍惜助師正法這個千古不遇的機會,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一直笑著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間,功成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